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酒醉/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气渐渐转凉,十几天时间一晃而过,随着秦丰一声分外激动的“卡”,全场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欢呼出声。

历经几个月的波折,《赫连王妃》也终于是迎来了杀青这一日。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和搭戏的徐尧对视一眼,两个人也是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放松和兴奋。

“欧耶!终于杀青了!喜大普奔!喜大普奔!”人群里也不知是谁大声的说了一句,全场的人又是忍不住的哄然而笑。

经过了一开始谢文清和张文卓的丑闻,后来徐伊人和邵正泽的新闻,李静的命案,沈薇、吴捷和张春晓三人的感情纷争以及最后林思琪的中途退场,《赫连王妃》走到这一天,也终于是有了一个较为完满的收场。

“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下午七点半,杀青宴在昌辉大酒店一楼宴客厅。”秦丰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透过喇叭传到每个人耳边,现场更是欢呼声、笑声、口哨声乱成一团。

换了衣服卸了妆,徐伊人神色轻松的靠在车座上,弯弯的眼睛里都是止不住的笑意,一想到接下来能好好地睡几个懒觉,都是满足的不得了。

为了赶在寒假档播出,给后期制作留出足够的时间,最后的这十几天简直就是玩命一样的拍摄。基本上每天最多也就睡五六个小时,她的小身板当真是有些扛不住了。

此刻,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彻底的交付给了座位,情不自禁的回想起最近几个月的点点滴滴,她心里又是一阵的感慨喟叹。

想到最后的林思琪,更是止不住感伤的情绪就慢慢的溢了上来。

王俊将她送回青城,带回那样的真相让她每每想起来都是动容不已。也是庆幸,最后的最后,她终于是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

虽然已经收不到他们的消息,可她相信,和宋望在一起,林思琪当真是每天都可以微笑着的。

能够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呢。

一路到了酒店,距离下午的杀青宴还有五六个小时。

脱了鞋子钻上床,又从被子里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掉直接扔了出去,徐伊人闭上眼就一脸放松的睡了过去。

邵正泽开门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衣服裤子扔了一地,而柔软的大床上,洁白的被子里鼓起了一团。

想到这几日她一直超负荷的工作着,定然累到了极致。邵正泽心里多了一抹心疼,唇角微弯,弯下腰将地毯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捡起来。

长裤、外套、T恤衫,以及,深蓝色的小内衣……

看到最后一件的时候他神色愣了一下,唇角的笑意越发深重了一些,将衣服整整齐齐的暂时搁在了沙发上。

小人儿半趴着睡了过去,柔软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小半张脸被压在枕头上变了形,一只纤细白嫩的胳膊懒懒的搭在枕头上,舒展的姿势就像个散漫的小猫一样,怎么看都是又可爱又乖。

俯身凑过去细细端详了良久,又索性坐在她床边专注的看了好久,到了最后,他脱掉外衣上了床,将睡的香甜的小人儿揽进了怀里。

徐伊人朦胧间伸了伸胳膊,小拳头却是被硬硬的东西阻挡了退路,心里惊了一下,她倏然间睁开了眼睛,自个的拳正顶着邵正泽的下巴,而男人,一脸无奈的垂眸看她,眼睛里都还是笑意。

“呃……”快速的收回了自个的拳头,顺带着在他英俊的下巴上摸了两把,徐伊人钻到了他的怀里,语气软软道:“你怎么来啦?”

“接你回家。”短短的四个字被他正经八百的说了出来,徐伊人心中忍不住的泛上阵阵甜意,在他怀里又是躺了一会,才懒洋洋的开口发问道:“几点了?”

“六点了。”邵正泽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语调亲昵,语气里却是带着些探寻,“肚子饿不饿?是不是又没有吃午饭就回来睡了?”

一只手掩着肚子,徐伊人声音闷闷的“嗯哪”一声,被子里倏然间就传来一阵抗议的应和声。

满脸羞意的笑了一下,她被邵正泽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杀青宴就在酒店的一楼宴客厅,因而两人在房间里磨蹭着倒也是并不着急,打电话让服务生提前送了一些小甜点给徐伊人垫了肚子,七点多,两人才出门往厅里去。

历经波折,后面半个月又一直是高强度的拍摄,此刻终于解放,所有人都是如释重负。

未曾进门已经是听见了喧嚣笑闹声,徐伊人被气氛感染,弯着唇角进了宴客厅,秦丰被韩兆、常宁他们圈在正中央,已经是有些面色发红了。

“秦编,再喝一杯再喝一杯!”

“韩兆,你给副导演和秦老师也满上啊!”

接连几句男声就传到了耳边,秦丰推却不过,心中也着实是高兴,捏着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杀青宴是一个剧组拍摄完最后的狂欢,又满含着对日后成绩的祝愿和期待,自然一向是热闹非凡。

剧组拍摄过程中走的不顺,众人显然也是有意的去淡忘那些事情,表现的越发兴致高昂。尤其,《赫连王妃》剧组以年轻人为主,因为李静的事情,齐天也并是没有来。几个老戏骨在剧中只是客串,最后这一天也并不在,此刻的宴客厅,彻底的成了年轻人的专场。

尤其是韩兆、常宁他们往日被秦丰压迫了太久的,此刻团团围着,牟足了劲的劝酒,秦丰已经是喝了八分饱。

醉眼朦胧的一抬眼,看见从门口走进来的两人,秦丰面上一愣,已经是对着众人使了个眼色,快步走了过去。

“邵总。”咧着嘴唤了一声,秦丰显然是有些醉,歪歪扭扭的就要往一旁倒去。

月辉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徐伊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秦编辛苦了。恭喜你们顺利杀青。”邵正泽难得的牵出一个足够温和的笑容,对面的秦丰一时间自然是受宠若惊。

以前不是没有合作过,环亚的这一位冰山总裁别说是对他笑了,见一面也难。可这部剧到了后面,他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连剧组一众工作人员也是常常见到。

可即便如此,他也是丝毫不敢懈怠,十足谦虚的笑。

作为圈子里有名的编剧兼导演,秦丰从来不是自命清高的人,虽然脾气也臭,可他在为人处世一方面却是相当圆顺。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字,俗。

面对金主,自然一向也不会端着高姿态。尤其,他打心眼里喜爱看重徐伊人,此刻看着邵正泽,竟是有些自个家的女孩终于找到了好归宿的感觉。

当真是醉了!

秦丰笑着摇了摇头,鱼贯出入的服务生已经是完全的布置好了餐桌,几百号人的宴客厅热闹非凡,嬉闹着一个个站起身来,齐齐举杯,都是笑逐颜开道:“祝贺《赫连王妃》顺利杀青!”

“收视率扶摇直上!”一道颇为豪气的男声高喊了一句,吴捷有些哭笑不得的推了推他边上的韩兆,“你醉了。”

“哪里有?!”后者红着脸大喊,更是惹得一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剧组几个领导、男女主演自然都是在第一桌,徐伊人挨着邵正泽而坐,刚放下手里的酒杯,一抬眼,大跨步而来坐到对面的孟歌让她愣了一下。

他身边也是喝的有些晕的副导演已经是不由自主往边上移了些。

杀青宴而已,这部剧的两大投资方总裁都是聚齐了,当真是太荣幸了一些。

“来晚了,自罚三杯。”拿起酒杯巡视而笑,孟歌干脆利落的给自个灌了酒,狭长的眼眸似有若无的瞥了一眼徐伊人,眼见后者早已经移开了视线,轻轻的勾了勾唇。

收购了京华以后,这种场面他从来不会出席,邵正泽自然也是。

此刻当真是见识到了邵正泽对她的倾心相护,心里的感慨喟叹越发复杂了些。

林思琪的事情发生后,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宋望那样的傻男人,和他的一力争夺不一样,对上所爱,是那样包容成全的方式。

心里颇是纠结了几天,事情慢慢过去,却是觉得他还是放不下。

那样的谜团搁在心里,怎么想都是觉得最起码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纵然可以退一步不采取监听那样的方式,也总归是视线情不自禁的就会被她所吸引。

“敬邵总和孟总一杯。”气氛短暂的凝结了一秒,几位剧组领导又是在一起起身,桌上其他人自然也是。

徐伊人酒杯送到了唇边,邵正泽却是伸手挡了一下。

“少喝点,一会要醉的。”语调温和的说了一句,在众人戏谑的视线之中,徐伊人有些脸色发红,低低嗯了一声,给自己抿了一小口。

酒桌上自然不必平日在片场那样拘束,酒过三巡宴客厅里更是彻底的闹成了一团,秦丰和几个副导演三两下就被灌得趴下了。

此刻,眼看着边上的邵正泽被敬着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徐伊人连眼睛也是睁的老大,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纤巧白净的女孩坐在灯光下,微微仰头看向边上,漆黑明亮的眼眸中都是担忧,孟歌看着看着,觉得自个今天当真是来自虐的,到了跟前的酒基本上是来者不拒。

徐尧默默的抬眼看了两次,却是也没有给自个灌酒,出门在外,他一向警惕。

等时间差不多了,邵正泽的目光落在了一脸忧心看着她的小人儿脸上,清凉的眼眸里俱是温柔的波光,嗓音温若春水道:“是不是累了?”

目光落到他身后又过来敬酒的几人身上,徐伊人小鸡啄米一样的点了点头。

起身将她揽在怀里,将侧边过来的几杯酒一一接过,他喝酒的动作都是十分好看,让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古代宴会上那些疏离矜持的贵公子,仰头、抿唇,放下酒杯微笑,动作都是一气呵成。

和众人告辞,两人相携着出了宴客厅,直到上了车,徐伊人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靠在位子上,邵正泽发出低低一声笑,徐伊人有些好奇的抬眼看他,前面的王俊有些无奈的扭头看了一眼,“boss他醉了。”

“啊?!”徐伊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王俊已经是努努嘴开口道:“不信你可以和他说话。”

分明是看着极为正常的样子,徐伊人自然是觉得王俊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邵正泽的胳膊,试探着开口道:“阿泽?”

“嗯。”邵正泽嗓音温醇,垂眸看她,低低笑着应了一声,看着并没有太大的不对劲。

“阿泽?”徐伊人又戳他,男人又是低低的一阵笑,眉眼温柔的看着她,“嗯”了一声,复读机似的。

眼见他英俊的面容之上慢慢的有些泛红了,徐伊人这才是有些相信,又开口试探发问:“你是不是醉了?”

男人垂眸看着他,又是低低的笑,声音低低的“嗯”了一声。

徐伊人心里一阵深深的无力感,又是觉得这样的他和平日完全不一样,更是有些说不出的可爱,小孩子一样。

“就这样。”王俊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自个boss微微泛红的俊脸,开口叮咛道:“一会到家了。你也不用管他,放到床上就好了。”

“嗯?”徐伊人哭笑不得,揉了揉头发。

“老板醉酒了很安静,走路也不会东倒西歪什么的。就是你问什么他都是嗯,回答完了就笑。你放他在床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他自个醒了也就没事了。”

声音顿了一下,王俊又是继续开口道:“不过明天早上他大抵不认为自己喝醉过,也没事,你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好了。”

徐伊人:“……”

一路上坐在边上好奇的瞅着他,为了验证王俊的话,她胡乱的问了差不多有二十多个问题,邵正泽当真永远只有一个“嗯”字,每次回答完都自顾自靠着车座低低的一阵笑。

徐伊人彻底被他打败,在门口和王俊告别,扶着他一路进门,他也是当真和平日没什么区别,就是走路的时候要跟着她的步子。

她多快他也是多快,她多慢他也是多慢,规规矩矩的,就像机器人一样。

徐伊人一时兴起,快快慢慢的走到了楼道口,看着和她同步的邵正泽,一边上着楼梯,已经是有些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肚子有些痛,她不由自主的停了步子,却是笑的有些动静太大,脚下一崴,眼看着就要和楼梯亲密接触。

身边的邵正泽下意识搂了她一下,两个人栽倒在了楼梯拐角的地面上。

楼梯上铺着柔软的毯子,倒是也不曾磕到痛到,有些怔怔的趴在他身上,徐伊人完全不知道刚才两人是怎样摔成了这个姿势。总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邵正泽已经垫在了她的身下。

灯光下他一张脸非同一般的俊美,棱角锐利,就好像最著名的雕塑家精雕细琢而出。一只手摸上他英挺的眉眼,又逡巡到他端正挺直的鼻梁,徐伊人有些入迷了,一颗心柔软的不成样子,凑过去小心翼翼的亲吻他。

浓烈的酒香将他包围,带着他一惯独有的清冽气息,徐伊人也是有些醉了,伏在他身上,慢慢忘了两人身处何地,主动的同他痴缠着,却是在他的气息里慢慢的有些无法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气喘吁吁的伏在他身上,她声音小小的唤了一声“阿泽?”

邵正泽依旧是温声应着,低低笑着将她搂紧了揽在怀里,徐伊人心绪涌动,起身跪坐在地毯上他的身边,看着他慵懒散漫的神色,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

此刻他当真就和一般酒醉的男人一样,随意的躺在地毯上,神色有些呆,眼眸却是清亮而温柔,同样是定定的看着他。

“阿泽?”

“嗯。”

“阿泽?”

“嗯。”

她又是接连唤了两声,他笑着应,徐伊人有些泄气,带着些试探的慢慢开口道:“阿泽,我是谁?”

刚才在车上其实最想问的就是这句话,却到底顾及着王俊,最终随随便便的问了许多。

此刻,看着他这样一副当真的醉的不清的样子,却是莫名其妙的想和他说话了。

邵正泽神色呆了一下,注视着近在眼前的一张脸,从地上起身,双手捧着她的脸,低笑着开口道:“依依啊。”

话音落地,他又是凑了过去,将她推靠在一边的角落里,慢慢的俯身,吻上了她黑亮的眼睛。

心里轻颤着,徐伊人伸出胳膊紧紧地将他缠绕,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道将他拥抱,两个人纠缠在楼梯的拐角,哪里还有平日的形象可言,直到他带着凉意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滑进了她的裙子,徐伊人才瑟缩了一下,期期艾艾的唤他。

眼见他依旧只是低笑着应她,多余的什么话也没有,知道他大抵还是没有清醒,一时间又是歪倒在他的怀里,忍不住的傻乐起来。

从他的怀里起身,将半跪在地毯上的他也是拉了起来,她心情说不出的好,牵着他的手主动走在前面,就像他一惯用有力的手指握着自己一样。

当真是像王俊说的那样,邵正泽躺在床上十分安静,只是眼光始终跟着她,温柔的无法形容。也是乖,就好像一个安静的孩子一样。

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一惯都是他照顾她的,哪里被她这样的照顾看护过。

在卫生巾拧了热毛巾,抬起他的手细细的擦拭过他的手指和面容,又找了干净的睡衣帮他换上,徐伊人才是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

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又怕他难受,热了一杯牛奶端过来,扶着他坐起身来,低声劝着他喝了下去。

下午睡了好长的一会,开灯看着他,此刻的徐伊人全无睡意。

将自个缩在他的臂弯里,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是觉得不对,索性又是爬到了他的身上,嘟着嘴有些无可奈何的看他。

邵正泽原本已经要闭上眼眸了,被她惊了一下,又是怔怔的睁开眼看着她,徐伊人伸出一根手指去戳他的脸他都是毫无脾气,又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他依旧是只是笑。

可这样的笑看了一路,徐伊人此刻已经是有些懊恼又无力。

趴在他胸膛上,不满的扁着嘴嘀咕道:“你真的是个机器人啊!”

“嗯。”邵正泽低低的声音落到耳边,更是让她哭笑不得,小手握拳在他胸口闷闷的砸了两下,咬着嘴瞪着他,一字一顿道:“你是不是装的?”

“嗯。”邵正泽又是应,徐伊人心中一喜,却又是猛地回过神来,彻底无力,没了骨头一样的趴在她身上,无可奈何道:“你就这样气我好了。”

“嗯。”邵正泽再一声传来,她连话也是不想说了,嘟着嘴,蹙着眉,一脸郁闷的趴在他身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doubleapple、冰萱影、lin493**897,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新的一个月,希望亲亲们能继续支持阿锦么么哒。这个月咱们努力的目标就是月票榜哇月票榜,支持影后支持阿锦的亲亲们,手中有攥着月票的,都投给阿锦吧么么哒。

肯定有许多的亲亲抽到五张月票嘛,来,看着阿锦可怜兮兮的大眼睛……

给阿锦些动力,阿锦才会更信心百倍的码字嘛,卖萌打滚求月票,~(>_<)~

二更【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