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唯美/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艰难吞咽着口水看着被哈士奇强吻的姚文竹,靳允文一时间没忍住,“扑哧”一声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奔过来的月辉急忙吹了一声口哨,正可着劲亲吻的哈士奇一只爪子拍上姚文竹的脸,流着口水呆呆的回过头来。

“过来。”月辉声音脆亮的喊了一声,哈士奇一转身,从姚文竹身上跳了下去,被它蹂躏了一通的姚文竹猛地起身,一只手撑在地面上吐了起来。

“怎么回事?”院子里一众人慢慢的围聚了过来,邵正泽声音清冽的问了一声,月辉朝着哈士奇挥挥手将它挥到了自己身后,神色歉疚的看了姚文竹一眼,正经八百的解释道:“小奇追着白露玩,不小心扑倒了姚小姐。是我看护不利,真是抱歉。”

众人抬眼朝着姚文竹看过去,她身后突然窜出一只胖乎乎的大白猫来,碧青的眼珠儿滴溜溜转了两圈,“喵呜”叫了一声。

“白露。”徐伊人连忙叫了一声,软绵绵胖乎乎的猫儿又是“喵呜”叫了一声窜到她的脚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喵喵叫着讨好。

邵正泽俯身下去将猫儿抱了起来,递到了她怀里,又是转头朝着凑过来的两个佣人开口道:“扶姚小姐到客房去梳洗一下。”

话音落地,看着趴在地上狂吐不止的姚文竹也是面带愧色,语气温和道:“真是抱歉了。这小奇是爷爷的爱宠,一向规矩也就没有拘着,惊着了姚小姐实在抱歉。”

心里又羞又气,大庭广众之下丢了这样的脸,姚文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偏偏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一只狗过不去。

尤其,这只狗还是邵老爷子的爱宠,真是丢死人了!

默默地点了两下头,被两个女佣搀扶下去,围聚的众人自然也是慢慢的散了去。

靳允文勾着唇角一回头,和抱着猫的徐伊人打了个照面,面前的女孩正是有些责怪的拍了拍猫头,却又是忍俊不禁的弯着唇角,恬静清灵的样子让他胸膛下一颗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唇角的笑意加深了,有些呆愣的看着徐伊人,侧旁几道冷风飕飕的朝着他吹了过来。

侧过头,对上一脸审视的看着他的邵正泽、笑眯眯挤着眼的月辉,以及,余晖腿边一脸木木的看着他的哈士奇。

“咳咳……”小心脏一时间受了惊,靳允文猛地咳了两声,一直手心朝外挡着哈士奇看向他的眼神,朝着月辉一脸愤愤道:“你能不能拉好你的狗,每次都这样冲出来吓人真的好吗?!老子的魂差点给吓没了!”

“又没有扑你,你好端端闪个什么劲?亏心事做多了是不是?上次的救命之恩这么快就忘了?!”月辉话音落地,恶作剧的拍了拍狗头,靳允文面色一变、一个箭步窜到邵正泽后面抱着他。

月辉“噗”的一声辛苦憋笑,邵正泽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靳允文耸耸肩从他身上退了下来,一脸无辜的摊摊手,“这里只有咱们几个人,我总不可能扑过去抱你老婆吧!”

“你可以试试。”邵正泽蹙眉语调淡淡的说了一句。

“别……”靳允文当机立断回绝一句,有些忍不住想伸手过去捂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想起来就蛋蛋疼有木有?!和这面瘫的家伙绝对是有交流障碍!

当年在训练营的时候,自个一时内急叼着草在树林里撒尿,他几声“砰、砰、砰”的枪响直接将自己吓得软趴趴。

保护蛋蛋,远离面瘫!可一直是他铭记于心的人生信条!

泪牛满面的回忆了一通,靳允文讨好的凑过去,帮他拍了拍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在他又一次蹙眉之际,小声开口道:“注意一下姚文竹,小心她散布谣言诋毁伊人。”

挑眉看了他一眼,邵正泽神色略缓,点了点头。

等他退了两步,又伸手理了理自己身上宝蓝色的西装,顺带着习惯性的在头发上倒腾了两下,勾唇笑着转身离去,邵正泽若有所思,回过头看向了他身边笑眯眯的月辉。

“那个,咳咳……”在邵正泽洞悉一切的目光中无所遁形,月辉笑眯眯露出两颗小白牙,有些郁闷的解释道:“我就是想让小奇吓吓他而已。没想到它冲过去扑倒了姚小姐。咳咳,真的是意外!”

邵正泽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又将视线落到了边上木木呆呆的哈士奇身上,却是忍不住弯了下唇角,伸手过去神色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语调淡淡道:“没事。你做的不错。”

话音落地,揽着徐伊人抬步离去。

月辉的笑容僵在了唇角,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竟然是夸了自己一句,心里“嗷呜”叫了一声,看了一眼木木盯着他的哈士奇,神色却是倏然一转,一本正经的警告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再不听命令,拍扁你的狗头!”

一向没有表情的大狗委屈的看了他一眼,挪了屁股走了。

……

夜色渐深,赴宴的一众人才是陆续离开,越野车下了盘山公路,宋娉婷抿着唇看了一眼边上没什么表情的孟歌,有些小心的朝着他手边凑了过去,一只手攀上他的肩头,柔声开口道:“要不我今晚不回去了。留下来陪你怎么样?”

虽说两人订婚已经有一年时间,可孟歌迟迟不开口说结婚的事情,她也不好意思上赶着催的太近,两人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咸不淡、不温不火。

尤其是这一年来,吃了几次饭他每次也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连一次正经的约会都是没有过。

马上三十岁,一个正常的男人也该有那方面的需要啊,可他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自己,她都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完全没有女性魅力。

也猜测过他在外面有女人,可眼下这社会,那个男人不是在外面有那么一两个?尤其他是孟家人,那样乱的家庭关系,从小耳濡目染着,有些事情想想也知道不可能避免。

心里有些失落,可喜欢他就得接受他的全部,纵然有时候不开心,她也都是统统自己排解掉。

“不用了。你回去好好休息,我晚上还有些事要处理。”孟歌垂眸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伸手揽她,却是也没有推开她。

当时娶她是权宜之计,自然是不愿意结婚。此刻看见她黏自己黏的这么紧,心里有些不耐烦但同时又有些歉疚。

这样的情绪划过心头,他一时间竟是忍不住勾唇笑了一下。

自己竟然也会有愧疚这样的情绪,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从小到大人生的字典了只有争抢这么一个词语。身在孟家,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去拼,谁的势力最大,谁就是下一任的家主。

为了这样一个位置,他当真是时刻提防算计着好些年。

此刻,却是有些觉得这样的日子淡而无味了。

过去的二十多年,生命里也就只有那么一个女孩是他没有得到手的。人常说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自己尤其是。

“都这么晚了,做什么让自己那么辛苦,生意上的事交给下面人去处理,偶尔也让自己放松一下啊!”柔声劝说落在耳边,他的目光对上宋娉婷带着些期待的一双眼,若有似无的轻叹一声,生意带着些低哑暗沉:“别闹了。一会先送你回去,真的有事情要处理。”

心里的期待慢慢变成失望,有些委屈的咬着唇,宋娉婷坐正了身子,有些忍不住开口道:“孟歌,你当初为什么救我?”

那一次之后再碰见他,她欣喜若狂,自然是让人好好调查过他,依着孟家的那些作风,他绝对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尤其还并不在自己的祖国,当时那样的情况,一般人都是直接避着走了。

她的问话一时间也是让孟歌有所触动,神色略微恍惚了一下。

当时自己初到国外,夜里路过街头的巷子听到有人用中文呼救,就因为那样无助又凄惨的声音让他一时之间起了恻隐之心而已。

“顺手而已,你不用往心里去。”收回思绪回了一句,宋娉婷彻底语塞。

将后面一直沉默的她送回了家,神色带着些慵懒的靠在后座,唐三默默地坐在前面,隔了许久,才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微微低沉的“林思琪”。

调转车头,从后视镜里看见他拿着一个小首饰盒若有所思,唐三一时间深感无奈,孟歌已经是再次开口道:“不用去酒店了。直接去她住的地方。”

刚出道一年时间,林思琪主要还是以接拍一些广告为主,偶像剧拍了一部,除了眼下正拍摄的《赫连王妃》,也就同时拍着一部都市爱情题材的电影。

她的住所不在中心区,也就是自己租住的小一室而已,他去过一次,有开口说送她一套房子,可她也是并没有笑逐颜开的接受。

等房产证和钥匙拿到手,也没见她搬进去住,当真也是个古里古怪的人。

孟歌心里有些疑惑,多想了一会,车子已经到了地方。

听到声音开门的女孩应该是刚洗过澡,穿着宽大的睡裙,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就开了门。

看到他却是明显愣了一下,往边上退了一步让他进去。

一居室最多也就五十平,坐在沙发上他都是有些逼仄的感觉,林思琪抿着唇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道:“这么晚。孟总怎么过来了?”

她的语调带着些客套和距离感,孟歌微微眯眼看她。

此刻她刚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过来,干干净净一张脸在灯光下美艳生动,眉眼中也是全然没有平日的妩媚和柔顺,更是多了些抗拒的冰冷。

似乎从上一次在酒店里之后,她面对上自己也就慢慢成了这个样子,两人也都是没有再发生过关系。

一来是他早已经懒得强迫女人,二来她也没有主动找上自己。

胡思乱想了几下,孟歌将兜里的小首饰盒掏出来递了过去,对上她有些迟疑的神色,开口解释道:“这个,改天到了剧组送给徐伊人。今天是她的生日,想着你们似乎关系不错,顺带着帮你也给她准备了一份礼物。”

“伊人?”林思琪显然是意外,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却依旧是百思不得其解,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退却道:“这个怕是不妥吧,既然是生日礼物,自己挑选的才有心些,怎么好这样麻烦你?”

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似乎是没想到她现在这么难说话,孟歌微微眯了眸子,就那样看着她,一字一顿道:“这个东西,亲手交到她手上,你明白吗?”

他态度陡然之间严肃了许多,带着些迫人的威势,一副不想解释太多也不容商量的样子。

林思琪愣了一下,捏着首饰盒,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孟歌没什么说话的兴致,眼见她收了盒子就已经从沙发上起身,将他送到了门口,看着他高大健硕的背影,林思琪心里突然是涌上冲动情绪,脱口而出道:“孟总?”

闻声停了一下的男人还来不及回头过去,就听见后面传来一道略带疏离和试探的女声,“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好不好?”

孟歌面色一愣,“砰”的一声从外面直接拉了门。

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他一惯让人捉摸不透,屋子里的林思琪死死盯着紧闭的那道门,良久良久。

……

李静案子和沈薇事件引起的热度慢慢褪了下去,在家里也是休养了一周时间,徐伊人情绪彻底的平复了下来。

下了一场雨,夏日的余温彻底的消褪,空气渐渐凉爽了下来。

徐伊人穿着浅色的衬衫下套了一条小裙子,外面裹着修身长款的黑风衣坐在后座上,越发沉静的气质也是逐渐褪去最开始的稚嫩和青涩。

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会,邵正泽伸手过去揽上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往自己的旁边移了一些。

靳允欣的“清新美衣”行情走俏,此次秋冬款新品是清新校园风。

再三甄选之后,广告和画册的拍摄地点选在了历史悠久、环境优美的华夏传媒大学。

得了消息的一些死忠粉早早等候在了学校门口,眼见最先一辆保姆车缓缓驶来,月辉和唐心先后从车里下来已经是忍不住的激动。正要开口喊话,月辉却是朝着他们挥挥手笑了一下,干脆利落的关了车门。

粉丝们齐齐一愣,又是眼见的瞅见后面停下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一时间都是欣喜若狂的对看一眼。

“嗷嗷嗷,这是总裁的座驾是不是?”

“啊啊啊啊啊,总裁亲自送我们闺女过来鸟?”

“好恩爱好恩爱,画面太美不敢看!”

惊喜过后嗷嗷乱叫的粉丝一个两个目不转睛的看了过去,后座门先是开了一扇,邵正泽刚一露面,他们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就看见男人俯身将徐伊人接了出来。

“总裁好贴心!”

“刚才他俯身把伊人接出来动作都不带停顿的有木有?”

“啊啊啊,他们一定是坐的超近的,伊人会不会原本就坐在总裁大腿上啊?”

“嗷嗷嗷,好兴奋肿么破?!”

脑洞开的太大,粉丝们捂着嘴各种尖叫和抓狂,后面又是先后停了几辆车,靳允欣和自个手下的一众工作人员也是先后下了车。

快步过去给了徐伊人一个大大的拥抱,靳允欣一脸笑意道:“我的小公主,可真是好久不见。”

被她带着些夸张的拥抱和语调一时打趣的不好意思,徐伊人抿着唇笑,靳允欣的目光落在她边上的邵正泽身上,心里却是忍不住一声暗笑。

“清新美衣”的市场前景非常好,一切进入正轨以后她可是让旗下一众店员做过详细的市场调查,买衣服的年轻女孩给徐伊人的几乎是百分百好评。

“就是喜欢她才过来的。”

“广告和宣传册都好美,想穿出那样的效果。”

“徐伊人的气质太好了,超级喜欢她。”

甚至有的薏仁粉专门来买衣服,就是为了软磨硬泡求到店面的宣传册回去珍藏,这样想着,她已经是一脸打趣的看向了邵正泽:“我说邵总裁,为了不让你媳妇的粉丝们失望而归,我光是服装画册都多印制了好几批,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呢?”

“要钱找王俊。”邵正泽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古板严肃的样子和以前绝对没任何变化,靳允欣有些无语的朝着徐伊人吐了吐石头。

不过,想到一会还要烦扰于他,却又是一阵心情大好。

上一次拍摄的所有照片里,连同她在内最喜欢的都是邵正泽和徐伊人一起拍的那几张。也说不出为什么,他们两人在画面里说不出的协调,单是看着都忍不住从心底里发出惊叹来。

原本是想提议让他也来做模特和徐伊人一起拍摄今天的,不过她也是实在没有胆量啊,只好一会见机行事了。

此刻,眉眼弯弯的徐伊人已经和粉丝们说了好些话,又一起合影了几张,才跟着工作组一路往学校里走去。

“伊人的笑容好甜蜜!”

“她身上香香的,很好闻有木有?”

“嗷嗷,我觉得她眼睛好漂亮,一对视就想扑过去是肿么回事?”

跟在后面的粉丝,压低声音却是忍不住兴奋彼此分享着心情,边上跟上来的一道人影却是让她们突然敲响了警钟。

靳允文一身天蓝色的休闲西装看着极为粉嫩,俊俏英气一张脸笑成了一朵花,对着目瞪口呆的她们喊了一声“小美女们好”已经是快步追上了前面一众人。

“诶,你怎么来了?”月辉警觉地伸胳膊过去拦了他,靳允文笑容越发灿烂,朝着边上走着的靳允欣努努嘴,挤眉弄眼道:“老头子说是我都不如一个丫头,这不专程跟过来看这丫头是怎么自主创业的吗?顺带跟着取取经,自个也倒腾倒腾?”

“扯吧你?!”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靳允文警惕的四下看了看。

唔,那只大疯狗不在……

舒了一口气,他直接搭上了月辉的肩膀,朝着他挤挤眼,“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反正我跟的是自个小堂姐。”

被他一脸无赖的样子弄得也是有点没脾气,公众场合,小奇不在,月辉也是有点没法发作。

抿着唇用眼神警告了他两下,后面一众粉丝看着两人勾肩搭背的亲密姿态心里都是百转千回。

在跟进来的保姆车里换了衣服化了妆,徐伊人要拍摄的第一个场景是在传媒大学的林荫道上。

阳光透过遮天蔽日的高大梧桐在地面投映出斑驳的光影,从树上掉落的黄叶铺了薄薄的一层,看着相当的唯美又安静。

跟来的安保人员清了场,一众围观的人远远站在外面,徐伊人抱着几本书册入画,已经是美得让人无法呼吸。

此刻她上身是一件灰色的宽松版毛衣,毛衣前后都是一副彩色的画,前面的太阳花图案因为她抱着书的姿势暂时遮掩。后面是略微简单的几何图案,细看起来像是一个随意勾勒的太阳,金黄、纯黑、深蓝三种绣线织成,十分独特漂亮,再衬着她笔直挺秀的纤瘦后背,效果更是难以形容的唯美。

毛衣下面配的是一条黑色的毛绒小伞裙,裙子不算长,裙摆在膝盖往上一指宽的距离,下面搭配着打底裤袜和黑色的小皮鞋,学院风中带着一些沉静娴雅。

她静静的走着,边上一众人的视线也就随着她的走动而移动,摄影师严阵以待,等她又走了两步,眼看着斑驳的阳光顺着枝叶缝隙投映而下,阳光落在她精巧的侧脸上为她镀了一层淡淡的光,连忙开口喊道:“OK!就是这个位置,稍微侧身,四十五度角抬头,眯眼,微笑……”

订阅前三名【北宫伊人】、【念念】、【雨落过的季节】,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咳咳,阿锦又卡着时间来鸟,先上传再改错别字,~\(≧▽≦)/~啦啦啦,二更应该在【下午六点】咳咳。

欢迎所有新跳坑的亲亲么么哒,本文验证群【337023422】,欢迎亲亲们。

感谢打赏和投票票支持阿锦的亲亲们,开森,爱你们么么,话说,第一次投评价票的亲亲们注意鸟,一定要选择【5分热度】也就是【经典必看】,下次再蹦出来说布吉岛,瓦真的会拍扁你们的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