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出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她这样微笑着说话,徐伊人挽着邵正泽手臂的力道都是情不自禁的加重了一些。

黑白通透的眼眸落在她身上,女人鹅蛋脸端庄温婉,气质优雅自信,她心里的酸溜溜的感觉越发明显了。

和苏可儿、沈薇、江筱雅有意套近乎的感觉都不一样,甚至也没有孟安宁那般的骄纵随意,眼前的女人虽说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多岁,却已经颇具气度,就好像一位真正的贵族千金。

姚文竹也是用余光默默的打量着她,眉目秀雅、眼眸清亮,一身白色的礼服裙更衬托的她清新而纯净。

亭亭立在邵正泽的边上,挽着他的手臂眉眼弯弯的笑,两个人看起来竟是十分的登对。

心里有些复杂的嫉妒,姚文竹看着邵正泽的目光也是越发的亲近。

被他注视着的邵正泽缓缓的笑了起来,舒缓愉悦,是她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此刻,收了被徐伊人揽着的手臂,转而放到了她肩上,环着她纤瘦的肩头,语调客套而疏离,慢悠悠道:“姚秘书还是叫我名字吧。这小家伙可是个小醋坛子。你这样开玩笑自是不打紧,可要连累我晚上睡客房了。”

话音落地,他更是对着臂弯里的徐伊人温柔一笑,伸手过去将她落到脸颊的一小撮头发拢到了耳后。

许是因为他的打趣,徐伊人有些脸红了,白净的一张脸上晕染了桃花一般粉粉的颜色,十分动人。

唇角的笑容僵了一僵,姚文竹都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邵家那个一向清冷淡漠、气质疏离的老三,干笑了一下,目光落到徐伊人脸上,带着些挪揄道:“一个称呼而已,哪里至于!这位,应该不会介意吧?”

明显是对着她发问,徐伊人愣了一下,一脸认真道:“那个,我介意的。”

她一双眼睛干净又明亮,清透如水,神色呆呆萌萌的,抿着唇角带着些羞意的说了一句呛人的话,看着却是十分的乖巧。

一副根本没察觉她反问语气的样子,又是自顾自的轻轻点了下头,强调道:“夫妻之间才可以用这样亲密的称呼呢?不喜欢旁人这么唤他。”

话音落地,又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继续一本正经道:“哦。爷爷和爸妈也这样唤他,是家人也可以的。”

姚文竹的脸色一时间当真有些僵了,邵正泽却是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正走到几人近前的张昀也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用手搭了一下徐伊人的肩,朝着姚文竹开口道:“这丫头性子单纯了些,连你的打趣也没听懂。不过,也是老爷子和阿泽平时太护着了些,脑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小姚可别往心里去。”

“哪里。”有些恍惚的思绪一时间被拉了回来,姚文竹淡淡一笑,柔声道:“您客气了,我怎么会往心里去。”

话音落地,又是被张昀招呼着去到了另一边,剩下邵正泽和徐伊人站在原地,抬眼看向眼眸含笑的男人,徐伊人一时间有些窘迫,声音小小道:“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邵正泽依旧是笑。

徐伊人越发窘迫,抿了一下唇,有些不自在:“那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啊?”

弯着唇又是低笑一声,邵正泽微微俯身凑到她耳边,语调带着些难得一见的戏谑,声音轻缓道:“小醋坛子打翻了?”

话音落地,情难自禁的咬了一下她粉粉的耳朵,更是让她恨不得直接钻到地缝里面去。

想起刚才邵正泽对她十分客气的态度,一时间又是好奇,轻声发问道:“她是谁呀?为什么你称呼她为姚秘书?”

“中央副总理的秘书,姚文竹。”邵正泽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一句,语气不咸不淡,却是让徐伊人一时间忍不住咂舌,“她看着只有二十五六岁。”

“你对她有兴趣?”邵正泽微微挑眉,眼见小人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又是继续解释道:“嗯。她是出了名的聪明,十七岁就大学毕业。二十岁留学归来,精通三国外语,又是政府要员的掌上明珠,自然一路青云直上。”

徐伊人:“……”

愣了半晌,她心里都是有些说不清的感觉,看着一点不以为然的邵正泽,有些迟钝的开口道:“你怎么这么清楚?”

邵正泽微微一笑,“我清楚的人可不止她一个。要是你喜欢听这些,我可以从国家第一领导人一直给你介绍下来,你要听吗?”

徐伊人被他带着些调侃的样子逗的扑哧一笑,邵正泽又是捏了捏她的脸,语调温柔道:“好了。别说她了。那些人在我眼中都是符号一样,没有性别。”

语气缓了缓,他又是继续道:“我眼里的小女人可只有一个。”

话音落地,想到刚才自己母亲对这丫头的出言维护,一时间也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在还没有结婚以前,张昀对姚文竹一向比较喜欢,也是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提起了好几次,眼下能这样短的时间就彻底的转了想法,自然算得上好事一桩。

与此同时,已经到了厅外的姚文竹心里却依旧是有些不舒服。

邵家根基深厚,不可撼动,无论朝中如何风起云涌都是岿然不倒。她只比邵正泽小上两岁,在年龄上十分相配,也是一直都知道张昀有意于她,希望她能和邵正泽凑成一对。

不过张昀和邵端在政坛上一直都是长袖善舞,这种事情也并没有主动开口问过她,她本身又是觉得自己一个女人开口表示好感有些不够矜持,所以一直都是按兵不动。

眼看着邵正泽即将到而立之年,而自己也不好一直蹉跎,正是心里寻思着这件事,却是突然被他的婚讯炸的找不着北。

反反复复将两人的亲吻视频看了好几遍,又将那些关于两人婚讯发布会的新闻看了好些遍,她才是不得不信,邵正泽当真是结婚了。

妻子不是什么名门闺秀、望族千金,竟然只是一个从小无父无母的孤儿,眼下还进了娱乐圈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这简直是太难以理解、太不可思议了!

这样想着,她已经是有些语气试探的开口道:“听说三少的夫人是娱乐圈的演员,三少都不会介意吗?毕竟那样的圈子到底是杂乱了一些,看她一副单纯乖巧的样子,可真是有些看不出来是那个圈子的人呢。”

哪里会听不懂她话里暗含的意思,张昀倒是第一次觉得自个儿子看上那丫头当真是不错,老爷子高兴,他自个喜欢。

尤其是说起话来永远都是乖巧柔和、轻声细语,简单通透一眼就看到了底,哪里像这些脑子里九转十八弯的,娶回来再牵扯上那么多势力纠葛,也是麻烦。

总归他们邵家也不需要借由联姻来巩固势力,姻缘也一向都是彼此觉得合适了才好。

张昀轻笑了一下,一脸无奈道:“那丫头喜欢,老爷子和阿泽又一向纵着她,这等我们知道的时候,电影都拍了。不过倒也是出乎意料,看她平时文静腼腆的,还有那样的天赋,第一次就表现的那样好,家里也就由着她去了。”

眼看着姚文竹有些愣神,又是略一思索继续开口道:“阿泽都不介意,我们做父母的自然也不怎么有发言权。那孩子从小性子沉稳内敛,却也是一向固执己见。话说回来,也是从结婚以后,我才发现自个这儿子会有那样多的情绪。上一次那丫头被伤的住了院,他不吃不喝的守着,胡子拉碴的样子都是将我吓了一大跳。”

语气里明显的维护,姚文竹一时之间都是失语,勉强笑道:“三少夫人可真有福气。”

“伊人她也是个好孩子。”张昀一脸欣慰的说了一句,姚文竹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寻了借口去洗手间。

邵老爷子这几年一惯深居简出,宴会之类的活动甚少举办,破天荒的为一个孙媳妇大张旗鼓举办生日晚宴自然更是头一遭。

虽说请的人也不多,可但凡拿了帖子的自然是毫不迟疑就来捧场,联想到上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他对徐伊人毫不掩饰的疼爱,一个两个也是精心挑选了价值不菲的礼物。

原本就是各家的年轻人居多,老爷子和邵正泽的父母也就在开始的时候招呼了几个人,就将宴会的主场彻底的交给了主角。

调整了心情的姚文竹再出来,红毯之上,邵正泽已经是拥着徐伊人跳了第一支舞。周围簇拥着跳舞的男女也是不少,静静的站在边上看着,有些气闷的自个喝了一杯,她心里依旧是有些复杂难言。

毕竟,一直以为张昀是中意她的,开口也就是时间的问题,可一直期待的事情突然落空,尤其她自认为徐伊人并不如她,怎么想都是不甘心。

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手中的高脚杯,身边却是突然传来“嗨”的一声,一回头,穿着酒红色礼服裙的宋娉婷出现在眼前。

这个圈子也就这么大,平日和宋娉婷多有接触,两个人关系也是不错。

此刻,她一脸笑容的挽着身边的男人,眼见自己抬眼看过去,有些娇羞的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夫,孟歌。”

话音落地,又是冲着面无表情的孟歌仰起头笑,柔声道:“这是姚文竹,我的好朋友。”

“嗯。”男人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表情带着些漫不经心,从她胳膊中抽走了手臂,说了一句“你们先聊”就径直抬步离开。

“你这未婚夫可真是脾气大。”姚文竹啧啧叹了两声,目光落在她一脸满足的笑容上,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以你的身份嫁给他已经是屈就了。你看他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宋娉婷无奈的笑了一下,“孟歌他就是这个性子,不太爱笑,其实呆的时间长了也就还好。”

姚文竹轻嗤了一声,不置可否。

眼见她明显带有成见,宋娉婷心里有些别扭,拿起手边台面上一杯酒抿了一口,语调带着些怀念继续解释,“如果不是他,我现在早就毁了。在异国他乡碰到一个国人已经是足够惊喜的了。尤其……”

宋娉婷语气顿了一下,“他在七八个酒醉的男人手下救了我,也就花了几分钟时间。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打架也可以那么帅,身手那么好。当时我就发誓非他不嫁了。”

“如愿以偿。那可真是恭喜你了。”姚文竹语气里带着甚少出现的烦闷,宋娉婷一时愕然,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同寻常,有些探寻的看着她,顺着她定定盯着一处的视线看了过去。

舞场中央,邵正泽拥着徐伊人,不知说了什么,正是露出一个温柔的低笑,让她都是觉得不可思议。

一时间心里有些了然,却到底想起了孟安宁的事情,开口提醒道:“你不会是念着他吧?可千万别动什么心思,上一次……”

孟安宁的事情并没有曝光到媒体那边,一般人也只是知道徐伊人被掳了一次,宋娉婷会知道也是因为孟家的关系太乱了些,人多口杂,难免就听到了风声。

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开口道:“上一次孟家小姐找人欺负她,结果眼下自个连人都见不着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孟家小姐?”姚文竹不自觉挑了挑眉,迟疑道:“你是说上一次她被掳的事情吗?我也有听说,不就是邵正泽赶到救的她嘛,听说当时已经被欺负的不成样子了。”

“可不是……”宋娉婷心有戚戚,“孟家那些人手段一向狠。”

琢磨着她的话,姚文竹一时间若有所思,自顾自开口道:“看照片里抱出来的时候身上披着衣服,血淋淋的。不会是被凌辱了吧?”

“那个应该不至于……”

“怎么就不至于?!”姚文竹一时间提高声音反问了一句,寻思道:“要不是被欺负的惨了,孟家小姐眼下至于连个消息都没有?说不得就是已经失了清白……”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是忍不住抬眼看了过去,肩膀上却是突然搭了重量,齐齐吓了一跳,同时回头,挤到两人中间的一张脸笑的跟太阳花似的。

“两位美女看什么呢?”靳允文勾唇笑着说了一句,俊俏的一张脸顺势凑了过去,在姚文竹的脖颈间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道:“今天用哪个牌子的香水,啧啧,可真香。”

“少动手动脚的。”圈子里出了名的花花大少,她们这些自持身份的小姐一向都是避之不及,此刻眼见他好端端凑到自己跟前来,姚文竹心里就是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别介啊,前几天才睡过,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这可忒不地道!”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靳允文顺势放开了宋娉婷,反而是伸胳膊直接搂上了她的腰,凑过去就在她脖颈上舔了一下。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宋娉婷有些局促,姚文竹穿着礼服裙高跟鞋,自然不能大幅度伸展动作,也只能气急败坏的一边推他,一边看着宋娉婷开口道:“别听他的。他在胡说八道。”

“诶?”靳允文也是有些恼羞成怒,“小爷我从来也不会强迫女人的!”

开口强调了一句,又是朝着宋娉婷努努嘴,“你瞧。我们说好穿情侣装过来,估摸着是在你这好朋友跟前不好意思承认,文竹她就是脸皮薄了些。”

有些难堪的立在原地,宋娉婷目光在两人身上同色系的衣服上转了两圈,看着靳允文一脸荡漾神色,再看着姚文竹一脸羞愤欲死的样子,一时间当真有些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她纠结之际,靳允文已经是大力揽着姚文竹的腰,将她扯到稍远处的一棵树前,一只胳膊搂着她,一只手撑着树干,将她禁锢在怀里,远远看起来就好像两个人在拥吻一样。

此刻的姚文竹自然是气急败坏,一只手挥了上去,就要扇他一巴掌,却是被男人紧紧地抓住手腕,更紧的禁锢在了怀里。

虽说和邵正泽、靳允浩他们比起来身手差上很多,可靳允文制住一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此刻将姚文竹直接压到树干上,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又带着些嫌弃的吐了一口,一脸坏笑道:“姚小姐刚才说谁呢?”

“无耻。”姚文竹洁身自好惯了,没有多少情事经验,被他这样两弄三弄的折腾完一时间竟是有些心猿意马,又被他往地上吐口水的动作恶心郁闷到,恨恨的低咒了一声,不厌其烦道:“什么说谁呢?你好好的这样坏我名声是有神经病是不是?赶紧放开,小心我喊人了。”

“你喊呀!你喊了我就吻着你,看那些人过来要做什么?”邪气的挑眉笑了一下,靳允文又是一脸荡漾道:“要不你不介意我在这里办了你?众目睽睽之下,估摸着你老爹也只能逼我过去向你提亲了,反正我这名声,娶了你也算赚了。就勉为其难答应也好。”

“你!”素来知道他无赖的名声,姚文竹自然忌惮,要不然刚才早就喊人了。

这种流氓,根本和他没什么道理可讲。

重重的将她压在树干上,两个人中间基本上一点空隙都没有,靳允文微带薄茧的指腹顺着她的肩头在胳膊上来回游离,一时间姚文竹一张脸涨红成了茄子。

毕竟是情场老手,靳允文在某些方面向来天资聪颖,此刻原本就是有意为之,眼见她红着脸咬着唇的样子,慢慢低下头去,凑到她耳边,语调暧昧道:“这么不经事,还是你骨子里就带着风骚啊?!”

“你!”被他这明显带着羞辱语气的言语猛地激怒,又从未听过这样露骨的话,一时间又是难堪又是说不出的悸动,姚文竹神色恨恨的瞪着他,靳允文却是突然冷笑一声,“你说,要是我将你在这里扒光拍些照片什么的,会不会也闹一番轰动?!”

“无耻变态。你给我滚开,你再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我真的要喊人了。”姚文竹彻底气急,压低声音愤愤吼了一句,靳允文却是完全不以为然,反而是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要是你再说不三不四的话,我就亲自办了你!”

“你!”眼见此刻的他神色间突然严肃了几分,姚文竹一时之间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等回想了刚才自己说的几句话,一时间反应过来他突然凑过来竟是为了徐伊人,更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她。

“怎么,听不懂我在说什么?”靳允文捏着她的脸,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对视着,他语调慢慢、一字一顿道:“不错。就是和她有关系那些话,你再口无摭拦的传播一句,我就依法子办了你,你觉得怎么样?”

“你为她出头?”依旧是有些难以置信,又羞又气又急又恨,姚文竹的声音有些扭曲,压低声音反问一句,靳允文却只是目光深沉的注视着她,偏偏,那眼眸里深长的意味当真有些让她不寒而栗。

只一个对视就让她明白,这个流氓痞气的人并不是在说笑。

心里百味陈杂难以言表,神色怔忪的看着他,侧过脸去难堪的点了一下头,两人边上却是“汪”的一声扑过来一条大狗。

靳允文身子一抖朝边上躲了,半人高的哈士奇直接蹭过树干将姚文竹扑倒在地。

“月辉,拉好你的狗!”院子里气急败坏的一声喊还带着颤音,一时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喊完了靳允文才发现被扑倒的不是自己,惊魂未定的抚着胸口说了一句“我滴娘啊”才缓过气来。

真是差点吓尿了好么!

他绝对和这只大笨狗前世有仇,老子的一世英名!

咳咳,没注意写过六点鸟,汗哒哒,阿锦顶锅盖走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