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孕?(一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像着火了,你快将那东西扔了去,想着怎么下去才是正事。”话音落地,不等她再说话,直接俯身过去夺了她手中的酒杯扔到一边,将她整个人从地毯上抱起来放在了离门稍远的沙发上。

身上软绵绵困乏无力,徐伊人歪靠在沙发上,酒店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面隐隐约约传进来一些声音,却是并不清晰,只房间里越来越多的烟雾昭示着外面当真是出了事。

“给,先捂住口鼻。”急匆匆的从洗手间出来,将一条湿毛巾塞到她手中,拿着一床被子又是匆匆忙忙再次进去,徐伊人头晕脑胀的看着,靳允文又是再次冲了出来,将抱着一床被水浸湿的被子塞到了门口。

来回两趟堵了门,胡乱的拿着毛巾擦了上身,将自个的衬衫套了上去,裤子却还是湿哒哒全都滴着水,整个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操操操,别让我出去再逮着那个贱女人!”来回走着骂骂咧咧喊了两句,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又是连忙从床上的衣服口袋掏出手机来。

酒店大堂电话一阵嘟嘟的忙音更是让他烦躁,看了一眼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徐伊人,一时间握着电话,又是走到了窗户处朝外面看了出去。

国豪酒店临街而立,一开窗户,外面街道显然是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不知道是几楼起了火,只勉强辨别出街道上密密麻麻已经站满了人,消防车的呼啸声就在耳边,浓烟、热气和火苗一起往上蹿,窗户中伸出不少脑袋来,一时间哭声喊声乱成一团。

靠在沙发上的徐伊人都是听见嘶喊的哭声和尖叫声,靳允文紧紧拧眉,眼看着外面尚没有搜救的云梯赶到,暂时关了窗户,从卫生间接了些水出来就顺着窗户泼了好几遍。

到了最后,索性连洗手间的水龙头都是直接拧开,将床单床垫全部湿淋淋的弄满水,这才再一次拿起电话求救。

目光落在沙发上靠着的徐伊人身上,一时间又是犹豫。

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他可当真是非得断一条腿不可。

就算今天被救了,他和这丫头两人从一个房间出去,也着实不妥,浑身长满嘴到时候也说不清了。

握着手机来来回回的走,沙发上的徐伊人看着他一脸纠结,开口道:“手机借我,让我打电话。”

“你要打给谁,邵正泽?不行,他来了指定削我!”握着手机连连摇头,靳允文一脸不赞同。

“那你还有更好的人选吗?”身上没有多少劲,徐伊人目光定定的看着他,僵持了三两秒,靳允文叹了一声,将手机递了过去。

伸手按了号码,那边第一时间被接通,却是静默了一秒,徐伊人开口唤了一声:“阿泽?”

一惯轻软的声音落在耳边,邵正泽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那边已经是继续开口道:“我和靳允文被困在国豪大酒店了……”

“国豪?”一时间捕捉到的字眼让他的声音都是有些变调。

手机和东西都还在宿舍,不过是去洗手间洗个手就不见了人影,自然是被陈媛媛给发现,电话打到了老爷子那里眼下已经一个多小时,他正是让人满京城的找着,自然知道国豪大酒店此刻正是被大火围困。

握着电话的一只手都是有些僵硬,他语气都是有些艰涩,“你们在几楼?”

“1306。火还没有烧上来。”似乎是怕他担心,那边的女孩语调还是保持着平静,顺带着宽慰了他一句。

邵正泽稍稍松口气,语气低低的说了一声“别怕,等我”,抬眼看向了边上的王俊,直接开口道:“云豪酒店1306,打电话再叫消防云梯车。告诉爷爷人找到了,让他先不要担心。”

握着电话一路往出走,又是转身叮咛道:“先不要说酒店的事。”

身后的王俊想想也是觉得胆战心惊,连连点头,邵正泽却是一直握着电话,一路上都是温声低语的说着话,前面的月辉几次转过头来一次话也插不上,面上的自责更是深重。

因为是回学校,在徐伊人的再三要求下,他并没有跟去。

原本是说拍完照片收拾好东西再打电话,哪里能想到会出现这样一桩事,耳边王俊打电话的声音也是落在耳边,想象着刚才现场直播里那从整层楼直往上窜的火势,一时间更是百爪挠心。

握着电话的女孩神色温柔的不像话,唇角柔和的弧度更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样子,低低絮语落在耳边,也不知道怎么东拉西扯的会有那么多的话,可是随着她的说话声,靳允文心里却是慢慢安宁了下来。

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慢慢的,心中却又是一阵躁动,不是没有过吃药助兴的经验,随着心里的渴望越发难耐,一时间又想到自己喝了半杯的红酒,靳允文更是恨不得立刻将江筱雅给撕碎了。

此刻脚下冰凉凉的水漫上来,这才猛然想起洗手间的水还没有关,踩着水流到洗手间关了水龙头,再出门他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四溅的水光让徐伊人愣了一下,电话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屏幕黑了下来。

“boss?”车里的王俊眼见他突然拿下电话,有些忧心忡忡的开口道:“眼下还是白天,估摸着酒店下面围了不少记者,咱们这一过去……”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邵正泽已经是面无表情的将他打断,直接开口道:“让拿两套消防服过来,我和月辉过去,你在车里等着就好。”

“啊?”王俊一脸愕然,等反应过来他要自己上去的时候更是揪心,更是有些焦虑,“这怎么好,你们……”

话未说完,在邵正泽撇过来的一眼中乖乖闭嘴,万幸他对邵正泽和月辉过硬的身手还算了解,又想起恐高的自己,也只剩一脸无奈的点头。

大白天的,又正在中午饭点时间,酒店的人员刚好算是在低潮期,整层楼突发大火却是轰动了整条街,基本上能站人的地方都是站满了人,从面罩里看了一眼,邵正泽已经是发现媒体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些。

房间里药效过去,徐伊人清醒了许多,整个人坐在水里,靳允文神色间依旧是烦躁,站起身子用湿床单掰开窗户,外面的烟气和热气呛得他连连后退。

眼见又是升起一辆消防云梯车,正是纠结着要不要再等一下,云梯却是慢慢的朝着他所在的窗口移动,在窗户外停稳以后,其中一人解下身上的安全带,一脚踩上玻璃框,拽着他的胳膊进了来。

惊险的动作让靳允文忍不住打了个颤,月辉已经是直接掀起面罩,到了徐伊人面前,眼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愣了一下,又是连忙开口道:“还好这一层安全一些,三少就在外面,快换衣服下去。”

话音落地,就要伸手去脱自己的消防服,听见他的声音,徐伊人已经是第一时间站起身来。目光落到窗外,即便是穿着一身消防服带着面罩,她也是第一时间知道那是邵正泽,眼眶里似乎有些水光,只看了月辉一眼,已经动手将他脱下来的衣服套到了自己身上。

13楼和着火的整层楼距离比较远,可是因为火势太大,此刻外面温度节节攀升,浓烟顺着风势卷了上来,站在窗户边看了一眼,徐伊人没出息的腿肚子打起颤来。

十三楼差不多已经距地面四十多米高,来的三辆云梯车,一辆高度不够,另外两辆这个高度也差不多到了极限。

稍有闪失,都是粉身碎骨,一只手攥着月辉的手腕,目光定定的看着立在半空中的男人,她彻底红了眼睛。

“别怕,三少会接着你的。”自然察觉到她的紧张,月辉笑着安慰了一句,侧头看了一眼神色讪讪的、一身狼狈的靳允文,没好气道:“靳少先稍等一会,我们下去了就差人过来救你。”

“别介啊!”靳允文光是对上外面站在缭绕烟雾中岿然不动的男人都是有些紧张,到底是求生本能战胜了小恐惧,急急喊了一声就紧凑到两人边上。

小心翼翼的将邵正泽递过来的安全带帮她系紧,月辉扶着她慢慢靠近邵正泽的方向。

修长而白皙的一只手伸出来将她稳稳接住,握着她手掌的力道突然让她莫名的心安了下来。

十三楼,纵然没有恐高症一般人也是会有心理障碍,看着底下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群,她当真是不敢想象,如果上来的不是邵正泽,她有没有勇气跨出这一步。

可是这一刻,却是觉得什么都不是问题。

哪怕火苗和烟雾,一时之间也是全然无所谓了,这世间有一个人,他存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两个人都是带着面罩,可四目相对,她已经从他坚定又安抚的目光里得到了勇气,他握紧她的手,她稳稳的到了他身边。

立在窗户边看着她跨出几步,靳允文一时间心里有些百转千回。

从被困在房间里,她没有惊慌、没有害怕、没有尖叫、也没有痛哭,打完电话,也是一直在沙发上那样安静的坐着,她甚至没有紧张和不知所措。

毕竟,他们两个人共处一室,毕竟,她被那个死女人连衣服都换了。连他都在担心要将求救电话打给谁,她从始至终却是只记得一个人。

是这样百分之百的信赖,相信邵正泽会来救她吗?

可此刻,他当真是来了,就站在四十多米的高空中,他的眼中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孩……

“发什么呆,到你了。”眼见着徐伊人安全的落到了救生篮,月辉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边上兀自出神的靳允文,开口提醒了一声。

救生篮的承重也就三个成年人,尤其是十三层当真是有些高,立在空中人都会有些摇晃,有时候心理恐慌都是让人有些无法承受。

底下除了新闻记者意外,娱乐记者都是来了不少,想来也是和今天这一桩事情有关系,靳允文安全下去无疑能第一时间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靳允文虽说一贯花心爱闹,脑子却也是足够灵光的,自然知道此刻总归有后招等着他,也没有推辞,有些胆战心惊的扶着邵正泽的胳膊,三个人刚落到地面,他就被娱乐记者团团围住,连口气都不让人喘的。

安全上了车,小人儿有些难堪,穿着消防服不肯脱下来,邵正泽自然知道有问题,也就那样将她揽在怀里安静的坐着。

等月辉安全上车,一路到家,躲进房间里她却是再也不肯出来。

“怎么回事?丫头吃过午饭了没有?”刚才几人进门的时候老爷子在后面花园,此刻眼见邵正泽有些无奈的坐在沙发上,走过去在他肩头拍了一掌,语气不悦道:“怎么回事?你和丫头闹别扭了?”

“爷爷,没有。”邵正泽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心,略微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怎么会和她闹别扭,您别多想了,让准备一下午餐吧,她午饭还没吃呢。”

“怎么不早说?”老爷子没好气的斥了一声,抬步就往厨房去招人张罗,邵正泽步伐缓慢的上了楼,房间门依旧是从里面反锁着,伸手轻轻敲了两下,他声音温和而低缓的唤了两声。

屋子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叫了好几遍也没人应答,一时无奈,只得自己寻了钥匙开门进去。

徐伊人洗了澡,穿着宽松的棉布睡裙,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抱着膝盖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看见他进来,连忙用手背胡乱的擦了擦眼泪,仓皇的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倒是一时间让他想到了最开始的那些日子,哭泣总是伴随着她,梦里都是。

“怎么了?”目不斜视,抬脚从地上的消防服和衬衫短裙上跃了过去,他到了床边,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扶坐到了梳妆镜前。

拿了吹风帮她吹着头发,一边眼眸含笑道:“连午饭还没吃呢?一会头发干了咱们就先下去吃饭。是不是吓着了?明天继续休息一天好了。”

“阿泽。”声音细细小小,委屈的唤了一声,她仰头看他,一双眸子潸然欲泣。

“没事,已经过去了。”又是温声安稳了一句,小人儿已经是紧紧地环上了他的腰,愧意十足道:“我,我不知道是谁帮我换的衣服,我,靳允文他,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神色怔了一下,邵正泽伸手拍上她的背,又是心疼,语气宽慰道:“不是你的错。哪里需要这样道歉。”

“可是我……”女孩依旧是语调轻颤、满含愧疚。

“依依。”将手中的吹风顺势搁下,双手扣着她的肩将她扶正,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邵正泽语气缓缓、一字一顿道:“对我来说,你的安全已经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前提下,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前几次是这样,以后也是。无论什么情况下,你要记着,我最最希望的就是你依旧是安全的。这种事情,真的不用道歉,只会让我心疼。我不会嫌弃你,懂吗?”

目光深深的看着她,那样黑亮的眼眸里柔情满溢,徐伊人心口酸涩,邵正泽身上的电话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喂。”看了一眼电话号码,邵正泽抬步到了窗边。

“我是允文。”那边的靳允文听见他的声音连忙自报家门,冰冷淡漠的一声“我知道”更是让他心口一悸,懊恼开口道:“打电话给你说一下,今天的事情和我无关呐,都是江家那个死女人搞的鬼!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烧死老子!总之你媳妇被劫和我没有关系,她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我换上的,我去的时候已经是那个样子了,估摸着也是那死女人搞的鬼,还给老子下药……”

絮絮叨叨说了一通,邵正泽一声没吭,靳允文心中一阵深深地无力感,正要再说些什么,男人一句“我知道了,先这样”就挂了电话。

握着电话也是一阵无语,想着他从小到大也就这样,却也从来不会无故迁怒,靳允文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扑倒在自家卧室柔软的大床上。

挂了电话,眼看着软凳上的小人儿还是心事重重的看着自己,邵正泽唇角的笑容越发温和了些。

走过去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神色宽慰道:“别在意了。你的衣服,应该是江筱雅帮你换的。允文从小爱胡闹了些,其实本质也不坏。”

要不然,上一次也不会只出动小奇和他亲密接触了……

“真的啊?”明显是舒了一口气,徐伊人眼眸里恢复了些神采,邵正泽摇了摇手中的电话,语调低柔:“这下可以吃晚饭了吧,你去学校那么早,折腾到现在,自个都不觉得饿吗?”

话音落地,徐伊人肚子应景似的咕咕叫了两声。

眼看着两人牵着手下楼,观望了许久的老爷子到底是松了一口气。

“快过来,没吃午饭也不早些说?见一次瘦一次,也不知道在剧组每天都是怎么过的。”老爷子心疼的说了一句,目光落到边上自个孙子身上,邵正泽已经极为自觉地接口道:“爷爷我知道了,下去会让人专门去跟这个事情,调整一下他们剧组的伙食。”

老爷子甩了个“这还差不多”的眼色,徐伊人不自觉抿唇笑了一下,开口道:“剧组吃的已经很好了。而且爷爷我也没有瘦,我昨天称的时候,还长胖了两斤呢?”

“两斤也叫重量?”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又是心疼感叹:“这小身板可怜见的。我让老宋炖的冬瓜排骨汤,营养又美容,你多喝点补一补。”

“嗯哪。”乖乖的应了一声,在老爷子一脸关切的目光中,低头喝了一口汤,徐伊人又是咬了一口肉,胃里却是突然一阵翻腾难受,表情僵了一下,她推开椅子冲到了洗手间。

等冲水的声音传到耳边,一时间想起她刚才的样子,餐桌上两个人面面相觑。

半晌,老爷子有些迟疑的开口道:“这丫头,不会是有孕了吧?”

邵正泽也是一时出神,对上老爷子明显按捺高兴的样子,恢复了波澜不兴的神色,蹙眉道:“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没好气的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眼看着归来的女孩神色着实有些难堪,已经直接吩咐一边的小警卫:“让许医生过来一趟。”

等徐伊人重新到了桌边,眼看着老爷子一脸乐呵,邵正泽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一时间也是疑惑,喝了两口汤,有些不安的开口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啊?”

“没,没……”老爷子一边呵呵笑着,一边将桌子上素炒的菜心推到她跟前,“是不是觉得肉味太腻了,来来,吃点这个,清淡一些。”

“哦。”的确是胃里不怎么舒服,徐伊人按着他说的,乖乖夹起碟子里的素菜咀嚼起来。

在两人古里古怪的神色间吃完饭,她更是一阵头皮发麻了,再看一眼匆匆赶到的许医生,更是觉得歉疚,连连摆手道:“爷爷我真的没什么事,我就是觉得胃里不舒服,估计是吃坏肚子了。”

“诶?”老爷子一边给邵正泽使眼色,一边开口劝道:“胃不舒服也不能马虎,乖乖回房间躺着,让小许帮你看看,看要怎么调理调理。”

“我……”

“走吧。回房间歇着,让许医生看一看。”邵正泽话音落地,一只手搭着她的背,只得将人往房间里带。

终于是有些回过神来,等听到外面的老爷子和许医生也跟了上来,看了一眼邵正泽,徐伊人欲言又止。

想起这一段时间两个人的情况,心里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来。

刚开始有时候还会偶尔记一下日子,可到了后面,有时候例假也不准,她记着记着就忘了。

这样想着,心里更是生出浓重的不安来,目光看向了邵正泽,显然他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四目相对,对她宽慰的笑了一下。

许医生四十来岁,家里三辈往上都是行医,除了西医之外,他在中医方面也是颇为精通。

在老爷子的示意下诊了脉,又开口问了几句,一脸笑意道:“三少夫人没什么事。老爷子不用担心。估摸着也就是这一段时间作息有些不规律,加上工作强度大,肠胃闹些小毛病,我开点药吃上几次就没事了。”

“没有怀孕?要不你再看看?”老爷子心急之下脱口而出,徐伊人有些羞红脸,垂下头去,许医生已经是意外一笑:“怀孕应该不可能,三少他……”

一抬眼对上邵正泽看过来的目光,转口道:“三少夫人她最近工作压力有些大,这些小问题难免的。老爷子不用太过忧心。”

“这样啊。”老爷子叹了一声,目光落到床上的徐伊人身上,宽慰道:“那我就放心了。丫头你好好休息休息,让阿泽陪着,我和许医生先下去。”

“嗯哪。”点点头应了一下,徐伊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到了楼下,老爷子却是止了步子,一脸严肃道:“阿泽他怎么了?你刚才在楼上欲言又止的?”

“三少他……”惊觉自己一时失言,许医生拘谨的笑了一下。

“说实话。”老爷子神色严肃了许多,许医生愣了一下,心里也是无奈,缓声道:“前一阵子从我这拿了男士避孕药,估摸着他应该是有服用。”

老爷子:“……”

神色怔忪的愣了半天,老爷子也是无奈,吩咐边上的警卫将他送了出去,自己立在厅里,心里百味陈杂。

邵家子孙里,从小和他最亲厚的就是阿泽,他心里最看重的自然也是。

从孩童时就跟在他身边,无论是从品性、能力、心智,这一个孙子也都是让他最满意。

京城小辈里,无论何时何地拿出去,他都是让自己足够骄傲的一个。

内敛沉稳、心性坚韧、自律严谨、宽厚淳善,老爷子眼中的阿泽已经算得上堪称完美。

尤其,这完美是从方方面面来讲。

唯一的遗憾也就是他从小性子过于冷淡了一些,可这并不影响他的喜爱和看重。

将丫头交给他,他一向是最放心,可从心底里来讲,难免就没有愧疚。

尤其是一开始两人结婚那么久也不见感情升温,他暗地里也是不知道头疼了多久,甚至怀疑自己对这个孙子是不是太苛责了一些。

可此刻,却着实有些感慨万千了。

按着刚才那个样子,那丫头根本浑然不知,他竟是偷偷的服着药来免除那丫头的苦恼。

这样的用心,他们邵家最优秀的男儿,他果真是一点都没有看错啊!

老爷子眼眶有些红,自顾自坐到了沙发上。

感谢这几天送花花、钻钻和票票来支持阿锦的亲们,感激么么哒。

昨天订阅前三的亲,【tulq】、【小蜜】、【换你心为我心】,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答案是D哦,相信阿泽果真是没错滴,话说,阿锦被亲们威胁的好怕怕,(*^__^*)嘻嘻……,答对的亲们很多哦,但凡正版答对都是【52】币币么么哒。

说一下这个正版的问题,阿锦知道有时候亲们会因为各种原因存在跳订的情况,阿锦不会说因此去翻看每个人的记录,但是从已经30万以上的V字数来说,二三百的粉丝值还是让人很心凉啊。毕竟,阿锦觉得剧情算得上密集,这样跳的话也着实有些太夸张啊,有时候更难免对剧情糊涂了,所以,跳订太多,一目了然的也不算纯正版。请谅解。

二更最迟在【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