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偷拍/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目光过于专注,正说话的徐晴抬眼看了她一眼,神色一愣,客气有礼的远远笑了一下。

徐伊人也是一愣,淡淡的收回视线,去一边休息。

徐晴再看向神色有些烦躁的谢文清,苦口婆心的继续劝说:“你看一下其他人,最近可都是和他们俩越走越近,关系处好一些总没有错处。再说那个徐伊人演技也不错,你们年龄相当,跟着取取经也方便。”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她?”谢文清原本已经够烦,突然抬眼看了过去,压低的愤怒语气和尖利的眼神让徐晴一时间话音一怔。

这一年手下带着三个艺人,她工作量已经很大了,偏生闹心事还一件接着一件。

以前的刘依依是太安分了一些,她一天跟着心急火燎的劝,现在的谢文清是太不安分了一些,她整天得跟着苦口婆心的劝。

原本以为接拍了《赫连王妃》一个重要配角,她怎么也可以省省心了。

却是不曾想,不过就疏忽了几天,这人又是捅出这么大的事。张文卓的老婆是个泼辣的,公司的危机公关都是力有不逮。

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徐晴都是没了脾气,语重心长道:“没有说你不如她。论起来你是科班出身,只要肯在拍戏上多下点功夫,肯定是比她强。可你看,就连中场休息的时候她都在看剧本记台词,拍戏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出错,情绪动作到位,NG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这样省心,导演和工作人员怎么可能不喜欢?不是让你跟她学,但是最起码咱们也可以借鉴借鉴,刚才她们上戏的时候大家不就都凑过去围观了,你……”

“行了行了,你烦不烦?!”没好气的斥了一声,谢文清抬眼看向了一边屋檐下的徐伊人,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脸厌恶道:“装模做样!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私底下不见得谁比谁就光彩多少,还不是陪睡的……”

谢文清最后一句话声音低了些,徐晴有些没有听清,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谢文清已经是不耐烦的挥挥手,开口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事妈似的整天絮絮叨叨。”

眼看着她烦躁的扭过头去,徐晴长叹一声,拧开了一瓶水喝了起来。

要是当初她没有为了钱应下张总的要求,眼下自己手下已经出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影后了。

可如今,钱没全部拿到手,手底下几个艺人一个比一个难带,当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此刻,又是看了一眼低垂着头看剧本的徐伊人,谢文清心里说不出的忿怨。她觉得这个徐伊人简直就是自己天生的克星。

原本凭着她科班出身的底子、可清纯可妩媚的长相,在这个圈子里混出名堂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可一开始遇上徐伊人,她莫名其妙抢了菱华公主的角色开始,一切就彻底变了样。

她需要想方设法的勾上张文卓才得到一个戏份比较多的女配角。

拍戏的时候分明已经演的可圈可点,可有时候秦丰还是会拿徐伊人和她作比较,说什么她简直将菱华公主演活了。

屁,她现在都怀疑那两人肯定有一腿!

要不然,哪个名导演会这么天天把一个新人演员挂在嘴上称赞?真是的!别人都是狗尾巴草,好像就徐伊人是朵花似的!

这么想着,她又是不由得想起那天自己出门时看见的那一幕,一时间一双眸子都是阴暗了许多。

作为《赫连王妃》的第一出资方,环亚对这个剧的投入自然不菲,导演、主演、老演员、连带着重要配角都是一起住在昌辉酒店里。可同导演、主演他们的房间不一样,他们这些重要的配角有些人是两人一个标准间。

那天晚上自己临时想下去买点吃的,却是意外发现一个男的拿着房卡进了徐伊人的房间,十多分钟都是没有出来,想想也知道没做什么好事。

整天在公众面前一副清新纯净的样子,私底下谁比谁好上多少?!

这样想着,谢文清心里的忿怨越来越深重,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到了边上。

“喂?”那头一道男声传了过来,她已经是压低声音开口道:“上次说的那个事,就按你说的价位,一会我将钱转到你的卡上。不过,除了照片以外,我希望见到清晰可见人脸的视频片段。”

“你这样要求的话,需要多加一些费用。”那边的男人显然听出她话里的急切,反而直接抬起价位来。

谢文清神色一愣,冷笑一声:“还要多加费用?!你也不想想,到时候这些消息一旦曝光,你们要赚多少?真以为我傻不成?”

那边男人又是一声低笑,慢条斯理道:“我们是私家侦探,又不是狗仔。到时候照片和视频到了你手中,你想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上次的价位已经是最低了,要视频的话再加一半。”

一只手紧紧地握着手机,谢文清恨恨的咬了咬牙,终归是应了下来。

“等消息吧。”那边男人干笑着说了一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谢文清收了电话,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

张文卓有些家底,后面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好,她也是得了不少其他的好处,可是想着刚才那边报出的数字,还是觉得有些肉痛。

不过,眼下看见徐伊人就觉得膈应的不成,就当花钱买个开心好了。

……

整整一下午的戏份,收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

坐车到了酒店,徐伊人连饭也没吃,整个人直接趴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躺了十分钟,才是慢慢有些缓过神来。

眼下天气越发炎热,每天穿着两三层的戏服自然是难受,尤其是古装服饰本来繁琐,基本上一路从脖颈捂到了脚底板,呼吸都觉得困难。

随着剧情发展,她的衣服和头饰越发华美,自然也是越发添了重量,梳着那样复杂的发型,再算上珠钗首饰,此刻她简直有点脖子僵直的感觉。

叹了一口气,勉强起身,在浴室放了热水洗了澡,出来之后又在涂抹乳液的时候自己给自己按摩了一下,整个人才轻松了许多。

正是想着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扔在床头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伸手拿过来看了一下,唇角露出情不自禁的笑容来。

“在做什么?”电话那头邵正泽的语气低低缓缓,十分温和,单是想象着他此刻的样子,都觉得美好,徐伊人嘻嘻的笑了一声,懒懒的开口道:“在纠结晚上吃什么呐!”

“还没有吃饭?”邵正泽语气显然是带了一丝不满,她已经是“嗯”了一声,叽叽咕咕的抱怨着浑身都痛。

其实眼下已经没有多么难受了,可不知道从何时起,每次在他跟前,就会特别娇气特别脆弱。

一点点的小伤小痛都要夸大一些,听着他又是心疼又是责备,心里却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的幸福和窃喜。

听着她语调软软的说着“脖子痛”、“腰痛”、“腿痛”、“脚痛”,邵正泽的眉头已经是越蹙越深,略微想了想,开口道:“让月辉带你过来。我在影视城附近的川香一品等你,前几天不是说想吃小火锅吗?”

“你陪我吗?”徐伊人抑制不住的兴奋,原本懒懒的趴在床上,已经是精神雀跃的坐起身来,听着电话那边宠溺又无奈的一声“嗯”,唇角的笑容越发深重,挂了电话就开始兴高采烈的找衣服。

一般出现在公众视野她都是以清新的小裙子为主,可此刻想着白天那繁复厚重的一身,连裙子也是觉得麻烦。

翻出了一条在家里常穿的小短裤,又搭配了一条前面有个天鹅图案的白色短袖,将头发吹干高高的在头顶束成马尾,整个人看着清爽又利落。

就好像暑假里最普通的高中生那样,连妆也没化,露出干净小巧一张脸,叫了月辉,两个人就坐车到了川香一品。

影视城附近出了名的川菜馆,川香一品的设计风格是也是极具特色。

厚重的圆形木桌和椅凳,灯光带着些昏暗幽雅,一楼中间甚至设计了一丛翠竹和假山相映成趣,清凉的水流注入圆形的水池里,里面有笨重的乌龟伸着粗腿使劲的爬来爬去。

小包间里没有门,都是竹篾编成的帘子垂落着,看着颇有些自然清新的情调,冷气从走廊的顶部扩散下来,即便是夏天,也是凉意阵阵。

眼下已经到了九点,店里面的顾客也还是很多,可因为这一层都是大大小小的包间,房间周围又错落着许多花卉盆栽和观赏性翠竹,反而也听不到喧嚣嘈杂的说话声。

掀了帘子进门,月辉和王俊自觉地离开房间,徐伊人的视线里,邵正泽正低着头看菜单。

他性子一惯板正清冷,此刻脱了西装外套搭在一边,连衣袖也是稍微往上挽了些,却依旧是矜贵端然、气质卓绝。

眼神很专注、薄唇抿成细细一条线,他看菜单的样子和看文件也是如出一辙、半分不差。

原本应该有些别扭,可徐伊人却觉得此刻的他说不出的可爱。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在吃火锅点菜的时候也是这样正儿八经、认真的不得了的样子。

笑眯眯的看着他,邵正泽已经是抬眸看过来,眼眸含笑道:“来,看你想吃些什么?”

邵正泽不挑食,也没有特别的喜好哪些或者讨厌哪些,徐伊人抬眼看了一下,发现他基本上每一类都选了一两样,在后面一板一眼的打了大小差不多一样的小对勾,那些小对勾队形齐整,十分严谨,也是和他的处事为人一模一样。

徐伊人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开口道:“感觉太多了。这些两个人已经吃不完了。”

邵正泽纵容的笑了一下,“你不是嚷着很久没吃了吗?这家味道不错,每一样都可以尝一下……”

语气一顿,又似乎想到什么,蹙了下眉,复又开口道:“也是。晚上还是少吃一些好。肉类也不要多吃,哪些不太喜欢的,划掉好了。”

“嗯哪。”徐伊人笑着应了,又是勾掉了五六种,进来拿菜单的服务员都是有些忍不住多看了两人几眼,才笑着退了出去。

在影视城附近,又是远近有名的店面,平日往来的顾客里明星原本就是很多,服务员也是有些见怪不怪。

可近一年徐伊人走红速度之快超乎寻常,经历又是有些跌宕起伏,许多事情都是爱好八卦的服务员茶余饭后的谈资。

尤其是一众力挺她的偶像男神,上官烨、宋煜、肖睿、郑秋、徐尧……

每一个都帅的人神共愤,拉出来都能引得年轻女孩疯狂尖叫,自然也是让这话题中心的她越发的受人关注。

可服务员哪里想得到,第一次见到本人竟然是完全和自己平日见到的那些女明星不一样。

平时里哪个出现的女明星不是妆容精致,从头发打扮到脚后跟,可她却是连妆都没有化。

学生一样清纯文静的一张脸,幽雅的房间里弯着眉眼坐在男人手边,甜美乖巧的不像样,哪里有半点架子,就算是同性,也觉得她像个邻家的小妹妹一样需要呵护和疼爱。

此刻,徐伊人和邵正泽低声说着话,门口推推搡搡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突然有人“呀”的一声,被推进了厚重的竹帘子。

两人诧异的抬眼看了一下,穿着黑色服务生围裙的男生脸色涨红,干笑了一声,正要说些什么退下去,看着徐伊人丝毫也不见动怒,只是微微张嘴有些诧异的样子一时间胆量倍增,脱口而出:“我很喜欢你,能和你拍张照片吗?”

话音落地,似乎是自己觉得不妥,又改口道:“要不然,签个名也好。可,可以吗?”

徐伊人一阵诧异,略微想了一下,进门的时候在墙上看到了许多明星裱着的照片,一时间倒也没拒绝,弯唇笑了一下,声音清甜道:“好呀。”

她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落在服务生的耳边,门口又是默默进来了三个人,一脸羞意道:“还有我们……”

两个男生和两个女生,男服务员是黑色的围裙,女服务员则是枣红色。

四个人将徐伊人围在中间,以包间墙壁为背景,站好了位子,边上的一个正是要出去叫人帮他们拍照,徐伊人已经是自然而然的开口道:“阿泽……哥,你帮我们拍几张吧?!”

服务员:“……”

环亚的冰山总裁帮他们拍照,这待遇会不会太梦幻了些!

邵正泽原本看着徐伊人边上那个清秀的小男生已经是不悦,默默地看着五个人嘻嘻哈哈的站到了一处,再看着五张笑得像花朵一样的脸,一张脸已经是绷得紧紧地。

此刻听见徐伊人开口唤他,那有些古怪的“阿泽……哥”落到耳边,一时间又是想到些什么,面色缓了缓,在四个服务员战战兢兢的目光中,接过了其中一个人的手机,选着几个角度拍了三张。

等四个服务员兴高采烈的出去,邵正泽坐回椅子上,脊背挺直,脸色却是有些僵,就好像因为被无视而生闷气一样。

徐伊人坐回到他手边,歪着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忍不住笑了一声。

一只手伸到了桌面上,用两个手指在桌面上“走着路”,碰上他一只手,指尖勾了两下,看他不动,又勾了两下,顺带着指肚在他手背上轻轻撩了一下,邵正泽唇角微勾、反手将她不安分的手压在了下面。

“阿泽……”嘟着嘴凑过去可怜兮兮的唤了一声,包间里安静而幽雅,柔和的灯光下,她平日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波光流转,声音低低媚媚,轻轻地唤了一声。

邵正泽垂眸看她,女孩的唇角牵出一个狡黠的笑,眼尾轻轻挑着,用目光有一下没一下的勾着他、撩着他,玩火一样。

定定的看了她一眼,邵正泽直接凑过去,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唇,柔软又熟悉的触感,让一颗心都悸动起来。

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更近的拉到自己面前,他长驱直入、攻城掠地,她柔顺逢迎、温若春水。

包间里温度节节攀升,不知何时,徐伊人已经揪着他的衬衫,到了他的腿上,有气无力的窝在他怀里,小脑袋后仰着承受他纠缠的力道,趁着两人松开的间隙伏在他脖颈边低低的喘气。

门外木地板上“吧嗒吧嗒”小皮鞋踩地的脚步声传来,徐伊人红着脸从他怀里退了出去,门外传来服务员礼貌的问询声,邵正泽看了边上的女孩一眼,低声应了。

桌面上琳琅满目摆了一圈,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徐伊人越发羞窘,低着头,连耳尖都是一直红红的。

将每样菜都往她面前的小锅里放了一些,邵正泽伸手去拉她的手,低笑着问询道:“明天几点开拍?要不晚上回家住?”

徐伊人一抬眼,他眼眸里幽深的意味不言而喻,却是烫了她一下,声音小小道:“唔。身上好累的。一会还是回酒店住好了。”

邵正泽又是一笑,抬眸看了看她眼前在沸腾的锅,清香已经窜到了鼻尖,将羞窘难耐的小人儿彻底解救。

徐伊人喜欢吃素,尤其是藕片、冬瓜、山药之类,看着品相剔透的素菜,咬一口,歪着头,像个小白兔一样发出细小的咀嚼声,圆领的短袖,她一截匀净白皙的脖颈微垂,弧度十分优雅。

邵正泽没怎么吃,只坐在边上看着她,都是满足。

正是出神,小丫头含笑转过头来,发表感慨道:“你有没有觉得山药放在三鲜的锅里特别好吃?你瞧,捞出来色泽白亮剔透,多好看。咬一口,唔,既有藕片的香脆、又有土豆入口的绵软、呐,还有冬瓜滑嫩的口感……”

听着她一本正经的感慨,邵正泽好笑不已:“那你就单吃山药不就好了。将这样一个拼盘都囊括了。”

“可是单吃每一样又有每一样的感觉。”徐伊人懊恼的沉思了一下,用手捂了捂肚子,扁着嘴看他。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等两个人吃完饭,已经过了晚上十点。

此刻坐在车里,小人儿就好像一只餍足的小猫,懒懒的躺在他的怀里,微垂着眸子,已经是有了些睡意。

邵正泽搂着她在怀里,一只手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唇角含着笑,目光一直柔柔的落在她身上。

副驾驶的月辉多看了几眼后视镜,有些疑惑的嘀咕道:“我怎么觉得后面的商务车一直跟着咱们?”

“哪个?”王俊将车速减了些,月辉继续道:“尾号397的,似乎从刚才出来就一直跟着咱们。”

正是说着话,后面的商务车从边上一个路口转了进去。

王俊笑了一下,月辉依旧是有些若有所思,心里纳闷了一会,觉得自己有些太疑神疑鬼了,也是笑了一下,将刚才的疑虑抛诸脑后。

昌辉酒店和吃饭的地方也就不到半小时的车程,有些迷糊的在一个路口分开,回到房间,徐伊人困顿不已,不一会儿就抱着枕头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里,抱着笔记本在腿上,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照片,谢文清一张脸却是扭曲到极致,看着照片上两人清晰又亲密的动作,就差直接伸手砸了面前的电脑。

她怎么能想到,和她秘密幽会的男人竟然会是邵正泽!

不是说她是邵家的养女吗?两人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一层关系。

戴着耳机看了几分钟的视频,更是愤恨嫉妒的不得了,“啪”的一声合上电脑,深深吸了一口气,边上已经睡着的女演员抱怨着哼了一声,她拿着电话走出了房间。

“都看到了吧。明天上午之前将尾款打过来。”那边的男声公事公办,谢文清的声音都是有些说不出的郁闷:“为什么是他?照片上的男人怎么是邵正泽?”

“不是他是谁?是你说的,盯着她和谁在一起!”那边男人语气也是郁闷,“别说那么多有的没的,明天上午之前将尾款打过来。为了这一单,动用了最好的设备不说,几次都差点被发现了!险些玩完!”

嗷嗷嗷,关系明天就要曝光鸟,明天就要曝光鸟,就要曝光鸟,曝光鸟,光鸟,鸟……

蛇精病持续鸡冻着,据说有些人特别喜欢这个点,不造素不素真滴,阿锦忐忑又鸡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