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示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正是喟叹感慨,靳允卿冷冷的声音已经再一次落在耳边:“一个小时为限。你们之中活着的那一个可以走出这扇门。”

“你说什么?!”

牢房里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尖叫一声,江筱雅已经是冲到了门边,一张柔媚的面容上都是不敢置信的扭曲神色。

不同于一般监狱那样的小单间,此刻他们身处的这一座监牢目之所及都是像铁栅栏一样的方格子,人却很少,基本上一点声音也听不见。尖叫之后,她们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回声。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外面靳允卿眸光幽深、脸色却是岿然不动,只利刃一样的看着她们,江筱雅和他只一门之隔,心中升起深深的恐惧感,外面穿着黑色作战服的一个男人扔进了一把刀子来。

“一个小时为限,活着的那个人可以走出这扇门。”靳允卿又是冷冷的一声,江筱雅一回头,和孙虹四目相对。

她们是亲生母女,可因为孙虹以前的明星身份,后来的后母身份,二十年时间,她们都是聚少离多。甚至有时候,一年都见不了几面。

原本的感情并不亲厚,眼下朝夕相处也不过一年时间,对彼此都太过了解,此刻眼神中都是慢慢的升腾起警惕神色。

两人之间扔着的一把刀子,成了她们眼下都要第一时间争夺的东西。

没有人说话,她们两人都是慢慢的靠近那闪着寒光的刀子,江筱雅距离近一些,在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之中,孙虹突然是抬眼泪光闪闪的看向了她,一脸凄楚道:“雅雅,别和妈妈争了。你才二十多岁,还有多半辈子要过,就让妈妈去死吧!”

江筱雅正往前挪动的身子一僵,愣神看向一米之外满脸泪痕的孙虹,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过去的二十多年,她永远都是被都丢下的那一个,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她心里简直恨死了这样的孙虹。

她唯一的作用,也就是给了自己江家养女的身份,让她有机会往上爬,让她有希望靠着自己去争取,可同时,她给自己的屈辱比这些远远还要多。

明明有父母,却被所有人唤作野种,明明她的妈妈是大明星,可她却整天只能跟着虚荣尖刻的保姆住在逼仄的二居室里。

没有大房子、没有穿不完的公主裙、没有生日舞会和接送她上下学的小轿车,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恨得要死,尤其是不过三十岁的保姆没完没了的给家里带一个又一个臭男人,窝在沙发上旁若无人的看电视。

多年的愤恨早已经磨光了她对父母的期待,此刻孙虹肚子里有了男孩,在江老太太那里都是整天抬头挺胸、无限荣耀的样子。

连带着,她都恨死了她日益隆起的肚子,那里面的小杂种一出生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住在江家,做江家名正言顺的小少爷,凭什么?!

恨得发疯,她甚至恨不得孙虹下楼梯的时候滚下去摔死她!所以在刚才,靳允卿第二遍说只能活一个的时候,她已经打定主意一刀刺死她。

这样一来,只要她有机会出去,靳允卿就是杀人犯,江蔚然那个贱丫头就是教唆犯,一切都是他们逼的,她还是那个死里逃生的江家女儿。

可此刻,这个一向对她并不亲热的母亲却是说让她自己去死,江筱雅心里有一瞬间的复杂,定定的看着她,目光落在她哀伤的神色上,心里却是突然敲响了警钟。

就是这样,她这个妈妈就是这样,表面上永远都是温柔可亲的一副样子,不管心里有多恨,在人前,她早已经伪装的滴水不露。

肚子里还怀着贱种,她怎么可能会主动求死,她只会拿着刀子,在自己松懈的时候一刀刺过来,要了自己的命!

目光落在她依旧往前挪动的身子上,两个人都带着手铐,她一只手还受了伤,只有左手依旧完好,江筱雅心里冷哼一声,同样开始挪动着自己的身子,一脸倔强道:“不。你肚子里还怀着弟弟呢?一尸两命,我怎么忍心?就让我去死好了。反正这一次要不是我闯祸,我们也不会出事。”

“雅雅,妈妈知道你心里一直责怪我,从小没有在你身边。可当时妈妈的事业又在上升期,你爸爸也一直不敢得罪楚家,我们也是无奈,没办法将你领回家。而且,我们也是在那么久以后才结婚的。妈妈对不起你,眼下虽然有了弟弟,可妈妈一直最爱的还是你。那个时候,最起码你爸爸他是真心爱着妈妈的……”孙虹凄凄惨惨的说完,在江筱雅怔忪的神色中拿起了地上的刀子,一只手吃力的举了起来,就朝着自己的胸口扎进去。

门外的靳允卿微微眯了眼,已经是伸手将口袋里的手枪重新掏了出来。

孙虹和江筱雅纵然可恨,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是无辜,只要孙虹动作加快,最后关头,他就会开枪打飞她手中的刀子,先留那个孩子一命。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

此刻,手中的枪口准确无误的瞄准了孙虹手中的刀子,却只听“啊”的一声尖叫,刀子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孙虹整个人被撞飞到一边,地上一滩血迹在她身下慢慢晕开。

千钧一发之际,孙虹刀尖逆转扑向了江筱雅,却被早有准备的她闪到一边,直接扑过去撞了她一下,成了眼前这样一番画面。

“贱丫头!”孙虹抱着肚子在地上滚作一团,撕裂的疼痛让她一张脸早已经惨白,想起刚才江筱雅疯了一样用那样大的力道将她撞倒在地,一时间都是有些忘了此刻危险的处境,而是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贱种,你别忘了你是谁肚子里掉出来的肉!你……”

她话音未落,站在原地喘着气的江筱雅却是一把捡起地上的刀子,两个手紧紧的握着刀柄,一个箭步上前,刺向孙虹的肚子,一边大声尖叫:“去死吧去死吧!你赶紧去死吧!带着肚子里的小杂种一起死!”

不知道刺了多少刀,等她扔了刀子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衣服上脸上全部都是血迹,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分外的恐怖。

而她,目光落在孙虹死不瞑目的怨愤神色上,浑身哆嗦了一下,退到了墙边。

“十六分钟。”门外的靳允卿神色越发冷寒,手上刚才握着的手枪早已经被装回了衣兜里,目光从鲜血染遍的孙虹身上划过,最终落到了江筱雅血迹斑斑的面容上,眼眸底寒霜一片。

这一对母女,当真是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狠绝无情。

“快放我出去,你说的,杀了她我就可以出去了。”也许是因为害怕,此刻的江筱雅隔着牢门扑到了他面前,一张脸上都是焦急慌乱。

靳允卿抬头使了个眼色,边上一个男人上前上前开了门,江筱雅脚步慌乱的就直接朝着一边明亮的地方跑。

随着“砰”的一声枪响她整个人跪倒在原地,捂着一条腿一脸狰狞的呼痛,靳允卿起身缓步到了她近前,语气淡淡的开口道:“带到‘皇廷一号’。”

京城最出名的会所,江筱雅怎么可能不知道,尤其她给江蔚然和江栎姐弟俩都是在那里面准备过好戏码。

可那姐弟俩实在是走运的很,一想到那眼下不但没有身败名裂,还春风得意的姐弟俩,江筱雅心里的火都是快将她自己烧着了。

腿上的枪伤疼得她差点晕过去,等整个人到了皇廷一号的包间里,瘫软在沙发上,更是恨不得死过去才好。

目光落在眼前墙壁上的显示屏上,却是怎么也没办法移开视线。

她倒是知道有些高级会所会有这样的设计,大包间里套着小包间,而小包间里的人能将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尽收眼底。

可当真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眼看着外面几个人皆是身姿端正的坐在沙发上,还是觉得非常诡异。

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显示屏上同样是没有丝毫声音,安静的几乎窒息。

恐慌、愤怒种种情绪逼的她差点抓狂,她甚至不知道这个房间的门开在何处,正是支撑着起身想四处寻找,眼看着屏幕上多出的一个人,却是怔怔的停住,再也无法移动。

房间里几个人在靳允卿的眼神示意下关门出去,江蔚然蹙着眉到了他身边,目光扫过茶几上几个空酒瓶,清丽的眉一时间越发紧皱,语气迟疑道:“你喝酒了?”

“一点点。”靳允卿神色带着些慵懒靠在沙发上,多日以来按捺的阴郁怒气终于驱散了一些,此刻眼看着坐到他边上的女孩依旧是干干净净,唇角的笑容也是日益明朗了一些,心里更是难以言喻的庆幸。

一年前醒来的时候,他用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接受重活一遭的事实。

可这一年多以来,每一次看见这样完好的女孩依旧是心疼到打颤,他自然从她的变化之中察觉到她定然也是守着同样的秘密。

可他却已经是早早的打定主意,这一生也装作不知道。

那样悲惨而狼狈的过去,他愿意用一生时间去慢慢抹平她曾经的伤痛,却是一点也不忍心再去揭开那样的伤疤。

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眉头轻蹙的清丽面容之上,看着看着,靳允卿露出一个柔和而宠溺的笑容。

落在江蔚然的眼里,却是觉得他好像有些酒气微醺。

毕竟,靳允卿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人,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容许他去碰这些有损健康的东西。

此刻他灯光下一张脸依旧是苍白,带着那样的笑,看着就好像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在勉强的宽慰他的家人。

从上一次在医院被靳母责难以后,眼下每一次看见他,都会想起那些她从前不甚留意的事情,看着他,会心疼自责到无以复加。

“你那些都是什么朋友,知道你身体不好也不劝着你一点,怎么能让你喝酒呢,真是的!”女孩带着责备和薄怒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门外,两边已经换了西装站着的高大男人一时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两下。

从来没见过他们老大喝酒,他们哪个人敢让他喝酒?!

天地良心,他刚才真的只是抿了一点点而已,估摸着舌尖都没有尝到味。

她的轻斥落在耳边,靳允卿却是眼眸里都带上了笑容,平日波澜不兴如千年潭水的眼眸拂过一层春风一般潋滟波光,柔情脉脉、十分动人。

伸出胳膊揽过江蔚然,就那样用额头抵上她的额头,脉脉含情的看着她,却是不见有丝毫动作。

每次被他这样注视,江蔚然都会心软的不得了,却是知道他素来脸皮薄,连亲吻都小心翼翼,看着他,凑过去主动献上自己的唇。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从他的身边到了他身上,靳允卿懒懒的靠着沙发,她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揪着他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紧贴着他的身子,辗转索吻。

一只胳膊伸过去环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固定在自己身上,靳允卿显然也是有些神色迷醉,收紧了手臂,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亲密的姿势,就好像靳允卿正在被江蔚然推靠在沙发上,予取予求一样。尤其是他根本连一点点的脾气都没有,整个人看上都都是温柔缱绻的不像话,一开始唇角的笑容就刺痛了江筱雅的眼睛。

她何时见过靳允卿这样的姿态,怎么能想象他也可以那样慵懒而文弱的像个小孩子一般靠在沙发上,对着一个女人露出那样柔和的笑容来,即便是被她斥责,眼角眉梢都俱是柔情。

那样的心甘情愿,甚至,都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被她斥责,于他而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真的是变态,她何时见过这样变态的男人,可这一刻,咬牙切齿的盯着画面里两个人,真的好恨啊!

真是痛苦的想将他们两个人直接撕碎,想将那样碍眼的笑容撕碎……

嫉妒的要发疯,愤怒的也是要发疯,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可她知道自己漂亮,在长大了还没有到江家的日子,她已经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让一个又一个的臭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神魂颠倒。

可每每征服一个,她又会觉得索然无味,她需要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也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她心里的空洞和愤恨。

一开始她以为那个人是靳允浩、后来她觉得那个人应当是邵正泽,再到现在,看着眼前这样被推倒在身下亲吻的靳允卿,她却是根本不知道那个人到底该是谁了。

所有对其它女孩微笑的男人她都想要,她就是喜欢这种将别人弃如敝履、待自己如珠如宝的感觉。

可当真到了这一刻,她才是被弃如敝履的那一个,不,她甚至连别人的一个温柔眼色都没有得到过。

“啊……”大脑痛的快要爆炸,江筱雅不过一切的伸手过去拍打撞击着显示屏,想让眼前两个人彻底的消失在她眼前。

小包间外面,温度节节攀升,靳允卿苍白俊秀一张脸都是慢慢泛红,此刻两人分开,他看着无力极了,一只手搭在江蔚然的脖颈后,鼻尖碰着她的鼻尖,声音哑哑的唤了一声“然然。”

又是过去好一会,等江蔚然有事先走,甚至还在门口不满的看了几人一眼之后,尖刀006和007有些无奈的推开了房间门。

他们一向身板笔直、一丝不苟甚至带着些洁癖的老大,正神色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整理自己的西装外套,因为他们进的突然,他满脸柔情尚未来的及收起来,全然无害的样子当真好似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

“呃……”两个人一时间忘了要作何反应,靳允卿却是自顾自低低一笑,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这样的动作间,又是慢慢敛去了那样的温和柔情,清明的神色逐渐被锋芒和凌厉所取代。

伸手按了墙壁上一个毫不起眼的开关,几人到了里间。

不知道拍打撞击了显示屏多少下,此刻的江筱雅,就好像丧失了神智一般,头发凌乱、有气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嘴里喋喋不休的念叨着:“去死啊,去死啊……”

看着他们几人进来,更是第一时间扑到了靳允卿的腿边,声嘶力竭道:“放我出去,我要出去,你这个变态,听见了没有,放我出去啊!”

“怎么,嫉妒怨恨的要发疯?”靳允卿微微俯身,稍稍后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唇角第一次露出笑容,却是嘲弄而残忍:“可是没办法,太爱你的妹妹,我连吻她都觉得胆战心惊,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她,宠着她、惯着她,让她做最骄傲最幸福的公主……”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不要听!我不想听!听见了没有,闭嘴啊你!”小腿上带着伤,可这样的话无疑于又在她此刻被烈火热油煎熬的一颗心上又补了血淋淋的一刀。

这个世界上,她最恨最恨的就是江蔚然。

只要她幸福,她就浑身不舒服,她笑,她就想让她哭,想将她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可此刻,被一脚踩到泥泞里的那个人却是她自己。

这个男人,他不但逼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妈妈和弟弟,竟然还让自己看到这样逼她发疯的一幕……

看着她一双眼通红而怨毒,靳允卿唇角的笑意越发嘲弄,低低的语气带着入骨的冰冷,一字一顿道:“我会放你出去,就这样要了你的命我也会觉得脏手。而且,呵,你会时时刻刻看到你的妹妹怎样无忧而幸福的继续生活着,可我不会让她再看见你。所以,你还是去远一点的地方好了……”

“你骗我!你说会放我出去!你骗我,你个变态!你要做什么?啊,你要对我作什么?”扑过去要撕扯他的裤腿,整个人却是被轻飘飘的拨弄到一边,阴冷的好似来自地狱的声音在他耳边低低道:“听过X国的人兽表演吗?”

江筱雅不敢置信的复又抬头,靳允卿眼神示意下,边上的人用遥控器给显示屏调了台,庞大的铁笼子里,一人一狗正在展开激烈的撕扯。

她怎么会不知道,上过国际丑闻的表演项目,X国的人兽表演早已经因为国际上的舆论压力而取缔。

可此刻,画面里刺眼的灯光之下,铁笼子里的人因为被剪了舌头只能发出类似野兽一样的嘶吼声,周围叫好的那些围观者扭曲的脸都是嗜血的光芒。

太残忍了,这简直太恶心太残忍了……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我不要,不要这样对我,不可以这样对我!”知道他没有危言耸听,江筱雅心中只剩无边无际的恐惧,趴在地上,声音嘶哑的哀求着。

靳允卿看着她没有出声,外面又是进来五大三粗几个醉醺醺的男人,等她再抬起头来,被几声干笑逼得节节后退。

出了小包间,却是好像离开了一个世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靳允卿在门口站了良久,语气低低道:“一会完事了。直接将人送过去。还有江家那边,想办法让江昊成闭嘴。”

“是。”身边的男人沉声应了一句,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外套,靳允卿迈步离开。

……

虽说到了七月,清晨的山林依旧是凉风习习,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花香、草香窜到鼻尖。

邵正泽依旧是裁剪合体的笔挺西装,站在厅门外,面色淡淡的听着王俊将后续情况一一汇报完,眉头微微蹙起。

“昨晚连夜将人送到了X国,江家那边毫无动静,连一条新闻也没有。外界的消息是江筱雅失手刺杀了孙虹,连夜逃了。”王俊收了话尾,眼看着邵正泽沉默,心里也是一阵喟叹。

虽说邵正泽已经吩咐过此时不必再跟,可是为了确保那一对母女最终不会再引起丝毫后果,他还是让人小心盯着事态。

靳允卿这样的手法比他心里想象的还要残酷一些,甚至比宋叔的手段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时间心里已经是敲响了警钟,看向邵正泽,语气低沉道:“靳二少这样的变化可着实让人有些捉摸不透,需不需我继续派人盯着,探探底……”

“不必。”邵正泽抬手将他的话直接打断,语气沉着道:“让所有人都撤了。不要再继续去琢磨他们的任何动静。”

“boss,这……”王俊难免是意外,要知道,虽说邵家这一辈,自个老板从商,可是通过娱乐圈错综复杂的各路关系,京城盘根节错的势力他一向要做到心中有数。

邵家历经多年而不倒,即便开国至今,国家换了多少届领导人也已经是岿然不动,自然和邵家每一辈子孙都有关系。

就像眼下邵正泽的父母,皆是外交大员,邵端和张昀都是精通数国语言,在国际政坛上长袖善舞,连国家最高领导人都是亲近有加。

更别提依旧健在的邵老爷子了,只要他开口,再高层哪个不得给几分面子。

作为老爷子身边最亲近的人,自己老板即便从商,可私底下所掌握的消息也是像一个庞大的信息库。

靳家这二公子这样横空突现,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纵然两家一直交好,也不能如此的听之任之才是。

毕竟,政坛上从来没有永远的同盟者,所有的合作和交好也需要以共同一致的利益为前提。

“按我说的去做。”邵正泽清冽的声音越发板正,看了王俊一眼,语气缓缓道:“尖刀072的行动如果被你派去的那些人都能第一时间摸得这样清楚,他们,还配担得起‘国之利刃’这样的称呼吗?”

“这?”王俊一时语塞,面色微变,迟疑道:“boss的意思是,他们刻意将消息透露给我们?”

“八九不离十。”邵正泽语调淡淡,却是难得给了他确切的答复,“将这样的消息透露出来,甚至让我们确定那个人就是他,允卿他这是示好之举。毕竟近来他们的动静大了些,眼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了他的命……”

语气顿了一下,邵正泽轻叹一声,继续道:“他选的这一条路并不好走,可是以我从小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危及邵家。让你那些人都撤了,他自然知道是我的意思。”

“是。”王俊心中大骇,想到自己到底和boss不在一个段数,沉声应了,一时间心里也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阿泽?”身后一声带着些探寻的轻软女声传来,邵正泽一回头,徐伊人正是唇角微弯的看着他。

起得早,小人儿似乎还有些困顿,说话间一只手揉了揉头发,天真而懵懂的女孩娇态。

微微一笑,脑海里错综复杂的考量尽数抛却,一颗心骤然柔软,他拥着她进屋。

感谢送票票打赏的各位亲,耐你们么么哒。

昨天订阅前三,【潇湘柒小姐】、【冰萱影】、【xiao12305】,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话说,阿锦保证除了伊人、蔚然、允卿,介个文里面再没有人重生啦,O(∩_∩)O哈哈~不要害怕么么哒,毕竟蔚然和允卿一起死的嘛,要活也是一起活…。

今天的二更,老时间【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