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幸福/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彼此注视着,眼神在一处纠缠的难舍难分,不过是几秒钟的工夫,又是胡乱而急迫的吻到了一处。

被他禁锢在胸膛和门板之间,前后都是火热坚硬,不到一会工夫,徐伊人已经是闷的差点窒息。

却依旧不舍的松开他,纤细的手腕绕在他脖颈,邵正泽伸手将她托了一下,她双腿藤蔓一样的缠上他的腰,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抚摸着他英挺的眉眼和鼻梁,湿湿的吻一个又一个落在他脸上。

“依依。”唇齿间发出低哑而干涩的一声轻唤,邵正泽的脸上都是出了细密一层汗,抱着她,身上的小人儿也是不知何时出了一层汗,腰间的衣料都是濡湿,光裸的肌肤更是温热而湿润。

“嗯?”看着他的眼睛,小人儿却是依旧吻着他的脸,舌尖撩过他的眼睛和睫毛,低低媚媚的应了一声,拖得长长的尾音晕开在他的耳边,盘在他腰间的两条腿紧紧的,花妖一样。

粉唇上是晶莹而香甜的花蜜,纤细的胳膊腿就是她伸展攀援的花枝和藤蔓,落在耳边的声音好像露水滴落,她花叶颤抖,因为疼,发出痛苦的一声声辗转吟哦。

真的是要死了……

邵正泽紧紧搂着她,脚下移动着,两个人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窗帘没有拉,明亮而炙热的阳光从半扇纱窗中照耀进来,刺眼又灼烫。

招摇的花枝随着半山腰的凉风在外面晃动着,远远地,似乎都是有似有若无的笑声一阵一阵传来。

看着身下一张清秀白净的脸,汗水打湿了她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就好像被春雨惊到的蝴蝶一般,暂时的停落在她美丽的眼睛上。

她有世界上最美的一双眼,干净清透的好像井水,明亮璀璨的好像星辰,此刻眼眸痴痴的看着他,竟是让他觉得,纵然此刻死在这一张床上也甘愿。

伸手将她扎头发的发圈取了下来,爱不释手的让她那一头柔软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白玉一样的面容趁着绸缎一样的黑发,她躺在洁白的床铺上,脸上脖子上都是汗。

一只手摸上去,他的手心都是湿漉漉,温热灼烫。

“依依。”

“嗯。”

“依依。”

“嗯。”

看着她的眼睛,手指将她同样有些汗湿的发轻轻撩开,小心翼翼的摸着她秀丽的眉眼,他情动不已,一声一声的唤。

低哑的、干涩的、迷醉的、怜惜的……

这世界上简直没有任何人了解他此刻心中的感受,想疼她,想宠她,想将这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的眼前,想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认识她,将她接到自己的身边,照顾她。

而不是现在这样,这样他想起来就觉得无比遗憾的方式啊!

这样他想起来,偶尔都会产生恐慌的方式……

徐伊人痴痴地看着他,也是仿照着他的动作,去撩他汗水的发根,和那样英挺清俊的眉,他每唤一声,她就无限温柔的回应。

太爱他,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爱的想起他就忍不住眼眶泛酸。

世界上会有这样好的男人,她从来不敢想象,老天爷会将这样好的男人送到她身边。

如果是因为这一份善待,所以要遭受十多年的孤零无依和苦楚波折,她真的愿意。不管曾经未来有多苦,换这样一个阿泽,也感激涕零。

眼眸中泛上温柔的光亮,邵正泽深深埋头在她颈窝处,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紧紧拥抱,要将她嵌入到身体里去的力道。

很疼,脸颊蹭着他线条锐利的脸,被他用那样大的力道拥抱着,脸颊咯的生疼,她一颗心却是柔软的不成样。

滚烫滚烫的,不知道要如何来回应这一刻的他。

一向板正清冷,面对她的时候温柔缱绻,纵然也有冲动的时候,可他从来不曾连拥抱也用上这样大的力道。

好像有某种害怕她突然消失的莫名恐慌一样,大力的拥着她,也不说话。

这样沉默的他让她说不出的心疼,只能勉强凑过去慢慢的亲他,他的侧脸、他的下颚、他有些灼烫的耳朵,和他此刻带着汗水的脖颈。

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只能同他一样的沉默着,亲吻她所有能触及的地方。

半晌,邵正泽终于是松开了扣着她的动作,却是一只手拽着她的头发,她头皮被扯得有些痛,他再一次吻上她的唇。

算不上吻,更像是啃咬一般重重的力道,他有些乱了章法,在她唇齿间横冲直撞。

单是这样被她禁锢着,她浑身都是疼,他的力道有些发狠,面容沉默,一双深黑的眸子明亮又锐利,掠夺意味十足,也不说话,一直一直吻。

在明亮的阳光映照下,在似乎连空气也灼烫起来的温度下,他英俊的一张脸似乎都带上了亮光,像现实又如幻象。

定定的看着他,有那么一刻她眼前金光闪耀,差点眩晕过去,有些害怕急切的唤了一声“阿泽?!”

男人的动作缓了一下,松开她的头发定定的看她,这才发现,因为他刚才的力道她已经疼的出了满脸的汗,头发潮湿而凌乱,上衣也是湿漉漉的紧贴在身上,就像从水里捞上来一样。

澄澈的眼眸有些怯怯的看着他,就像刚出生的胆小的小猫小狗,缩在他身下,红肿的唇瓣甚至有些渗血,可怜兮兮的。

“我……”声音一涩,怔忪的看着她,眼眸中已经满是懊悔心疼,有些不敢去碰她的唇,哑声开口道:“是不是弄疼你了?”

“没。”小人儿忙不迭摇着头,微微抿唇笑:“就是阳光太刺眼了,刚才突然觉得你好不真实。”

话音落地,又是揪着他的衣服将脸颊贴上他的胸口,语气喃喃道:“好爱你。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你。可是爱的心都痛了。”

撒娇的轻喃着,在他心湖漾开一圈一圈的涟漪,他又何尝不是?

汗湿的手指游走在她光裸的脊背上,将已经湿皱的衣物一件一件剥落,两个人在倾泻而入的明亮阳光下一通痴缠,忘掉了今夕何夕。

累得睡了一会,等徐伊人在他的臂弯里再醒来,已经到了下午一点。

楼下的佣人上来叫了一次,因为她那会刚刚睡过去,邵正泽也并不忍心叫醒他。

此刻坐在一楼餐厅里吃着午饭,因为嘴唇不方便,碰到了就是疼,徐伊人吃的极慢。

邵正泽也是换了一身衣服,低着头用餐,时不时给她夹菜。

老爷子皱着眉看了良久,终归是有些忍不下去,咳了一声,一脸不悦的看向了邵正泽:“阿泽啊!这年轻人体力好爷爷可以理解,不过这有时候还是要克制一些。你看丫头这样子,吃饭都吃不好,怎么长身体?!”

“咳咳……”刚喝了一口汤,徐伊人被呛了一下,扭头到边上一阵猛咳。

“嗯。”邵正泽低着头,不去看老爷子的脸,一本正经的应了一声。

老爷子却是明显不满意,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背,不悦道:“嗯是个怎么回事?给你说话呢是明白了还是没明白,以后对丫头温柔些,小心我抽你!”

邵正泽:“……”

他真的绝对不是老爷子的亲孙子吧!

有些无语的扭头看了一眼,闷声道:“嗯。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

老爷子一脸“这才对”的表情,看向徐伊人,又陡然换上无限温和一张脸,笑眯眯道:“伊人慢些吃。”

“嗯啊。”忍着笑乖乖的应了一声,徐伊人在桌子底下伸脚过去,偷偷的碰了碰邵正泽的脚。

神色一愣,邵正泽同样是回应了一下她,两只脚在桌子下面挨到了一起。

老爷子洞若观火,觉得实在是没法子继续愉快的吃饭了,心里却是高兴,索性三两下率先吃完,叫上宋伯陪他去散步消食。

与此同时,娱乐圈整个是炸开了锅一般的沸腾热闹。

从一早上视频爆出,再到邵正泽宣布关系,一个多小时,两人的新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微博头条,横扫各大论坛、娱乐网站,引起整个网络一片哗然。

最震惊的莫过于环亚传媒一众员工包括旗下一线二线三线乃至n线的所有伊人,只要一想到自己顶头的大老板,素来被媒体封为“京城第一钻石单身汉”的邵正泽竟然已婚,都是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

尤其是视频里他和徐伊人几分钟的一段亲吻,那样专注又沉醉的神色更是让所有人跌破眼镜。

虽说从总裁办公室传出了几道严令,要求技术部门将网络上所有视频尽数肃清,并严令禁止公司任何一人扩散传播视频和照片。

可这样惊破天的视频,哪一个舍得毁掉。

忍着不传播真的已经是心理极限了好吗?所以到最后,短短半天时间,两人几分钟的接吻视频已经是公司从上往下人手一份了。

尤其是一众经常和邵正泽碰面的高管们,更是当稀有物一样的珍藏着。

他们一直以为邵正泽只有两个表情,一个是蹙眉,另一个是面无表情。

可再一看视频,艾玛,他们的总裁在短短的几分钟流露出的温情、柔和、沉醉、火热……

这真的很不符合大家对你“面瘫”的定位好吗?

徐伊人从环亚新晋小花旦迅速变成了“拿下总裁的传奇人物”,从公司各部门总监再到公司清扫的阿姨,打杂的小妹,差不多都是顶礼膜拜了。

同时,最兴奋的莫过于徐伊人的粉丝后援会,最最兴奋的莫过于死忠总裁党。

在微博上一通“啊啊啊啊”、“嗷嗷嗷”的嚎叫之后,薏仁粉兵分几路,将徐伊人一出道开始和邵正泽的所有讯息,全部分门别类的回顾了一下,在贴吧里展开关于两人私下相处的各种话题猜测和讨论。

这一天一夜,注定是许多人无法安睡。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关于两人婚讯的新闻发布会暨记者招待会在环亚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楼宴会厅召开。

考虑到徐伊人对粉丝的看重,邵正泽更是让月辉通过微博报名,遴选了二十一名参与的粉丝代表。

时间还未到,酒店宴会厅已经是坐满了受邀前来的媒体和粉丝,红毯从宴会厅一直铺到了大门口台阶下,白杨树一样的安保人员站成两排,无形中就透露出一种端庄和严肃来。

整个酒店都是秩序井然,调整好机器,媒体记者说话的声音都是比往日小了许多,只一个两个低着头窃窃私语,微博上最活跃的二十多个粉丝代表无一例外,都是一脸期待而兴奋的看着宴会厅门口的方向。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激动肿么办,受不鸟了,比我自己结婚还要激动。”一个二十多岁的文静女生一开口就是薏仁粉标志性的语言风格,坐在她边上的另一个利落短发的女孩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大猫你克制一些,不要酱紫,我比你还激动,忍住忍住!”

“竟然真的是夫妻,艾玛,我现在还像是做梦一样!”

第二排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声也是有些压抑不住兴奋和激动,几个男生歪着嘴笑,顾凡有些怅然若失的看着门口,神色一愣,徐伊人和邵正泽出现了。

男人是一惯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身形高挑颀长,清俊英挺、气质卓绝,唯一不同的就是素来淡漠冷清的神色温和许多。

他臂弯里的徐伊人穿的是比较正式的白色礼服裙。裙子是套着脖颈的露肩设计,镂空的花纹从脖颈缠到肩头,带着些缭绕朦胧的美,白绸刺绣花纹的腰带越发显得纤腰不盈一握。裙摆及膝略带蓬松,亭亭而立的女孩美丽恬静,挽着身边的邵正泽,眉眼弯弯,像个备受宠爱的小公主。

两人身后同样是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邵正泽边上的王俊高大挺拔、许是因为跟着邵正泽时间长了,没什么表情。徐伊人身后跟着的月辉却是弯着唇角,露出两颗小白牙,就好像漫画里长相俊俏的美少年。

单是助理,和他们各自的气质性格都十分匹配。

此刻,四个人已经是顺着红毯一路走到了门边,邵正泽淡淡的瞟了一眼专程前来的诸多媒体记者,徐伊人和月辉却是转过头去,对着一脸期待的二十多个粉丝露出柔软清甜的笑容。

第一排坐着的几个女孩捧着心做了一个“晕过去”的动作,徐伊人笑意越深,四个人坐到了位子上,面对厅内所有人。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天的记者招待会。”王俊言简意赅的开口,稍微强调了一下提问的秩序问题,媒体记者们已经是难以按捺的激动,最前面的一个率先抛出第一个问题。

“请问邵总裁和徐小姐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前年冬天,十一月底。”邵正泽语调平缓,开口答了一句。

“是父母之命吗?还是两情相悦?”第二排一个记者忙不迭举手发言,邵正泽目光落在他身上,顿了一下,覆上徐伊人在桌面的一只手,语气温和许多,微笑道:“一开始是父母之命,现在是两情相悦。”

记者被他罕见的微笑闪了一下,目光落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继续确定道:“所以,邵总裁这是满意这门婚事的意思吗?徐小姐呢,你同意邵总裁这样的说法吗?”

被问到的徐伊人正要说话,邵正泽却是突然开口提醒道:“这位记者,你现在应该称呼她为邵夫人。”

“哇,总裁真的好帅啊。真是要醉了!”男人轻缓从容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宴会厅每个角落,第一排短发的粉丝双手捧着下巴,“晕”倒在边上另一人的身上。

“一见总裁误终生,从此男票是路人!”被她靠着的粉丝神色痴痴的说了一句,感慨道:“我觉得我这辈子再也找不到满意的老公了。呜呜……”

咳咳,还没来得及改错别字,看得早的亲亲见谅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