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命案/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尧心里百转千回,被粉丝围聚的上官烨自然是浑然不知,等终于打发了粉

丝已经是到了半个多小时以后。

剧组下午的戏份已经开拍,徐伊人自然是在他拍照的空当离开。

低着头笑了笑,上官烨优哉游哉的抬步进去。

剧情过去了一半,丞相府的内宅渐渐倾颓,死的死伤的伤没了好些人,宇文娇和宇文瑞都已经凄惨离世,眼下正是轮到了苟延残喘的大夫人。

下午第一幕的剧情,正是大夫人被宇文清亲手毒死。

因为“红杏出墙”被丞相所厌弃,两个孩子相继死去,大夫人最后的精神已经是疯癫,被单独关在丞相府的一间破落屋子里。

杂草丛生、屋檐灰白掉漆,一日三餐也就是丫鬟随意的扔给她两个硬馒头和一碗馊水,此时的大夫人,连丞相府一个丫鬟都不如,正是和宇文清的母亲一开始的处境一模一样。

等李静化好了妆,众人看着她头发蓬乱的样子都是唏嘘不已。

实在是太生动太惨了一些!

看似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的衣裳,不知道在哪里被勾破了好多处,底下的裙子都是成了一条一条的垂落着,叫花子一样。

只穿着一只鞋,露出的脚丫子脏兮兮,脚趾处还是血迹斑斑。

再往上看,她浑身上下一个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蓬乱肮脏的头发杂草一样,似乎是为了更形象可怜一些,她油垢满满的头发被发胶固定成了一撮一撮的,上面又胡乱的杂糅着,也就比鸡窝差不了多少。

而她原本娴静美丽的一张脸也是黑乎乎、脏污的像花猫,要不是因为知道是她,徐伊人当真会以为是天桥下好些天没有清洗的乞丐。

扮美的时候是真的美,扮丑的时候是真的丑,李静,倒是当真也没有一点偶像包袱。

徐伊人有些愣神的看着她,李静温柔的笑了起来,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看着十分和气而友善。

想到自己刚才直愣愣的盯着她看,徐伊人有些不好意思,也是弯着唇角笑了一下,准备好的两人已经各就各位。

“一号机位准备,action!”

导演一声令下,画面里躺在简陋床榻上的李静重重的咳嗽了起来。

好些天没有进食,此刻的她已然是虚弱无力、油尽灯枯,灰白的面色上连一点光彩也没有。

屋门“吱呀”一声响,她神色呆滞的抬眼看了过去,亮光处,徐伊人入画。

一身水蓝色的广袖裙裾,女子轻灵秀美的样子好似误入凡间的仙子一般,头上垂珠的步摇随着她走动的步伐轻轻晃动,越来越近,李静灰败的脸色渐渐变得激动起来。

“小贱人!”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她和宇文娇母女俩对宇文清的厌恶如出一辙。此刻,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慢慢走到身边的女子,一双眸子里尽是怨毒的火焰,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画面里,徐伊人止步站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眸是一贯的沉静如水,静美的面容上连一丝一毫的情绪都没有。

整个屋子都是因为她这样的注视慢慢的凝滞了,定定的看着狰狞又狼狈的大夫人,她似乎是若有似无的叹息了一声,蹲下身去,纤细白净的手指理了理大夫人有些蓬乱的长发,慢慢开口道:“知道母亲生不如死,特地来送你一程。早些下去和大哥二姐团聚吧。”

“真的是你?!”大夫人一双眼睛骤然圆瞪,浑身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伸出枯瘦如柴的一只手紧紧抓住她一只手腕,语调凄厉道:“是你害死了娇儿和瑞儿。”

宇文清回到相府,怪事一桩桩一件件,她们纵然知道暗处的人就是宇文清,可是却从来抓不住任何把柄。

瑞儿坠马摔成了半身不遂,最后被爬到床上的毒蝎子蛰死,而娇儿是毁容又失贞,两个孩子先后离去,那样凄惨的模样自然是生生折磨着做母亲的心。

谢文清没有答话,只是唇角慢慢溢出一丝温柔的笑容来,看着古怪极了。

李静却是被她的古怪所惊到,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温柔的笑容每每看见都会让她觉得不寒而栗。

明明只有十六岁,可她永远都是一副沉静温婉的样子,偏偏私底下那些手段,连她一个在内宅争斗了二十年的妇人都是落败。

此刻,眼看着她从广袖里滑落了一只精巧的小瓷瓶,大夫人已经是条件反射的往后缩,却是因为虚弱,也就往墙边退了一小步。

宇文清已经打定主意从相府脱离出去,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想着专门送她一程,此刻俯身凑过去,一只手捏着她的脸,伸手拔了瓶塞,就在大夫人“呜呜”的叫声中将瓶子中的毒药直接灌了进去。

大夫人猛咳着挣扎了一下,挥飞了她手中的瓶子,宇文清往后退了一下,似乎解脱一般注视着她。

来到这陌生的世界,她的命运就是被大夫人开启的,此刻相府中的人一个一个在她手中死去,竟是慢慢的让她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画面里,徐伊人注视着咳个不停的大夫人,唇角慢慢浮上一抹笑,可眼眸中却是亮亮闪闪,她的神色说不上痛快,反而是悲凉居多。

李静的唇角慢慢溢出鲜血来,同样是注视着她,眼眸里的惊恐越发深重,她猛地起身捂住自己的胸口,又是咳出大团的鲜血来,突然无比悲凉的喊了一声“齐天!”

身后猛地冲过去一个人影,徐伊人正是一愣,李静的眼中突然都是淌出鲜血来,一只干燥的手掌遮了她的眼,手腕被人猛拽了一下,瑟瑟发抖的徐伊人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不要看。”急急一声安抚落到耳边,紧接着现场突然响起工作人员的失声尖叫,夹杂着齐天悲怆的嘶喊,徐伊人心里的猜测成真了。

她给李静灌下去的是一瓶真正的毒药,她当真是杀了人。

惊恐一阵一阵的漫上来,想起最后那样一双流血的眼睛,徐伊人浑身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别怕别怕。”上官烨一只胳膊搂着她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恐惧和颤抖,一时间心疼到窒息,却偏偏也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来安抚她。

刚才自己就站在边上看着两人演戏,等李静猛地咳起来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再到她喷出一口鲜血来,一时间就反映了过来。

拍戏那么多年,这样近距离的看着,真的吐血和假的吐血还是有些细微差别的。

此刻,齐天怀里的李静眼睛和唇角都是鲜血,鲜血都是顺着下巴一直流到了脖颈,单是看着,他一个男人都是觉得心里发慌。

屋子里彻底乱了套,各种惊叫声奔走声不绝于耳,徐伊人被上官烨刚带到屋子外面,就是被闻声而来的一群人包围了。

看着她呆呆傻傻的被上官烨扶坐在椅子上,里面突然又是跑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失声尖叫道:“死人了,快,快打电话叫120!”

“怎么回事啊?”

“就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静死了,喝了毒药死了,伊人拿的那瓶毒药是真的!”

“啊!”周围一阵议论声传到耳边,众人的目光都是慢慢的落到了徐伊人的身上,一脸古怪的看着她,甚至有的都默默的退了一步。

“安静,安静!”秦丰脸色沉重的从屋子走了出来,目光瞥过游离状态的徐伊人,拿着喇叭大声开口道:“所有人呆在原地,警察到来之前不要随意走动。再说一遍,包括群演在内所有人,都不要随意离开。”

话音落地,看向了边上的副手,直接开口道:“打110,报警!”

这么大的事情,不查清楚自然是谁都脱不了干系,尤其李静的丈夫非同一般,这件事不给一个交代,别说拍戏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前途堪忧。

拿着手机在边上打了电话,月辉面色担忧的到了徐伊人面前,眼看着她呆坐在椅子上,一副明显受了惊吓的样子,心里更是愁云满布。

“别害怕,不关你的事。”上官烨伸手拍着她的肩,徐尧和月辉俱是一脸沉重的忧色,边上一众演员面面相觑,完全不敢出声。

虽说徐伊人和李静平素无冤无仇,可无论怎么说,那小瓷瓶可是一直揣在她的衣袖里,而且,又是她亲自给李静灌下去的,无论如何,可都是有嫌疑的。

影视城在京郊,警察赶到自然是需要一会时间。

齐天抱着李静呆在屋子里,众人围聚在外面,整个剧组都被浓重的阴云所笼罩。

最先到的是李静的老公,五十多岁的男人几乎是步伐急促的一路狂奔进门,粗吼了一声“滚”,屋内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小静!”

悲怆的声音让外面一众人都是忍不住的颤了一下,徐伊人更甚。

低着头,没有人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安慰都是徒劳,月辉正是心急如焚,一抬眼看见邵正泽大跨步过来。

视线里出现了修长一双腿,徐伊人一抬头,邵正泽已经是拉她起身,拥到了怀里。

“哇……”的一下痛哭出声,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委屈的眼泪尽数落到了邵正泽的怀里。

“乖,没事了。”一只手抚着她的背,男人的语调说不出的轻缓低柔,他怀里的徐伊人却是一直呜呜咽咽的哭。

给王俊递了个眼色,邵正泽拥着她到了边上。

刚才月辉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开会,这一路上王俊也不知道是闯了几个红灯,此刻看着怀里委屈痛哭的人儿,依旧是觉得自己来迟了。

一只手顺着她的头发,一边伸手去为她擦拭眼泪,等怀里的人儿终于是慢慢排遣了情绪,再抬头看他,眼睛已经红红的像兔子一样。

两只手扶住她的脸,邵正泽心疼不已,缓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我在这呢?”

“不是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他抽抽搭搭的说了一句,徐伊人的眼中都是茫然,刚才最后那一幕太恐怖了些,李静流血的眼睛纵然不去看也是一直在脑海中浮现。

心中怜惜不已,邵正泽用手指慢慢替她拭泪,眼看着她出神的盯着自己,情绪慢慢的平缓,才是将她重新拥到了怀里,一边低声安慰道:“没事没事。别怕,我知道不关你的事。”

徐伊人伏在他怀里慢慢放松,问询赶到的孟歌和警察一起进来,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一直注意的自然还是剧组其他好些人,上官烨怅然若失的立在原地,想起刚才邵正泽赶到的那一幕。原本一直神经紧绷、不言不语端坐着的她,到了他怀里却是能骤然放松的大哭起来。

所谓的安全感,就是那么一回事吧。

只有到了他面前,才能无所顾忌,才会表现出心底里的委屈和慌乱,几个人守着一个多小时都是不顶用,邵正泽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可以。

这样的差距,当真是让人想起来都觉得失落。

一时间又是联想到她说邵正泽在自己心里是天神一样的存在,原来,真的是一点的夸大也没有。

他那样的身份,每每对上她,都是事必躬亲,耐心有加。

不知不觉中,那个素来高冷淡漠的男人在她面前,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幅样子。

“所有人退到警戒线以外!”耳边一声高喊传来,到场的警察迅速的将屋子整个围了起来,神色严肃的一群人进进出出,现场的气氛更是空前的压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我没有在屋子里。”

“就是听见里面有人喊才围了过来的。”

“在外面就听见里面李静突然喊了一句齐天,然后就听见说死人了。”

耳边一句句的答话声传到了耳边,上官烨一回神,面前录口供的女警察愣了一下,神色一时间温和许多:“听说刚才是你将徐伊人带出来的呢,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是在屋子里面吧,能详细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她们的最后一幕是伊人给李静喂送毒药,我是过来探班的,刚好想看看就在屋子里面。是因为发现李静咳出的血迹有问题,才将伊人拉到了边上,她当时已经吓蒙了。”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上官烨心里依旧是怜惜又心疼。

“工作人员说药瓶一直是徐伊人拿着的,也是她亲手喂服的。”女警察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复又抬头,“你刚才称呼她为伊人,想必两人的感情很亲近,你觉得生活中她是怎么样一个人?”

“你们在怀疑她?”上官烨脸色有些不太好。

“只是例行公事。事情水落石出以前,所有接触过毒药的人自然都有嫌疑。”女警察温声解释了一句,上官烨脸色缓和些,一脸认真道:“勤奋、努力、乐观、柔和、沉静、善良,徐伊人是个足够好的女孩,也不可能会作出这种事来。虽然我今天是第一次过来探班,可不用想象,也知道她肯定深受剧组众人喜爱。她的好,和她接触过的每个人都会了解。”

毫不掩饰的一段话更是让录口供的女警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继续去问下一个。

与此同时,徐伊人自然也是接受着警察的盘问。

在边上一道冷淡锐利的目光之下,问话的年轻警察都是有些脊背发凉,语气温和道:“毒药是你喂服的,事发之前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事发当时,李静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请详细的描述一下情况。”

“没有什么不对,我从道具组拿了瓷瓶,之后就一直握在手中,上戏的时候是放在衣袖里的,中途没有接触过其他任何一个人。李老师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嗯,她就是突然喊了一声齐天,眼睛开始流血,然后齐老师就冲过去抱她了。再然后……”

语气顿了一下,她继续道:“上官烨捂了我的眼睛,就没看见什么了。”

“平时在剧组李静为人如何,和剧组其他人有没有过矛盾争执,你们关系怎么样?”

“李老师为人很温柔和气,据我所是,没有和谁有过摩擦。作为后辈,我很敬重她,只是她在拍戏以外的时间也很少机会一直和我们呆在一起,所以关系算得上熟识,但是并不亲密。除了拍戏,对她的生活不怎么了解。”情绪慢慢平稳了下来,她说话的语气也是平缓柔和,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睛,年轻的警察莫名的就相信她的话,语气越发温和道:“我们就是例行公事。你也不要过于紧张,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不过,你是最后一个接触毒药的人,一会可能需要和我们走一趟。”

“嗯。”徐伊人轻声应了,边上的邵正泽将她揽在怀里,凑过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焦急赶到的两个警官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缓过神来连忙上前,开口道:“三少见谅。刚才是手下人不懂事,让邵夫人受惊了,合该回去好好休息才是。”

话音落地,一个警官都是有些紧张的抹了一把汗。

我滴个娘咧,就算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将这一位带回局子里面去。那哪里是为难人家,简直就是为难他自个。

“其他人呢?”徐伊人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一个警官干笑一声,开口道:“有嫌疑的自然都是要先带回去,更详细的盘查录口供。”

神色一暗,徐伊人转头看了邵正泽一眼,后者自然是了然,慢慢开口道:“走正常程序吧。李静是公众人物,这件事对剧组和几个公司也会有一定影响,一会我和你们一起回去一趟。”

“哎。”两个警官相对一看,显然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都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法医鉴定以后发现除了服毒以外,李静身上更是有多处淤青和伤痕,和她最为亲密的老公自然也是成了盘查对象,算上最后接触的徐伊人、齐天,道具组几个工作人员,都是需要回警局进一步查问。

纵然知晓事情以后,环亚和京华都是第一时间去控制事态发展,还是有人不声不响的将事情曝上了网络。

一众人刚是出了剧组,被安保人员拦着的一众记者已经是争先恐后的开口道:“徐伊人,听说是你亲手毒死了李静,是不是真的?”

“李静死的时候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你和李静平时有无过节,关于这件事,简单说两句吧?”

此起彼伏按快门的声音和记者的提问让前面走着的几个警官都是一头冷汗,可偏偏娱乐记者一向最喜欢的就是渲染事态、捕风捉影,赶不得说不得,就连他们都是无力招架。

揽了揽他怀里有些僵硬的人儿,邵正泽微微止了步子,“这件事的真相等警察调查之后自然会水落石出。各位媒体朋友们稍安勿躁……”

邵正泽语气顿了一下,目光冷冷的从刚才诱导性问话的几个记者脸上划过,语调沉着,一字一顿道:“在此之前,如果有哪家媒体记者凭着主观揣测,进行诱导大众的不实报道,随意渲染并扩大事态影响力,环亚传媒绝不姑息,第一时间究其法律责任。”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再配上他正经古板的神色,一时间正拍的不亦乐乎的媒体齐齐噤声。

这段时间,环亚素来高冷凉薄的冷面总裁温和了许多,他们都是有些忘了他以前杀伐果决的手段了。

此刻目光落到他臂弯里的徐伊人身上,一时反应了过来,人家这段时间温和了许多是因为他怀里的姑娘,和他们,可都是连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他们也是一时犯傻了,竟然来找这样的爆点,没看见圈子里一向活跃的几个老油条都没有来嘛!

“邵总裁说得对。李静是公众人物,这件事的关注热度本来就高,事情真相如何,警察调查以后自然会给大家一个说法。在这之前那些进行胡乱报道的、为了嘘头多加渲染来随意导向舆论的,一经发现,我们绝不姑息。到时候为了一两条新闻连自己都送进了局子,各位可莫要说我孟爷不近人情。”身后大跨步跟上来的男人说话更是不留情面,狭长邪魅的眸子扫视一周,好像下一刻就要将他们一个个料理了一样。

刚才出了风头的几个记者一时间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话说,今天是【正版读者福利日】撒,阿锦在这里专门提醒一下亲亲们哦,么么哒。

说一下咱们这个福利的具体奖励法子。

第一,奖励币币是为了答谢正版妹纸们的支持,所以,但凡冒泡留言的亲必须是正版亲,截止这一章发布,订阅V文大约是1400个币币,有的亲亲会跳订,但是总体来说阿锦看到跳来跳去的亲还是桑心。

第二,答谢也会稍微放宽范围,但凡显示的粉丝值在【1200】以上,【25号当天】冒泡留言都会有【30个币币】的奖励,然后,【V群】亲注明群成员,会有【46个币币】奖励。

第三,当天所有亲留言一条即可,不要重复刷屏么么哒,酱紫阿锦会弄糊涂的。

第四,盗版勿扰,粉丝值在【1200】以下的勿扰。这是阿锦对正版读者权益的维护,请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