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示范/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她蹙眉、微笑、嗔怪、冷脸,眼眸里都是她,再想起一惯眉眼弯弯笑着的她,已经足以让一颗心慢慢柔软。

徐尧抿着薄唇轻笑了一下,回过头去。

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徐伊人边上的月辉心里又一次的敲响了警钟,目光再落到徐伊人清秀精巧的小脸上,女孩微垂着头微笑着想些什么,完全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一时间心里更是无语。

有些想不通自家三公子怎么能心宽到这种地步,要是他,怎么好放心让这样一只小白兔在狼窝里历练。

月辉蹙着眉陷入苦苦思索,落在最后的沈薇、吴捷、孙景田想着刚才的一遭,更是若有所思。

《赫连王妃》剧组算上跟组演员和工作人员,每天固定在一起的人少说也上百。朝夕相处近半年时间,时间一长,彼此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分出了亲疏远近。

原本前面有过《逍遥剑》合作的经历,他们几人和剧组的工作人员已经算的上相熟,按理说应该有些人缘优势,可自从《赫连王妃》一开拍,事情的发展却是远远和他们的想象背道而驰。

沈薇和谢文清关系不对盘,因为和张文卓关系非同一般,沈薇一开始就被刁难了几次,可偏偏秦丰、秦子建除了拍戏,一向不理这些纷争,导致沈薇和谢文清关系越发恶化,一来二去,有时候忍不住冷脸的沈薇都是慢慢的没有以前那样招人喜欢。

可徐伊人不一样,有第一投资方环亚传媒做后台,邵家养女的身份摆在那里,秦丰和秦子建的看重喜爱摆在那里,再加上她无论何时何地都让人如沐春风的柔软笑容,短短时间,从演员到场务没有人不喜欢她的。

眼下又和男主角徐尧明显站成一派,两个人虽说年龄和他们差不多,却不止一次的被秦丰称赞为实力派,NG的次数屈指可数,无疑大大减轻了一众剧组人员工作量,更是人缘扶摇直上。

上午两人的对手戏,半个小时,竟然一次NG也没有,到后面的时候,导演组甚至连画面也不去监管,就将机器放在那里让他们两个人随意拍,这样长的一段时间,秦丰下戏的时候没从画面里找出任何问题,还赞叹了一声“非常棒!”更是直接将一众演员震的说不出话来。

《赫连王妃》剧组同年龄的年轻演员有几十个,主要就是一众皇子公主和丞相府的少爷小姐,这些日子,那些小人精明显是认清了形势,下了戏也是以他们两人形成了一个圈子,不知不觉整个剧组的风向已经彻底定性。

这真是一件让人足够郁闷的事情……

有些感慨的轻叹一声,孙景田低声开口道:“你们觉得,徐尧是不是看上伊人了?”

沈薇和吴捷同时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孙景田挤眉弄眼的干笑两声:“你们都没发现么?也就对上伊人的时候他笑容最多。平时都是少言寡语的沉着脸,好像谁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尤其一上戏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赤裸裸都是爱啊!”

“拍戏时拍戏好吧?封过影帝的人,演技自然是没的说。”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沈薇一脸的不赞同。

“我倒是觉得景田说的没错。要不是因为喜欢,也不至于老凑在一起啊。不过,话说伊人也挺不错的,对上他也是不遑多让。《青梅竹马》的票房和评价都那么高,肯定是明年的得奖热门啊,要是一举封后,她可当真算得上国内最年轻的影后了。啧啧……”吴捷的声音里毫不掩饰赞叹,话音落地,视线更是一直追随着徐伊人的背影。

孙景田素来是知道两人有些问题,此刻眼看着沈薇脸色越来越差,干咳着说了句“我去洗个手”就先走一步。

吴捷点点头,依旧是一脸欣赏的看着已经走到他们前面稍远的徐伊人,侧头看了一下他,沈薇的脸色越发阴云密布了,隔了半晌,终归是有些忍不住开口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吴捷一脸不解。

“这么欣赏她?你想追她?”目光审视的看着他,沈薇一双眸子里都是蹿动的火苗,吴捷一时了悟,一只手在下巴上摩挲了两下,眼眸中一片认真,若有所思道:“原本没想过。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觉得我当真有这样两分心思。”

“你!”沈薇怒目而视,却是一时间被他认真的表情所刺痛,广袖一甩,怒气冲冲的走了。

站在原地的吴捷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唇角却是慢慢的溢出一丝笑容来。

沈薇是个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孩,相处的时间久了更是让他慢慢察觉,越是容易得到的她越是不会好好珍惜,若是触手可及的她越是不屑一顾。

既然如此,就尽量离她远一些好了。

吴捷打定了主意,加快步子,下午的拍摄工作已经开始进行。

第一幕就是韩兆的戏份,此刻,镜头下的他长发高束,穿着宝蓝色的锦袍,腰间勒着金玉带,脚下踩着黑色的云纹长靴,立在繁花锦簇的花园里,俊俏清朗,倒也真有几分古代贵公子的模样。

和他配戏的是一个演丫鬟的小配角,粉色的上下两件罗衫,梳着丫鬟双髻,长相只能算的上端正,耳朵上垂缀的珊瑚珠却是为她添了几分光彩。

这一幕戏讲的是宇文瑞为了帮双胞胎妹妹出气,施展美男计去偷偷追求宇文清房里的一等丫鬟香桂。

香桂是宇文清回府一段时间以后,老太太赐给她的丫鬟。从前在老太太房里也就一般地位,长相算不上出挑,性子却是软和。

去了宇文清房里,原本以为她会直接得到重用,可谁知宇文清对人戒心极强,身边每一个人都是经过好长时间的考验才会相信。

香桂去了之后,虽说碍于老太太的面子,宇文清对她比较亲厚,可到底比不过跟了她一段时间的浮光,如此一段时间之后,香桂心里就产生了失落感,虽说依旧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却是也并没有绝对忠诚的心思。

已经到了十七岁,算得上年龄比较大的丫鬟,却是还没有成为任何一个主子的心腹,也没有机会被老太太许给两个老爷做通房。姿容一般,香桂的心中自然是苦闷。

宇文瑞就是瞅准了这一点,再三琢磨下,准备从她下手,一举除掉宇文清。

方法就是让香桂在宇文清给老太太做的清粥里面下毒,嫁祸给宇文清,最有效也最便捷。

此刻,一脸柔情的看着对面有些羞意的丫鬟,韩兆将头凑过去在丫鬟的脖颈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道:“真香啊!好姐姐,你今天抹了什么粉,怎地这么香,单是闻着,都是要醉了。”

“大少爷……”小丫鬟有些羞,挪步往后退了一小下。

韩兆伸出一只手去捉上他的手,小丫鬟含羞带怯的抬头看他,两人脉脉对视。

“卡。”秦丰一声喊,配戏的小姑娘闪电般的收回了手,韩兆一时间有些无语,回过头去。

“感觉不对。”有些无奈的对他喊了一句,秦丰挥挥手将同样有些无奈的韩兆叫到了近前。

“你好歹是科班出身,咱拍戏走走心,眼神里的感觉还是不够,要再暧昧一些,暧昧懂吗?演出偷的感觉。电视里不会演你们的床戏,可要透露给观众她已经是你的女人的感觉,明白吗?”

“可我还没有过女人呐!”韩兆有些哭闹的嘀咕一声,边上看着的几人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秦丰一时间更是无语,拿着剧本拍了一下他的胳膊,韩兆一蹦三尺高,秦丰一眼看到了站在对面正围观的徐伊人。

心中一动,秦丰朝着徐伊人招手道:“伊人,过来过来。”

徐伊人明显一愣,到了秦丰手边,后者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扮演香桂的跟组演员,开口道:“这一幕戏,你和韩兆演一下,帮着他们找一下感觉。”

“啊?”徐伊人尚未说话,韩兆已经是一脸诧异的凑了过来。

“啊什么啊?跟你们这么耽误,这一幕拍到晚上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过。”话音落地,更是朝着远处的女孩开口道:“那个谁,香桂,你也跟边上看一看。”

女孩点头应了,边上围聚的一众人也都是倍觉兴奋,想起中午几人关于“糖醋里脊”的讨论,一时间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丰发了话,徐伊人自然也只好点头,原本在看剧本的时候为了更好地揣摩人物,她就不光是看了自己的戏。

和自己有关的每一幕戏、每一个人物也都是差不多琢磨了一遍,因而不过是略微又看了几眼记下台词,花园的树木边上,两个人已经是开始对戏。

看过徐伊人和徐尧对戏很多次,自己也是和她一起搭过戏,可两人之间的感情戏这当真是第一次。

韩兆有些紧张,目光落到对面女孩微垂的面容上,最先却是愣了一下。

徐伊人的站位和刚才的跟组演员想比就十分微妙,恰好在他半步开外的距离,他一伸手就够得到,感觉很是暧昧,可又保持了这样一截距离,她个子略低,显得就带着些拘谨。

可这拘谨又不是完全的拘谨,她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上衣边角,薄唇微微抿着,这一个小动作让她带上些娇羞和期待的感觉。

就是这样,作为一个丫鬟,在大少爷跟前是必须规规矩矩的,哪里能做这些小动作,可也就是这样一个动作让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之间暧昧起来。

因为除了丫鬟这样的身份,香桂已经从心里将他当成了更亲密的存在,所以在他跟前会有这样的女儿娇态。

分明刚才还觉得和一个丫鬟搭配这样的戏码好生无趣。

可此刻,他心里却是只有活色生香这样一个感慨,情不自禁的盯着她看,徐伊人微微抬眼,扫了他一下,洁白的小牙齿咬了一下唇,眼眸里带着羞意,更深的低下头去。

韩兆心里一时间万马奔腾,他发誓他刚才绝对从女孩的眼中感觉到了赤果果的挑逗,那样心痒难耐,是个男人此刻都不行了。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凑过去在她的脖颈处,女孩衣领和发间淡淡的馨香已经是窜入鼻尖,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脸色迷醉就好像初懂人事的少年一般,痴痴开口:“真香啊!好姐姐,你今天抹了什么香,怎滴这么醉人,单是闻着,都要醉了!”

被打趣的女孩一时间脸颊泛红,止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微微抬眸,眼神勾了他一下,轻轻地唤:“大少爷……”

声音低低媚媚,就好像在她的舌尖打了一个转,尾音颤颤,欲拒还迎……

他,还想听怎么办?

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心猿意马的韩兆伸手过去拉她的手,女孩猝不及防被他碰到,手指滑过他的手背引起一阵酥麻,羞意更深,往后又退了一小步。

韩兆彻底入了戏,感觉上自己就是那个打定主意要拿下她的公子哥,向前扑了一下,开口道:“好姐姐,就让我亲一下吧……”

徐伊人又退,他一步上前站在她身前,做了一个搂抱他的姿势,女孩缩在他的包围圈里,从后面看,已经是被他挤在怀里拥吻了。

“卡。”秦丰突然地一声喊让众人如梦初醒,徐伊人侧了个身子,从他的手臂下闪了出去。

立在原地的韩兆却是有些无法回神。

短短的几分钟,他竟然可耻的有了身体反应,此刻,艾玛,真的是好难受……

有些扭曲的回过头去,目光落在已经一脸柔软笑意的徐伊人上,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看见了妖怪。

刚才她用眼神勾自己的时候,自己真的是魂都要丢了啊。

这种感觉,天哪,真的是又美妙又难熬……

徐尧那个天天和她对感情戏的,不得幸福的飘到天上去了?不对,应该是痛并快乐着才对。

神色有些别扭的挪到了秦丰面前,后者显然是满意非常,开始说教道:“感觉怎么样?”

“谁试谁知道!”韩兆对答如流,边上几道“噗、噗、噗”的喷笑声,徐伊人都是有些脸色泛红。

“呵呵……”秦丰也是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招手将若有所思的跟组演员唤了过来,开口道:“刚才有没有注意到伊人几次往后退的动作?最后刚好是退到了花树边,也就是退无可退的地方,这时候镜头切换掉就会留给观众无限的遐想。他们搂在一起会做什么事?关系昭然若揭,尤其又有些浓情蜜意在里面。香桂是丫鬟,欲拒还迎这样的感觉上更是需要多做文章,懂吗?”

“知道了。”跟组的女演员有些崇拜的看向了一边和她差不多大的徐伊人,一脸认真的开口道:“伊人刚才示范的真是太好了。”

徐伊人抿着唇微微笑了一下,柔软的表情让跟组演员心里一时放松,却是对她更加喜爱。

同样站着围观的徐尧心里却是有些情绪翻涌。

因为人物角色定位的关系,《赫连王妃》里的宇文清一面沉静恬淡、一面果决坚韧,即便面对感情,也从来没有过于外放的表现。

搭戏这么长时间以来,自然不会有刚才这样一幕的表现。

感觉真的是太像了,让他一时间想起了刘依依。

拍摄《汉宫》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和表现,刘依依饰演的是卫子夫一角,很多时候都是含羞带怯,风流婉转,里面有许多这样欲言又止、欲拒还迎的表演。

尤其是她刚才对着韩兆抬眼的那一刻,眼尾轻轻挑起,勾人的那个眼神,简直是如出一辙,就好像柳依依附身了一样。

虽说两人的相貌全然不同,一个艳丽妩媚、一个清秀恬静,可那样媚人的眼神和刚才那样颤巍巍的尾音,实在是太像了。

脑海里不自觉回想起最近相处她那些习惯性的小动作,徐尧心中更是迷惑了。

咳咳,晚了近一小时,抱歉呐。

阿锦长时间没出门,今天有些脑袋疼,写起来好慢,汗滴滴,见谅见谅…

错别字也没改,先上传后检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