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夫妻【关系曝光】/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他是谁?是你说的,盯着她和谁在一起!”那边男人语气也是郁闷,“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明天上午之前将尾款打过来。为了这一单,动用了最好的设备不说,几次都差点被发现了!险些玩完!”

话音落地,男人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对着那边气急败坏的“喂,喂”了几声,谢文清连摔碎手机的心情都有了。

无比郁闷的回了房间,一张一张浏览着那些照片,看着里面女孩眉眼弯弯的笑脸,还有男人那呵护备至的动作,一只手攥的紧紧地,直到手心都是刺痛起来,才有些眼眶猩红的放松了动作。

想破了脑袋她也不会猜到跟徐伊人幽会的男人竟然是邵正泽。

此刻控制不住的又点开了那一段只有短短几分钟的视频,要让她如何相信,那一向高冷矜贵的环亚总裁,那一惯淡漠、高高在上如冰山一样的男人也会有这样的时刻。

一只手扣着一个女人的后脑勺,一只手揽着她的腰,那样神色专注的去亲吻……

那样霸道的亲吻,配上他略微迷醉的表情,简直太有冲击力了。

尤其他伸手直接将她拉到怀里的动作,强势的、直接的、又带着些冲动,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有这样火热缠绵的一面?!

他是娱乐圈多少女星做梦都想攀上的男人,从来都是一副禁欲克制的样子,怎么可以这样去拥抱一个女人?!

不就是运气好了些,死了父母从小被邵老爷子养着吗,竟然可以这样近水楼台的将邵正泽勾引到手!

对,就是勾引!

想到这一遭,谢文清更是坚定了她这样的猜测,依着邵正泽那样古板冷淡的样子,定然是对情事这一方面不甚在意。

女人只要有机会了,稍施手段,将他勾上床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更别提有机会和他朝夕相处的徐伊人了。

这样想着,谢文清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唇角轻勾,露出一丝恶毒的笑意来。

花了那么多钱,她自然不会让徐伊人好过。

虽然知道牵扯上邵正泽有些不妥,可此刻心里的愤恨和怨毒燃烧着,她已经没有功夫去想那些事情了。

只要想着这视频一旦被曝光,主动去勾引邵正泽,引得娱乐圈一众女人都对她嫉恨不已,让她处在风口浪尖,她就是说不出的畅快。

徐伊人不过是邵家老爷子因为同情可怜养大的孩子而已,论身份地位,哪里配得上邵正泽?!

那样显赫的家世,邵正泽的妻子是那样好当的吗?

哪一个权势富贵之家的长辈不看重门当户对,可这样一个小小的养女却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勾引他们引以为傲的子孙……

想一想,这惊破天的豪门秘辛捅出来,徐伊人哪里还有退路?

就算邵老爷子喜欢她又怎么样,定然是那样一副外表乖巧的虚伪样子骗过了老爷子,如果知晓她是这样的勾引着自己的孙子,老爷子哪里还容得下她?邵正泽的父母又怎么会容得下她?

没有了邵家做后盾,就不信她还能整天笑的那样舒心自在。

她悲惨的后果,真是想起来都浑身舒畅!

估摸了一下时间,打定主意明天给徐伊人一个措手不及,谢文清暂时压下了立刻发视频的打算,收了东西,一脸笑意的睡去。

……

不过早上八点多,明媚的阳光已经是暖暖照耀着。

将车窗留了一道小缝,轻柔的晨风吹了进来,原本还有些困顿的徐伊人清醒了许多。

一边翻看着手中的剧本,想着邵正泽昨天专程过来陪自己吃饭,又是情不自禁的抿着唇微笑了一下。

目光落到月辉垂着眸子休息的侧脸上,男生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晕出小块暗影来,直挺的鼻梁、微抿的唇角看着十分俊俏安宁,徐伊人唇角的笑意不自觉更深了些。

合上了手中的剧本,也是闭上眼睛,靠着车座休息起来。

与此同时,环亚传媒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邵正泽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高定西装,面容板正、脊背笔直的端坐在皮椅上,清冷端然的样子带着不怒自威的距离感。

公司一众部门高管坐成两排,各个都是面色严谨、身形端正,除了汇报工作的一个人不时抬眼瞅瞅邵正泽的脸色,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继续发言以外,其他人俱是鸦雀无声。

邵正泽处事一向干脆利落、一丝不苟。

在此之外,他们公司这年轻的总裁讨厌举止不端者、无精打采者、自由散漫者、以权谋私者,总之,所有恶劣的工作习气都不能在他面前体现出一丝一毫。

他开会的时候讨厌下面人窃窃私语或者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汇报工作时所有的成绩也是一律用数字说话,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同时,他一开口,也是永远“可以”、“不行”、“下去继续想对策”,这样的答复,年纪轻轻,上位者杀伐果决的威严已经深入人心。

此刻,下面汇报工作的一个高管刚刚说完,邵正泽微微抬眸,目光落在他身上,正要说话,刚才出去的王俊已经是步伐急促的走了进来。

连门也没敲,王俊直接到了邵正泽面前,唤了一句“boss”,也不去在意男人微皱的眉头,将手机直接放在他眼前。

目光定定的看了一眼,邵正泽神色一变,干脆利落一句“散会”,整个人已经是突然起身直接出了会议室。

“怎么回事?月辉呢?有没有给他们两人打电话?”一边快步往电梯口的方向走,邵正泽的语气带了些少见的紧迫。

“也就一会功夫,不过眼下微博和论坛上都是有了动静,已经打了电话,月辉和小夫人的电话都是没接通。估摸时间,应该已经离开酒店了。”王俊语气也是着急,刚才看见视频的时候他都是有些不敢置信,眼下这情况,明显是昨天被人偷拍了。

“继续打电话。”声音短促的吩咐了一句,蹙眉想了一下,邵正泽继续道:“找一下司机的联系方式,还有剧组那边的电话,我们现在过去。”

“是。”王俊应了一声,说话间两人已经是出了电梯。

坐在车上又看了一下手机上的视频,标题就是《豪门心机女,揭秘徐伊人如何上位》,视频里的画面正是他们两人昨天在包间里亲吻的那一段。

邵正泽握着手机的一只手咯嘣作响,透过后视镜,王俊瞧了一眼他阴云浓重的面色,一时间所有话尽数咽了回去。

不到半个小时,网络上又是一片沸腾,保姆车里的徐伊人和月辉却是估摸着时间睁开眼睛来。

看了一眼时间,正要下车,月辉口袋里的手机却是一阵猛震,掏出来一看好些个未接来电,一边拉开车门,他接通了电话。

“喂?”问候语刚说完,四面突然是许多拿着话筒、相机的记者蜂拥而至,将两人团团围住,激动开口道:“徐伊人,请问你和环亚集团总裁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从小在邵家长大,你们私下是恋爱关系吗?你们恋爱的事情是瞒着邵家人偷偷进行的吗?”

“视频里你和邵总裁火热拥吻,是你主动亲上去的吗?”

“爆料者称你为‘豪门心机女’,你对这个说辞有没有异议?”

四面八方凑过来的话筒将两人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记者更是群情激动,月辉一脸愕然,手机掉落在地也不知被谁踢到了什么地方,看了一眼就再也顾不上。

回过身一只胳膊护着同样神色愕然的徐伊人,却到底势单力薄,前进不得,连车子也回不去。

“徐伊人,视频上的事情请你说明一下好吗?”

“对啊对啊,请说明一下,你和邵总裁到底是何种关系?是像网络上所说,你主动勾引他,设计嫁入豪门吗?”

“从小在邵家长大,你和邵总裁是怎样一种感情?!”

引爆网络的视频显然是让一众记者彻底沸腾,每一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句接一句不带停的,月辉一只胳膊护着她,一只胳膊去挡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推推搡搡间,徐伊人基本上连步子都难以踩稳。

早上开机时间还没到,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演员却已经差不多都到了。

此刻,闻讯出来的一众人眼看着被记者围聚在中间的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纷呈、难以形容。

震惊的、忧心的、好奇的、八卦的……

当然,还有如沈薇一般幸灾乐祸的,谢文清一般笑容嘲讽的。

徐尧、林思琪和徐伊人关系一向不错,此刻两人对看一眼,已经抬步凑了上去。

可奈何记者实在太多了,邵正泽和徐伊人在娱乐圈眼下的影响力在那里摆着,除了闻风而动的记者,更多的也有谢文清提前打电话爆料叫来的记者。

此刻话筒一个一个凑到两人面前,按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时间事态彻底的陷入了僵持状态。

耳边一道刺耳的刹车声,赶到的王俊利落的一个摆尾,车子刚停稳,后座的邵正泽已经是推开车门,脸色沉郁的下了车。

抬眼就看到此刻被记者里三层外三层围堵的两人,大跨步就走了过去。

“邵总裁来了!”

“是邵总裁!”

不知道是谁喊了第一声,正是问不出个什么的记者已经是一脸激动的又朝着邵正泽的方向而去。

“邵总裁是知道视频的事情专门赶到的吗?”

“视频上是你们本人吧,请问你们眼下是什么关系?”

“视频上称‘徐伊人’为‘豪门心机女’,您怎么看?”

一众记者七嘴八舌,邵正泽扫了一眼最后问话的记者,冷冷的目光让后者不自觉瑟缩一下。

王俊一脸冷硬,伸胳膊将眼前围聚的记者拦到一边,邵正泽大跨步到了徐伊人跟前。

站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直接伸手将她整个人揽到怀里,掷地有声道:“关于这件事我觉得不必过多解释。我们是夫妻关系,彼此之间的亲密再寻常不过。诸位记者若是对此还有疑问,明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我们会一一解答。”

“夫妻关系?”

“是夫妻?”

“天哪,他们结婚了啊?”

一句话无疑在现场所有人心中投下了一颗重型炸弹,惊叹声此起彼伏,徐伊人大脑因为这一句话一片空白。

邵正泽按捺着涌动的思绪,控制着想将眼前喋喋不休的记者一脚踹飞的冲动,微微垂了头,看向怀里明显受惊的小人儿,眼眸中柔情一片,缓声征询:“今天先不拍戏了,我们回家。嗯?”

徐伊人怔怔的看着他,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来了”、“别怕”、“我带你回家”、“没事了”、“我们回家”……

似乎每一次出事,他都是以保护者的姿态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将她一次又一次的解救于危难。

这样的男人,她的阿泽……

鼻子一酸,她没出息的红了眼睛,众目睽睽之下,邵正泽低下头去,在她额头上印了轻轻一个吻,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宣誓性的动作和男人身上凌厉的气势一时间让现场的记者哑口结舌,眼看着他拥着徐伊人径直朝车后座走过去,体贴的帮她开了车门,在她之后弯腰进去,许多人都还是无法回神。

“嗷嗷嗷,他们真的是夫妻!”

“啊啊啊,他们两人真的是夫妻!”

“天呐,他们两人竟然真的是夫妻!”

所有的人心中只剩下这样一句话翻来覆去,思绪万马奔腾,震惊无以复加。

“啊!他们两个真的是夫妻啊!”

还有比这更劲爆的新闻吗?天呐……

回过神的记者正想着再追过去问话,王俊和松了一口气的月辉已经是没了后顾之忧,将前面的记者紧紧拦着,一边开口道:“总裁已经说了,明天上午会召开记者招待会专门说明这件事,各位媒体朋友稍安勿躁。”

“关于三少和夫人的婚事明天会给大家一个解释,媒体朋友们请见谅!”

眼看着先一步上车的王俊直接开车绝尘而去,望洋兴叹的记者们一回头,看到了同样张口结舌的一众剧组演员,灵机一动,又是蜂拥着过去展开又一轮发问攻势。

“邵总裁和徐伊人的夫妻关系,你们有人知道吗?”

“徐伊人拍戏的时候,邵总裁有来探过班吗?”

“环亚是《赫连王妃》第一投资方,作为环亚总裁夫人兼第一主演,徐伊人在片场有架子吗?”

“……”

七嘴八舌的记者几乎让片场一众人无力招架,沈薇和谢文清因为嫉恨气的双眼通红,已经坐在车上的徐伊人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大脑经历了长久的空白,徐伊人有些呆呆傻傻的窝在邵正泽怀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停在了空中某个地方,安静的不像话。

前面的王俊和月辉有些担心的从后视镜里面偷看,邵正泽伸手过去将她一只手握在手心里轻轻摩挲,脸颊蹭了蹭她的额头,无限爱怜。

又是过了许久,觉得她实在是有些太呆了,才轻轻唤了一声“伊人?”

这一声轻唤慢慢的拉回了徐伊人的思绪,抬眼看了一下他,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声音软软道:“嗯。我在呢。”

有些软糯的答话,像小猫一样乖,邵正泽心里一阵心疼,握着她的手,有些无奈,开口解释道:“今天的情况,瞒不下去了。虽然是意外,可其实早晚都要发生,别太往心里去了。”

“嗯。我知道。”徐伊人又是轻轻应了一声,依旧是乖巧而安静。

其实也没有觉得慌张难过了,只是依旧有些恍惚。

瞒了这么久的消息公诸于众,她心里惊诧过后,到现在,却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一般。窝在他的怀里,这样的踏实。

她一直想要等自己在圈子里闯出成绩来,最起码凭实力封一次影后,向所有人证明她是她自己,她靠她自己。

她在自己的领域中足够优秀,她配得上邵正泽。

可就在刚才他赶到的那一刻,他在那么些记者面前斩钉截铁的说了那句话,她却是觉得,其实辛苦的瞒了这么久,也没有那么大的必要。

她的优秀她可以慢慢证明,不是说隐瞒着两人的关系,两人就不是那样的关系了。

归根究底是因为她的胆怯和自卑,她在害怕,害怕被质疑,害怕所有人觉得她不够好。

可她却也是那么自私,一直以来只想到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身边的男人。

他百分之百的信赖她、尊重她,给她足够的空间,所有的戏份从来不过多干涉和过问。

一直护着她,每一次出现危机都是第一时间帮她解决,毫无怨言。

因为担心她,在夜里穿着他从未穿过的休闲装,需要戴上鸭舌帽偷偷的到酒店里看她。

他这样的身份,为了自己做到这样的地步,怎么会一点委屈都没有?

甚至于两个人一起看《青梅竹马》的时候,她和上官烨在雪夜拥吻,纵然是借位,连她都觉得尴尬,更何况一向心高气傲的他。

此刻,窝在他怀里,脸颊贴在他心口的位置,砰、砰、砰沉稳的心跳声隔着光滑的布料传到耳边,心里已经是感动难言。

其实,他一直都是她避风的港湾,无可取代的。

这样想着,她有些感叹的开口道:“公开了啊!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夫妻了。”

“嗯。”以为她是觉得难过不安,邵正泽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轻轻叹了一声,开口道:“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要是觉得累,你先睡一会,嗯?”

“不是。”怀里的小人儿突然释怀的笑了一下,揪着他的外套,在他怀里仰起头来,黑白分明的通透眸子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没有难过了。咱们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也是迟早要公开的。只是,阿泽,这一切让我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

她说的缓慢,语调却是轻柔,他自然知道她意有所指,可目光扫了一眼前面坐着的两个人,终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微微低头凑到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轻轻开口道:“依依,不是梦。你没有在做梦。”

她微笑着看她,眼眸明亮而生动,他同样是眼眸含笑,过了半晌,她在他话里暂时闭上眼睛休息。

前面的王俊和月辉都是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邵正泽的声音带着他一惯的清冷凉薄,从后座传到耳边:“查一查,看到底怎么回事?”

王俊应了一声“是”,邵正泽的目光又是落到前面的月辉身上,“控制一下事态。今天的视频,我不想再到网络上看见。”

虽然已经公布了关系,可想起和她那样亲密的一面要被每个人观看讨论,他心里还是觉得无比的膈应。

月辉自然是连声应了,此刻一只手划拉着手中的平板电脑,却是觉得有些忍俊不禁。

徐伊人的粉丝团体主要是年轻学生居多,眼下正是假期,从早上视频刚在网上传开,粉丝圈就已经引起了一波轰动。

不过眼下过去了有一会,当时粉丝们究竟是如何群情激动的传播这件事都是有些没法去看了。

实在是刷楼刷的太厉害,一开始的言论完全被此刻的各种惊叹所掩盖掉。

伦家好羞涩:“啊啊啊啊啊,泪奔,太激动鸟,激动地只剩泪奔鸟,总裁,你知道伦家已经望穿秋水了咩……”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艾玛,忍不住要出去跑圈肿么办?!总裁大人太给力了,跪舔……”

打瓶酱油:“同舔,我舔我舔我舔舔舔……”

我不是大猫:“你们酱紫抢我的一楼真的好咩?还能不能继续愉快的玩耍了,累不爱!话说,总裁大人真的好帅啊!嗷嗷嗷,只顾着舔屏真心忘了抢楼,总裁接吻的样子好帅好迷人,好专注好深情,嗷嗷,口水糊一脸……”

我是亲妈粉:“自从有了总裁,闺女再也不用妈妈操心鸟,感觉美美哒,总裁棒棒哒……”

我是赵金燕:“吼吼,给总裁点一百三十二个赞!”

风中蜈蚣:“我们烨男神已哭晕在厕所!呜呜……”

小宋粉:“我们小宋宋也哭晕在厕所……”

……

一条一条的浏览下来,最多的还是“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吼吼”、“舔舔舔”这样各式各种的惊叹语,月辉忍不住都笑弯了唇角,目光落在最新出现的一句评论上,却是情不自禁的多看了两眼。

三十七中:“徐伊人,加油!永远无条件支持你!”

想起那一帮眼下应该结束了高考的粉丝,月辉却是又有些感慨喟叹,登了“伊人后援会”的账号,在后面跟了一模一样一句话,才开始将目光落到别处,将网络上所有的消息一一排查。

又是过了一个多小时,车子才到了京郊大宅。

老爷子自然也是一大早就知道了关系曝光的事情,因为担心徐伊人被媒体记者围追堵截,在大厅里来回转了不少圈。

此刻看见两人终于到了家,着实松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回来就好”,目光落在徐伊人带着些迷糊的小脸上,开口宽慰道:“曝光了就曝光的。我邵家的孙媳妇又不是见不得人。你和阿泽这关系公布出去,爷爷也放心多了,省的那些不长眼的老是在外面与你为难。”

“嗯啊。爷爷我没事。”抿唇笑着应了一声,眼看着老爷子又是吁了一口气,她这才知道,一直以来担心着她的并不是邵正泽一个人。

在楼下说了一会话,老爷子注意到不时对视的两个人,想起那让自己都大跌眼镜的视频,一时间心中了然,寻了个理由唤了宋伯出了大厅,将空间留给了两人独处。

牵着手上楼,刚合上门,邵正泽已经是将牵着的女孩推靠在门板上,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扣着她的下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就俯下头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唇。

他的动作直接而迅疾,徐伊人猝不及防,不过是含糊的“唔”了一声,已经被他纠缠着被动的迎合起来。

心中的悸动难以言喻,他的吻如疾风骤雨一般的侵袭着,踮着脚靠着门板,她几乎难以生受。一只手攀着他的后颈,一只手揪着他的衣领,徐伊人也是有些忘却了时间地点,将他更近的拉向她,化被动为主动,闭着眼睛,和他更深更深的纠缠。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都是有些难以呼吸,轻声喘息着放开了彼此,视线碰到一处,深深的对视。

千言万语都是徒劳,一时间两个人都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样苍白而干涩。

彼此注视着,眼神在在一处纠缠的难分难舍,不过是几秒钟的工夫,又是胡乱而急迫的吻到了一处。

汗哒哒,停在介个地方不造会不会被拍,但素已经到八点五十鸟,再不传就晚鸟,先酱紫,【下午六点】二更继续么么哒。

昨天订阅前三名【lsw念念】、【wyyzmwy】、【咚咚snow】,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