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羞辱/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吴捷慢慢的笑了两声,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愣在原地的沈薇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却是第一次涌上一阵阵恐慌来。吴捷最后的笑容太奇怪,眼神里光彩黯然,就好像从来不认识她一样。

那样的决绝和伤痛,也是她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的,从来对上她都是耐心有加,她以为他会包容她的一切,他应该是她最后的退路才对。

无论是自己任性也好、自私也罢,这世界上就该有那么一个人,永远站在原地宠溺的笑着看她、等待她、守护她,不是吗?

他怎么可以这样?

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竟然会有这样多的缺点!

眼眶里泛上些闪闪泪花,沈薇一时间都是觉得悲从中来,想到他刚才的那些话,心里对徐伊人的忿怨却是越发深重!

凭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帮着她说话,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喜欢她、护着她,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这样的想法一直纠结于心,以至于下午拍戏她都是一直恍惚,NG了无数次,可从前永远追随着她的那一道目光却是真的慢慢消失了。

此刻,目光落在边上那一道清俊卓绝的身影上,她心里的嫉恨失落更是空前的深重。

她以为邵正泽只是过来探班,可哪里想得到他竟是可以就这样一站一下午,什么也不做,就始终用目光追随着徐伊人,看着她拍戏。

从午后到黄昏,从黄昏到华灯初上,影视城近处远处慢慢亮起了灯光,这个男人,就好像浑然不察一般,挺拔笔直的站着,就好像一颗白杨树一样。

手中握着环亚传媒,想也知道每天等着他点头做决定的事情有多少,可他竟然是可以用这样整整一下午的时间什么也不做,静静的看着一个女人。

这样的注视,他眼眸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人的存在,徐伊人,她竟然是可以拥有这样的一份深情。

“卡。”秦丰如释重负的喊了一声,徐伊人回眸看了一眼,提着她宽大又华丽的裙摆笑着朝邵正泽跑了过去。

身后的徐尧目光落在她轻快的脚步上,心中浮现出一阵说不出的失落,耳边是工作人员“收工了,收工了”的喊声,他却是觉得宛若置身于空荡荡的荒野之中。

看惯了她眉眼弯弯的笑容,他以为那已经是她最柔软可爱的一面,却是不曾想,在自己从来看不见的地方,她会拥有这样灿烂而无忧的笑容。

就好像漫天璀璨的星芒尽数落到了她黑白分明的通透眼眸里,那样的明亮,几乎可以让被她注视的人一颗心都灼烫起来。

那样满满都是信赖和爱意的神色,是她即便入戏也难以展露的。

有些恍惚的想起那些他好奇之下看过的视频和照片,“天神一样的存在”、“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唯一真爱的人”,每一句都是她对他的评价,每一句几乎都无法超越。

一向平静木讷的一颗心有些控制不住的颤动着,面前突然是伸过来白净的一只手,徐伊人歪着脑袋一脸疑惑的唤他:“徐尧、徐尧?”

眼看她凑过去古灵精怪的说话,邵正泽一时好笑,拉了拉她宽大的衣袖,将她整个人禁锢在了臂弯里,看着眼前终于回过神来的徐尧,露出一个罕见的温和表情,开口道:“演技不错,有没有兴趣来环亚发展?”

猛不丁被这样问及,徐尧有些愣神的看着他,徐伊人在男人的臂弯里探出个脑袋来,笑嘻嘻开口道:“是啊。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这样咱们就是同事啦。阿泽说,你可以签三年的合同哦。”

“可是我的合约时间还没到。”徐尧略一沉吟,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一句。

他们公司的规模一般,在圈子里排不上什么名次,最让他深恶痛绝的还是公司里的那一阵歪风邪气。

一早就有心跳出来,可是前面有毁约的艺人前车之鉴,他着实也是有些承受不住那样的烦扰。

“这个我会让下面人过去处理。”邵正泽是从徐伊人口中了解到他,自然也是私底下派人去关注过他的现状,今天事情不多,中午的时候顺口对怀里的丫头提了几句,哪能想到她第一个赞同的不得了。

“不着急,你可以再思考几天。要是有意向,直接打电话给王俊就可以了。”男人的语调虽说已经是尽量温和,说话间还是透露出一些久居上位者的利落决断,徐尧轻轻勾唇,点了点头。

徐伊人冲着他眨眨眼,两人已经先一步离开。

抬眼偷偷瞄了一眼邵正泽的表情,想起来徐尧在他们公司算不上愉快的经历,徐伊人不自觉露出甜甜的微笑,心满意足道:“阿泽,你真好。”

“你似乎对他很上心?”刚才还觉得心情不错的男人低头看着她,一时间却是微微蹙眉了。

下午两个人搭戏的时候他可是一直在看,不得不说,徐尧的演技当真是不错,也就比他怀里的小人儿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埋在那样一个公司,也当真是蹉跎了。

不过,想起这两人配合的默契度,邵正泽一时间心里有些微微不舒服了。

“我们是好搭档吖。”甜甜的微笑着回答了一句,仰起头,徐伊人一只手却是摸上了他微蹙的眉头,微微凑近在他耳边,语调轻轻道:“只是搭档而已。”

话音落地,又是突然站定,一根白嫩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的心脏,歪头柔声道:“这里,可是永远只有阿泽一个呢。”

“小家伙。”被她乖巧的样子逗笑,邵正泽伸手拨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回到酒店夜色已深,连续拍摄了近十个小时自然也累,换了衣服洗漱完,徐伊人懒懒的趴在床上,已经是有些不想动。

坐在床边,看着她懒猫一样倦怠的动作和神色,邵正泽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摇了摇她的肩膀,凑过去温声询问:“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要了,好累的。”小人儿懒懒的回了一声,嘟着嘴转过来看他,睡眼惺忪。

“不吃些东西,你半夜又会醒来喊肚子饿。”想起有过几次的先例,邵正泽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趴着躺尸的徐伊人有些羞,又是挣扎着爬了起来,细细白白的两只胳膊圈上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瞟了他一眼,下巴抵到了他的肩头,低低开口道:“是呐。那怎么办,要不,我吃你好了。”

轻柔的话尾落在他耳边,邵正泽笑意散了些,低头对上她刚好飘过来的视线。

轻柔的、迷离的、寂静的,就那样缭缭绕绕的缠着他,无声又温柔的诱惑着,邵正泽有些醉了。

这不是第一次看她拍戏,却是第一次以丈夫这样的身份去探班。

看着她一身锦绣华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的目光都是没办法移开,甚至想将这样美丽的她带回家圈养着。

尤其是她在上戏时和徐尧脉脉含情对看的时候,他心里颇是有一些复杂,只是一向冷静而克制,并不至于因为这样的事情心存芥蒂。

即便心里有些稍微的不舒服、醋味和嫉妒,他也能默默地自我排解。

他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体会,更是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深深的占有欲,从她的头发到脚趾,都会因为别人的触碰而介意,看见别的男人唇角含笑的注视她,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危机感。

其实今天并没有打算一直呆到这么晚,可看着看着他就不舍得走了。

这也真是相当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沉沦、看着自己慢慢地陷入到这样带着些疯狂的感情中去,却不想抽身,甘之如饴。

清清楚楚的看着自己因为这样一个小人儿越来越多次的违背自己一贯的原则,那些冷静越来越多次的退让和妥协,也是不愿意去理会。

说不清自从有了她之后,多少次早上躺在床上不想起身,因为臂弯里有个她,也说不清多少次晚上拥着她,不想睡去,因为想更多次亲密的占有她。

自己真的是,疯了……

不愿意再去想,他低头覆上她已经主动送到面前的唇,比以往都要温柔许多,慢慢的触碰、一遍一遍描绘她美好的唇形。

正值夏日,她穿的十分清凉,一只手揽着她的腰,顺滑冰凉的布料都是因为他手掌的动作慢慢升温,一只手挑落她睡裙细细的肩带,灯光下,她像一只光裸又洁白的美人鱼。

披着海藻一般柔软的长发,从湛蓝的海水中游了上来,湿淋淋的躺倒在他的怀里,蚀骨销魂。

“依依……”他呢喃着在她微微战栗的曲线上落下一个又一个无限轻柔的吻,如朝圣者一般,虔诚又真挚。

也是很少见到他这样过于小心翼翼的一面,徐伊人楚楚可怜的依偎在他怀里,浑身都是情难自禁的轻颤着,略微带着些迷离神色,怔怔的发愣,目不转睛的看他,将手指深深的插入他的发根之中。

一通痴缠之后,她更是困顿不已,懒懒的蜷在他的怀里,张着红艳艳的唇打哈欠,却是嘀嘀咕咕的念叨着“饿。”

“刚才没吃饱?”邵正泽一只手游离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脱口而出就问了一句。

迷迷瞪瞪的小人儿突然睁眼直愣愣的看着他,等反应了过来,小拳头砸在他胸膛上就羞意满满的往他臂弯里钻。

靠着床头的邵正泽低低一笑,声音是是从未有过的愉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小拳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他不说话,小人儿已经是羞窘难耐,索性直接一手抓着被子将自个没头没脑的埋了进去,语调闷闷道:“啊啊啊,不要理你了!”

拖着长长的尾音,撒娇的语气让他心中更是难以言喻的愉悦,将她整个人连被子一起紧紧地搂了一下,伸手摸过床头的电话叫餐。

不到一会门外就是响起了敲门声,套上衣服接了进来。

等清香窜到了鼻尖,小人儿这才是脸色涨红的爬了出来,看着他递到眼前的瘦肉粥吸着气一脸陶醉的闻了一下,伸手扯过边上的睡裙套上去,这才乖乖起身,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仰着脸看他,就像一个等着被喂饭的三岁小孩。

似乎就是从他某一次做晚饭开始,后来的许多次,两个人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是这样一番状态。

她软软糯糯的撒娇,他就什么都可以应下,看着她,十足耐心又十足疼爱,一口一口的喂饭给她吃。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收容了一只流浪猫一样。

此刻,眼见她吃了最后一口,心满意足的舔着唇,邵正泽好笑又无奈,揉着她蓬松的头发,缓声开口道:“明天还要早起,快睡觉。”

“唔。”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整颗心都是甜蜜的难以形容,又乖乖的钻到了被子里,等他关灯过来,温温软软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攀上了他的胸膛。

“阿泽。”她在黑暗中,语调轻轻的唤。

……

前面频发意外,剧组度过了相对而言平静的一个月。

每一天都是紧锣密鼓的拍摄工作,最长的时候有一次连续拍摄了十八个小时,到了临睡的时候她连戏服都忘了换直接栽倒在床上。

眼下天气渐渐转凉,拍摄工作进入了调整期,终于是能缓上一缓。

坐在树荫下,徐伊人的目光落在正拍戏的徐尧和沈薇身上,唇角不自觉勾出一个惬意的笑容来。

“表哥……”画面里的沈薇依旧是一身白裙,凄凄楚楚的唤了一声,梨花带雨的样子十分柔弱,楚楚可怜。

剧本进行过了一半,这一幕正是丞相府渐渐落败,宇文婧痴缠赫连煊的一段。

而按着剧情,赫连煊纵然一惯只对宇文清深情脉脉,因为母亲的缘故,对上这一位表妹也是比一般人亲近许多。

此刻,想走不能走,看了一眼宇文婧拉着他衣袖的一只手,入戏的徐尧微微蹙眉道:“你这是做什么?”

眼见她只凄凄楚楚的哭着,一时间更是无奈,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怎么了。别哭了,伤了身子,母亲又该心疼了。”

他的神色带着沈薇从未感受过的温和劝慰,一时间想到那一次红毯上的那一幕,沈薇心中酸涩难当,眼泪更是止都止不住了,顺着脸颊一直滚落,悲伤的氛围将这一块地方给笼罩。

看着画面的秦丰,都是有些忍不住连连点头。

其实拍戏就是这样,和演技好的演员对戏,一旦被带入情绪,哪怕是个群演也能超常发挥。

宇文清拍戏是个拼命的,徐尧也是。

这两个人在剧中和大部分人都是有着对手戏,最后越拍越顺,连他都是发现,好些群演的演技都是日益精进。

这其中进步最大的,要非一直跟着徐伊人的张春晓莫属。

再算上几个友情出演的老戏骨,整部戏的拍摄效果比他想象中还是要精良许多。

“表哥。我喜欢你,我从小开始就喜欢你。娶我好不好……”画面里的沈薇满脸泪痕,就像完全入戏了一般,苦苦的哀求着,被他拽着衣袖的徐尧却是面色一变,有些生硬的扳下了她的手,面无表情道:“你在说什么,这些话以后莫要说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徐尧话音落地,转身毫不犹豫的往一边大跨步而去。

摄像机捕捉了他毫不怜惜的面部表情,扑倒在地上的沈薇声泪俱下的喊了一声“表哥”,目光死死的盯着赫连煊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的攥紧了手中的帕子,画面定格。

“很好。”秦丰拿着喇叭喊了一声,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开口道:“上午先到这里,大家可以休息了。”

徐尧松了一口气,站在边上整理着衣袍,沈薇心情复杂的从地上爬起来,拿过边上小助理递过来的纸巾擦着手,耳边却突然是一阵低低的议论声。

“真的是他们呢?”

“哇哦,当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可不是,平时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

传到耳边的议论声让她听得云里雾里,纳闷不已,抬眼看向了边上的小助理,蹙眉探寻道:“小倩,又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偷看着她神色的小助理将手上的电话递了过去,不自觉退了一小步。

沈薇接过电话,脚步却是一怔。

画面的背景也就是夜色下,影视城的一条街道,再寻常不过。可激吻照的男主角却是让她一时间连握着电话的手指都打起颤来。

“吴捷女友露面,竟是同剧组群众演员”、“吴捷坠入爱河,女友为同剧组群众演员”……

画面标题大同小异,却是每句话都让她心口窒息一样的痛。

“请问你是吴捷的女朋友吗,你们眼下交往到了那一步?”

“听说你在剧组里只是一个演丫鬟的小配角,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们交往多长时间了,方便透露一下吗?”

耳边记者的提问声一句接一句的飘了过来,沈薇抬眼看了过去,刚出去的一众人正是堵在一处,被围在正中间的好像是徐伊人身边那个演“香桂”的丫鬟,秦丰最近毫不掩饰的夸赞了她好几次。

原本,在那一次她勾搭上宇文瑞,嫁祸宇文清之后,隔了一段时间她就应该领便当的。

可秦丰破天荒的神来一笔,为她调整了命运,成了最后一直跟着宇文清的一个忠心丫鬟。

她和吴捷,开什么玩笑?!

沈薇心里深深的鄙视起来,也不愿意去回避,已经走出了剧组。

凭着正直俊朗的气质,吴捷也是近一两年才彻底的红了起来,成了演艺圈一线小生,被媒体戏谑的称为“正面角色专业户”,原本一直和沈薇是金童玉女的一对。

两人的关系虚虚实实的炒了近两年,这突然爆出的激吻照里女主角却是同剧组的一个群演,尤其是沈薇还在一个剧组的情况下,如此狗血的新闻,娱乐记者们自然是不会放过。

可张春晓到底没有应付媒体提问的经验,整个人都是有些懵。

此刻,眼见着沈薇一身白裙,优雅从容的走了出来,记者们更是蜂拥而上。

“一个剧组拍戏,吴捷谈恋爱的事情你知道吗?”

“你们一向是娱乐圈公认的一对”金童玉女“,看到这样的消息作何感想?”

“沈薇,沈薇简单说一下吧。”

记者的提问充斥在耳边,沈薇笑着站定,目光落在了两步开外的张春晓身上。女孩穿着一身粉色的罗衫,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丫鬟打扮,梳着简单秀气的发髻,一张脸只能算的上端正,此刻微微咬着唇看她,一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

吴捷当真是饥不择食,和这样的人接吻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群众演员,也真是可笑,他脑子被驴踢了吗?竟然会搭上这样上不了台面的人!

沈薇心里一阵愤恨,对着一众媒体记者却是微笑:“这件事,吴捷没有和我说过。也许是被有心人恶意设计了而已。”

“什么意思?你指的是群演借吴捷上位吗?你和吴捷是什么关系,方便清楚地透露一下吗?”显然从她的话里发现端倪,媒体记者更是兴味十足,彻底的将问不出什么话的张春晓抛在脑后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还是吴捷和沈薇的话题更有看头。

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徐伊人有些懊恼的蹙着眉,似乎想抬步走过去一般。

“别犯傻。这件事和咱们可没什么关系,别人的感情问题,可不要牵扯进去!”月辉脸上一惯的笑意都是淡了些,略带严肃的看了她一眼。

“春晓她……”

徐伊人有些着急,看着难堪又无助站在不远处的张春晓,很是纠结。

这一段时间下来,彼此关系也还不错,此刻眼见着她被刁难,当真是心急如焚。

“有没有借机上位我不清楚,不过……”沈薇勾唇笑了一下,“我觉得吴捷如果真的谈恋爱的话,肯定会给媒体朋友们一个交代的。”

语气柔和的一句话,却分明是说吴捷不过一时兴起的意思。边上了张春晓变成了随意攀附炒作的人,看着沈薇,面色更难看羞愧了。

徐伊人深深蹙眉,正要上前,身后却是传来吴捷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她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们现在是恋爱关系。”

随着话音落地,他已经大跨步走到了孤零零的张春晓身边,伸出胳膊将她搂紧,看着面前围聚过来的一众媒体记者,继续道:“我们就是恋爱关系,已经在一起半个多月了。我很喜欢她,也是我主动追求的她。”

话音落地,更是低头看向了怀里一脸愕然呃女孩,温声道:“春晓你怎么也不给记者们解释一下,我们光明正大的谈恋爱,没什么好羞的。”

女孩一脸愣愣的看着他,表情柔弱,眼眸里带着些感激的亮光,吴捷心中一软,继续对着一众记者开口道:“春晓是很好的女孩,虽然眼下不过是这部剧的一个小配角。可是她勤奋上进,连秦编都是夸奖过好几次呢。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演员,我觉得她这样脚踏实地的态度很让人感动。”

从头到尾,吴捷的目光都是不曾在沈薇的身上逗留,语气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喜欢她,欣赏她,所以会主动追求她。春晓在这一行的经验还不是很多,刚才有什么说的不对的,请各位媒体朋友多多包涵。”

“哇。第一次听到吴捷这样态度坚决的承认恋情呢?”

“你们已经交往半个多月了,所以,照片上的人就是你们本人咯?”

“春晓是你女朋友的名字吗,听你话里的意思,她也是科班出身?”

出道好几年,每次被问及恋爱状况,吴捷都是云里雾里的绕弯子、打太极,这样磊落光明的样子却是第一次,一时间,媒体记者们自然是无比的兴奋。

“是的。她叫张春晓。”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落在耳边,沈薇大脑中一片空白,看着此刻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唇角的笑容慢慢僵住,深深攥拳,尖利的指甲都要刺进手心的皮肉里去了。

她怎么敢相信,吴捷会以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

昨天订阅前三名【冰萱影】、【wyyzmwy】、【emily酱】,冒泡领30币币么么。

二更【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