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成全/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原本因为被欺骗而感到愤怒的孟歌依旧是有些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甚至会觉得心痛!

事情刚开始的时候,他唯一的想法是捏死她,心里猜测着她定然是一个处心积虑的心机女。

毕竟从十多岁就开始有女人,他一开始根本都是没有怀疑过林思琪,那样的丑事曝出来,他也只是以为她早早做了手术,就是为了攀上自己。

可却是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残酷,命运压在她身上的东西那么多,她竟然还能一路走到今天,经历过那样黑暗的人生,她竟然还是能妩媚婉转的笑出来。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点了一支烟,他徐徐的吐了一口烟圈。

唐三脸色微沉进了客厅,看见他有些慵懒的靠着沙发,也是似乎第一次,从他身上看到了疲倦,到了他身边小心开口道:“人找到了。”

随着他话音落地,孟歌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唐三的心里却是有了些恻隐之心。毕竟也是相处了一年多的人,从心里来说,他并不希望孟歌再使手段去折腾林思琪。

节目以后他就去了青城,百般打探之后收获颇多,却当真是觉得那一对苦命鸳鸯太可怜了些。

“她果真回去了。”孟歌莫测的神色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一句话像是问题又像是喟叹,唐三只得又机械的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呢?”孟歌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唐三自然是知道他说的是林思琪话里那个男人,一时间又是喟叹,略微想了一下,才尽量简短的开口道:“没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也是瘸了。节目一播出他应该是连夜坐火车到了京城,邵家人陪着林小姐最后是在火车站碰见他的……”

想起站在不远处亲眼看到的那一幕,饶是一向冷硬的男人都是有些忍不住眼眶泛红了,平缓了一下情绪,迟疑着开口道:“是叫宋望。说起来宋家也是青城名门,不过前些年落败了。”

唐三话音落地,孟歌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时间倒是突然间想起节目上,林思琪说到他散尽了万贯家财,心里难得的有了些好奇,眼神示意唐三继续。

“青城素有‘金玉之城’的称号,宋家几代都是做玉石生意,到了宋望父亲一辈,已经是远近闻名的青城首富。宋父擅赌石,被当地人尊称为‘青城赌王’,最终却是为了一个女人和老婆闹离婚,结果宋母失手杀了他,又一瓶毒药自尽了。事情发生了有十年,可因为轰动一时,眼下当地大多数人也还都是知道的。”

唐三语气顿了一下,眼看着孟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继续道:“宋望十多岁就继承了宋家,也自然是被当地有些人觊觎了许久。后来再遇到林小姐,为了把她从圈子了摘出来,基本上给每个知道的人都分了颇为丰厚的封口费,家产所剩无几。至于他,也是在那个时候被人打残的。”

一无所有,还是毫无怨言的将林思琪推了出去,唐三当真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那样的男人。

一时间,又是想起第一次在路灯下见面,男人那样如琥珀一样深黑通透、波光流转的眼眸,心里都是一痛。

含着金汤匙出生,十多岁的宋望都是青城人人交口称赞的俊俏少年,因为父母的事情变得桀骜浪荡,却是更引得当时一众女孩追捧痴迷。如果没有遇到林思琪,他的一生想来也是风流肆意,潇洒张扬。

可是,命运有时候不经意的一个转弯,却是会让无数的痴男怨女深陷其中。

又是不经意间想到电视画面里林思琪温柔的呢喃,“后来,我们就相爱了!”

短短的几个字,让电视上的林思琪光彩焕发,却是又有谁能够真正承受,这一句话后面深重的代价!

青城火车站里,他站在稍远处,意外看见的那一幕。

原本是宋望先看见林思琪的,可他纵然来回奔波、疲惫不堪,青青的胡渣都爬满了英俊的下颚,却是站着不动、也不开口唤她,就那样在她身后,几步开外,沉默着看她。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男人用那样的眼神去看一个女人,痛惜的、喟叹的、歉疚的、纠缠哀伤的……

他深黑的一双眸子如茫茫夜色,在他的视线之内,慢慢的泛红。

林思琪也是奔波良久,猛地一回头意外看见了宋望,连他当时都觉得整个火车站的喧嚣随之远去,空气都停了流动,而时间静止在了那一刻。

她飞奔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而宋望第一时间伸出唯一的那只胳膊将她紧紧的拥在了他怀里。

一只手扣着女孩的后脑勺按在他肩头,唐三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一双深黑通透的眸子里热泪涌动,一瞬间,泪水纵横了满脸。

纵然生性冷硬沉默,那一刻相拥着哭泣的一对人,都是让他不忍心去看。

哪怕已经残疾,可他觉得那个男人已经是林小姐最好的归宿,自个爷当真是不应该再去折腾两人了。

这样想着,唐三有些忧心的抬眼过去,看向了孟歌。

也是神色愣了许久,孟歌似乎都是颇有感触的叹了一声,语气沉沉道:“林思琪进入京华以后的所有收入,不要抽成。连同她名下的房产和所有首饰,全部折合成人民币汇总了在她的个人账户里,送过去。”

缓慢的一句话让唐三愣了一下,等半天反应过来,却才是发现他并未动怒,一时间都是难掩庆幸。

应了一声转身去办,却是又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去,有些迟疑道:“那,那个耳坠怎么办?事情出的突然,眼下还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不要了。”孟歌一句话飘忽过来,唐三又是一愣,最终却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放心离去。

许是因为这件事触动了自家爷,竟是连那些执念也放下了一些,唐三冷硬的脸色都是轻松了许多。

孟歌静静的靠在沙发上,第一次,两张同样艳丽生动的面孔同时浮现在他眼前。

他生命里出现过这样两个女孩,一个纯净无邪,挺直倔强如翠竹,无论被怎么施压,永远都是坚定的扬着头;另一个历经世事,婉转柔和似花枝,会弯腰,弯腰却是为了更好的仰起头。

前面好些年,他为了第一个抑郁难平,可现在,他也愿意为了后一个稍尽绵薄之力。

……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林思琪的事情也是慢慢的被后面更多的新闻所取代。

剧组接连出事,拍摄进度自然受到了影响。

等秦丰宣布继续开拍,他也已经经过了再一次的精剪,在后面删减了诸多配角戏份,将原本五十集的电视连续剧直接压缩到了四十集。

剧中的顾流云最后嫁给了寒门官员,因为林思琪的退出,秦丰找了一位群众演员做替身,最后的一些戏份也是直接压缩成了一幕。

在几个丫鬟的窃窃私语中,丞相府的表小姐顾流云穿着款式简单的喜袍,大红帕子遮了面,被一顶软轿直接从丞相府的侧门送了出去。

而原本还有五集出场机会的大小姐宇文婧,也是直接压缩到了一集里面,因为勾引赫连煊不成,相府酒醉,她被起了色心的侍卫破身,清醒过后羞愤交加,一根绳子悬梁自尽。

此刻,眼看着手中的剧本,沈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阴沉,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指挥工作人员倒腾工具的秦丰,还是忍不住走了上去。

“怎么了?”视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秦丰原本对待她一向还算温和的态度彻底变成了客套,三个字就是让沈薇心里一阵委屈。

“秦编,这样好端端的删减我这么多戏份怕是不合适吧。而且宇文婧这样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在最后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丞相府纵然落败了,可她还是当朝皇上的外甥女,怎么能任由一个侍卫给凌辱了?”语气也是没有了以往的嚣张跋扈,沈薇的语气里甚至多了些小心翼翼的试探。

秦丰是个直脾气,说话也从来不会留什么情面,虽说对剧组的事情一向不管,可但凡影响到了拍摄进展,他对上演员从来没什么好脸色。

此刻目光落在沈薇的脸上,转过头一脸不耐烦的开口道:“怎么不可能?丞相府树倒猕猴散,大夫人被毒死也没人管,大小姐就不能被凌辱啦?皇帝在朝里又怎么样,他本来都是病入膏肓,也就吊着一口气。自个的儿女都管不着,哪里有精力管什么外甥女?你不知道赫连王朝早已经变天了么?!”

听着他的语气,沈薇自然晓得他就是在告诉自己娱乐圈已经彻底变天了。

她不是那个当红的新生代小花旦,眼下网上嗤笑声、谩骂声、指责声也都是愤然一片,微博上她的关注度都是在近些天直线下降,甚至,许多的粉丝直接转黑,谈起她也没有一句好话。

“可是,还有荣华公主啊!赫连王府的势力日益昌盛,她一向疼爱宇文婧……”沈薇依旧是有些不死心。

“所以啊,你一死,这个酒醉的侍卫会被直接杖毙,鞭尸数百,抛却荒野。”秦丰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这……”

“好了好了别说了,马上开拍了,过去准备一下。”大手挥了挥,沈薇只得不情不愿的转身离去。

小倩辞职了,经纪人纵然偶尔跟着也是不管事,所有的一切都要她亲力亲为,就连这几天领盒饭,也得自己去。

心里憋屈着不愿意忍受那些人的指指点点,结果每一次磨磨蹭蹭的她吃的也都是冷掉的盒饭。

看着剧本,沈薇心里百转千回,一抬眼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徐伊人,她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

今天她的戏份是被凌辱致死,徐伊人却是穿着光彩照人的锦绣华袍,风风光光的嫁给赫连煊做正妃。

此刻的宇文清,身上是绣着龙凤呈祥彩图的大红喜袍,头上戴着耀眼璀璨、华贵无比的凤冠。一身正红的颜色越发衬得她肌肤如雪、明眸善睐,而头顶的凤冠更是“纯金”打造。左右垂挂金色的流苏璎珞,正前方镶嵌着半圈莹润流光、大小完全一致的“东珠”,简直是再美丽不过了。

李静的事情让她意外被同情,收获了更多粉丝关心,林思琪的事情也是让她莫名其妙的又圈了好些粉。

她的幸运,简直就是在衬托自己的不幸。

可这几日,她却是完全没有精力去讨厌她,甚至想着怎么对付她了。

原本是想着找到那两个和她发生关系的无赖,告他们强奸、故意伤害罪来博得同情。可谁曾想,警察说她的情况根本不足以立案。随便看了一下酒店的监控,进房间的时候她都是主动地凑过去亲吻别人。

在医院里也接受了清洗医护,证据什么的也根本无处可寻。

心里憋着一口气,两个流氓却是主动找上门来,以她的照片威胁勒索,天知道她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直接吐血了。

“沈薇,上戏了!”

耳边工作人员的大嗓门落在耳边,沈薇应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却最终是无可奈何的起身了。

“演员就位,各部门准备,action!”

秦丰一声喊,沈薇歪歪斜斜的抬着步子入画。

为了营造出酒醉的效果,化妆师给她一张脸上打了不少腮红,眼尾也拉长了些,显露出一些妩媚撩人。

造型师更是嘱咐她将身前束胸的襦裙扯得随意了些,一副看着不胜娇羞又失魂落魄的样子。

“表哥,我好恨,好恨!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要我?!”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想到吴捷,沈薇却是因为这一句台词直接落泪。说话间被自个呛了一下,扶着长廊上朱红的柱子嘤嘤的哭了起来。

“大小姐?”一个群众演员扮成的侍卫原本站在镜头中长廊外的院子里,抬眼看见她,焦急的唤了一句就直接凑上去扶住她。

“你走开!”沈薇心中满是厌恶,却偏偏只能做出有气无力的姿态。

“大小姐,你醉了。”侍卫又是带着些着急的说了一句,索性直接将她拉起来搀扶着往前走,一边开口道:“我扶你回房吧。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我没有!”沈薇一边含含糊糊的强调着,镜头跟着两人,随着“吱呀”一声门响,侍卫扶着她进了门去。

“卡”。秦丰开口喊了一句,不等众人喘气,又是直接吩咐道:“下一幕宇文婧被辱。立马准备,闲杂人等离场。”

都是知道导演被最近的事情弄得一个头两个大,一众工作人员哪里敢懈怠,不过几分钟的工夫,就到了室内的一幕。

此刻沈薇已经被群众演员扶坐到了床边,神色晕晕乎乎的,她看似浑然不察边上如饥似渴的目光,心中却早已经是厌恶的犯恶心想吐。

“啊”的一声尖叫,她被群众演员直接推倒在了床榻之上,毫无轻重的力道让她大脑中直接一片空白,更尖利的叫了一声。

“卡。”秦丰喊了一声,直接冲着边上的群众演员吼道:“你着急个什么劲?!这里的两句台词还没有说呢?!还有你刚才的动作,太早太狠了些!得等到她反抗的时候再发狠,懂吗?!”

“导演!”气急败坏的推开群众演员从床榻上起身,沈薇的脸色更是坏到了极点:“他假戏真做,他!”

“抓我胸”三个字实在有些不知如何出口,沈薇羞愤欲死,满面通红的立在原地,秦丰却是有些无所谓的挥手道:“又拍不到脱衣服的画面,哪里谈得上假戏真做。为了拍摄效果,牺牲一点点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沈小姐,对不住了。这个,我没有经验。”群众演员有些苦恼的挠着头,想起刚才的手感却是一阵心猿意马,在沈薇的一脸嫌弃之下,两个人又是拍了第二次。

打板声过后,沈薇一只手攥着床边的纱幔,一边神色恍惚的叫着“表哥。”

扶着她的侍卫忍不住凑了上去抱她,一边色眯眯的开口道:“乖,表哥会好好疼你的。”

话音落地,又是再一次扑了过去,这回直接将她整个人压在了身下,不安分的双手依旧是毫无章法。

“啊,滚开!”沈薇被惊得花容失色,群众演员却是一个跨身坐了上去,一边凑过去就胡乱的在她的脸上亲吻啃咬,口水濡湿了满脸,沈薇“呜呜”喊着说不出话来。

注视着的导演和摄影却是没有一个人喊停。

拍摄中电视剧本原本就不会具体的控制到每一个微小细节。给了地点、大动作和台词,一般演员在地点上配着动作念出台词,自然每个人的表现都会有差异。

这样的戏码,无论怎么说女演员都会吃些亏的。

倒也并非故意针对不喊停,而是只要不是太出格导演都会尽量试图一条过。这样的戏份,被袭什么的在所难免,甚至有的当真有恶意的,男演员在被子里直接假戏做成真,圈子里也不是没有过。

不停地喊停NG,也只能不停地重拍,说到底吃亏的还是女演员。

此刻,隔着垂坠的帷幔,沈薇身前的衣服已经被一个大力撕开,群众演员更是毫无顾忌直接伸手过去。

一脸愤怒的看着他,沈薇情不自禁的喊叫了两声,原本是要斥责,被他动作扰的声音走了调,反而更是像痛苦的应和一般,十分媚人。

群众演员因此变了神色,沈薇更是一脸的不敢置信瞪上他。

老实说,这个群众演员长得也还算看得过去。虽然皮肤黑了些,却也是被阳光晒得十分健康的古铜色,五官轮廓很立体,颇具男人味。沈薇直愣愣的看着他,一时间厌恶反感去了些,表情也是带着些呆愣。

按着剧本,原本是要在群众演员突然扯掉她的腰带那一幕的时候快速切换画面,可此刻帷幔之中,因为演戏的两个人,气氛慢慢的变了样。

群众演员火辣辣的看着她,直接扯掉她的腰带扔下地面,镜头顺着飘落的腰带移动了。

沈薇却是忍不住带着些低媚的调子惊呼了一声。

隔着两层衣料,突发状况让她手足无措,怔怔的抬眼看上去,群众演员也是有些尴尬的愣愣看着她。

他竟是突然失控了……

现场的一众工作人员自然也是没有察觉到这样隐秘的事情,导演一喊停,群众演员连忙将外袍放下来,一个跨步下了床去。

沈薇背对着帷幔整理衣服,雪白的肌肤被他刚才不知轻重的动作掐的泛红,而白色的绸裤上一块污迹,她一时间,也是有些焦躁了。

这几年一心忙着事业,她原本也没有多少工夫去处男朋友,乱搞男女关系。那一次吴捷帮她奚落了谢文清,两个人出去喝了点酒,最后就偷偷的去宾馆开了房,发生的事情她印象其实很模糊。

至于前些天,更是醉的糊了糊涂。

可刚才,清清楚楚的看着一个男人眼中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冲动,被他有些粗暴的对待着,她竟是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空虚。

尤其是,在刚开始她自己恼怒的一声尖叫之后,她简直不敢相信,那样令人羞愤的声音是自己发出的,却是因为那一声,连反抗也有气无力了。

一脸羞窘的整理好了衣服,她满脸窘迫的下了床,却是有些忍不住抬头,目光落到了那个群众演员的身上。

群众演员此刻也着实因为刚才的拍摄有些情绪恍惚,一双眼睛直愣愣的朝着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

昨天订阅前三名kimamy、jk72**209、【雪泪凰】,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说一下林姑娘的事,咳咳,阿锦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写完滴,汗哒哒,不过,阿锦觉得这样的人也总会存在的。命运其实对每个人并不公平,有些人,即便遭受许多的苦难,仍旧保持着最干净的心。

上架公告时候,其实阿锦就说过,这个文里面有三个让人心疼的女孩,伊人、蔚然和思琪。三个倾心守护的男人,阿泽、允卿和宋望。这个文完结以后,思琪和蔚然后面应该都会重新开文。

不过,她们都会重生在命运转折之前,干干净净的时候,然后,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开启另一段全新的人生命运。

桑心的亲们都抱抱,么么哒,阿锦永远不会给主角悲剧命运滴,咳咳。

二更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