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观摩/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单的用了早餐,时间也不到七点钟。

此刻,有些懒懒的窝在邵正泽的怀里,伸手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女孩柔软娇弱的姿态就好像一只餍足的小猫,手中却是握着剧本,黑亮澄净的一双眸子落在上面,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跟着剧情变换一般。

有些无奈的弯了唇角,邵正泽伸手过去,将她手中的剧本收了起来,一脸好笑道:“怎么坐个车也不安稳,昨天晚上临睡前都在看,让眼睛休息一下。”

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转身一只手揪着他西装外套,叽叽咕咕的笑了两声,顺势凑上去在他线条利落的下颚上轻轻咬了一口,徐伊人歪头看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都是流转着动人笑意,却是咬着唇不说话。

将手上的剧本直接扔到一旁,邵正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更紧的揉进了怀里。

女孩发间淡淡的馨香窜到鼻尖,他低头凑过去在她小小粉粉的耳朵上咬了一口,怀里的小人嘤咛一声,有些害羞的紧紧搂上他的腰。

开车的王俊从一开始的意外到如今的淡定自若,连眼眸都不带瞟的,坐在副驾驶的月辉却是有些不淡定。

自从开始跟着徐伊人,自家三公子在他心目中高冷矜贵的形象完全是一去不复返。

一路上两人时而低笑、时而絮语,分开的时候,月辉心中当真是有些内牛满面的感觉。

情不自禁的回头再瞟了两眼,徐伊人已经换好衣服从保姆车里下来,环佩叮当、裙裾飞扬,清秀白嫩的小脸因为上了妆越发精致。

不过是换了一身装束,却是好像彻底换了一个人一样。

即便已经看过太多次,月辉心中还是难免发出一阵唏嘘赞叹来。

他是技术兵,以前也是不怎么接触娱乐圈,可自从因为老爷子的吩咐开始默默地护着她,却是对这样一份工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昨天知晓她失踪,那一刻大脑空白的恍惚感现在依旧是有些不敢去回想。

“你怎么了?”边上的徐伊人自然是察觉他有些古里古怪的神色,侧头看了他一眼,语气里带着些好奇关切。

勾唇一笑,月辉正要说话,不远处一道骚包的橙黄色身影映入眼帘。

“伊人。”靳允文一大早过来等了良久,远远看见两人而来,高兴的挥手喊了一句。

不过语气却是比平日的轻佻放纵好上了许多。

徐伊人驻足蹙眉看他,迎面走来的俊挺男子沐浴在早晨的阳光之中,休闲款的橙色西装实在少见,穿在他身上却是神采飞扬、英气俊俏。

放眼整个京城乃至偌大的娱乐圈,怕是也没有人能同时驾驭这么多亮眼的颜色。

不同于邵正泽标志性的黑色西装,不同于一般男人深色系为主的穿衣风格,靳允文的眼光和品位永远都是特立独行。

铁锈红、宝蓝色、深绿色、甚至眼前这样的橙黄色,脑海里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他每一次都是风流不羁傲娇到不行。

脑海里想起昨天在酒店房间里那一遭,徐伊人突然有些止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心里的戒备也是慢慢消散了许多。

“你没事吧?”靳允文到了近前,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语气里带上些关切。

邵正泽从小就面瘫,话少的也就比哑巴好上那么一点,想着昨天她穿着那么一身衣服回去,怕她在家里受委屈,他才在之后专门打电话过去解释一遭。

反正从那个冷淡的家伙语气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睡一觉起来,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这才专门驱车过来瞄上一眼。

“没事啊。”徐伊人显然是有些糊涂,也不知道她没头没脑的是问的哪一方面,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

只是因为今天戏份的关系,她穿的一身衣裙稍显华美,流彩暗花在阳光下光华潋滟,熠熠生辉,映衬着头上镂空雕花的发簪和流苏垂落的步摇,娴雅端庄、沉静婉约,活灵活现的一个古代闺秀走出深闺。

脑海中又浮现出昨天她一身学生制服装扮平躺在床上,曲线玲珑、小巧可爱的样子带着些轻诱惑。

靳允文一时间有些呆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能扮演的女孩,不管哪一身装扮她都是不同的感觉,这根本就是老天爷为他量身定做的嘛!

跟了邵正泽那个面瘫,嗷嗷嗷,真的是太委屈太浪费了!

心里将邵正泽吐槽了千万遍,又咒骂了老天爷的祖宗十八代,靳允文终归是一脸懊丧的回过神来,有些委屈的扁嘴道:“没事就好!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

“诶!”边上看了一小会,眼瞅着这一向风流浪荡的靳允文似乎还是有些难以放手的样子,月辉上前一步,唇角微弯,露出两颗小白牙一脸笑意道:“我们家三少夫人已经没事了。靳少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可得先走一步了,那里面导演指不定都开骂了。”

“你!”话没说完就被打断,靳允文自然是不乐意,一抬眼,却是对上月辉亮光闪闪、似笑非笑的眸子。

一时间又是想起来自己昨天欠着人家一个人情,一脸无奈的往后退了一步。

“谢谢关心。”徐伊人也是一笑,对着他点点头抬步就走。

这么长时间,她自然也是知道邵家和靳家交好,靳允文除了爱玩爱闹一些,其实本质不坏。

昨天好歹算是共患难一遭,虽说她心不甘情不愿,可后来再回想,心里对他也是没有以前那么讨厌。

最起码,他将坏的品质明明白白的呈现在众人面前,相比于娱乐圈笑里藏刀的那些人,已经要好上许多了。

这样寻思着,两人已经进了剧组。

正在拍摄的是丞相宇文丰和大夫人秦月容的闺房戏,说白了也就是床戏。

《赫连王妃》主要是宅斗路线,可因为其特殊的背景设定,天曜皇朝虽说律法严苛,王公贵族的生活却是极为奢靡。

宇文丞相有一妻三妾,可朝中大臣和地方官员为了巴结却也是送了不少没名分的美女,零零散散也有十来个。

因为大夫人治家严谨,多半没什么名分而已。

大夫人秦月容心里喜欢的人是她的养兄长,可为了巩固自己在相府的地位,争宠自然也是不遗余力。

这一幕正是因为宇文丞相因为宇文娇欺负顾流云而动怒,再加上府中最近其他小事,动了怒,责怪大夫人治家不严。

丞相在妾室屋里歇了好几天,这一天,大夫人以病痛为由,引得宇文丞相过去看她。

两人从探病到调情,最后成功的滚了床单。

大夫人和宇文清的较量之中,成功扳回一局,而丞相,免了宇文娇的禁足。

此刻,饰演宇文丞相的齐天和饰演大夫人的李静已经进了屋子,因为床戏的特殊性,一般剧组会避免让演员和工作人员围观,也就导演、摄影、灯光守在边上。

可因为天生的猎奇心理,却是仍旧会有许多人围在监视器前偷偷欣赏,经验少的甚至会在观摩的过程中小声探讨。

此刻,监视器边上已经是不声不响的围聚了将近十多个人,站在原地思量了一下,徐伊人也是抬步围了过去。

究其原因,是因为她对正演戏的齐天多少有一些好奇。

齐天四十多岁,进入娱乐圈二十年,从各大剧组的龙套演员开始,十年之后成功摘获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影帝桂冠,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在各大影视艺术节频频获奖。

最引人注目的一次,他在一个警匪片中凭着一个出场三分钟的配角角色,一举摘获了那一年金麒麟奖的最佳男配角,引起娱乐圈一片哗然。

国内电影三大奖项之中,金凤凰奖是大众电影最高奖项,算得上观众奖,紫荆奖是政府颁发,而金麒麟奖却是专家奖,也是最考验演技的奖项。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电影中,三分钟的一个露面就摘得这一项桂冠,想想也知道,齐天的演技有多么的出神入化了。

最让徐伊人感触的是一次电视访谈中他的一段话:“从出道开始,我演过无数角色,里面也包括了诸多行业,杀手、流浪汉、警察、匪徒、厨师……每一个角色哪怕只有一分钟我也会再三研究。演过的每一个角色都代表着我当时的最高水准,这么些年,也许演过许多烂片,可是我从来不曾演过一个烂角色。”

眼下想起这一段话依旧是感慨,目光落到监视器上,画面里的齐天迈着沉稳的步伐到了床边,边上的小声议论就这样慢慢消失了。

剧本里的齐天面相严肃而古板,长眉粗黑,眼眸幽深,高鼻梁、薄嘴唇,不苟言笑的时候就会有不怒自威的气势。

性情凉薄、处事狠辣,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丞相,即便回了家,也是带着些上位者的威严。此刻的齐天,因为化妆的缘故,一对长眉和胡须已经是极为形象,脸部的轮廓也是比现实生活中立体许多,凸显出高挺的鼻梁来。

一双眸子十分高深莫测,似乎看不出情绪也无法揣测到他的所思所想,目光落在床边伺候的嬷嬷身上,那个跟组演员已经是明显瑟缩了一些,恭恭敬敬的开口道:“相爷回来了。”

靠在枕头上被丫鬟伺候着服药的大夫人抬眼看了过去,平日的汹汹气势尽数散去,露出个有些委屈却敬畏的笑容,喊了一声“老爷。”

两个人都是中年演员,演戏的经验自然深厚,此时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句话却是连带着气氛都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透过画面,展现在众人眼前的就是一个久居上位的男主人,和一个同样久居上位,却依旧不得不屈服在男主人威势下的女主人。

她泼辣、犀利、手段狠毒,所有一切的权势却也得仰仗此刻床边的男人。

只有他的首肯和默许,她所有一切的嚣张才是师出有名。

一动不动的专心看着,画面里大夫人将药碗递给了身边伺候着的丫鬟,挣扎着就要起身下床给他请安。

齐天面色缓了一些,徐伊人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眼眸里的冷硬一时间消褪一些,带上些安抚的温和,沉声道:“身子不舒服就躺着,做这些虚礼干什么?”

话音落地,齐天凑上前去扶了她一把,顺势坐在了床榻边上。

耳边突然是一声粗重的吸气声,徐伊人一回头,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画面。

正是纳闷,她右边又是一道女人有些不匀的呼吸,余光里,穿着及膝修身裙的女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微妙的感觉到空气里的气氛突然都是微妙了许多,看着画面的众人都是十分安静,徐伊人一时间有些反应过来,左边的男人是李静做房地产的老公,右边的女人则是齐天的妻子,一个圈子里名气一般的女演员。

两个人的另一半凑到一起拍床戏,这两个人竟是不约而同的来探班了。

一时间也是有些压力山大,可此刻边上围聚了不少人,她也只得继续回过头去看着画面。

“身子是小,礼数是大。”画面里的李静长发绾成了有些松散慵懒的堕马髻,斜斜插着一支鎏金镶红宝石的长簪,耳上缀着石榴红的宝石坠子,再加上她原本保养得宜、柔美端庄的面容,衬着身上桃红色的里衣,整个人一时间看上去也就像三十出头的美妇人。

齐天攥着她一只手,面色越发缓和了一些,将她扶坐着靠在自己身上,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关切道:“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我请太医过来帮你看看?”

“老爷……”期期艾艾的唤了一声,李静的脸上带着一些少女般的娇羞,“太医瞧也没用,妾身的病,也只有老爷能治。”

“哦?”齐天抬眸看了她一眼。

“妾身得的是心病。”李静用眼睛勾着齐天,柔美的面容上飞上两朵红晕,突然就有了难以言喻的妩媚,从锦被里伸出一只手来,拉着齐天的手,隔着桃红色的里衣塞进了自己的胸口。

齐天看着她,眸光中突然升腾起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欲望,定定的看着她,而李静,则是一直用那样妩媚多情的目光勾着她,就像天雷勾动地火一般,暧昧丛生、火花四溅。

徐伊人在左右两边窒息一般的安静中,头皮发麻。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此刻肯定都是目光如刀的看着画面,嫉妒和占有欲不言而喻。

画面里两人还在继续,整间房子似乎都弥漫着欲言又止的暧昧。

床边站着的嬷嬷脸上浮现出得逞的笑意,挥挥手,房间里几个脸色羞窘的伺候丫鬟都是先后退了出去,体贴的拉上了门。

“吱呀”一声门响之后,李静顺势依偎进了齐天的怀里,桃红色的里衣鼓鼓的,齐天的一只手掌隔着衣衫动了起来。

两个人都是没有说话,可那样直勾勾的眼神已经是让人难以按捺的激动。

徐伊人突然有些明白,为何李静刚刚在娱乐圈展露头角,就高调嫁入豪门做起了阔太太。

一两年才接拍一部剧,也不一定会有多红火,可她在这个圈子里却是一直也没有过气。

此刻站在监视器前,画面中她的表现已经是说明一切。

分明是看着那样端庄温柔的人,眼下已经四十岁,生养了两个孩子,可她直勾勾看着齐天的眼神媚的能滴出水来,当真是女人中的女人。

就连她这个站着看的同性,都是有些难以移开视线的感觉。

这一刻的她,实在是太媚了,而拥着她的齐天,眼神里的占有欲、锐利掠夺也是那样明显,虽然爱意清浅,可暧昧和冲动却是满的快要从屏幕中溢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