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生日/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有些难以言表的感动,又带着些说不出的愧疚,咬唇看着他,又语调哽咽的唤了一声“阿泽”,邵正泽已经是一只手握上她纤细的手指,慢慢的、交缠成十指相扣的动作。

紧紧的攥着他的手,邵正泽明显的感觉到边上的人儿对他满满的依赖,她似乎已然将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和他交缠的手指上,扣着他手指的力道让他都是一阵说不出的心疼。

低头看着她,慢慢的换了动作,转而将她的小手握成拳,指腹一下一下的温柔摩挲着。

两人一路进了福利院,郑妈妈稍微落后半步,单是看着就觉得这两人深情缱绻,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儿。

邵先生身形高挑颀长、长相清俊、气质矜贵,而他边上的徐伊人却是乖巧柔顺、纯净通透,尤其是刚才第一眼看见,她含着泪朝自己望过来,水光涌动在眼眶里,就是让她说不出的心软怜惜。

这样的女孩,无论是谁看见了都会止不住的从心底里喜欢和怜惜吧。

“天使孤儿院”改建成了“依依天使福利院”,不光收容孤儿,也包括一些无家可归的老人和残疾人,所有的费用都是来自于环亚集团,邵先生看着清冷淡漠、疏离凉薄,为人,却也是极好的呢。

郑妈妈的唇角不自觉染上了一抹笑容,一路上向两人介绍目前福利院的各种情况,邵正泽耐心的听着,不时点头应和两句。而他边上的徐伊人,目光落在交谈的两个人身上,心里慢慢的浮现出难言的感动。

从小将她养大,郑妈妈就和她的妈妈一样,以前很小的时候,就总是笑着开口逗趣她,“我们家依依这么漂亮,长大了一定嫁给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郑妈妈就可以跟着享福咯。”

少女时候不懂事的她会又羞又气,却从来无法想象,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哪样的?

后来进了娱乐圈,她见了形形色色的男人,一开始以为最好的当如上官烨那样,阳光俊朗、温若春水,后来合作完第一部电视剧,麻烦接踵而至,关于这个事情哪里还有再想过。

可此刻,眼前这素来沉默话少的男人却是因为她,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人露出这样温和的笑容和耐心。

他,就是郑妈妈心目中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吧?

怔怔的想着,越是回想,邵正泽带给她的感动就多,越是回想,就越是感激上苍,会给她这样珍贵的一个男人。

福利院环境非常好,葱郁的树木和花草之间有十分敞亮的广场,广场一侧是娱乐设施,另一侧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儿童乐园,里面秋千、跷跷板、迷宫、滑梯、跳跳床、旋转木马以及小火车应有尽有。

此时正是中午孩子们吃饭的时间,偌大的儿童乐园十分安静,在秋日明亮温煦的阳光里,徐伊人静静的站着看过去,唇角不自觉浮现出一抹怀恋的笑容来。

郑妈妈看着她叹了一口气,也是一脸怀念道:“以前能力有限,孤儿院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滑梯,也就几米长,孩子们休息时候还要排着队玩。”

语气顿了一下,又是若有所思道:“依依那丫头小的时候喜欢在午睡时间偷偷溜出来玩。被我发现,还一本正经的辩解说‘中午都没有小朋友陪滑梯玩,滑梯好孤单吖’。”

说着说着,郑妈妈又忍不住用手去抹眼泪,似乎又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失礼,笑着解释说去看看孩子们,转身离去。

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徐伊人也是心疼不已。

邵正泽回想着刚才郑妈妈那句话,想象中,美丽的小女孩无忧无虑的从滑梯上飞扬而下,一个人在阳光下玩的乐此不疲,看着空荡荡的儿童乐园,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抹无比温柔的微笑来。

目光转而落在徐伊人的身上,又是柔声开口道:“要不要玩一玩,咯,那座滑梯可是京城最高的了。”

他手指遥遥指了过去,徐伊人抬眼去看,整座滑梯曲折回旋,是多种色彩组合而成,立在儿童乐园的最中央,最高处应该可以将这一块地方尽收眼底。

圆筒的一段连着半圆形的一段,交错相间,周而复始,最终下来的地方是一个软软的小沙坑。

从来没有坐过这样曲折回旋的滑梯,抿着唇看了邵正泽一眼,他眼眸里尽是柔和的波光,徐伊人慢慢笑了,踩着台阶上去。

清风绿树在眼前,邵正泽长身玉立在滑梯的底端,就好像,一直一直等候她那样。最高处有些害怕,她闭上眼睛,清风扑过脸颊,撩起她柔软的长发,随着滑梯坡度的变化,她的速度时快时慢,半空中,她慢慢又睁开了双眼。

想起了小时候阳光灿烂的午后,自己也是和现在一样,一个人玩的乐此不疲。

滑梯很短,她滑下去,又爬上来,每一次都觉得不能尽兴,想象着要是有高高长长没有终点的滑梯该有多好。

可这一刻,在半空中盘旋而下,她却是第一次觉得滑梯太长了,因为终点多了一个人,微笑着等她。

他为了她改建孤儿院,呵护将她养大的老人,又用这样的方式圆了她儿时的梦。

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太脆弱,才会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涌出热泪来。

顺着滑梯冲刺了下去,她稳稳落在了底部的沙坑里,邵正泽蹲下身去,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徐伊人回过头怔怔看他,情不自禁的凑过去,亲吻他的唇角。

一只手揽着她,邵正泽温柔的回应着,两个人越凑越近,就保持着那样有些别扭的姿势,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一声小孩子清脆的声音。

“哇,大姐姐和叔叔在玩亲亲,玩亲亲呀玩亲亲!”四五岁大的小男孩,边跳边笑边鼓掌,两个人意外回头,吃完饭的孩子却是越聚越多,一个两个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瞅着两个人。

最前面的一个,更是挤眉弄眼的对着边上几个孩子说着悄悄话,看着他们俩,一时间孩子们都是叽叽咕咕的笑了起来。

徐伊人羞红了脸,邵正泽看着一帮小鬼头一时间也是有些无语,牵着边上一脸羞窘的人儿出了孩子们的包围圈,才算松了一口气。

孩子们一哄而上,笑着闹着选着自己中意的玩,两个人随处转了转,和郑妈妈道别,出了福利院。

福利院再过去一段,就是刚刚开放的水上乐园,顾及着两人的身份,到底也是没有去。

此刻相拥着坐在车上,想起刚才的一幕,徐伊人却是突然扑哧一笑,开口道:“阿泽,刚才那个小孩子管你叫叔叔,到了我却是姐姐。”

想起那个虎头虎脑的孩子,邵正泽一时间也是眉眼舒缓,摩挲着她的手指,神色温柔的看着她。

简单的雪纺长衫和牛仔裤,干干净净一张脸扎着马尾,她一眼看过去也就是十七八岁。

反倒是自己,一年四季都是黑色西装,也难怪被小孩子叫做叔叔了。

莫名其妙的,邵正泽心里有些淡淡的忧桑,轻轻的蹙起了眉头。

徐伊人此刻却已经是抑郁尽消,恢复了往日眉眼弯弯的笑容,叽里咕噜笑着就歪倒在他的怀里,又用一只手揪上他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起身歪靠在他身上,细细的手臂圈着他的脖子,一阵左摇右晃。

快乐的时候,她总是像个孩子,邵正泽低头去看她,用脸颊摩挲她肌肤柔嫩的侧脸,她又是看着他目光明亮的笑,他心里慢慢的松了一口气。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进了门就知道邵正泽父母回来的消息,徐伊人一时之间又是有些微紧张了。

伸手揽着她,边上的男人温和宽慰的一个眼神,想起上一次医院里的见面,她也是慢慢安心下来。

两人一路到了客厅,先后出声唤人,沙发上端坐着的邵端和张昀看了过来。

“伊人回来啦。”老爷子笑着喊了一句,就指着边上的空座位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去。

邵端和张昀眼看着老爷子对自个优秀的儿子视而不见一样,相对一看,都是有些无奈又好笑。

“爸妈吃饭了吗?我还是去厨房给宋伯帮忙吧。”抿着唇笑了一下,徐伊人说话的声音带着面对长辈特有的尊敬和柔软。

“嗨,今天多两个帮佣的,哪里需要你?”老爷子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张昀也是一脸笑意的拉过她的手,坐到了自己边上,目光温和道:“身子彻底好了吗?最近天气要转凉,可得注意一些。”

“嗯。”女孩答话的声音乖巧软糯,一双看着她的眼睛干净又明亮,带着些感激和敬慕,张昀心里涌上些怜惜,想到她最近又受了些惊吓,也是心疼。

抬眼看了一眼邵正泽,情不自禁联想起空闲时候看到的那些照片、视频、新闻,此刻再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比上一次在医院里见到更是多了些毫不掩饰的疼宠喜爱,和边上的邵端对视一眼,开口道:“伊人的生日快到了吧。我们这一次回来会多呆上两天,在家里给你举办一个生日宴会。阿泽,你觉得怎么样?”

毕竟是他们夫妻俩已经承认的儿媳妇,虽说已经因为关系在媒体面前曝光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可到底还是有些不够庄重。

借着生日宴会的机会也算是将她正式介绍给了大家,张昀想了想,又是继续道:“结了婚,可你们连个婚礼也没有。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等什么时候有空了,也是得将这个婚礼补上。你们意下如何?”

“生日宴先安排吧。婚礼的事情也需要,不过着急不得。”邵正泽略微想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伊人年底应该也比较忙,明年春天,你觉得怎么样?”

这话一句话他目光看向了有些愣神的徐伊人,语气征询,一时间几个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徐伊人的身上,她心绪有些涌动,却是浅笑着点头道:“嗯。你决定就好。”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其乐融融的吃了饭,等邵正泽在楼下逗留了一会再回房,小人儿已经是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这段时间她睡眠一直不好,此刻似乎已经是累及,眼眸紧闭着,发出清浅且均匀的呼吸声。

换了衣服上去,将她整个人揽在了怀里,灯光下她莹白干净的一张脸,美玉一样,秀气的眉眼就好像画笔绘出,看着她笑了笑,邵正泽情不自禁的凑过去,在她眉梢落了轻轻一个吻。

“阿泽?”怀里的人儿却是一时间醒了过来,睡眼朦胧的看了他一下,迷迷糊糊的发问,“现在几点了呀?”

“十一点了,快睡吧。”唇角噙着温柔的笑,他声音里带着些安抚,徐伊人却是慢慢更清醒了一些,感受着他抱着自己有些紧绷的身形,一时间心里有些愧疚。

这几天她夜里总会惊醒,每天晚上都是邵正泽紧紧的搂着她入睡,许是因为顾及她,两个人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好几次,她能感觉到抱着她的男人呼吸有些紊乱粗重,也都是被他哄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此刻,看着他英挺的眉眼和鼻梁,她将自己的身子上移了些和他头顶平齐,凑过去亲吻了他的额头,又顺着眼睛、鼻梁一直往下,清甜的唇最后落在了他的脸颊上,用舌尖勾了一下他的唇角。

不过一个动作,邵正泽的呼吸倏然粗重了些,看了她一眼,正要揽过她亲吻,身前的人儿却是突然缩了一下,顺着被子滑了下去。

他穿着薄款带扣子的睡衣,徐伊人滑到了他身前,略微想了一下,用牙齿去解他的衣扣。邵正泽低头看着,她细长的一条腿已经是勾上了他的腿,用脚尖在他的脚背上一阵摩挲,亲密的动作让他一双清凉的眼眸渐渐暗了颜色。

解开了第一粒扣子,在他紧绷的身子上落下了几个湿湿的吻,她又慢慢滑下去,解开了第二个第三个,又顺着他腰腹的线条一直吻上去,停在了他胸口的位置,抬眼看他。

水润的一双唇红艳艳,他的身子早已经是紧绷坚硬,她却浑然不知自己在玩火一般,定定的看着他,眼尾轻轻挑着,用眼神就那样勾着他、撩着他,小巧玲珑的两只脚在被子里摩擦着,柔若无骨的一只手慢慢的去挑开他的衣物。

邵正泽眼眸里的暗火渐渐簇成一团,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锐利和掠夺,看着她,也是沉默的不说话,空气似乎都凝滞了,却偏偏是紧张,一触即发。

他突然伸手将她直接拖到了他身下,两个人重重的撞在一起,徐伊人“啊”的一声轻呼,所有的嘟囔呢喃被他尽数封住。

他长驱直入、一路攻占和掠夺,就像疾风骤雨肆意而狂暴,她是雨中楚楚可怜的花枝,孤立无援,忍受着他一次又一次迅疾的拍打。

直到最后,她可怜兮兮的落到了雨里,被他的气息所包围,飘飘摇摇的颠簸着,仅存的神智只让她记住了他的脸。

沉默的、锐利的、掠夺意味十足……

带着湿汗,却是英俊而迷人。

她流了一层又一层汗,身下软软的床单都是濡湿绵潮,有气无力的蜷着身子,语调软软的去唤他的名字。

邵正泽环抱着她,心中的悸动依旧是未曾全部褪去,也不去回应,任由她一声一声的轻唤着,揽着她温若春水的小身子,顺着她光滑的脖颈一遍一遍的亲吻着。

半夜时候突然下起了雨。

半山腰的树木葱郁,风声呼啸在窗外,花枝招摇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也是将两个人惊醒,她神色困倦不已,贴着他温暖的胸膛,却是觉得她的世界从来没有这样的安稳过。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徐伊人的生日宴会安排在雨停之后的第二天,邵家大宅花厅外修建齐整的草坪上。

从窗户里看下去,老爷子请了不少帮佣,正忙着打扫和摆放东西,年轻的服务生也很多,穿着清一色的白色衬衫和黑马甲,俊朗帅气的脸上挂着微笑,手中托着盘子在桌椅之间穿梭。

她身上白色的礼服裙是昨天才从欧洲空运回来,单肩的设计露出精巧的锁骨,一指宽的肩带上却是层叠点缀了好几层轻纱做成的小花,一颗颗花心里都是碎钻闪耀,娴静中带着些高贵典雅。

胸部往下是竖线收腰的设计,将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身完美的勾勒出来,裙摆略显蓬松,里面用裙撑撑起来,最外面几层是洁白的轻纱,层叠绽开的小花和肩带上的设计相呼应,又多了些朦胧和梦幻。

脚下是银色镶钻的高跟鞋,此刻稳稳的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因为化了淡妆越发精巧美丽的一张脸,她当真是产生一种感觉,她就是被这样一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小公主。

邵正泽依旧是最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此刻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由衷的赞叹了一句“真美”已经是让她有些红了脸。

凑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了一个吻,带着些甜味的唇蜜被他舔去了些,徐伊人越发娇羞,边上专门被请来打扮她的化妆师一脸艳羡又知趣的退了出去拉上门。

将她安置在了梳妆镜前,邵正泽眼眸中都是笑意,拿过手边的唇彩一脸专注的去描绘她的唇形,对上她明亮又满含笑意的眼睛,眼眸里的笑意也是越发深重了一些。

拿过搭配的耳坠、项链,帮她一一带上,眼前的女孩唇角弯弯的看着他,美丽到让他舍不得转移视线。

阳光和微风透过窗户映照进来,彼此对视,更是恨不得时间就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

相携着下楼,时间还早,来的人也不是很多,两人到了花厅,视线落到正说话的几个人身上,邵正泽却是几不可见的蹙起了眉头。

正笑着和张昀说话的女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穿着宝蓝色的礼服裙,曲线窈窕、侧脸在斜斜映照进来的阳光里,十分漂亮。

此刻似乎察觉到身侧来了人,顺着两人的视线转过头来,脸上带上些惊喜神色,笑着喊了一声“阿泽”,就朝着他们两人走了过来,亲密的称呼显示着两家十分熟识的关系,身后的张昀都是毫无任何异样,只笑看着她。

此刻,她优雅窈窕的走了过来,视线落在徐伊人的脸上,点头微微一笑,最后落定在邵正泽平淡无波的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了些,开口道:“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

像老朋友之间最正常的打招呼,可她亲密的语调再配上灿烂的笑容,徐伊人心里已经是莫名其妙的难受了。

要知道,除了她以外,从来没有任何女人能这样笑着唤他一声“阿泽”,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这样出现在邵家。

尤其,她看着和张昀十分的熟悉,关系匪浅。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亲【wyyzmwy】、【137**67212】、【如诗如画盛夏之沫】,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