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分手【唐韵被辱】/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意猜测了一句,邓荣并没有答话,唐韵以为被自己一时给说中,更是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安慰道:“新人嘛。哪里有那么容易进入状态?!刚才看你们握手我还以为这么快就拍完了呢?不会是环亚那边差人给你施压了吧。后台硬的都那样,你也别闹心了……”

邓荣沉着脸看她,过了许久,慢慢的扯出一个冷笑来,一字一顿的开口道:“认识这么些年,第一次发现你这样的嘴脸,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说的唐韵脸色骤变,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就好像刚才自己听错了一般,反问道:“你说什么?”

“耳朵不好吗?我说你恶心。”憋了多半天的愤怒骤然爆发,邓荣脸色冷肃的盯着她,继续一字一顿道:“以后少拿你的那些肮脏事来烦扰我。对一个心地单纯的新人演员使这样的阴招,你都不觉得恶毒吗?人家不过就是比你年轻、比你前景好,有必要想方设法的给人家扔绊脚石吗?尤其还将我拉下水,拿我当枪使,你也真是蛮拼的。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该哪去哪去!”

不留余地的一番话更是让唐韵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又是说不出的疑惑,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到底也是抑制了心中的怒气,深呼吸了一下,语气尽量平缓道:“邓哥你说什么呢?我是让你趁着拍照的机会为难她,可那是因为她今天当面羞辱我,一时气不过才这样。这圈子里比我年轻的演员多的事,我要是因为这个存着恶意,每天去提防这个对付那个,那我不是要累死了吗?可真是可笑!这些话是不是她给你说的?你可别被她那样一副外表给骗了!”

“呵呵……”邓荣冷笑着看她,不说话了。

唐韵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语重心长道:“一起合作过,我还不了解她吗?永远都是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来骗人,其实不比谁心思重。表面上永远都是一副温柔懂事的笑脸,实际上私底下一惯的咄咄逼人。连我都在她手下吃过几次亏,嘴皮子也没有她利索……”

“够了!”一时心急喋喋不休的多说了几句,唐韵话未说完,却是被一脸怒容的邓荣直接打断,一脸厌烦的盯着她,男人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厉,“亏得人家姑娘还口口声声叫你一声唐姐,你也真是受之有愧。没有人给我说,可我清清楚楚亲耳听到人家打电话的时候还在说我好话,被助理劝告的时候也是替我们俩辩驳。你脸皮厚无所谓,我这张脸却是有些挂不住了。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以后这样的事情您可千万别来拜托我了。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邓哥……”唐韵这一声里已经含着明显的恼意了,邓荣却是将脸偏向一边不再理她。

铁青着脸握着拳,唐韵气急败坏的出了拍摄棚,当真是有些肺要爆炸了。

虽然邓荣没有细说,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一定是徐伊人在耍手段,挑拨了她和邓荣的关系。

心里简直是呕的要死了!

怎么她就那么会迷惑男人!

从一开始搭戏,郑秋、汤韫、白祈安,甚至连那个偶尔在剧组露面的历史教授尤远志都是对她偏爱的紧。

后来眼看着她在圈子里越发的如鱼得水,上官烨、徐尧这些得过影帝的都是对她颇为护佑,同年龄段的女星哪里有人能得到这样的殊荣。

现在更是有了邵正泽也不满意,想起她今天在洗手间里对着林楚解释的样子唐韵都是气的心口疼。

眼下倒是可好,她和邓荣好些年的关系也不知被她使了什么手段来挑拨,倏然之间就崩的彻底。

想起刚才邓荣左一句心地善良,又一个年轻美丽有前途,唐韵一双手忍不住攥成拳,踩着高跟鞋吧嗒吧嗒的快步往前走。

速度太快,“呀”的一声惊呼之后,她整个人直接崴倒在地面,十几公分的鞋跟蹦出老远,脚腕一阵疼痛感更是让她忍不住紧紧蹙眉。

“唐姐,你没事吧。”身后默默跟着的助理此刻连忙凑了上来,关切的开口发问了一句。

抬眼看了她一下,唐韵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脚面之上,开口道:“崴到了。先扶我去休息室。”

“好。”助理连忙应了一声,唐韵一瘸一拐的到了休息室,自个坐在椅子上生了半天的闷气,拿着手机给林楚打电话。

“喂?”正在录歌,林楚的声音里依旧是透露出一些不耐烦,唐韵有些愤愤的咬了咬唇,语气软了一些,开口道:“我崴到脚了,你过来接我。”

“什么?”那头的林楚声音带着些诧异,可单是想想,唐韵也知道此刻的他定然是紧紧蹙眉。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见他语气带着些劝慰道:“你不是有助理吗?让她先扶你回去。我还得一会,眼下走不开。”

“她刚才有急事我让她先走了。眼下我一个人连站都站不起来。”语气里带着些抱怨和撒娇,唐韵对着电话使性子道:“反正我不管。你不来我就不走。大不了我等你一会好了。”

两人在电话里拉扯了好一阵子,林楚最终是无奈的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唐韵抬眼看向了一边道具一样的助理,略微想了一下,开口道:“你先回去。过半个小时给媒体打电话。”

“明白的。”助理点点头,又嘱咐了几句转身出门,握着电话,唐韵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娱乐圈近几年话题性最强的女星,她自然深谙自我炒作之道。

眼下和林楚交往了有一段时间,这样在公众视野中“秀恩爱”已经成了家常便饭,经历了一开始的轰动之后,粉丝们也是慢慢接受了两个人的交往。

林楚虽说对她的态度一直有些不温不火,却是一向的说话算数,差不多刚好一个多小时就出现在了休息室。

料想着媒体记者差不多应该是守在了楼下,唐韵露出一个委屈的笑,对他努努嘴,又看了看自己的脚,开口道:“你看。都肿起来了。鞋跟也断了,真的不能走路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林楚皱眉说了一句,语带试探道:“那怎么办?我扶你下去好了。”

“不要。你抱我下去。”唐韵语带撒娇的说了一句,已经朝着他伸开了两只胳膊。

林楚一时无奈,却是一惯晓得她在这种事上的倔性子,俯身下去将她抱在了怀里,唐韵伸出胳膊勾上了他的脖子,两人就维持着那样颇为亲密的姿势一路下楼去。

早已经得到风声的娱乐记者眼看着这两人当真是准时出现,惊叹爆料者的消息准确之余,自然是一窝蜂的凑了上去。

按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抱着唐韵的林楚明显愣了一下,怀里的唐韵却是更紧的搂上了他的脖子。

心里一时间有些明白,上了保姆车将她放在座位上,林楚一路都是沉着脸。

等最后又一脸阴沉的将她抱上了楼,放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低头吸完,又点了第二根、第三根继续吸完,看了一眼沙发一侧正给自己涂抹消肿药膏的唐韵,慢慢开口道:“分手吧。”

“你说什么?”唐韵抹药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眼看向他,脸色已经是骤然变了。

“我说,我们、分手!”林楚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唐韵却显然是有些愣了,一双凌厉的美眸紧紧的盯着他,同样是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再说几遍都是这个意思!”林楚的语气比平日都是要强势许多,略微想了一下,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开了通话记录,冷笑了一声开口道:“掐着点叫我过去,算着时间给那些记者打电话。助手恰好不在先走,你敢说,刚才被拍不是你事先设计好的?可真有意思,莫不是你脚上的伤也是自个故意崴倒摔的?摔了几次成了这幅样子?还有高跟鞋,不会也是故意弄断的吧?”

眼看唐韵一时又变了脸色,林楚语气顿了一下,继续道:“老是在背后做这些动作很有趣?被那些狗仔拍到咱们接吻拥抱那些事很开心?你怎么这么不害臊?!”

“我……”唐韵一时语塞,看着他明显动怒的一张脸,想着终归是自己惹了他生气,一时间主动缠了过去坐在他腿上,双手搂上他脖子摇晃着软语撒娇道:“我不还是为了咱们考虑吗?你看眼下粉丝慢慢都接受了咱们在一起的事情。”

林楚冷笑了一声不说话,唐韵凑过去就要亲吻他的唇,却是被林楚猛地从身上提起来扔到一边的沙发上。

两人的动作幅度大了些,连带着林楚的手机都是直接摔到了沙发一侧,林楚正要伸手去捡,唐韵已经是猛地从沙发上跪起来,声色俱厉道:“你犯神经啊!我脚还伤着,你这么摔我?!”

“每一次都是这样,你要不要脸?!你知道我最讨厌被媒体拍到,可你看看你做了什么?隔三差五的当着公众秀恩爱,你都不会觉得累的慌!受够了你这幅样子,从今天我们就一刀两断。你看看是你甩了我合适,还是我甩了你合适!随便!爱怎么说怎么说!”也是忍耐了许久的怒气一瞬间爆发,林楚的声音更是从没有过的强硬。

唐韵愣了一下,那边刚接通电话的星际歌手也是愣了一下。

不过是因为今天一起录歌的时候突然找不到电话,他借了林楚的手机给自己拨了一个而已。

眼下听着电话那头他的声音,却是明显没有和他说话,男生纳闷的看了一眼手机,电话里另一道尖利的声音已经是传来。

唐韵此刻也是火冒三丈,看着他一副冰冷生硬的样子,一天的委屈汹涌而来,更是尖声回应道:“我不要脸?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如果不是因为爱,谁他妈每天求着跟你睡!你倒好,一开口就是指责,我是为了谁,不就是为了在粉丝们面前多露露脸,让大家尽快接受我们在一起的事实吗?混蛋,你这个混蛋!”

噼里啪啦清脆的响声从电话里传来,无比清晰的对骂声让手机那头的男生震惊不已,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忍不住就想记录这样精彩的一刻。

连忙将手机从耳边拿开就要录音,却是发现手机刚才已经开始录音了。

想到也许是被自己的耳朵无意中碰了一下,男生往后靠着重新躺了回去,索性将手机继续放在耳边收听这一段现场直播。

被唐韵扔过去的水杯砸了脚,林楚颇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发疯的唐韵,一句话都不愿意再说,连自己的手机都忘了,直接就往门口走去。

“你给我回来!”每次有争执就是这样,沉默着扭头就走,唐韵心里又气又怒,也当真是有些怕了这样的男人,大声喊了一句,走动的林楚却是没有停。

一段不是顺着自己意愿开始的感情,从一开始他也是受指责的一方,可毕竟做都已经做了,错也已经错了,唐韵缠的很紧,他也就一直这样被情势逼着往前走。

可随着两人私底下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唐韵许多方面却是让他再也受不了。

其中最大的一点就是炒作的问题。

就像不久前有一次,她说是自己生日,专门在西餐厅里订了晚餐,将自己叫了去,晚上又非要去酒店找感觉。

结果第二天就被媒体记录了两人约会的全过程,这种隐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感觉当真是让他难以忍受、深深厌烦。

还有她夸张的占有欲,希望自己没事的时候能二十四小时的陪着自己,如果自己推说有事,她总能想出千奇百怪的借口来达到目的。

实在是太累了,比两人在一起之初还要累。

他在这样的情绪中挣扎了太久,差点都是有点忘了自己进这个圈子到底是为什么。不想和她吵,他打定主意想结束现在这样的关系,就连走路的样子都带着几分决绝。

眼见他几步就到了门口,唐韵当真是有些气晕头了,拿起桌面上玻璃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烟灰缸击中了林楚的后背又“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林楚紧紧蹙眉,身后的唐韵已经是尖叫出声道:“你给我站住。你回来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因为徐伊人?啊!今天看见她以后你脸色就不对劲,你是不是喜欢她?啊?!林楚,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听到了没有?!”

“是!我就是喜欢她,你满意了吗?”林楚猛地回神过来,也是一脸怒容的看着她,唐韵被第一句话顿时击中,他已经是毫不客气的继续开口道:“喜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她了,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不敢相信。你还需要我说的更清楚更明白吗?”

唐韵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林楚积郁的怒气也是彻底爆发,一字一顿开口指责道:“你看见了怎么样?!我的目光就是无法从她身上移开,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她,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就因为我多看了她几眼你就发疯是不是?跟着她去洗手间,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都要动手打她是不是?!不可理喻的女人!分手!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们的关系到底为止!”

愣神的看着他一脸厌烦的神色,到了现在还帮着徐伊人说话,唐韵已经是气的发疯了,跪坐在沙发上气喘吁吁,尖声大喊道:“混蛋,你这个混蛋!事到如今你还帮着她说话!”

语气顿了一下,唐韵猛地安静了一下,深深吸气,开口追问道:“你什么时候喜欢她的,啊!你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你今天不要走出这个门!”

林楚同样是深深吸气,直接道:“很早。和你在一起之前就喜欢她了……”

他话音未落,又是“砰”的一声,唐韵捡起边上他的手机就直接扔了过去,林楚侧了一下,手机砸落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砰”的一声又落回地面,碎了屏。

林楚低头看了一眼,唐韵猛地抱住头就倒在沙发上失声痛哭起来。

眼睛里有些愧疚,林楚愣愣的看了她一眼,却终于是被烦闷占了上风,转身直接要走,身后的唐韵却是猛地拿起桌面上的水果刀声音更尖利的开口道:“说你爱我!听见了没有!说你爱我,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你随便。”撂下最后几个字,林楚直接开了门出去。

对唐韵太过了解,她怎么可能为了感情的事要死要活的。归根究底她爱的还不是自己的事业。

怎么可能因为这样一件事了解自己。

不过是嫉妒心在作祟!

林楚冷着脸想了两下,直接按了电梯下楼。

屋子里的唐韵眼见他毫不留恋的离去,更是猛地将水果刀直接丢了出去,刀子同样飞到了墙面上,在她的个人海报上划拉了一道,摔落在地。

唐韵伏在沙发上更大声的哭出了声。

外面他们下午的新闻自然又是被娱乐记者一番浓墨重彩的染色,各种“秀恩爱”的照片一时间又是满天飞。

“好了。今天的娱乐新闻就到这里。林楚和唐韵这一对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的恋情眼下也是被大家慢慢接受。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祝福他们。我们明天再见。”电视屏幕上的男主持人笑容满面的说了一句,徐伊人拿着遥控器直接关了电视。

想起今天的事情,这会才突然意识到唐韵的有意针对可能是因为林楚。毕竟她是唯一和林楚合作过的女演员,唐韵也许是觉得膈应了。

不过,无奈的笑了一声,想到今天最后走的时候邓荣那难看的脸色,徐伊人心情大好,从沙发上起身,抬眼看了一下挂钟,拿起桌上的手机给邵正泽打了一个电话。

“喂?”那头他的声音轻缓温和,一个字落在耳边也非常悦耳。

“你在哪里了?”她软糯的声音里还带着些雀跃的笑意,邵正泽轻笑了一声,回答道:“路上,差不多半个小时到家。”

“哦。”简单的回了一下,她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想着他肯定也是没有吃晚饭,有些跃跃欲试的到了厨房。

李婶白天刚来过,冰箱了蔬菜肉类都有。左右看了半天,心情不错的她决定好好地慰劳慰劳两人。

邵正泽进门以后,阔大的客厅十分安静,正是纳闷她一个人在家里连电视也没有看,厨房里却是突然飘出来一道轻快的歌声。

忍不住勾唇笑了一声,一声尖叫骤然响起,连外套也没来得及脱,他快步过去,却是看着小人儿系着碎花的围裙,正拿着锅铲小心翼翼的去翻动锅里面几块鱼。

抿着唇聚精会神的样子,似乎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

走过去将火关小了一些,邵正泽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油温太高了,刚才是不是被烫到了?”

“嘻嘻,我没事。被你听到了?”冲着他调皮的吐了吐舌舌头,又是将他往门外推,一边笑着开口道:“大总裁工作一天肯定累坏了。今天晚上由我犒劳你好了。肯定将你喂的饱饱的……”

邵正泽被她推到了门口,听见这句话忍不住低声笑了一下,一只手撑在厨房门口的墙壁上,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徐伊人也是刚好抬头看他,被他眼神里的光芒烫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窘迫的争辩道:“你别想歪了。我说的是喂饱肚子,不是……”

红着脸声音越发小了下去,邵正泽伸手将她掉落在脸颊上一缕头发拨到耳后,噙着笑发问:“不是什么?”

话音落地,就微微低头凑过去亲吻她的唇,徐伊人愣神的看着他,却是突然蹦起来喊了一声“焦了”,连忙转身又守到了灶台边。

最后端上桌的带鱼有些干巴巴的,不过经过她一番极力补救,熬了些糖醋酱又过了一遍,味道勉强还好。

眼看着最喜欢的一道菜有些不够完美,正吃饭的徐伊人抬眼,含嗔带怨的看了邵正泽一眼,“都怪你!”

“我觉得味道还不错。”邵正泽心情好,自然是觉得什么都好。

一句话却是又让徐伊人说不出的自豪,看着他一脸笑意的开口道:“那是当然。你也不看是谁做的。我可是……”

一时间有些想不到说辞,又对上邵正泽一副明显专心在听的表情,咬了咬筷子,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我可是大厨级别。你以后称呼我为徐大厨好了。”

邵正泽忍俊不禁,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薄薄的唇角弯成非常好看的弧度,英俊的侧脸十分迷人。

徐伊人有些痴了,情不自禁凑过去在他脸颊落了一个吻,一离开却是神色愣了一下,不好意思道:“唔。油印到你脸上了。”

看着她红艳艳的一张小嘴,邵正泽也是有些愣神,小人儿已经是顺手抽了一张纸巾,小心翼翼的给他擦了起来。

洁白的小牙齿咬着唇,她手下的动作十分轻柔,薄薄的呼吸喷在脸颊上,邵正泽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了。

等她系着围裙在厨房里洗碗,他也是跟了进去从后面环着她的腰,低头凑到她光裸的脖颈间,流连亲吻。

“唔,不要……”被他的吻轻撩着,徐伊人拿着碗的动作都是有些不自然,轻呼了一声,条件反射的开口推拒。

可是她说话的声音一向都是轻轻软软,每一次开口推拒都像是羞涩的邀请,单是想着每一次她低媚婉转的声音,邵正泽一双眸子里颜色都是慢慢的深了下去。

等在他的怀里艰难的收拾完碗碟,徐伊人在龙头下细细的冲了手,连水滴也不曾擦干净,就猛地回身撞到了他的怀里。

细细白白的两条胳膊从宽松的睡衣里滑落而出,她紧紧搂着他脖颈的手指还带着凉意和水珠,一滴水顺着他脊背滑落下去,小人儿已经是一口咬住了他的唇角。

舌尖顺着他的唇线滑了一圈,她横冲直撞的进去,灵活的勾着他纠缠,将邵正泽克制着的情绪顿时点燃了。

“小狐狸。”纠缠了一会他都是有些呼吸急促,趁着间隙在她耳边低低唤了一声。

“喵……”怀里的小人儿拖着长长的尾音学了一声猫叫,媚的滴出水来。

邵正泽低头看她一眼,对上她撩拨调笑的眼神,俯身将她整个人打横抱在了怀里。

订阅前三的亲,wyyzmwy、tulq、18960629332,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感谢打赏和送票票的亲亲们,特别感谢送月票的各位亲亲们,超级感谢么么哒。

月票是亲亲们对一个文最大的认可,月票榜也是非常涨收藏的地方,咱们的影后也会被更多的读者所发现,阿锦心里的感谢无法形容。

写文时间不长,现代也是第一篇,作为一个小透明,能得到亲亲们这样的爱护,阿锦真的是十分感动,会加油的。感谢么么哒。鞠躬感谢。(*^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