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击【沈薇吃瘪】/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天目光深沉的看着她,不说话,半晌,轻轻地叹了一声,语气缓缓道:“田湘,我们离婚吧。”

“什么?”田湘一时间有些无法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他,一脸诧异道:“你在说什么啊?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停下脚步看着一米开外的男人,田湘唇角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来,咳了两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你不会是因为李静吧。她已经死了啊,你抽的什么风,和我们又没有关系,有必要这样吗?”

“你说有必要这样吗?结婚十多年,我今天才第一次认识你,你真是让我失望。没什么好说的,离婚吧!车子、房子、孩子,你要什么都可以给你,也算是全了我们夫妻之情。”语气缓慢的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声,齐天高大的身形都是一时间垮了下来,身心俱疲。

“房子、车子、孩子?”田湘声音拔高了一度,脸上刚才的笑意全然不见,眸光如刀的看向他,语调尖利道:“你以为我要的就是这些吗?结婚十多年,我什么时候贪图过这些,你还真是可笑!你说离婚我就离婚吗?我告诉你,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和你离婚的。”

齐天再也不说话,沉默着一直往前走,被他这样的冷漠刺激到发疯,田湘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胳膊站到他面前,双目圆瞪道:“你是不是还爱着她?我问你,是不是还爱着那个贱人!啊!你当我是什么,你们爱情的备胎吗?我告诉你,她已经死了,死了!你听到了没有?!”

“很开心是不是?很畅快是不是?”齐天眸光幽深如夜色,定定的注视着她,一字一顿道:“小静死了。而且还和你没有关系,你是不是很开心?啊!是不是很开心?!”

他的声音猛地提高,就像压抑着愤怒的野兽一般冲着她吼叫着,田湘被吓了一大跳,怔怔的后退了两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笑了,声音凄厉又悲怆,带着一些癫狂的感觉,一脸倔强的看着他,咬牙切齿道:“是,我是很开心!那个贱人死了我当然开心,怎么了,你满意了?还不都是因为你,你以为你们背着我又勾搭在一起我不知道吗?我忍的有多辛苦,我恨不得剥了她的皮喝了她的血,只要想起来你们厮混在一起我就恶心。”

“呵呵……呵呵……”一边笑着一边后退,齐天也是失了神智一般的看着她:“所以你就要杀了她。所以你就买通道具组的小李给她下毒,你有没有想过,杀人是要赎罪的。如果不是我及时阻止,现在要完蛋的就是你。你怎么这么蛇蝎心肠?”

眼看着对面的田湘面色一顿,一脸愕然的看着他,齐天又是呵呵一笑:“先杀了她,再顺水推舟杀了我。这就是你的打算是不是,你想让我和她一起死,你就满意了是不是?”

“你知道?!”田湘一时失语,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刚开始并不确定。”一通怒吼发泄之后,齐天也是慢慢平静了下来,苦笑着开口道:“小静她这一段时间情绪不稳定,她过的太苦,自己把自己折磨的要疯掉了,安眠药和止痛药换着吃……”

想起脑海里那样一副模样,齐天眼眶通红,声音都是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是我没用。要是我当年有本事一些,她不至于非得嫁给别人。看着她痛苦,我比她还痛苦一百倍。可即便这样,我也没有答应跟她走。结婚十多年,我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不少,我们有孩子,我如何能一走了之。我拒绝了她,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崩溃,我一直在担心她。所以,我不确定是小李又下了毒,还是她自己准备了毒药。如果是你,我就替你去死,如果是她,我就陪她一起死。小静她怕黑,以前一个人晚上呆在屋里都会害怕,也怕痛,水果刀割到手指都会痛……”

声音颤抖的回忆着,齐天一双深邃的眼睛里都是热泪滚落,一脸痛苦的样子更是让看着他的田湘心如刀绞。

结婚十多年,这个男人的心从来都不在自己身上,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得到他全心全意的爱。

责任、担当、每周一次的恩爱……

他在尽力做一个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可是这些又顶什么用,即便他再耐心的安抚,也无法驱除自己内心的惊恐。

他和李静当年的感情自己看在眼里,那样爽朗快乐的笑,那样眉飞色舞的神色,结婚以后,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看到。

她真的好恨,说服自己不去想,可又如何能做到?

眼泪流了满脸,她也是神色哀痛,过了半晌,看着失魂落魄的齐天,一字一顿道:“别说了!你别说了,我不要听!我不会同意离婚的,你就死了那一条心吧。只要我还在一天,你就别想着和她在一起,哪怕是死也不行!”

甩下斩钉截铁的一句话,田湘一脸哀容的离去。

齐天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脑海里再想起最后一刻他怀里的李静,她用口型对着自己道:“解脱了……”

他慢慢的、慢慢的抱着头蹲了下去。

……

夜色已深,房间里只亮着橘色的床头灯,朦胧的灯光静静的映照着,邵正泽垂着眸子,目光专注的看着自己边上沉沉睡去的小人儿。

从警局回到家她还是精神恍惚,只简单用了半碗清粥就睡了过去。

此刻秀气的眉依旧是蹙的紧紧的,邵正泽心里一阵怜惜,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过去。

额头上渗出些细汗,她紧蹙的眉头却是手指都无法抚平,即便在睡梦中,双唇还是咬的紧紧地,看着无比的紧张。

邵正泽伸手过去,正要将她整个人搂到怀里来,徐伊人却是突然睁开眼睛,“啊”的一声尖叫,大汗淋漓的坐起身来。

“依依。”心里自然是担心,邵正泽跟着坐起身来,一脸汗水的人儿神色愣愣的抬眼看他,似乎是反应了良久,才勉强开口道:“阿泽啊。”

“怎么了?做恶梦了是不是?”神色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房间里的灯光有些昏暗,邵正泽掀了被子,正准备下床开灯,坐着的徐伊人却是紧紧的拽住他的手腕,一脸惊惧道:“你去哪?”

神色惊慌的看着他,她就好像脆弱无依的孩子,邵正泽心里一软,索性重新坐了回去,拥着她靠上床头,温声软语道:“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陪你。别害怕。”

“我梦到了李老师……”徐伊人的声音依旧是颤抖,睡梦里李静置身在阳光下,温柔的笑着看她,下一刻,却是拉着她的手将毒药往自己嘴里灌,鲜血从眼睛和唇角一直往下流。

“好恐怖,真的好恐怖……”浑身都是止不住的发抖打颤,她说话的语调都是磕磕绊绊,一双眸子因为恐惧睁的老大,似乎是头痛,又抬手去抓自己的头发,神色苦恼的难以形容。

“依依,依依。”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搂在自己怀里,邵正泽低声唤着,一边凑过去无比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

“别害怕,已经过去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一边轻声的安抚着她,他顺着她的眼睛和脸颊一直亲吻,拍着她的背,慢慢安抚道:“有我呢,我在这里陪着你。是不是觉得黑,要不我下去开灯?”

一声一声的低声哄着,怀里徐伊人的情绪才是慢慢的平复了下来,细细白白两只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小脑袋直往他怀里钻,整个人牢牢的挂在他的身上,脸颊贴着他的胸口,整个人仰头看他,连眼睛也不眨,似乎就怕他突然之间会消失一样。

“别怕了啊,没事的。我会一直守着你的。”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更紧更紧的贴向自己,邵正泽依旧是十足耐心的哄着她,眼看着她一直睁着眼睛看自己,水蒙蒙的眸子里满满都是依赖,一颗心越发柔软。

同时,因为她在怀里蹭来蹭去的动作,他的身子也是慢慢的紧绷起来。

正是看着他的徐伊人突然感觉到一些不对劲,注意力一时之间转移,面红耳赤起来。

“阿泽。”定定的看着他,她神色怔怔的呢喃一句,邵正泽拥着她慢慢躺倒在被子里。

即便这样,也依旧是紧紧的搂着她,用手指将她汗湿的长发往脑后拨过去,一边柔声哄着一边慢慢凑过去亲她。

心里到底是有些害怕,她不敢闭眼,亲吻着的两个人一直都是沉默的注视着彼此,他眼眸里的温柔和迷醉满的要溢出来,缩在他的怀里,她终于是慢慢的忘了那样一张脸,下意识的去柔顺的回应他。

等她最后再睡去,已经是到了后半夜,揽着她,一边轻抚着她的背,邵正泽却是一夜无眠。

剧组出了命案,前面又是高强度连续拍摄了很长时间,秦丰索性给所有人放了假多休息几日。

大清早下楼,听着王俊一句一句的报备着,邵正泽板正的神色越发冷淡了些。

“就是这么回事。李静是自杀。只是他老公对齐天心存记恨,所以一开始即便有线索也没有吭声。齐天是以为他老婆杀了李静,自首去顶罪。他老婆原本想要顺势置他于死地,却是没想到道具组那个工作人员审了不到一会就招供了。眼下事情已经是水落石出,警局那边想征询一下咱们的意思,是不是只将断案结果公布出去?”王俊声音沉稳的说完,心里都是一阵唏嘘感慨。

这样的四个人,两对貌合神离的夫妻,也不知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为了在片场死在齐天的怀里,李静在剧组没有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

而且,将死亡真相伪装成这样,她也有可能是为了诱导警察按“他杀”来处理,这样,线索就会指向家暴的老公,或者说是情敌的田湘。

可是,因为她的死,这些也已经不得而知。

女人一旦疯狂起来,也当真是自私又可怕。倒是可怜了小夫人跟着无辜受累,他昨晚送两人回来的时候,她还神色恍惚的缩在自个老板的怀里。

王俊心里又是有些不忍心了。

“不用。让警察将详细真相公诸于众。每个人的纠葛动机都要。”邵正泽罕见的气郁难平,只要想起昨晚那折腾到半夜也不得安稳的小人儿,就是心疼又痛惜。

都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四个人一脸都不要颜面了,他哪里需要为他们遮羞。

他说话的语气带着平时难得一见的狠绝,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道:“舆论导向的事情交给月辉,去办吧。”

“是。”王俊冷肃着脸应了一声,目光落在空中,却是突然愣了一下,有些忧心道:“小夫人,她……”

邵正泽顺着他的视线回过头去,楼梯转角的地方,徐伊人正是如释重负的看着他,只是她头发披散着,身上还穿着昨晚睡觉的吊带裙子,甚至,脚上连拖鞋都没有穿。

透过扶手看了一眼,邵正泽一时间只剩痛惜。

昨晚的预感终归是成了真,李静的事情在这丫头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她眼下的状态倒是有些最初在一起的那些天,随时随地都是一副战战兢兢又紧张慌乱的样子。

“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大跨步上楼,话音落地,邵正泽已经是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在怀里,眉眼温柔的轻声发问。

“我醒来没有看到你。”小人儿明显有些答非所问,委屈的看着他,目光里都是潸然欲泣的水光,就好像以为自己被遗弃了一样。

“再回去陪你躺一会?”邵正泽轻声又问了一句,眼见她愣愣的点头,忍着心痛微笑着去碰了碰她的鼻尖。

与此同时,大清早就通过网络发布的官方消息更是让娱乐圈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狗血的四人恋情、李静和齐天的前尘往事、田湘和李静老公的险恶用心,被新闻记者以正经八百的语气报备出来,却是比任何娱乐记者的渲染夸大都有效。

不需要什么形容词,单是这些一字一句的真相已经是让人不寒而栗。

一众网友正是感慨喟叹,以各种各样的立场发表人生感慨,《赫连王妃》剧组的官方微博却是突然发声,宣布了拍摄暂停的消息以及徐伊人状况不佳的消息。

网友的目光自然一时间又从事件纠葛转到了徐伊人身上,薏仁粉痛惜之余,死忠粉“伊人后援会”将昨天事情发生后,矛头对准徐伊人的一个帖子扒了出来,用以各种证据将帖子的发起人沈薇推了出来。

沈薇一时间同其他几个人一起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饱受质疑,闻风而动的媒体更是横插一脚,顺势炒冷饭。

红毯上狼狈屈辱的画面,不明真相冷言嘲讽张春晓的画面,甚至许多她私底下辱骂其他女星、苛责经纪人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被曝了出来,一众网友直接用“心机女星”、“绿茶婊”之类的称呼招呼过去,事态一时间又是进入了白热化。

不过半天,一众网友又是意外发现,和徐伊人每次出事时各种人蹦出来力挺她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事件在微博头条上挂了多半天,圈子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声援沈薇。

别说《赫连王妃》剧组的秦丰和工作人员了,就是和她一向关系不错的吴捷、赵小乔之类,都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声支援,一个两个都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

沈薇,彻底的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演艺圈人品最差的女星》、《娱乐圈最有心机绿茶婊》、《为人太差,沈薇娱乐圈没朋友》……

伸手划着手机,将一条条新闻浏览过去,此刻的沈薇一张脸已经是扭曲的不成样子,看着不远处围聚在自家楼下的一众记者,一时间猛地后退,快速转身朝街道上走了回去。

掏出手机给助理小倩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正是气的想骂娘,手机上却是突然蹦出一条短信:“跟你到今日就是为了等这一刻,今天开始,老子不伺候了。小倩。”

“贱人。”低吼着咒骂了一声,沈薇一气之下将手机摔在路边,恰好落进了一个打着警示牌,半开的井盖里面去。

愣了一两秒,她又是连忙在手袋了翻了起来。

刚才不过是临时出门一趟,想吃饭却是被一个路人发现她飞快的逃了回来,此刻进不了门,没了电话,也就手袋里一些钱和两串钥匙。

神色怔了一下,她反应过来有一个钥匙是吴捷的。

上一次去他家,吴捷给了她一把钥匙,说是自己随时可以过去。

此刻想起来网络上对自己一片骂声,他竟然是明哲保身装哑巴,沈薇一时间更是气愤难平。

伸手拉低帽檐,直接在路边拦了车,她就直奔吴捷的住所。

这几年因为正当红,两人也都是吸金不少,吴捷的单人住所也是一处自己购置的敞亮三室。

心中又恼又恨,沈薇一路上都是在想着见了面要如何的指责发难,气急败坏的一路赶到,开了门,一时间却是神色一愣。

门口的鞋架最上面一层放着一双女士的鱼嘴坡跟鞋,款式和颜色都一般,却已经让她抑郁难平。

吴捷竟然是偷偷带着女人回家了?!

他的家,除了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别的女人单独到访过,这也是她一向想起来就无比自得的一点。

可是眼下,他竟然是带着其他的女人回家了。

耳边隐隐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声响,她不由自主抬了步子往进走,客厅一个人也没有,茶几上放着水杯和一些洗干净的新鲜水果,她目光落在两个杯子上,眸光中正是一片怒火,卧室方向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压抑的吟哦声。

声音传到耳边,她一时间双眼圆瞪,两只手紧紧握拳,却是突然听见吴捷一声低吼过后,喘着气开口道:“春晓、春晓。”

连着唤了两声,一道有气无力的女声带着羞窘应了一声,他似乎喟叹一般再次开口道:“你这个样子好美,我会好好爱你的。”

“嗯。”女声又是一应,她已经无法克制心中的冲天怒火,快步到了主卧,一脚踢开卧室门,尖利喊叫道:“吴捷!”

正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被吓了一大跳,沈薇更是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卧室拉着窗帘,可是在白天依旧是亮堂的,两人的衣物随意的散在被子上,空气里都是暧昧的气息。

张春晓正是又羞又窘的看着她,白净的脖颈和锁骨上竟然有不少红痕,更过分的是,看她进来,吴捷伸手拽过了被子,将她光裸的肩头遮挡起来。

“你怎么来了?”皱着眉说了一句,眼见她直愣愣的看着两人,吴捷更是恼火,一脸郁闷道:“你先转身过去,我要穿衣服。”

羞愤交加,眼看着他精壮的后背和手臂,沈薇咬着唇愤恨的转身过去,等吴捷套上了裤子,他身后的张春晓正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沈薇却是突然转身,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揪上她的头发就开始尖声骂道:“你这个贱人、狐狸精,大白天的,你怎么这么不知……”

张春晓被她突然的动作扯得一声呼痛,面色难堪,吴捷又是心疼又是恼怒,不等她说完,“啪”的一巴掌挥了过去,沈薇猝不及防踉跄到底,吴捷却是第一时间坐到床边,揉了揉张春晓的头发。

转过身,毫不客气的指着她,恨声道:“你大白天跑来发什么疯?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这里是我家,春晓是我女朋友,谁准许你这样辱骂她?”

“吴捷?!”有些不敢置信的捂着脸,火辣辣的疼一阵一阵,沈薇腾地一下站起身来,一脸扭曲的开口道:“你家?你别忘了是谁舔着脸把钥匙给我的。是你说,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过来,你忘了吗?啊!你说我发疯,你……”

话音未落,她手里拽出的钥匙却是被吴捷直接夺了过去,一脸冷淡道:“好了。我收回自己说的话,你现在可以走了。”

昨天订阅前三的亲亲,【wyyzmwy】、【jk723266209】、【姜挪】,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抱歉这一章只有六千了,下午的二更还是在【六点】,阿锦被暖气热病了,结果出去买药,又被极品的天气给冷感冒了,咳咳,太悲桑了,也许今天还是一万一,见谅么么。

话说,最近不少亲亲问到宝宝的问题,透露一下,伊人和阿泽会有萌宝三只哦,已经都被领养~\(≧▽≦)/~啦啦啦

第一只估摸着一百万字肯定出来,咳咳。

然后,再特别提醒一下,亲亲们要投评价票的话,一定要先选【5分热度】,就素那个【经典必读】,不然系统默认成三分神马滴拉低总评,阿锦真心就泪奔鸟,要是觉得勉强,亲们可以将评价票留给其他喜欢的作者,感激不尽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