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刁难/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直觉得,也正是这张脸给她带来了好运,让她的事业一路到了如今的巅峰。

此刻听见化妆师这样一番话,就好像在冷嘲热讽自己整容了一般,唐韵垂放在腿侧的一只手不自觉慢慢握紧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娱乐圈走到现在,她从来都是自信耀眼,即便心里有多么的不快,也会尽数咽回去,自己消化。

她不是那种因为一时出名就得意忘形的人,相反,随着这两年如日中天的名气,她待人接物反而越发的进退有据、知礼客套。

导演们喜欢她,是因为她拍戏足够拼命足够专业,粉丝们喜欢她,是因为她的作品和她一向骄傲自信的强大气场,私底下的她也许随意散漫,可在公众面前,她永远都是气势十足、精神饱满。

当然,她所定义的公众,就是家以外的地方。

所以基本上每次上头条,哪怕是在便利店买东西,又或者是在街边小店吃东西,她也永远都保持着完美的妆容和穿着。

化妆师落在耳边的话即便会让她觉得不快,她也不会傻到直接开口责难挑事。

只是,目光一直留意着边上的林楚,却是让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而且这种失落和恼意怎么压制也会不停的冒上来。

随时都留意着娱乐圈的最新动向,《华夏好声音》她自然是有看。

夹着香烟蜷着腿坐在沙发上,电视画面里,舞台耀眼的灯光下,瘦高沉郁的大男生抬眼看向乌压压的观众席,说出那一句“我追逐了十年的女孩,刘依依。”

一句话而已,却是倏然将她击中,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无法离开。

娱乐圈十多年,她合作过的演员少说也上百,刘依依不是她最看重的对手,却是有着最让她印象深刻的美貌。

当时在影视城里拍古装剧,那个女孩也还不到二十岁,只穿着最简单的宫女罗衫,一张脸在阳光下却是美丽动人、灼灼其华。

是她做梦都想要的那一种长相,而不是当时刚刚做了手术,整天担心过多的笑容会让鼻子歪掉的她。

初涉娱乐圈,那个女孩有让她印象极为深刻的清澈眼眸和灿烂笑容,偶尔对上,都是让她觉得,刘依依定然是从小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里。

刘依依很喜欢笑,一荤一素的便当都会让她心满意足,每一次顺利拍了一个镜头她都会开心的不得了。因为当时对手术残存着心理恐惧,她笑的时候都不敢太夸张,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对她那样的笑容耿耿于怀。也就只有默不作声的抢镜,才能让她心里稍微平衡一些。

那一部历史剧里宠妃的角色让她气场全开,也是在那以后,她越来越多的被人们称呼为“女王。”

她越来越红,刘依依却是在圈子里接了几个二流角色,又销声匿迹了一两年,后来再出现,伴随着她的却永远都是丑闻和笑料。

每每看到,她都会觉得无比畅快。

其实不是没有看过后来她参与的作品,也是明显的感觉到刘依依的演技日益精进。可她的公众形象实在是差劲了一些,每次上新闻都是负面,实在是让人很难喜欢起来。

也正是因为刘依依,让她越发意识到了形象对一个艺人的重要性,从开始红起来就没有走过弯路。哪怕依旧会抢镜、搏头条,可她说话永远是滴水不露、笑容永远是无懈可击。

刘依依的死轰动过一阵子,听到消息的时候她震惊了一下,也不过转身就忘了。

可林楚的横空出现,又是将她想抢夺的心情再一次的点燃了。

十年深情的追逐,想起来都会让她觉得漫长的有些不可思议,却是属于着那个让她有些耿耿于怀的刘依依。

一个根本就不能和她相提并论的人,却是因为那样一个小宫女的角色获得少年这样深沉的爱。

这种复杂的心理让他越发的去关注林楚,他的每一首歌,反反复复的听,他每一张参赛的照片,反反复复的看,他的个人履历,他曾经在国内获得过设计大奖的作品,她都在闲暇时间关注过。

看得多了慢慢形成习惯,直到最后,她觉得自己有些爱上他了。

没有她名气大,比她还要小上好几岁,可他身上却是有着好些让她十分着迷的特质,直到最后,两人发生了关系,他第一次有些不得门道的表现,彻底的将她击溃了。

只有他见过自己最散漫邋遢的样子,也只有他,才见到过毫无防备、轻松自在的自己。

她爱他,尤其这爱里面的占有欲有些超负荷,她受不了他将视线落到任何一个女人身上。

尤其,这个人还是徐伊人,一个让她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不舒服、不喜欢的年轻女孩。

她有着和刘依依同样清澈明亮的眼睛,灿烂的笑容也是如出一辙,可她的笑更是多了一些说不出的柔软,让人在喜欢的时候会产生深深的怜惜。

她都能注意到,她觉得林楚自然也会发现,因而刚才他的目光那样长久的落在她身上,才会让她觉得、如临大敌。

“你觉得怎么样?”耳边化妆师问询的声音传来过来,唐韵飘远的思绪被拉回,目光落到镜面,林楚的目光依旧是无意识的胶着在她后面的位置上。

“已经很好了。谢谢你。”清甜的嗓音在化妆间响了起来,《丽人》的化妆师更是毫不掩饰的夸赞道:“是你底子好,怎么化都好看。一会弄好了头发,肯定效果更是惊艳。”

“我先去趟洗手间,可以吗?”徐伊人左右看了两眼自己的妆容,想着一会拍摄时间的长短还未知,轻声征询了一句。

“当然。”化妆师笑着应了,徐伊人点点头起身出了门。

坐在椅子上的唐韵心里有些闷闷的,索性也挥手制止了正要给自己做头发的化妆师,开口说出去透透气。

作为国内出名的杂志,《丽人》每一期的主题自然是提前好些时间确定好,开始准备各方面的工作。她要拍的封面已经是这往后第三个月的,正是寒冬,她那一期的主题是冷艳基调。

眼下她上了浓妆,一张脸也是非同一般的精致艳丽,长眉飞扬、眼妆浓重,配上暗红如血的唇,单是淡淡一扫,边上路过的工作人员脸上都清楚明白的写着惊艳两个大字。

自然是十分满意如此的效果,唐韵一路带着矜持有礼的微笑,不由自主的也是走到了洗手间。

徐伊人正对着镜子洗手,头发还没有做造型,垂落在脸侧稍稍遮挡了一些,

唐韵的目光落在她因为动作而露出的一截白如牛乳的腰肢上,淡淡的笑出了声,开口道:“《赫连王妃》杀青了吧?”

“嗯。”徐伊人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直起身子对上她略带戏谑的一双眼,神色愣了一下,准备绕过她先行离去。

“剧组出了那么多事,也真是难为你这么快又投入新的工作了。早前听说你状态不好,我还以为你因为李静的死倍受打击抑郁了呢,都是担心你有些调整不过来。”慢悠悠的一句话说完,徐伊人脚步顿了一下,看着她带些些暗讽的眼神,轻轻勾唇,浅浅的笑了一下。

唐韵就是这样,但凡现场有第三个人永远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每每说话即便含着些讽刺脸上也是挂着笑容,远远看到的人只会以为她正在同别人亲切而热络的攀谈着。

比沈薇明显高了不止一个段数……

“我也是,很为你担心。”徐伊人弯着唇微笑,十足柔和,慢慢开口道:“都说上了年纪的女人某些方面需要比较旺盛,我刚开始还担心你掏空林楚的身子呢?可今天刚进门看你状态不够好,又觉得自己想错了,毕竟林楚那么年轻,吃不消的那个肯定是你呢?”

因为要拍的是黑白经典,徐伊人虽然也上了浓妆,却是并不显艳丽,而是依旧带着往日的素净。偏偏精致无双的一张脸美如白瓷,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卷翘着,越发衬得她一双眸子黑亮清澈,笑容缓缓的一句话,却是明明白白的提醒着她最忌讳的一个字,老!

唐韵呕的要吐血,想再回嘴,却是突然邵正泽那样的一个男人提起来都是给她徒增砝码,一时间索性直接开口道:“你倒是年轻,也就第一次拍摄杂志封面吧。一会不行了可千万不要勉强,影响了后面的杂志销量连累我。”

她话音落地,徐伊人更是笑的意味深长,看着她,明亮的眼睛里都是带上些打趣:“《丽人》的杂志封面你上了快有十年,也难怪销量一直在原地踏步了。任谁整天对着一张老脸,也会觉得兴趣缺缺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徐伊人有些忍不住的笑了一声,甚至冲着她调皮的挤挤眼,里面一个谐音一时间让唐韵脸色煞白,不由自主就要直接挥手过去。

徐伊人“呀”的一声喊,林楚已经是快步进门,一把握上了她的手腕,脸色带着些阴沉的看着她。

“林楚,你怎么来了?”徐伊人似乎是颇觉意外,神色间却是掩饰不住的庆幸,抬步挪到了他身后比较安全的位置,扁着嘴,带着些委屈的开口道:“算了吧。唐姐应该是对我有些误会……”

后面的声音小了些,徐伊人抬眼微笑着看了唐韵一眼,帮她解释道:“不过我觉得她肯定不是针对我。你们关系好,不要因为这么一件小事闹别扭啊。”

徐伊人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些自责,落在林楚的耳边更是越发的觉得愧疚,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唐韵的手腕,眼眸里带着些怒气和不耐烦的看着她,已经是让唐韵觉得羞愤难言。

尤其是当着徐伊人的面被他这样不由分说的责难,更是让她觉得恼怒。

而此刻,刚才还和她针锋相对的徐伊人却是一脸委屈的躲在林楚后面,看着她的眼眸里虽然没有什么讥讽意味,却已经让她觉得讽刺不已。

自己的男朋友,一出现就为了别人出头,她这么多年,可当真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羞辱。

尤其是,此刻他还转过身去,一脸愧疚的开口道:“对不起。她性子一向霸道了些,你不要往心里去。”

“嗯哪。毕竟合作过,唐姐的为人我清楚的。那我先出去了。”语调柔和的说了最后一句话,徐伊人有些担忧的看了唐韵一眼,抬步出了门。

听见她轻轻的脚步声彻底消失,林楚握着唐韵的一只手依旧是没有松开,看着她,一脸厌烦道:“好好地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唐韵有些不敢置信的反问了一句,猛地从他手里将自个的手腕抽了回去,冷笑道:“你还真是搞笑。有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男朋友吗?不问青红皂白,进了门就认定是我的不对!”

“我都看见你抬手要扇她了,能有什么错?”林楚语气里更是不耐烦,“伊人的性子我了解。她性子一向柔软,对上任何人都是善意满满的,从来都不会与人为难。”

林楚的话里带着笃定,甚至亲密的称呼一句“伊人”,唐韵已经是有些被气的发疯了。

刚才不知道徐伊人是什么时候发现林楚过来的,可她知道定然是让她第一时间看见了。要不然她为什么情绪转变的那么快,从直接凌厉瞬间就换成了楚楚可怜的一副样子。

尤其是还帮着她对林楚说好话,想起她刚才的样子,自己都要气的吐血了。

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她不光牙尖嘴利,还比自己虚伪一百倍。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扇她,她骂我是老女人,又讽刺我什么状态差、什么需求旺盛,我……”忍不住愤恨的数落着,唐韵话未说完,林楚已经是直接将她打断,正色道:“够了!你以为她就像你这么不要脸,整天会将这些话挂在嘴边?!”

“不要脸?!”唐韵精致的一张脸上神色都是有些扭曲了,三个字从唇齿间蹦了出来,林楚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声音稍微缓和了一下,开口道:“我不想再这里和你吵。你也不要这样大呼小叫的。总归,伊人是个好女孩,你以后不要再去找她麻烦了!这样无理取闹的样子真的让我觉得很烦。”

话音刚落,失望的看了她一眼,林楚口气不耐烦道:“好了。我今天就不陪你了。一会有新歌要录,我先回公司。”

说完话,也不再去看她脸上伤心又忿怨的表情,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林楚!你混蛋!”看着他一闪而逝的高瘦背影,唐韵有些难以抑制的开口吼了一句,捂着心口靠在了洗手台上面。

如果说刚开始只是猜测,眼下她却已经是慢慢肯定,林楚和徐伊人肯定有问题。最起码,林楚心里肯定是喜欢着徐伊人的。

要不然,以他的性格,平日和女人都不怎么乐意说话,却是毫无理由的就愿意相信她,斩钉截铁、不容分辩。

刚才对上徐伊人温和的语气和眼神,对上自己又顿时变成了厌烦和失望。

不应该是这样的!

原本有时候在家里她缠的厉害了,他会突然冒出来一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她一直以为是玩笑,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他打心眼里厌恶着自己那样纠纠缠缠的行为。

原本就不情不愿的在一起,他对自己一直不热络,可是因为身边连个女人也没有,她根本就不在乎。如果没有刚才,她都会以为是他天性使然。

可眼下,真是气得肺都要炸了!

与此同时,一路走回化妆间,徐伊人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和唐韵私底下没什么过节,可眼下这一遭之后,估计也当真结下梁子了。

“怎么了?”靠在化妆台上的唐心眼见她进了门好端端的先叹了一口气,带着些关切的问了一句。

刚才她一离开,唐韵和林楚也跟着先后出去,可别是发生什么事才好。

“我没事。”宽慰的笑了一下,徐伊人走到了座位上,由着化妆师继续给她打扮,等一切妥当了,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此刻,几人已经到了拍摄棚,正倒腾机器的摄影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长相偏中性,长发染成了亚麻棕,随意的绑了一个发辫在脑后,看起来颇有些艺术家的落拓气质。

眼尾扫到从侧边过来的几个人,摄影师稍微站直了身子,抬眼看了过去。

目光落在徐伊人的身上,眼眸中已经是带上些惊艳和赞叹。

化了浓妆,徐伊人一张脸白皙匀净,一点瑕疵都没有,眼部的妆略微重一些,却也只是晕开了一些黑色带银粉的眼影。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卷翘,更衬得她一双眼睛黑亮清澈、通透美丽。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拍摄的时候,眼睛更相当于一幅画面中人物的灵魂所在。要不然,也不会有画龙点睛这样的说法了。

到位的眼神,配上辅助性的动作,一张照片基本上就可以活起来。

摄影师有些喟叹,却到底记着刚才唐韵嘱咐的事情,一时间看着徐伊人的眼神也就没有的热络了。

一步一步的走近,看着他的徐伊人神色愣了一下,心里一时间有些警惕起来。

邓荣算得上圈子里有名的摄影师,最擅长拍的就是杂志封面大片,专业人士评价说,他是最擅长让人物在静态的照片中说话的摄影师。

拍摄的过程中,他能最好的捕捉到人物一闪即逝的眼神和表情,许多不经意的抓拍都会有非常出人意料的惊艳效果。曾经有女星在公众眼前毫不掩饰的赞叹说“拍得太好了。每一张照片都无可挑剔。根本没什么可删的,邓老师拍的每一张照片,我都想做成巨幅海报挂在卧室里。”

很不幸的,说这话的那个女星就是唐韵,她和邓荣关系熟稔,在圈子里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

“邓老师好。”抬步到了近前,徐伊人笑着招呼了一声,邓荣客套的点了点头,已经是开口道:“造型不错。”

话音一顿,又是继续道:“第一次拍封面大片吧。一会也不要紧张,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好了。”

徐伊人看着他只是微笑,对上她信赖又清澈的眼眸,邓荣不自然的将视线移到一边。

周围工作人员来回了几趟,一切准备就绪,徐伊人按着要求站到了挡板前面。

原本想挑刺的邓荣眼见她直接就站到了最佳位置,一时间神色怔忪一下,也不知该如何让她移动位置了。

作为一个专业的摄影师,有些时候他也是性子倔的好,从来不愿意将就,但凡拍照片,也是要到自己最满意为止。

“不错。基本上就是这个方位,一会摆动作的时候我没有开口不要大幅度的移动和倾斜。”话音落地,邓荣已经是专心致志的看着拍摄的画面。

徐伊人虽然年轻,感觉起来却是毫不生涩,尤其是画面给人的感觉很舒服,邓荣心里叹了一声,开始大声指挥道:“上半身微微后仰,下巴微抬,左手贴着侧脸托上下巴,手肘在下巴三分之一的位置,手指微微蜷起来一些。右手抓上头发,嘴唇微张,眼神不要飘,对,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徐伊人脸型十分精巧完美,造型师将她原本柔软的长发烫卷了一些,用发胶抓了几下,只塑造出看起来有些凌乱蓬松的感觉。

此刻因为她两只手臂上伸的动作,小上衣被带了起来,露出凝脂一般白皙柔软的腰肢,连小肚脐看着都非同一般的可爱。可她下巴微微抬着,一只手托着脸,一只手抓着蓬松散漫的卷发,嘴唇微张,眼神带着些沉寂迷离的朝着前方看过来,骄傲疏离之感因为这几个动作完美的流露,一时间气场和感觉全有了,而且十分到位。

邓荣快速的抓拍了几个瞬间,起身看着她,却是神色带着些烦闷道:“感觉不够,你的眼神不够冷。杂志大片不是服装广告,只穿着衣服做了发型就OK了。最重要的还是气场,要不然怎么震的住封面?!”

语气顿了一下,态度温和了许多,继续俯下身去看机器:“不过不着急。你这也是第一次拍,已经做得不错了。多来两遍,肯定会好上许多。”

徐伊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边上看着的两个助理一时间有些纳闷的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解。

跟了邓荣好几年,两人对他的工作状态自然是十分了解,刚才那样聚精会神的表情,分明是忘我投入的样子。尤其,他们的经验来看,觉得徐伊人相当上镜,刚才无论是从动作、表情、还是眼神,都已经算的上无可挑剔了。

师傅怎么会说那样勉强又不满的话,两个人一时间有些无语了。

再看着不停在邓荣的指导下动作变来变去的徐伊人,已经是有些恨不得自己抢过机器去拍了。

凭良心说,徐伊人的态度算的上相当配合和认真。

演员毕竟和模特还是有些区别。因而一般的女星来拍封面,刚开始不得要领的比比皆是。尤其是,能到拍封面大片这一步,在圈子里基本上都有了些实力地位,摆谱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各种奇葩的要求也是让他们不堪忍受。

就说和他们合作最多的唐韵,每次拍摄完都要亲自审片,凡是稍微觉得不满意的,都要统统删掉,不容商量。

再说其他,什么拍摄角度必须是侧脸四十五度,拍摄的时候一遍一遍的强调要最美效果,拍一张就要跑到机器前检查一下的。

至于多拍几遍就不耐烦,甚至因为被要求的次数多了,更是当场冷脸的也不是没有过。

可眼下这姑娘,论起成绩来在圈子里的新人女星绝对毋庸置疑的第一位,论起身份来又是环亚总裁夫人,眼下动作换了一遍又一遍,却是丝毫怨言也没有。

邓荣还在继续……

“表情有些僵硬了,眼神不要呆。还有手,左手的位置不对,稍微往上移动一些。”

“笑的过了些。身子往右边稍侧,不对,太右了一些,再往左……等等等等,又过去了一些……”

半个小时过去了,边上看着的月辉和唐心对看一眼,俱是紧紧地蹙着眉头。

虽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却是已经感觉到,邓荣绝对是在故意为难徐伊人。可偏偏,好不好,只能摄影师来说,他们不是专业人士,跟着提意见指不定又落得一个耍大牌的名头。

订阅前三,wyyzmwy、gagate、冰萱影,冒泡领30币币哦。

月黑风高、晚上适合做坏事。

伊人偎依在阿泽的怀里,听着窗户外呼啸而过的风声,忧伤的轻声道:“阿泽,你说阿锦为毛还不让咱们造小包子啊?”

总裁清淡无波的俊脸上带着一抹惆怅,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急。估摸她忙着打劫月票呢。”

趴在他怀里,伊人委屈的点点头:“那咱们先睡好了。反正再努力也造不出宝宝,今晚就不做功课了吧。”

阿泽看着她沉沉睡去,低声安慰道:“安心睡吧。我也穿衣服出去打劫一点。”

拿过床头的手机开始打电话:“允卿啊,我要出去打劫月票,把你的尖刀072借我用一哈!”

总裁带着众人迎风而立,“站住,打劫,票票交粗来!”

二更【下午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