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移情/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的她,实在是太媚了,而拥着她的齐天,眼神里的占有欲、锐利掠夺也是那样明显,虽然爱意清浅,可暧昧和冲动却是满的快要从屏幕中溢出来了。

此刻,画面里的李静已然是衣衫半裸,露出半个莹白如玉的圆润香肩,水红色的兜儿露出一角,在室内强光映照下,色彩的对比十分香艳。

媚眼如丝,她整个人瘫软在齐天的怀里,伸出柔若无骨一只手去扯他腰间金玉带,一声嘤咛从唇齿间溢出,酥麻入骨。

画面里的齐天眼眸中火焰窜动,突然发力覆身而上,将她狠狠的压在了身下,随着更大声一道勾魂媚人的吟哦,金玉腰带被一只光裸的手臂扔了出来,镜头随之移动,腰带静静的落在猩红的织锦地毯上。

“卡。”室内暧昧的气流让秦丰都是有些难以生受,如释重负的喊了一声,朱红的床帐里,李静柔顺的躺在男人身下,眼眸中流转波光。

有些恍神的看了她一眼,齐天收了动作,撑起手臂,长腿跨下床去。

眼眸里失落一闪而过,仰躺着的李静也是慢慢起身,坐在床帐里,慢条斯理的将衣服整理好。

“不愧是影帝啊,演的可真好!”围聚在监视器前一群人回过神来,有人不自觉惊叹一声,憧憬仰慕溢于言表。

刚才两人这一幕戏之中,齐天的台词极少,基本上所有的感觉都需要用眼神、表情和动作来体现。

在外人看来拍床戏的男演员可能会比较占便宜,可实质上却也是因人而异,诸如吴东那样喜欢借机揩油的自然是喜欢,可更多正经的男演员却无疑将床戏当成一种煎熬。

几年前宝岛台一期娱乐节目里,女演员在电视上爆料称,和圈中有名的一位男演员对戏的时候,男演员对她起了身体反应,惹来娱乐圈一片哗然。

那一场床戏其实也就三两分钟一个镜头,那个有些名气的男演员因此被网友戏谑的赠了一个“速度哥”的称号,在此之后,和他合作的每一个女演员都是对他避如蛇蝎。

这其中,就包括从前的自己……

可后来她却无意中知道,这一切不过是那个新人女演员的炒作而已。

可如果不是因为她无疑中听到了那个男演员在片场无比烦闷的打电话,心里对那个男演员的芥蒂怕是会一直持续到今天。

刚才的齐天在李静抓着他的手塞进衣襟的时候神色和眼神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到后来眼神越发火热,不出声,猩红炙热的目光却是足以说明一切。

再到最后直接翻身而上,大力下压,一气呵成,需要宣泄情绪,却需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和神智,更甚至,要抛却所有注视着他的目光,化身为狼。

对一个演艺圈已经颇有成就的男演员来说,对一部电视剧这样上心,也是难能可贵。

究其原因,还是秦丰的人脉宽泛。

在演艺圈有不少忘年交、好搭档,这部剧里友情出演的赵勤算一个,齐天算一个,饰演赫连煊母亲的邓蓉算一个,甚至连朝中那一帮王侯将相友情出演的也是有好几个。此刻,下了戏的两个人先后出来,监视器边上的人群一哄而散。

齐天的老婆神色温和的走过去,递给他一瓶水,顺带着用手中的湿巾帮他擦了擦汗,惹来边上的工作小妹一阵唏嘘。

后面的李静一脸笑意的到了她老公的边上,后者露出有些宠溺的笑容,伸手揽着她,往保姆车的方向而去。

虽说一两年只接拍一部戏,可李静的老公一向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宠妻无度,为她休息专门购置的保姆车价值三百万以上,在圈子里也是让一众同龄女演员羡慕嫉妒恨。

在诸多艳羡的目光中,两人先后上了车,刚拉上车门,李静还没有完全转过身去,劈头盖脸却是响亮的一巴掌。

“你做什么?”一只手捂着脸,李静眼中的愤怒显而易见,看着对面的男人,声调都打颤。

“贱人。”一把将她垂在身前的头发胡乱的揪住,年过半百的男人直接将她整个人拖到了身前,一脸黑云道:“看你刚才的骚样,是不是希望那个姓齐的直接在床上办了你?”

“你瞎说什么?”被他揪着头发狼狈的扑倒在车座上,李静说话的声音都是越发颤抖:“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我瞎说?”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复又拉起,只剩一张脸近在眼前,男人脸上的神色狰狞而扭曲:“我他妈的有没有瞎说?我说你怎么这些天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弄了半天是和他勾搭上了。你说,你是不是又想和他重拾旧情了啊?我满足不了你,这么急着找野男人,是不是?啊,说!”

“没有!我没有!”一只手胡乱的将自己的头发往回揪,因为痛眼睛里都是掉出泪珠来,李静的声音带上些嘶哑:“我没有!拍戏需要而已。你少在这胡乱猜测!信口开河!”

和平日温和柔情的样子不同,此刻的李静明显有些过于激动,一只手放开她的头发,转而紧紧地捏上她的下颚,男人语调狠狠道:“给我辞掉这个角色,听见了没有?”

“不。我不。”一边猛烈的咳嗽着,李静语气却是坚决,“已经演了好些幕了怎么辞掉?你让我怎么继续拍戏?”

“拍个屁!”男人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咬牙切齿的瞪着对面依旧娇媚如初的面容,直接凑过去,恶狠狠吻上她,一边去拉扯她的衣服一边上下其手,眼见她抗拒,更是在她身上直接拧了一道道青紫痕迹。

纯粹像个野兽一样毫无章法的发泄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狼狈不堪的躺靠在座位上。

静静的坐着,一边手指打颤的将身上的衣服重新整理好,李静一脸精致的妆容都是被泪水冲刷的有些狼狈。

凌乱的头发让她看上去分外的凄惨,筋疲力尽的靠在她边上的座位上,男人一回头正是瞧见她红着眼滚落泪珠,一时间心中又是说不出的心疼,红着眼唤了一声:“小静。”

李静坐着不说话,他脸上一时间又升腾起无限懊恼的神色,扑过去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声音急切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心里太害怕了!小静,你说你就不要演这个电视剧了行不行?你想演什么,我来投资,多少钱都行,咱们还可以直接做女一号。”

“放开我!”李静声音冷冷,脸上的表情也是冷若冰霜。

“不。”抱着她又开始胡乱的亲吻着,男人双手扳着她的脸强迫她看向自己,一脸急切道:“不要。你是我的女人,就算死,也得死在我身边。小静,你听见了没有?不能背叛我,你要是在我面前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真怕自己会杀了你。不要拍了好不好?不拍这部戏,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要正常的夫妻生活。我要像以前一样爱我疼我的老公,你能吗?你能给我吗?”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嘶吼出声,男人愣了一下,神色中划过一丝痛苦,却是继续一脸懊恼道:“我去看病。我一直都和以前一样爱你。不拍戏,咱们一起去国外怎么样,我保证……”

“你保证?你保证了多少次?!啊!”仿佛听见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情一般,将他猛地推开,一把拉开自己身前的衣服,连内衬都直接扯掉扔到一边,指着自己胸上腰侧一道道青紫痕迹声泪俱下的控诉道:“这就是你的爱,你给我的爱!啊!你这个魔鬼!我不想听你说话,一个字也不要再相信你!”

“小静。”男人声音苦痛的唤了一声,不敢去看她光裸的身子,伸手捡起被她扔到一边的内衬,就往她身上穿,一边穿一边凑过去亲吻安抚她,却是被李静再次一把推开,声泪俱下道:“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现在!立刻!你给我滚!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滚啊!滚!”

声嘶力竭的喊完,抱着自己的身子一阵崩溃痛哭,边上看着的男人当真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失控,又是懊丧又是心痛,连忙语气着急的保证道:“好,我走,我先走!你不要难过!我……”

“滚啊!”又是抬起脸一声崩溃的大喊,男人一脸无奈的下车关上了门。

整个人瘫软着倒在车座上,只有压抑而崩溃的哭声充斥着整个车厢,连空气里都是哀恸。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人才慢慢回神,伸手将衣服一件一件穿好,对着镜子神色僵硬的整理了头发和首饰,又仔仔细细的补了妆,才关了车门下去。

神思恍惚,脑海里这些年许多画面一闪而过,她步伐缓慢的走到了休息室门口。

那样的车子外表光鲜,可她宁愿静静的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凑合一会。

“你说,你刚才到底有没有想要假戏真做?!”休息室里一声娇嗔传了出来,李静正准备抬手推门的动作骤然停下。

“我的好老婆,这个真没有!”齐天有些无奈的声音带着笑意从里面传了出来,那一道女声依旧是不悦的哼了一声。

“不信你看,为了防止下面接触到她,我整整套了三层内裤。”男人的声音信誓旦旦,话音落地,里面静了几秒钟,那道女声却是突然尖叫起来,声音里满满都是笑意。

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可却不愿意就这样离去,李静紧紧咬着唇将门缝推的更大了些。

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女人被齐天整个抱坐在梳妆台上,露出穿着丝袜两条光溜溜的腿勾着他精壮的腰身,而男人,一只手游走在她曲线毕露的腰身上,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激吻。

眼前的一幕深深刺痛她的眼睛,艰难着挪步退到了边上,等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穿着裙子的女人才一脸笑容的出了休息室,一路离开。

神色间带着难以遮掩的悲伤,李静推开了休息室的门,侧身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低头吸烟,看她进来,唇角扯动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重新转过了头去。

抬步走过去默默地坐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一时间,休息室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也都是没有开口、没有交谈。

李静将脸上的妆补得更浓了些,齐天坐在椅子上抽了三个烟头,突然开口道:“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刚才拍戏的时候他一只手压在她身侧,因为衣衫滑落的原因,他不小心看到她胸侧隐隐露出些青紫痕迹来。

一开始觉得是那种事,可又想起来她拉着自己的手覆上去时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感觉起来,更像是伤口,此刻从镜子里再看见似乎隐隐哭过的她,忍了半天,还是问出声。

“没事。没什么事。”李静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似乎他这一句话极为招泪,她眼眸里有些闪闪泪光,咬着唇微微低头,就像她以前每次受了委屈却不肯说的样子。

“真的没事?”他开口迟疑的问了一声,在她慌乱点头的动作之中心下一痛,却是大跨步走了过去,伸手直接拉她起身,将她里面的抹胸往下拉。

李静神色大骇,伸手去挡,青青紫紫的掐痕和印子却是一时间被他尽收眼底,那样严重的淤青在她雪白的身前肌肤上,触目惊心。

似乎是有些不敢置信,又极为痛惜,他一时间呆愣在原地,忘了做出反应。

泪水滚落下来,李静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衣服给整理好,依旧是勉强的笑:“真是,让你看笑话了。我老公他那些时候力道大了些,他……”

“别给我提他。”声音低沉而短促,齐天抬眼神色定定的看着她,半晌,有些难以按捺,手指打颤的将她揽进了怀里去。

怀里的女人徒劳的挣扎了两下,慢慢伏在他胸口哭出声来。

他们是彼此难以忘怀的初恋,却因为残酷的现实被迫分离。当年李静的父母因为赌博成性欠了地下钱庄上千万。

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孩身上。

艰难分手,她嫁给了一直对她穷追不舍的中年男人,原本已经说好的相忘于江湖。

人到中年,却是越发的忆起往事……

纵然身边有了另一半,纵然曾经对他们或感激或愧疚,却是依旧无法说服自己,让心中最珍贵的感情烟消云散。

心痛的难以呼吸,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两个人忘情的吻到了一处。

休息室门口的徐尧脚步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对自己的运气都是有些无语。

“怎么了?”走在他身后的徐伊人有些疑惑的开口问了一句,做了一个揉眼睛的动作,徐尧提高声音道:“没事。就是好像眼睛里突然飞进来个什么,涩的疼。”

边说着边推开门朝里面走,凑到了最近的镜子前,撑开眼皮就观察了起来。

“齐老师好,李老师好。”身后跟进来的徐伊人却是一脸笑意,没心没肺的对着背身而坐的两人问好。

齐天略略点头,李静有些含糊的“唔”了一声,徐尧已经是揉了揉自己微红的眼睛开口道:“走吧。刚才午餐好像都到了。”

“月辉不是先去拿了嘛,休息一下。”徐伊人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哪有屁股还没坐热又出去的道理。

“也亏得你有一个好助理。”一脸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这句话一时间却是让徐伊人有些坐立不安了。

想起眼下她好想当真使唤月辉成习惯了,吐了吐舌头,两个人再一次离开的休息室。

因为老爷子三令五申的缘故,剧组的盒饭从开拍到现在先后调整了三次。有些眼明心亮的观察到,调整频率基本上是徐伊人每一次休息归来的第二天,默默地得出了一个“跟着伊人有肉吃”的结论在剧组偷偷流传。

此刻,从月辉手里接过盒饭,坐下之后习惯性的吸气闻了闻。徐伊人一抬头,落在身上好几道注目礼都是让她稍微有些不自在,再扭头,徐尧正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怎么了?”女孩侧着头有些无辜的开口轻声发问。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徐尧心中一阵恍惚,看着她,牵动唇角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意,一本正经道:“唔,汤还不错。”

徐伊人:“……”

一阵无语,徐伊人默默地转头过去,唇角忍不住弯了弯。

徐尧虽说平素看着冷淡沉默,身上却是有些呆萌的潜质,许多时候都是让她忍俊不禁。

“下午又有感情戏要拍了,真头疼。”耳边一道说话声骤然响起,剧中饰演相府大少爷宇文瑞的男演员韩兆到了两人周围,一声抱怨引来周围好几声轻笑。

剧情中宇文瑞和宇文娇是大夫人所生的双胞胎兄妹,因而设定年龄在十六岁。选择演员时并不会以剧本中的年龄为准,可宇文瑞还是比一众皇子要年轻上几岁。

韩兆是传媒大学刚上大三的学生,面试的时候凭着清秀俊俏的长相和还算到位的表演在秦丰那里得了通关令。

演戏的时候虽说还有些生涩,却也一直努力学习,再加上和常宁不相上下的一张甜嘴,在剧组也算是颇得人缘,稍微有经验的也都会偶尔提点两句。

此刻,目光落在徐伊人和徐尧的身上,韩兆的神色都是有些微愣。穿着古装的两个人相距不远,一个俊美温和、一个清秀可人,怎么看怎么登对,从外形相貌来说,简直就好像小说、剧本里的人物走入现实一般。

尤其是入行不久,他却也是观察出这两人之间有些难以形容的默契。

和林新平、常宁那样戏里戏外都暧昧古怪的感觉不一样,这两人入戏看着就像一对爱意满满的情侣,出了戏却是止于关系不错的搭档,这种感情之间的自由转换可当真是太神奇了一些。

想到这,韩兆已经是就势坐下,看向徐尧,一脸好奇的征询道:“徐哥你的感情戏很不错耶,你拍戏的时候怎样酝酿情绪啊?有什么诀窍没有,传授传授?”

一句话不仅让徐尧停下吃饭的动作抬起头来,身边的孙景田、常宁一些人也是一脸好奇。

毕竟是年纪轻轻得过影帝殊荣的人,徐尧的演技先后获得三位大导演的认可和肯定,没事跟着取取经也是好的。

就连正喝汤的徐伊人也是情不自禁侧耳细听起来,从拍摄《汉宫》的时候徐尧的感情戏就一直相当饱满。和齐天掠夺占有意外十足的眼神不一样,因为年轻,他的眼神总是冲动而热烈,却又蕴含了一些真实的爱意在里面。

尤其他所饰演的赫连煊因为性格设定,表面邪魅肆意,真实感情却是一片空白,宇文清是他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子,他的目光里,有时甚至需要新奇和探寻诸多情绪。

此刻,徐尧的目光从他端着的盒饭之中扫过,又若有似无的扫过抬眼看他的徐伊人,语气淡淡道:“你可以将对方想象成一道你喜欢的菜,糖醋里脊、椒盐排骨,什么都可以。”

“啊?”韩兆诧异的一声之后,周围此起彼伏好几道喷笑的声音,刚将一口汤吞咽下去的徐伊人忍不住猛咳几声,边上的常宁已经是好笑的打趣道:“原来伊人姐在徐哥眼中就是一盘菜啊!”

饰演四皇子君临江的赵珂和他们一起搭戏过几次,平素话也不多,此刻却是也有些忍不住,一本正经的开口打趣:“可是如果吃饱了怎么办?韩兆等会一开始就是感情戏,估摸着对着再美味的菜也提不起兴趣咯。”

“是哦!”当事人韩兆跟着应声,不等徐尧再次开口,一向只对常宁有兴趣的林更新都是难得开口,一脸挪揄:“也许,你可以将她想象成一杯茉莉香茶哦?”

“这个……”韩兆被众人的调侃弄得一阵无语,引起话头的徐尧也是有些忍不住弯了唇角,林思琪一抬眼,对上徐伊人缓过神来的目光,也是加入了讨论大军,微微歪着头,一脸苦恼道:“可是如果吃饱喝足了怎么办?对糖醋里脊和薄荷香茶都提不起兴趣了?!”

“这个简单,到时候我就将她想象成一个巧克力蛋糕!”韩兆茅塞顿开一句话让众人忍不住一阵哄笑。

连他自己,在原地也是有些脸红起来。

韩兆喜欢甜食在剧组也不算什么大秘密,此刻被众人这么一点拨,倒是突然有些茅塞顿开,目光从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一脸惊喜道:“我知道了。这就是课堂上老师所谓的移情嘛。将对戏的演员想象成自己喜欢或厌恶的东西,对不对?你们大家,不会真的都是这样做的吧?!”

众人被他夸张的语气逗得一阵好笑,徐尧一本正经的再次抬头,声音缓缓道:“不是。其实我只是和你开一个玩笑。”

“噗……”

“哈哈……”

愣了一下回过神的众人都是前俯后仰的笑了起来,差点将手中的盒饭汤碗直接飞了出去。

徐尧“冷场大王”的名号不胫而走。

一顿简餐在众人的嘻嘻哈哈中很快过去,下午的戏份马上开始,落在稍后边的徐伊人似乎是回想起刚才那些,还在抿着唇微笑。

徐尧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双眸子渐渐柔和了许多。

这样的女孩,哪里需要将她想象成糖醋里脊、薄荷香茶、巧克力蛋糕,但凡看着,就没有不喜欢的。

看着她蹙眉、微笑、嗔怪、冷脸,眼眸里都是她,再想起一惯眉眼弯弯笑着的她,已经足以让一颗心慢慢柔软。

感谢送花花和票票们的亲亲们哦,耐你们么么哒。快到月末了,有系统送的票票亲亲们不要忘记阿锦哦。

PS:评价票只要【5分】哦,就是那个五热度的经典必读,愿意支持阿锦支持影后记得一定要选择【5分】!

话说,阿锦觉得自己最近脑洞越开越大鸟,故事里分支人物越来越多,自己蛇精病越来越严重鸟,这真是个悲伤地故事~(>_<)~

好吧,二更依旧在【下午六点】,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亲,【13771467212】、【冰萱影】、【wyyzmwy】,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