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丑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镜头顺着他的视线移到徐伊人浑然不觉的恬静面容之上,她下了长坡,视线逡巡一下,对面清俊英挺的邵正泽入画。

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高挑颀长的男人目光落在他脸上,原本清淡无波的一双眸子漫上了脉脉深情,没有朝她走过去。可随着女孩唇角的笑容愈深,隔着十来米的距离两人的视线交缠在一起,满满的情意已经是不言而喻。

此刻,邵正泽一只手插进了裤子口袋,一只手握成空拳凑到唇角,食指指腹轻轻在自己的薄唇摩挲了两下,神态十分舒缓轻松。

一脸温柔的看着她,女孩已经是迈步飞快的朝他跑了过去,长发随着她的动作飞扬起来,精巧白皙的一张小脸上笑容满满,连眼眸里都是灿然光亮,她欢呼雀跃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男人微微俯身,张开双臂拥抱了她,女孩两只手臂自然的圈上了他的脖颈,眼眸里也都是带上了柔和笑意。

摄像机推近,给了两人近景,邵正泽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一句:“小丫头今天真漂亮!”

温和的、纵容的、宠溺的、迁就的、疼爱的……

他的表情和动作似乎可以诠释每一种爱,让人着迷不已。

像呵护疼爱她的父亲和兄长,像正处于热恋中神色迷醉的恋人,又像深情缱绻相处多年的丈夫……

和导演预期的都是不太一样,可看着画面他只觉得太合适了!

简直没有一个词语能形容他此刻激情涌动的心情。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本色出演了,他一时间有些明白,为何网上一直流传着那一句“一见总裁误终生,从此男票是路人”了。

这样优秀的男人,这样的家世和身份,他会这样将一个女孩捧在手心里疼爱。这份感情,简直是所有女人心中最瑰丽的梦了。

导演神色喟叹的打了手势,拥抱在一起的男女却是并没有直接分开。

徐伊人在他怀里仰起头笑了一下,邵正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两人才松开了彼此。

温情的互动落在边上看着的一众薏仁粉眼里,心里一阵嗷嗷乱叫,脸上却都是满足和感动。

友情客串的三个人看着这最后一幕,自然也是表情各异。

顾凡脸上带着些失落,可更多的是祝福。

邵正泽爱她护她,所有的一切举动都被薏仁粉各种珍藏和收集,他自然是其中再清楚不过的一个人。

那是他追赶一生,也无法与之比肩的一个男人,那样美好的女孩,当是需要世间最好的男人来匹配。

脑海里一幕幕画面飞快的闪过,第一次她在学校大礼堂上惊艳的舞蹈,第二次她走在校园林荫下回过头的招手和微笑,医院门口她奄奄一息的睁开眼,粉丝见面会上她一个鼓励的拥抱,以及最后,新闻发布会上,和邵正泽并排坐在最前排回答问题的她。

所有的奢望转瞬成空,却是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

月辉在画面切换的时候伸手撑了地,并不曾真的直接摔下自行车,可倒霉的是他被倒落的车子磕着了下巴,此刻自顾自的揉着,抬眼看过去,唇角扯出一个不自觉的微笑来。

至于原本就距离两人颇近的靳允文,却是一时间觉得,他恍惚间懂了爱情。

天边橙黄深蓝的色彩慢慢褪了下去,校园里各处灯光次第亮起,整整一天的拍摄也终于是成功收尾。

和一众粉丝告别,徐伊人一上车就歪靠在邵正泽的怀里,有些累,迷迷糊糊的趴在他的大腿上躺一会。

回到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挽着邵正泽的肩膀,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胳膊上,徐伊人依旧是有些睡眼朦胧。

后面下车的月辉看着她一副困倦容色,原本要开口说的话几次咽了回去,却在两人即将进门时终归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林思琪出事了。”

邵正泽转头看了他一眼,月辉神色有些讪讪,却到底是顾及着在片场徐伊人和林思琪也一向比较交好,想着总该让她及时知道才好。

眼睛已经眯起来的徐伊人清醒了一大半,转过身去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一脸疑惑道:“怎么了?”

欲言又止好几次,月辉还是觉得那些事有些难以说出口,毕竟是她心里在乎的人,因而只是缓缓开口道:“今天下午海角论坛曝出来一个帖子,你一会回去看一看。”

话音落地,又是看着她依旧疑惑的表情,叹声道:“具体情况眼下也不知道。不过想起来她也会不太好,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一直跟着她,在片场的时候与她相处愉快的人自然和他关系也都还好。想起那样的言论月辉心里都是有些担忧,刚才路上习惯性浏览娱乐新闻的时候才发现网络上又是炸开了锅。

当真是多事之秋啊!

月辉一向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只想到他也会无可奈何的叹气徐伊人都是诧异,进了门连洗漱也顾不上,就直接去了书房。

海角论坛算的上国内最火的论坛了,从天下政局到家庭纠纷无所不谈,一向是一向八卦好事者最流连忘返的地方。

抿着唇点开了论坛主页,顺着首页置顶标红的帖子开始浏览,正中央第三条“林思琪:婊子中的代表,明星中的败类”一个标题突兀的映入眼帘。

盯着标题定定的看了好几秒,她握着鼠标的一只手都是有些莫名的颤抖,心里愤怒涌动,她点开了标题。

发帖时间在下午五点多,也就是他们开始拍摄最后一条广告片段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下面显示的页码已经用省略号开始代替。

稍稍瞄了一眼,徐伊人折回到了最上面。

“忍了半年,还是觉得有些事情不吐不快。我不太上网,也是为了这一个帖子注册的会员账号。实在是觉得娱乐圈一个光鲜亮丽的明星过的太过逍遥了一些。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我可以先直接告诉大家,要爆料的就是娱乐圈眼下的新生代女演员林思琪。从无意中在江北电视台的跨年演唱会看见她,她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根刺一样的梗在我的心里,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一直忍而不发。过了半年时间,还是想说一句,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传媒大学科班出身、娱乐圈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些形容她的前缀词简直就是狗屁。事实上,她就是一个忘恩负义、寡情薄幸的婊子而已。十五岁开始在青城酒吧坐台,整整两年多时间,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因为长得漂亮,她曾经有青城第一小姐的称呼,艺名罂粟,一百块就可以带出去一晚。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她所有的丑事被一个男人一手抹平,所以我没有一张照片或视频来佐证自己这些话,甚至可能所有曾经知道她的人也不会出面来附和我。但是事实如何林婊子心中总是清楚地,我只是一个对有些事实在看不过眼,替一个傻里吧唧为她失去一切又被她抛弃的男人讨个公道而已。”

一句一句看下来,到了最后,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难过,坐在电脑前,徐伊人整个身子都是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第一次在江家洗手间遇到,耳边那样的声响突然重新浮现在耳边,第一时间,她竟是有些忍不住相信了帖子上面的话。

可同时跨年演唱会上她唱歌的一张脸又是无比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要让她如何相信有那样歌声的女孩会是帖子上面所说的那样狼狈不堪。

手指打颤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电话过去,机械的女声一遍一遍的提醒着她“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怔怔的握着手机,她脸上的表情复杂的变了几变,简单洗漱过的邵正泽进了书房,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问道:“怎么了?”

徐伊人不说话,邵正泽的目光落到了点开的电脑页面上,一时间也是愣了一下。

时刻关注着她,他自然知道徐伊人和林思琪关系不错,最起码比一般同剧组的那些演员要亲密许多。

此刻看着电脑屏幕,英挺的剑眉已经是忍不住蹙了起来,目光落到徐伊人惨白的脸上,声音沉稳的开口安慰道:“京华那边自会处理的,你别担心了。”

孟歌一手捧着的,林思琪这一年多时间来人气上升的也是不错,最起码绝对是娱乐圈新生代知名女星了,在京华同期一众女星之中,绝对是比较出挑的一个了。

“可是我给她打电话打不通,她关机了。”徐伊人忧心忡忡的说了一句,想到两个人偶尔聊天她说的那些话,一时间有些感同身受的心痛,继续道:“我知道她也是孤儿,京城里根本就无亲无故的。你说,她不会出什么事吧?她眼下肯定很无助……”

她说话的语气带着些颤抖和委屈,邵正泽一时心疼,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徐伊人看着他怔怔的发呆了一会,却是突然想到些什么,语气急急道:“她说起过自己住的小区名字。你陪我去找一找好不好?”

仰头看着邵正泽,后者神色温和的点了头,两个人又是一路出门。

时间有些晚,邵正泽亲自驱车,不时转头看一眼副驾驶上坐着的徐伊人。因为心里担忧,她似乎已经全无困意,一个多小时以后,车子到了林思琪的小区外面。

“到底在不在家啊?!”

“就是,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人,这样干等着根本不是个事啊?!”

“哎,再看看吧,谁让吃的是这碗饭呢?”

下去大门口一阵抱怨声传了过来,徐伊人一时间并未察觉,却被身后的邵正泽拉了一下,两人到了路边的绿树后面。

伸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邵正泽拉着她重新退了回去,才语调轻轻的开口道:“门口都是记者,估摸着进不去了。”

顿了一下,凑过去帮她重新系上了安全带,已经是声音宽慰道:“先回吧。我让下面人了解了解情况。”

“嗯。”徐伊人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两人再次离去。

后面不远处已经停了两个小时的越野车里,超低的气压让唐三都是久久不敢开口。

事情爆出之后,自个爷就变了脸色,只声音阴沉的吩咐他过来,却是不曾想屋子里根本没有人,刚退下来,就发现这门口被记者给围了。

想到帖子里那样的言论,唐三着实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私底下见过林思琪不止一次,她和那些风尘媚俗的小姐什么的还是不一样的。虽说最开始也是看着妩媚婉转,可后来来往多了,她一个人的时候永远都是沉默寡言的坐在车后座。

一时间想起上次自个在三十七中外面街道上看到的那一幕,唐三隐隐觉得也许那个身体残疾的男人就是帖子里说的那一个。

可帮着瞒了这么久,他哪里有胆量再开口?

跟在身边的女人被称为“一百块”,想也知道孟歌此刻心里有多么的波涛骇浪,只要一想起竟然是有女人有可能这样欺骗自己、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孟歌就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可是,林思琪失踪了,电话关机,屋里没人,公司也是半个影子都见不到。他一时间才是突然有些发觉,自己对她其实也当真是知之甚少。

可她这样的态度,却是明显的昭示着帖子上面说的事情是真的。

“找,无论如何也把她给我找出来。”又是过了半晌,孟歌只能僵硬的挤出这样一句话来,身侧一只手却是紧紧握拳,怒气无处挥发。

林思琪消失了三天,没有任何人联系的上,似乎也是没有联系任何人。

《赫连王妃》里她还有最后两幕戏没有拍,记者们无处捕捉,这件事却是因为她的无故消失在网上越吵越热。

夜色已深,窝在邵正泽的怀里,徐伊人却是依旧有些睡不着。

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深重,直觉告诉她,林思琪的处境当真是很不好。情绪失落的叹了一口气,抱着她的邵正泽正要再宽慰几句,床头她的电话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伸手拿过,屏幕上跳动着的几个字已经是让她面色一愣,手机已经被徐伊人接了过去。

心急如焚的叫了一声“思琪”,电话那头却是久久没有人吭声,可呼吸声清晰可闻,一时间,徐伊人也是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又隔了好久,才是小声开口道:“是思琪吗?你在哪?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她一开口却是声音低低的几乎听不清楚,只轻声说了一句“永兴路33号和平旅馆106”就再也没有声响。

电话没有挂,可是那边的人却是彻底的没了回应,怔怔的对上了邵正泽的视线,她心里不好的预感似乎成真。

着急火燎的赶到,地下一层的小旅馆十分逼仄,脱落的墙皮也根本无人打扫,窄小的过道上也是挂着绳子随意的挂着女人的内衣和男士的内裤,106旁边是公共洗手间,难闻的味道飘在鼻尖,王俊用旅馆老板给的钥匙开了门。

房间十分小,昏暗中也就看到一张单人床靠着墙,王俊伸手开了灯,进门的三人在里面活动都困难。

目光逡巡一下,徐伊人看到了门后角落里的林思琪,脸色发白衣衫齐整的躺倒在地面,她已经人事不省。

邵正泽看了王俊一眼,后者一时了然,将她抱起出门。

她的新闻越演越烈,不明真相的网民从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谩骂,已经是彻底的倒成了一片。她不出现,京华那边也是有些无力解释,就连一向支持喜爱她的粉丝们也都是伤心失望,百口莫辩。

此刻,目光落在床上依旧紧闭着双眼的林思琪身上,徐伊人听见医生在耳边开口道:“人没什么事。饿晕了过去。点滴先挂上,一会醒了准备点白粥给她。”

“嗯。”邵正泽应了一声,目光也是不自觉看过去一眼,床上的人神色憔悴、脸色惨白,看起来也当真是可怜的紧。

“没事了。人已经找见了,别担心了。”收回视线拥着身边的人小声安慰,让王俊出去准备了吃食,床上的林思琪醒来已经是到了凌晨。

沉默着吃了饭,对上一边徐伊人担忧又探寻的神色,咬着唇道谢,目光落在拥着她并没有去休息的邵正泽身上,带着些请求神色开口道:“邵总裁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我想上江北电视台后天晚上的《今夜星语》。”

江北电视台的明星访谈节目,采取的是现场直播形式,因为主持人叶子在节目中问话犀利麻辣、心直口快,屡屡曝出明星私底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惹来公众哗然。

在近几年里收视度非常高,算得上圈子里做的最好的个人访谈节目了。

此刻,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席上,徐伊人心中依旧是充满了担忧和疑惑。

叶子的主持风格十分大胆,问话也是非同寻常的犀利,圈子里很多明星往往都招架不住,有被逼问的面红耳赤的,甚至在台面上直接吵起来的也不是没有过。

现场直播,明星的失态、丑闻、隐私在她的问题下几乎无所遁形,她实在是有些无法理解,林思琪主动要上这样的节目。

感觉在将自己往绝路上逼。

情不自禁的联想起这两日,除了自己发问的时候她偶尔低声回应两句,其他时候完全像个机器人一样,吃饭、喝水、睡觉。

绝大多数都是在客房里坐着发呆,也不开灯,昏暗的房间里静的连一丝气息都没有。

“网上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呀?”

“听说她十五岁就开始坐台了,还是青城出了名的艳舞女郎?”

“网上不是说她的艺名叫罂粟吗?长得那么漂亮,也还真是挺形象的!”

耳边观众的窃窃私语落到耳边,徐伊人有些忍不住握紧了拳。单是她,挺尸这样的话都觉得不堪忍受,脊背笔直的坐着,都觉得如芒在背,她实在是不敢想象,一会面对叶子的犀利问题,林思琪要如何去应付和回答。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担心,她才央求邵正泽也来参加节目,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给她支持。

会这样,是因为实在太像了啊!

都是孤儿,也都曾经被千夫所指,这几天看着林思琪,她不止一次的想着曾经孤立无援的自己。

四下灯光骤然亮起,舞台侧边两个人走出来坐到了中心偏右的沙发上。

主持人叶子三十多岁,短头发大眼睛,长相俏丽、眉眼却是英气,红色的露肩修身裙包裹着窈窕的身形,斜坐在沙发上露出白皙的长腿,面对观众笑了一下直接开口道:“欢迎大家收看今晚的《今夜星语》,我是主持人叶子。今天参加我们节目的嘉宾是这一段时间非常引人关注的新生代女星,林思琪。”

底下的观众配合的爆发出一阵掌声,她的目光落到了对面的林思琪身上。

女孩素净的一张脸,穿着最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一头长发扎起在脑后,面色带着些苍白,刚才连妆都是没有化。

可她足够年轻,也就只有二十三岁,大眼睛、高鼻梁,脸型完美轮廓又非常立体,只这样抿唇沉默着,也是非常的漂亮。

朝着她笑了一下,叶子直接开口道:“思琪,你好。上我的节目可得有心理准备哦。”

林思琪看着她静静的点了一下头。

“最近娱乐圈关于你的事情可是传播的沸沸扬扬,从事情爆出之后到现在有五天多时间了,这是你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很荣幸你会选择通过我的节目对公众发声。那么,我很好奇,相信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也是,网上传扬的那些关于你的事情是真的吗?你是不是帖子里所说的那样,十五岁开始坐台?青城酒吧曾经很出名的艳舞女郎,罂粟?”

纵然有准备,舞台上叶子犀利直接的问话还是让徐伊人忍不住的手指发抖、心跳加快,几乎是胆战心惊的看了上去。底下的观众却显然是无比兴奋,一片低低的轻呼声,都直直的抬眼盯着舞台沙发上坐着的林思琪。

整个直播厅都是静的要窒息,连空气似乎也不会流动。

徐伊人的目光停驻在她美丽苍白的一张脸上,唇角微动,她面对观众,缓缓开口道:“十五岁的时候,我的继父酒醉之后强暴了我。”

咳咳,阿锦卡着点爬上来鸟。

昨天订阅前三名,修罗魅、北宫伊人、wyyzmwy,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二更【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