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的徐伊人松了一口气,折腾了一上午,也是有些困,靠在床头顺着被子就慢慢缩了下去。

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这一副小样子,邵正泽关了门,抬步坐到了床边,一只手握上她小巧的手指轻轻摩挲,温声安慰道:“要是困了就休息一会,这两天也累坏了。”

“嗯哪。”小丫头已经整个人滑进了薄薄的被子里,只留出一个小脑袋依旧在外头,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一脸萌萌的看着他,轻轻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道:“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真的怀宝宝了呢?”

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邵正泽眼眸柔若春水、没有说话。

小人儿却是一只手攥着被子,嘀嘀咕咕继续道:“不过这次倒算是提醒我了,以后可不能这样糊里糊涂下去了。要是哪次意外了,可真是糟糕了!”

“不会。”邵正泽语气淡淡的,被子里的小人儿却是登时双眼圆睁的看着他,扁嘴道:“怎么不会,你每一次都没有戴……”

话未说完,自己却是觉得羞,将整张泛红的脸颊埋到他干燥又温暖的手心里。

邵正泽低声笑了,索性自己也坐上床去,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股脑的拥到了自己怀里,温声低语道:“你这么小,我怎么舍得让你现在就有?”

尤其是,他一直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要做很优秀很优秀的人,她要坚定的走到这个圈子的顶峰去,她要三年时间来证明自己,给那些支持相信她的人不悔的理由。

这样关键的时候,纵然她迷糊,他也是一直心中有数。

一开始怕她疼怕她累,两个人的亲密原本也就非常克制,可最近,却是慢慢有些变了样……

想起最近几次,邵正泽一时间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揉眉心。

有些事食髓知味,每当这丫头在他怀里,亲吻他、拥抱他、拨弄他,小胳膊细腿像藤蔓一样的将他紧紧缠绕,哪里还会想起来其他事情,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更热烈的回应她。

这种感觉,当真是难以形容……

窝在他怀里,一时间觉得他十分安静,徐伊人伸手习惯性的在他心口画着圈圈,胳膊撑在他身上,四目相对的看着他,有些好奇道:“不过,阿泽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他几乎不假思索。

“为什么呐?”小人儿有些疑惑,纤细的手指摸着他的眉骨和鼻梁,“可是我觉得男孩很不错呢?他会有你这样的眉毛、眼睛、鼻梁和嘴唇,就像一个小小的你,想一想多可爱。”

一脸憧憬的说着,徐伊人唇角都是忍不住带上笑意来。

小小的阿泽,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奇妙呢?

这样想着,她通透黑亮的眼珠儿滴溜溜转了一圈,继续一脸萌萌的征求道:“要是我们第一个生了男孩,就叫他小小泽怎么样?”

邵正泽:“……”

怎么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老爷子放大的笑脸已经浮现在脑海中。

“嗯。你高兴就好。”含笑看她,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游走到被子里,摸上她光裸的脊背,凝脂一般触手滑腻的感觉,带着她惯有的温温软软,心里情不自禁的悸动,小人儿害羞的埋头在他臂弯里。

将她揽紧,顺势也躺进了被子里,情难自抑的一通痴缠,等小人儿又是大汗淋漓的睡去,时间又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起身套上衣服,脚步轻轻的出门。

到了楼下,王俊和月辉等了已经有一会,看见他下来,凑上前的王俊直接开口道:“绑走小夫人的的确是那个江筱雅,学校视频里帮她搬东西那两个女孩还没怎么问就招了。巧的是顺着这次的车子找到了上次酿成车祸那几个人,眼下都已经丢进去了。”

“蛇蝎心肠一对母女,当真是死不足惜!”月辉神色忿忿说了一句,表情非同一般的激动。

邵正泽挑眉看了他一眼,王俊已经继续解释道:“那几个人交代了好几桩事情,都是和孙虹、江筱雅有关系。半年里她们不知道谋害了江家那一对姐弟多少次,现在人被扣下,也是死不承认。不过,这一次绑架倒是和孙虹没有关系,说是江筱雅直接联系的他们。”

“人现在在哪?”

“我正想说这个事情,刚才来电话说,那一对母女被上面来人提走了。”王俊话一说完,邵正泽脸色微动,“嗯”了一声,抬眼对上王俊欲言又止的神色,一个眼神示意,后者继续开口道:“下面那些人也是糊里糊涂。不过眼下我心里倒是有了些底子……”

王俊顿了一下,声音不自觉落低一些,语气缓缓道:“尖刀072。”

“他们?”邵正泽显然也是意外,王俊蹙眉又是琢磨了一通,继续道:“应该是。从下面那些人的描述上我都觉得应该是出动了几个精锐才对。这带走了估摸着也不会再回来了,咱们还要不要继续跟着了?”

跟着邵正泽有些年,虽说他主要负责的也就是环亚集团旗下诸多事情,可娱乐圈这么大,牵扯到各个方面的势力更是错综复杂。

时间长了,黑白道上的人物他也基本上都做到了心中有数。

“尖刀072”是华夏安全部机要局下属最精锐的一支队伍,据传是由72人组成的国之利刃。里面每个人都没有名字,只有序号,牺牲掉一个会在特种兵中千挑万选再次补充,永远保持在72人的一支神秘队伍。

除了机要局的特殊审讯工作以外,偶尔援助服务于反恐局和国际情报局,是安全部最特殊最神秘的存在。

近些日子会被他们关注上则是因为一年前安全部部长遇刺事件之后,这一支队伍发生了一次大换血,开始跃出三局之外,直接归属于安全部。

而他们新上任的神秘领导者据传还不到三十岁,老爷子听到后都感慨了一句“天纵英才。”

近一年中这支队伍开始从暗面稍微转明,行事风格越发诡谲难测,往往一出手就是一次政坛风波,前一段时间更是突然发力,将贪墨了几十亿的交通部副部长直接拉下马,声名大噪。

老爷子关注上以后邵家自然也是暗地里调查一番,却是让他们最终将目光落到了靳家那一位素来文弱的二公子靳允卿身上。

知道那一位和江蔚然的关系,这也是王俊第一时间猜测到他们的原因。

毕竟,邵家打过招呼要留着的人,一般人并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直接带走。

“果然是他。”邵正泽自然也是想到这一遭,心里多日的一个猜测终归落实,却是有着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邵、靳两家素来交好,少年时期他们这一辈曾一起被送到营地训练,靳允卿身子骨最弱,韧劲却强,他们轻松做到的事情,对他来说往往难如登天。

可即便这样,天天喊累的却是不学无术的靳允文。

靳允卿是那个无论有多痛多累也会坚持到最后一秒,许多时候,纯粹靠着意念在支撑。

他有着非同常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同时,又有着天生过目不忘的本领和强大的记忆力,许多报刊杂志都能做到看过两遍倒背如流。

原本靳老爷子应该就是想着让他往政界发展,可是这几年一直未见动静,时不时出国疗养,竟是让所有人都忘了靳家还有这么一位二公子的存在。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时代风尚》周年晚宴上他扑倒在江蔚然身上的那一幕,邵正泽低低叹了一声,若有所思道:“剩下的他自然会料理,不用再管了。这件事我们到此为止。”

此刻,双眼被蒙的一片漆黑,双手被手铐锁的紧紧的缚在一处,耳边寂静的连个呼吸声也没有。

车座上紧挨着的孙虹和江筱雅心中又是惊惧又是愤怒,深呼吸了一下,江筱雅勉强说服自己先保持平静,朝着四周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们去哪?我可告诉你们,我爸爸是光影传媒的董事长江昊成,肯定是会拿钱保释我们的,识相的趁早放开我们。不对,先解了眼罩,这样一片漆黑的,真他妈太不舒服了。”

话音落地,除了身边孙虹急促的呼吸声,根本没人理她,又是心烦气躁的开口道:“喂,你们都是死人啊!谁在开车!让给我们解开眼罩听见了没有?不然本小姐出去了让你们好看。”

“就是!你们听见没有。快点给我解开,我还怀着孩子呢?你们要将我们俩带到哪里去?说话啊!”边上的孙虹被她喊得心烦意乱,自然是跟着帮腔,耳边死一般的沉寂让她莫名觉得不安。

尤其是她知道自己上了车,车厢对面肯定至少坐了两个人,可他们竟是连个呼吸声都没有,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这种感觉,简直太恐怖了一些。

正要开口再喊,耳边却是“啪”、“啪”两道声响,还没等她说出下一句,大张的嘴巴被人直接用胶带封死。

干净利落的动作让她连个“唔唔”的声音都是发不出来,只能胡乱的摇头,不时和边上的江筱雅撞到一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稳稳停下,脚下一轻,两个人已经是被直接提着后颈的衣服像拎小鸡似的一路拎下了车,身子悬在空中,也是根本不知道有多远,屁股着地,“砰”的一声牢门上锁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里的愤怒彻底的被恐慌取代,江筱雅和孙虹只剩徒劳的坐在地上胡乱的蹬着腿。

一声开锁的声音将两人解救,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就循着声音走了过去。眼罩和胶布被身边的人突然撕开,两人捂着嘴哇哇大叫,目光落在缓步走进来的男人身上,齐齐一愣。

“靳允卿!”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江筱雅大叫一声,孙虹已经是一个健步上去,脸色扭曲道:“竟然是你?江蔚然那个贱丫头呢?是不是她让你将我们提过来的,贱种!我告诉……”

正是怒气冲冲的责骂着,明亮的牢房里“砰”的一声,她正举起的手掌心一个血窟窿还冒着烟。

“啊!”撕裂的尖叫声落到耳边,孙虹抱着一只手直接蜷缩到地上,边上的江筱雅打了一个激灵,唇角打颤说不出话来。

“你,你别过来……”灯光下靳允卿一张脸瘦削而苍白,却是英俊锐利让人一颗心扑通直跳,一双深黑眸子沉静如千年潭水,不含一丝一毫的感情,定定的看着她,让她想起西方电影中那些苍白而英俊的吸血鬼。

想起上一次在江家锋芒毕露的那个他,江筱雅浑身哆嗦起来,无力的朝着身后的墙壁靠了过去,抖抖索索道:“你这样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快点放我们回去。我……我……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呵……”似乎是觉得可笑,靳允卿紧抿的唇角牵动,轻轻一声落在空荡荡的牢房里,像上一次那样,伸手从口袋里扯出一条轻薄软帕来,漫不经心的将手中的手枪擦了擦,放回口袋。

他的动作缓慢而优雅,一只手白皙而修长,愣愣的看着,江筱雅的眼神渐渐有些涣散。

他就好似常年隐逸在幽深古堡中的伯爵,此刻带着些神秘的冰冷气息,虽然凌厉寒凉,却是十分的吸引人。

半晌没有动静,眼看着牢门外穿着黑色作战服的高大男人帮他提了一把椅子过来,他退出到门口笔直端正的坐在了椅子上,江筱雅心中慢慢的舒了一口气。

她已经想到刚才孙虹被打了一枪多半是因为“贱丫头”那个称呼,靳允卿对自个那一位妹妹有些偏执近乎变态的维护。

眼下这种时候,还是顺着她比较好,只要能再次出去,她一定要那个死丫头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想着,她已经是紧走两步,有些讨好的开口道:“二少,刚才出口不逊多有得罪。可我妈她也只是因为太害怕着急了而已。蔚然毕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有时候打打闹闹拌嘴几句实在算不上什么?你将我们带到这里,动刀动枪的,实在是用不着。”

靳允卿岿然不动,冷冷的看着她,隔着牢门的女孩有一张柔媚面容,却是让他恨不得亲手将她一张面皮一寸一寸的撕开。

最后赶到的那一幕,肮脏的车间里他的女孩像破布一样血痕淋漓的倒在黑色的油污之中,浑身上下连一块完整的布料都没有。

心肺俱碎的冲过去将她抱紧,迎接他的就是这女人柔媚的笑容,还有那些一声接一声连续不断的枪响。

鲜血流尽的那一刻,他就是像现在这样,恨不得将这样一个女人亲手撕裂。

纵然从来不曾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手,这样一对母女,都是会让他生生世世无法释怀。

苍白修长的一只手不自觉慢慢握拳在身侧,在寂静的牢房里咯噔作响,边上站着的几个人这会好像才有了声息,垂眸看了他一眼。

他们一向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老大,此刻瘦削挺拔的脊背都是有些颤抖的感觉,更是让他们心中惊诧难言。

从掌权到现在,何时见过他这样一副样子?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这看着文弱的老大已经是让政界谈之色变的人物,他的判断力从来不会出错,但凡发号施令,也是一指一个准。

就好像能未仆先知一般,正在将这个国家的一颗颗毒瘤连根拔起,让他们崇敬仰慕油然而生,发自内心的追随于他。

即便他们其中不少人年龄比他还大,也是丝毫不影响这样无一例外的尊崇。

可此刻,面对着两个女人他却是第一次这样情绪外露……

两个人正是喟叹感慨,靳允卿冷冷的声音已经再一次落在耳边:“一个小时为限。你们之中活着的那一个可以走出这扇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