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真相/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里握着娱乐圈的半壁江山,邵正泽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在这个圈子里难以存活。强势收购了京华,孟歌更是出了名的手段狠绝,他们估摸着当真是一时抽风了,跑来凑这样的热闹。

此刻,再想到关系公开前后邵正泽对徐伊人的一力护佑,记者们都是默默地收了机器,哪里还再敢有异议?

毕竟,为了一个新闻,毁了自己的前途可是一点也不划算。

尤其徐伊人出道以来,在圈里里饱受好评,护着她的导演大腕也是不少,也没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给她泼这样的脏水。

哪个真正要杀人的会选择这样让自己深陷其中的方式,那不是太蠢了些嘛!

心有戚戚之后,更是有的记者灵思一动,想到了不如反其道而行,在新闻事件的基础上稍稍润色,以旁观者的角度帮着徐伊人说说话。

这姑娘从出道以后波折不断,每一次可都是赚了不少眼泪和人气,眼下又是被幕后黑手莫名其妙推到前面饱受压力,尤其是她此刻沉默依偎着邵正泽的样子,太楚楚可怜了一些。

有心的记者又是多拍了几张,顺带着在众人走了之后又采集了一些演员和工作人员对徐伊人的评价,通过第三者发声来增强看点和可信度。

当然,也没忘了上官烨、徐尧和秦丰等一向和徐伊人走的特别近的人。

眼看着记者心满意足的离开,带走的却都是声援徐伊人的话,沈薇一时间更是愤恨难耐,情不自禁的攥紧了手机。

却是到底不敢再继续发帖子推波助澜,想到徐伊人出道以后几次网上被黑最终都是顺利的反败为胜,她心里也终归是有些忌惮。

众人一路到了警局,考虑到徐伊人毕竟身份特殊,也没有杀人动机,几个警官商量一番之后并未收押,只是让她在一个小房间里等消息而已。

邵正泽拥着她,眼见她虽说比下午刚见面的时候好上了许多,却依旧是眉宇间凝结着抑郁之气,更是心疼怜惜。

将她搂在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的拍着她的背,一边温声开口道:“别多想了。一会应该就会有些消息。”

“阿泽。”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女孩说话的声音闷闷的,似乎带着些哭腔,断断续续道:“我……真的好怕啊,李老师她,眼睛在流血,太惨了,是我给她喂的药,我亲手毒死她了啊……”

“不是你不是你,和你没关系。”她语气里愧疚深重,邵正泽一边安慰着,一边将她的头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神色忧心道:“是不是这种地方呆着不舒服,要不先回家吧,有了结果自然有人通知我们的。”

徐伊人不说话,脸色带着些茫然的摇头,蹙着眉看她,邵正泽的电话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将她扶坐到沙发上,邵正泽起身接听,那头老爷子已经是忧心忡忡道:“阿泽,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听说剧组出事了,伊人呢,现在有没有在你身边?”

“嗯。”声音缓缓的应了一声,邵正泽抬眼看了一下沙发上孤零零坐着的女孩,微微叹息一声,开口道:“剧组发生了命案,我们在警局。伊人她没什么事,就是受了些惊吓。”

老爷子愣了一下,更是焦急万分,邵正泽低声安抚了几句,再三保证之后才挂了电话,一抬眼,王俊从外面走廊进了来。

“媒体那边没什么问题,网络上的事态已经控制了。”王俊沉声说了一句,也是情不自禁抬眼看了一下呆坐着的徐伊人,声音低低道:“只是粉丝们的情绪有些激动,基本上都是为小夫人担心和着急。我们要不要发声明平稳一下粉丝情绪?”

“去吧。”邵正泽微微点头,王俊又是继续道:“眼下最开始发帖的人已经找到了,是同剧组的女演员、沈薇。”

“哪一个?”邵正泽显然没什么印象。

“呐,第一次你去探班,是晚上,主动和小夫人搭话那一个。”王俊提醒了两句,眼见邵正泽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继续道:“长得不错。两次去她都是穿的白裙子,这几年也还算红,是圈子里新生代四小花旦之首。”

“这个交给月辉去处理。”简短的吩咐一句,王俊点点头又出去打电话,邵正泽坐回沙发上,将徐伊人揽在了怀里。

不到一会,门外又是急匆匆进来两个人,最先一名警官满脸堆笑着开口道:“让邵夫人受惊了,真是惭愧。眼下案子有了些眉目,两位可以离开了。”

“是啊是啊,烦扰三少这么长时间,真是惭愧。”后面跟着的警官同样是一脸笑容,又带着些小心翼翼的讨好。

“怎么回事?”扶着徐伊人起身,邵正泽神色淡淡、开口问了一句。

边上跟着的一个警官已经是连忙开口道:“嗨。说起来算是情杀。剧组那个男演员齐天已经自首了,说是他杀的。两个人以前有过一段,死者抛弃了他,这一次重新合作,想起往事气不过,一时冲动就起了杀心。”

“齐老师?”徐伊人神色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道:“可是李老师死的时候齐老师飞奔过去抱着她,感觉很伤心。怎么可能是他呢?”

“现在也没有定案,药瓶上也并没有他的指纹,他说是戴着手套作案,可其余的也不愿意一五一十交代,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警官连忙应了一声,徐伊人心里依旧是有着诸多疑惑,却是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小静她死的冤枉,你们可一定要重重的办那个姓齐的。”警察局门口传来一道悲痛的男声,几人循声开过去,年过半百的男人刚是一脸怒容的被助手扶了出去。

“嫁个这样的男人也是倒霉。”将他送出去的女警察有些不屑的说了一句,心里都是悲愤不已。

死者身上多处淤青和掐痕,一看就是家暴特征,可这一位却是说他老婆房事喜欢激烈刺激一些,当真是不要脸。

女警察正是冷着脸往回走,外面却是急匆匆又奔进来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喊道:“齐天呢,齐天在哪里?”

“你是?”

“我是齐天的老婆。听说剧组出事了,他被带进来了。”穿着修身薄款风衣的女人一脸惊慌,女警察愣了一下,点点头,开口道:“跟我来吧。”

目送着两人离去,一个警官讪笑两声,无奈道:“这关系也着实乱了些。不过也当真是委屈邵夫人了。时间也晚了,回去可得好好休息。”

点点头上了车,窝在邵正泽的怀里,徐伊人依旧是觉得哪里有些古怪,正是皱着眉苦恼之际,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还好吗?事情怎么样了?”徐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些担忧。

“嗯。我们已经出来了。齐老师自首,说人是他杀的。”女孩声音轻轻地、似乎也是不敢相信一般,带着疑惑。

“谁?”那边的徐尧显然是惊了一下,脱口而出道:“齐天?”

“嗯啊。”徐伊人应了一声,电话那头陷入长长的沉默,徐尧一时间有些愣神了。

在剧组呆的时间最长,他虽然话少,观察力却强,又不止一次的撞见李静和齐天在一起,感觉那两人更像苦命鸳鸯才对,怎么可能杀人呢?

神色疑惑的挂了电话,徐尧百思不得其解,来来走动着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出门往警局方向而去。

此刻,警局里两个警官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监视器,画面里的齐天的老婆显然情绪十分激动,看着一脸黯然的齐天,满脸泪水的控诉道:“你怎么这么傻,杀人是死罪啊!你这样要让我以后怎么过?!”

“是我对不起你。抱歉了。”齐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将眼神挪到了一边,似乎不愿意再看她,语气缓慢的说了一句。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这些年你说了多少次对不起?!啊,我知道你心里有她,我也从来没要求过你什么?咱们不是说好,好好过日子的么?!说好将她抛诸脑后的,你怎么可以还是和她纠纠缠缠?!当初是她抛弃了你,可现在你还有我啊,怎么能这么放不下,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对我们母子俩,现在倒好,作出这样的傻事,我们母子俩要怎么办?”情绪已经在崩溃的边缘,画面里的女人声泪俱下,看着齐天一脸灰败的表情,两名警官也是似有感触的叹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外面却是突然又进来一个警员,开口道:“李静的案子来了一个剧组演员,说是有线索要提供。”

对看了一眼,一个警官跟着出去,等待的男子挺拔笔直的端坐着,英俊的眉头微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好。”

简单的打了招呼以后,警官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拿起纸笔开始记录。

“听伊人说齐老师自首了,我觉得这个不太对劲。”徐尧开门见山的说了一句,眼见对面的警官诧异抬头看着他,继续一本正经道:“一起在剧组好几个月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好几次,觉得依着他们两人的关系,齐老师不至于这样做。”

“他们两人的关系?”眼见他说的委婉,警官微微一笑:“你可以具体说一说。我们已经知道他们两人以前有一段,李静抛弃了齐天。”

“具体的我不是特别清楚。只是恰好看见的几次他们不是在拥抱就是在亲吻,感觉起来很亲密。”徐尧又是按着回忆详细说了一些,警官握着笔若有所思,等他走了以后也是眉头紧蹙起来。

毕竟,眼下眼下这一桩案子虽说有齐天的自首,却依旧是疑点重重。

毒药购买的地点、作案时间、以及作案工具,齐天一句也不愿意交代。

目送着徐尧消失在警局门口,中年的男警官正是皱着眉寻思,边上却是又急匆匆来了个警员,开口说了几句新情况,更是让他苦思冥想起来。

审讯室里,齐天看着对面声泪俱下指责着他的女人,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沉重,有一种第一次认识她的感觉。

唇角牵出了一丝苦涩的笑,终归是再一次开口道:“田湘,别哭了。时间这么晚了,快些回去吧。孩子还得你照顾呢。”

“你还知道念着孩子?!”泪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田湘终于是慢慢止了眼泪,隔着一张桌子一脸哀伤悲痛的看着他,也是不说话,也不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从椅子上,慢慢起身,开口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夫妻。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律师,争取缓刑。”

齐天没有说话,目光注视着她的背影,也是哀痛,审讯室的门却是突然从外面打开了。

“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们可以走了。”警官的一句话让两人齐齐愣了一下,田湘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你说什么?”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死者是自杀。我们刚才已经在她的家里找到了遗书,也已经确认过那瓶毒药就是她自己的。”警官语气缓缓的解释了一句,看着两人叹了一口气。

李静有写日记的习惯,从两年前开始就有厌世倾向,日记里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解脱。

可以说从接了这部剧一开始,她就不止一次的产生了死的念头,可心里却还残存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的初恋男友齐天能带着她远走高飞。

齐天拒绝了她,让她彻底的心灰意冷,因而选择死在剧组,有机会死在齐天的怀里来了结自己。

她的老公因为生理障碍导致心理扭曲,在家里翻找她的东西看到了日记本,一路开车飞奔而去,却到底是晚了一步。

因为心里嫉恨着齐天,一听说他自首的消息就将真相隐瞒了下来。

而刚才,徐尧走了以后,道具组那边有人提供了新口供,多了齐天他老婆田湘买通他投毒的这么一个线索。

只可惜道具组工作人员在动瓶子的时候被齐天意外发现,及时给制止了,这才避免了田湘成为杀人凶手。

也正是因为带着这些疑惑,重新翻看了剧组一众人员的口供,警官才意外发现李静老公到现场的时间太早了些,推断他应该是早就知道李静要死的事情,立马赶去搜查了李静的家。

搜查中,发现了日记本,李静的老公也是承认了自己隐瞒真相的事实。

一波三折,最后的真相却是这样,眼看着齐天夫妻俩消失在视线里,中年警官又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师傅,你说这李静的老公要置齐天于死地我还能想通。可这夫妻俩是怎么回事?一个没罪说自己有罪,一个有罪却是装的毫不知情,还哭哭啼啼在审讯室纠缠了那么半天?”他边上刚才跟着跑出跑进的小警员实在有些不解,蹙着眉纳闷的问了一句。

“很简单。齐天自首的原因是他以为道具组的工作人员在他走了之后二次投毒,自首是为了让他老婆安全无事。至于他老婆……”中年警官越发唏嘘,语气缓缓道:“她老婆却是恨透了他和李静,刚才情绪激动故意诱导我们确信齐天就是杀人凶手,明显是想置他于死地。当然,自己也可以顺利脱罪,逍遥法外。”

小警员愣了一下,张口结舌道:“这女人可真可怕!”

“可不是!”两人对看一眼,转身进去,一路沉默着走出警局的齐天和田湘却是慢慢止了步子。

田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压制了心里的疑惑,转过头去,一脸如释重负的开口道:“你没有杀人啊!那你做什么自首,吓死我了!还好水落石出了,李静是自杀的。”

齐天目光深沉的看着她,不说话,半晌,轻轻地叹了一声,语气缓缓道:“田湘,我们离婚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