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筹谋/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不错!”边上看画面的助理叹了一声,秦丰也是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估摸着是到了最后一幕,谢文清的情绪的确十分到位,镜头里那一双眸子能燃烧出火焰来,情绪的渲染力当真是十分强烈。

“二姐。”徐伊人慢慢走近,锦绣长裙、环佩叮当,步伐悠闲,对地面上碎裂的瓷片视而不见。姿容仪态都是越发娴静出挑,唇角微微弯着,淡淡的笑意刺伤她的眼睛。

眼看着她越走越近,谢文清的神色也是越发的狰狞而扭曲,房间里的气氛越发紧张,就好像绷紧的剑弦。

“贱人。你怎么来了?”一双眸子利刃一样的盯着她,谢文清的声音一字一顿,每一句就好像从唇齿间生硬的挤出来一般,“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你给我滚……”

喋喋不休一通怒骂,她扑到床边冲着外面大声喊道:“红玉、金杏,你们一个个都是死人啊!将她给我赶出去,啊,来人啊!”

宇文清在床榻一步开外站定,按着剧情,宇文娇染了恶疾,身子都是在溃烂之中,自然不能离床半步,只能像个疯子一样的窝在床上嘶吼咒骂着。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徐伊人的目光中慢慢的带上了嘲弄和冰冷,语气缓缓的轻笑道:“以前二姐说我连狗都不如,现如今,倒是刚好相反了。我觉得,眼下你这样一副样子……”

她慢慢凑近、微微俯身,要在她的耳边用极尽温柔的语调说完后面那些残忍的话。

谢文清双目通红的看着她,愤怒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却是依旧强忍着,等徐伊人终于凑到她耳边的时候,突然出手拔下了她头发上一只长簪,想也不想就朝着徐伊人的心口刺了过去。

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她眸光中的怨恨和杀意所惊醒,徐伊人回身不及,直接朝着床榻的方向摔过去,周围尖叫声四起,谢文清手里紧攥的长簪再一次朝着徐伊人雪白的一截脖颈而去。

室内紧绷的空气被“嗖”的一声刺破,一道寒光如箭矢般飞向她手中的长簪,“铛”的一声金属撞击声,徐伊人只觉的自己身上砰的落了个什么东西,谢文清却是突然“啊”的一声捧着头尖叫起来。

“伊人。”手腕被一个人突然拉了一下,徐伊人落到了一个安稳的怀抱里,一抬头,邵正泽清俊锐利的面容映入眼帘。

“啊!我的头发!”现场一片大乱,谢文清失声尖叫起来,徐伊人怔怔的回过神看她,面前谢文清顶着一脸丑陋的妆容,一头黑发从头皮处断落许多,露出光秃秃的一个圈,看着越发的狰狞恐怖。

原本她们的头发里就接了假发,戴上珠钗颇为厚重,刚才直接落在她身上的正是谢文清一头长发,此刻因为她起身的动作滚落在地,散成一团。

脑子里有些懵,她被邵正泽拉着手腕带离了谢文清的身边,边上目睹了刚才那一幕的工作人员却是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来,被突然抢了水果刀的工作小妹尤其是。

此刻,拿着刚才削到一半的苹果,目光落在邵正泽英俊又冰冷的脸上,她眼眸中慢慢溢上了狂热的崇拜。

自个在一边看演戏看得正出神,这突然出现的总裁二话不说的抢了刀朝着谢文清的长簪飞了过去,打落了她的长簪之后,刀子在空中顺势旋了一个圈,恰好蹭过头皮、割落了那女人的头发……

艾玛,这是武林高手啊!工作小妹彻底呆了。

“没事吧?”伸手揉了揉徐伊人同样有些呆的脸,后者神色愣愣的看着他,有些意外道:“你怎么来了?”

“有些不放心你,跟过来看看。”邵正泽语调温和的说了一句,想起刚才的一幕依旧是心有余悸。

原本就是想着关系曝光之后她第一天过来,又顾虑着剧组有人对她心存嫉恨,所以专程过来瞅一眼,谁能想刚刚进了屋子就看到谢文清拿着长簪准备去刺她的脖子,隔着几米远已经是惊险,他下意识的就夺过了边上工作小妹的水果刀去击落它。

至于刀子依着后劲割了头发,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屋内回过神的一众人同样是心有余悸,王俊一只手将谢文清反身拧了过来,眼看着她还是疯了一样的骂骂咧咧,索性直接在边上拿了一块桌布塞进了她的嘴巴里,正是要将人带走,外面大跨步而来的男人却是让他愣了一下。

刚才的一幕在室内,因而除了工作人员以外,大多数演员还是在外面的凉荫下歇息。此刻听说里面出了事,一个两个都围聚了过来,刚到剧组的孟歌听见了风声,自然也是蹙眉而来。

眼看着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出了门,目光落在狼狈丑陋不堪的谢文清身上,孟歌眼眸底已经是阴寒深重。

不期然对上他的目光,谢文清浑身瑟缩了一下,突然就开始含着口中的脏帕子大喊大叫,耳朵周围没有被割落的长发随着她来回扭动的动作飘来散去,整个人,就好像真的发疯了一样。

王俊深深蹙眉,周围一众人都是有些被她这样的样子吓到,不自觉后退,孟歌已经是抬步到了三人近前,视线扫过了徐伊人不自觉后退的动作,朝着邵正泽开口道:“听说是手底下的艺人生了事,对不住了。”

邵正泽一只胳膊依旧是将徐伊人紧紧揽着,抬眸看了边上在王俊手里一味挣扎的谢文清,淡声开口道:“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看样子好像是疯的不轻。正准备让王俊送去精神病医院鉴定一下。”

“呵……”同样是看了一眼谢文清,孟歌不自觉冷笑了一声,继续道:“既然是底下的人,就不麻烦邵总了。唐三?”

孟歌朝着边上跟来的男人使了个眼色,王俊面色征询的看向了邵正泽,等他微微点头,放开了手中的谢文清交了过去。

孟歌的手段他们自然知道,这件事他处理起来自然也是方便很多。

不过,眼看着他不着痕迹的打量身边明显有些不自在的徐伊人,邵正泽自然是不悦,收紧了手臂带她去边上休息。

刚才的一幕拍到了半中央,室内的工作人员收拾残局,秦丰望着监视器回放的画面一阵郁闷。

不过幸好最后她的妆化成那副鬼样子,估摸着谁也都认不出来,只得寻思着找个群演替代一下。

“怎么样?刚才被吓到了吧?有没有好一些?”外面阳光很烈,揽着徐伊人一路到了休息室,邵正泽低头看了她一眼,将她安置在了椅子上。

“刚才……”有些不解的揉了揉太阳穴,想起谢文清那样忿怨的眼神和表情,似乎有什么事情被她不自觉的忽略掉,徐伊人一脸苦恼道:“我觉得她好像有什么事情,感觉她很恨我。而且刚才,我能感觉到,她是真的想杀了我!”

自己和沈薇关系一向冷淡,和谢文清也是,可是总归两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冲突。

尤其更不可能有深仇大恨,谢文清那样凄厉的目光,当真是太奇怪了。

“没事了。你瞧她最后大喊大叫的,也许是入戏太深,疯了。”邵正泽伸手去抚平她紧蹙的眉头,眼眸柔和,微微笑道:“以前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因为拍戏造成精神压抑,自杀身亡的都有,不是吗?”

“是啊。”徐伊人被他循序善诱的语调一时间说的迷糊,看着他愣愣的点了点头,情绪一时间平缓了许多,只以为当真像他所说,谢文清一时间魔怔失了神智。

宽慰的笑了一下,邵正泽伸手揽着她的头,将她轻轻地拥到了自己怀里。

这个圈子最不缺的就是勾心斗角,可过去这么多年,她却是依旧保持着置身之外的纯善。

有时候想起来,他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心里是说不出的怜惜。

剧组外面,借着探班的机会专程来观察徐伊人的孟歌眼看着两人一路到了休息室,许久也不见出来,心里更是复杂难言。

良久,抬手唤过了边上的唐三,开口道:“东西回来了没有?”

“按时间,估摸着也快了。”唐三语气低低的回了一声,眼看他眸光幽暗,一时间连劝说的想法也歇下了。

依他看,自家这位爷眼下完全是魔怔了。

花了那么些财力从国外购得一对世界上最先进的窃听器,又想方设法的让设计师嵌进耳坠子里面去。

想想也知道,定然是为了此刻休息室里面的那一位。

这事情想起来,当真是有些不妙。

毕竟,眼下以孟家的实力,主动去找上邵家寻事,那不是自讨苦吃嘛!依他看,那一位林小姐其实也不错,长相身材和以前的那个女人也是不相上下。

这样想着,又终归忍不住提醒道:“爷,这就算东西回来了,我们要送出去,估摸着也不是那么容易。”

孟歌看了他一眼,一回头,目光遥遥落在一身古装的林思琪身上。

女孩也是坐在树荫下休息,在他到来之后也没有主动凑过来打招呼。似乎是从第一次在江家洗手间之后,慢慢的她对上自己,越来越少了主动。

也真是个难捉摸的……

出神想了一下,孟歌回过头,漫不经心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谁说非得我们送出去?”

林思琪和徐伊人好像关系不错,送一个女孩子的小玩意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唐三看着他神色莫测,张张嘴再什么也说不出来,等几人到了车边,在孟歌一个厌恶的手势下,两个男人直接将被塞着嘴巴的谢文清扔上了另一辆车子。

与此同时,从刚才的风波里回过神来,看着休息室的方向,外面的一众人自然也都是若有所思。

攥着手下的衣裙,沈薇一双眸子里流露出止不住的艳羡来。

原本以为她是邵家的养女,心里已经是嫉妒的不得了,天知道当她看见那样几分钟的视频,看见邵正泽那样专注又迷醉的微垂着眸子亲吻过去,心里有多么的震惊难言。

上一次自己主动凑过去,可男人连一个温和的眼色都吝惜给她,分明是那样高冷淡漠的男人啊!可偏偏,竟会那样温柔的将她捧在手心里。

等昨天怀着复杂的心情看过那些新闻和照片,心里更是酸涩妒忌难以言表。

刚才听见里面跑出来的工作人员说起谢文清用长簪刺她,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要是一下子刺死了多好。

这种想法,连她自己都是吓了一大跳。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是将太多的情绪放在徐伊人身上了。

圈子里,年龄相当的女星往往最容易被拿来作对比,这些日子,网络上每每提起徐伊人渐渐地也会更多次数的提起她。

“风头比沈薇有过之而无不及”、“演技比沈薇更胜一筹”、“剧照精美、气质清新,远胜同剧组其他女演员”……

什么时候,她在媒体的称呼中,居然也是变成了“同剧组其他女演员”这样连名字也没有的陪衬了。

难怪谢文清要发疯了一样的去刺伤她,她都是有些担心,等到了自己最后一幕戏份的时候,会不会也控制不住的去那样做。

同样是和她对戏,同样是她光鲜亮丽、沉静尊贵,同样是自己落魄狼狈、凄惨孤零,在那样的对比之下,她会不会也控制不住,杀了她?

这样的想法真的是太恐怖了,沈薇不自觉身子打颤,背上爬了一层冷寒。

不,她是和谢文清不一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起和那个靠出卖自己往上爬的贱女人一样的心思……

沈薇心里一阵纠结迷惑,在树荫下,整个人都是像被梦魇一般,额头上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你怎么了?”看了她良久的吴捷忍不住迈步过来,坐到她身边,轻声问了一句。

沈薇被他突然的一句话吓得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关切满满的一张脸,一时间心里突然就满是委屈,却到底怨恨他吓到了自己,压低声音恨声道:“你做什么啊,吓死我了。”

“大白天的你怎么了?怎么身子都发抖?”吴捷皱着眉说了一句,伸手探上她的额头,语气越发担忧:“不会是生病了吧?一头的冷汗!”

“我没事。”语调生硬的说了一句,沈薇伸手挥开他碰到自己额头的一只手,语气厌烦道:“别动手动脚的,被人看见了!”

“我是担心你!”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看着她紧紧蹙的眉头,吴捷一时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沈薇她心思太重,又一向心高气傲,刚才听见徐伊人差点被刺的消息,她一瞬间脸上遗憾的表情现在想起来都是让他觉得不寒而栗。

她是那样古灵精怪的女孩,不知道从何时起,竟然变成了眼下这个样子。

正是蹙着眉思索,目光不自觉落到了休息室的方向,身边已经传来沈薇讥诮的声音:“不是说有追求人家的心思嘛?!可惜咯,这下彻底没机会了。邵正泽什么地位,你什么身份,估摸着眼下去给人家提鞋人家也看不上你!”

冷嘲热讽的一句话如一根刺一样扎进他的心里,吴捷一时间心里都是痛,慢慢的转过身去,定定看她,低声开口道:“小薇,你真的非要这样吗?”

“我怎样?”眼看着他眉头紧蹙的痛苦样子,沈薇反而得到了奇异的满足,她知道吴捷喜欢她,看着他因为她而心痛,受折磨,心里竟是得到了一种平衡。

“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思,非得这样,将我推远吗?”吴捷声音带着些干涩低哑,眼眸里痛意太深,沈薇面色一怔,却依旧是倔强,仰头不屑道:“你什么心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是你说的,你想追人家,又不是我说的。”

“呵……呵呵……”似乎有些无奈的轻笑了几声,吴捷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对。你说得对。是我说的喜欢她。因为她善良又单纯、因为她简单又快乐,你没有发现吗?整个剧组的人都喜欢和她呆在一起,因为她会让每个人觉得放松。没有算计,也没有其他争来斗去的心思。”

语调缓缓的说完,看着沈薇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吴捷心里的失望愈重:“你以前也是这样的。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像个小狐狸。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要多看你几眼,因为你也一样,简单又快乐。拍戏不NG都会让你高兴上好半天,累了的时候按时到了的盒饭都会让你欢呼雀跃。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赵小乔慢慢不和你往来,助理在你需要的时候也是慢吞吞,就连孙景田,和咱们在一起的时间都越来越少,这些,你都没有发现吗?”

“我……”恼羞成怒的看着他,沈薇一时间更是气急败坏:“他们来往不来往和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就是我的原因。没本事追人家就这样奚落我,你有意思吗?真的是莫名其妙!”

“呵呵……”吴捷慢慢的笑了两声,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咳咳,说一哈更新的问题,因为后台是整点才审核一次,有时候阿锦稍微一耽搁,可能就会错过审核,所以亲亲们一般过了整点刷一次,如果没更新,最好还是等一小时刷新,么么。一般情况下阿锦不会迟的,见谅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