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硫酸【求月票哇】/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长白嫩的胳膊藤蔓一样的缠着他的脖子,怀里的小人儿定定的看着他,水光潋滟,柔波流转,十分动人,柔若无骨的窝在他怀里,当真像一只媚人的小猫一样。

邵正泽抱着她脚步沉稳的上楼,一路低着头注视她,眼眸灼亮。

攀着他的肩膀吊在他的身上,她睡衣已经滑落下去一半,莹白的大片肌肤裸露在灯光下,美得惊人。邵正泽用胳膊夹着她往卧室走,一脚踢开门,将她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徐伊人起身顺势跪坐在被子上,在他掠夺意味十足的视线之中,微微低下头柔声一笑,手指挑开自己的睡衣,顺势勾起来直接扔了出去。

邵正泽深深的呼吸着,目光热烈的看着她,她一张脸已然也是烧红,却是不甘示弱,轻轻舔着唇。

卧室没有开灯,外面的灯光照进来,却是足以让他看清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恍惚中,她就是趁着夜色来到自己身边的一只小狐狸精。

慵懒的、散漫的、迷离的、娇媚妖娆的……

此刻她细细的眉眼微挑着看他,眼神也是媚人,一下一下的勾着他,纤细白嫩的手指伸到了唇角,看着他轻轻摩挲。

邵正泽喉结动了一下,直接过去,将她推倒在身下。

“啊”的一声惊呼夹杂着笑意,她不甘示弱的挣扎了几下,不到几分钟却是缴械投降,只有婉转的求饶声不停歇的久久飘荡。

断断续续折腾了半夜,折腾醒了又依偎在被子里说话,第二天早早起身,徐伊人坐在床上呵欠连连。

“乖,抬胳膊。”眼看她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收拾好的邵正泽索性坐在床边帮她穿衣服。

他声音柔柔的哄着,她没骨头一样的靠在他身上,又是被他抱到了洗手间,用毛巾擦了脸,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一个小时收拾好,吃了早饭,两个人动作亲密的上了车。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想着大清早就在网络上曝出的那一段录音,王俊略微思量了一下,还是暂时没有开口。

林楚和唐韵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眼下分手了反倒更是惊涛骇浪一般。

录音里曝出的对话信息量太大,他都是听了好几遍,才回过神来。

林楚喜欢小夫人、唐韵每一次主动曝新闻、以及昨天故意刁难小夫人,甚至,两人那样表里不一的相处方式,都是让娱乐圈沸腾不已。

眼下网上自然又是闹得不成样子,圈子里的人看笑话,唐韵的粉丝们又是对她失望又是责备林楚,甚至有少部分的迁怒小夫人。林楚的粉丝一惯不喜欢唐韵,这一次摆手称快的人却是比上一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支持率还高,至于小夫人,反倒是没有过大的反应。

不过最冷静的倒是薏仁粉,适应了他们一惯“啊啊啊”“嗷嗷嗷”欢快乱叫的方式,这一次事情出来,粉丝圈却是没什么过大的动静反而是让他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的事情,薏仁粉的确也是比较敏感,不开口反倒是最好。

一旦开口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言论,指不定三方的粉丝都是要掐起来,王俊一阵无语,郁闷的揉了揉太阳穴。

车子到了公司楼下,也不过才早上八点,徐伊人一下车就敏感的发觉不远处有好些拿着相机偷拍的。

愣了一下,另一边下车的邵正泽已经伸手过来将她揽进了怀里,两人一路上楼去。

这件事说白了和她关系不大,记者们也不会傻到当着人家夫妻俩的面问一句“突然被表白,邵夫人心里什么想法?”

站在远处偷拍了几张,想到大概可以独辟蹊径写些类似《唐韵林楚分手,徐伊人不受影响》、《邵总裁徐伊人举止亲密,未受到唐韵林楚分手事件干扰》、《邵总裁独抱美人,数一数娱乐圈表白无望的男星》这样的话题,媒体记者心满意足的离去。

此刻,一路进了公司大门的两人自然是受了不少的注目礼,等徐伊人出了电梯,邵正泽抬眼看向了身边跟着的王俊,淡淡开口道:“什么事?说吧。”

“唐韵和林楚分手了。”王俊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对上邵正泽有些不解的眸子,又是急忙补充道:“事情牵扯到了小夫人。”

“怎么回事?”邵正泽淡漠的一张脸上终于是有了些表情,王俊继续解释道:“昨夜两个人不知在哪里吵架闹分手,被人给录音了。林楚……”

王骏语气顿了一下,声音小了一些,慢慢道:“林楚说自己真正喜欢的那个人是小夫人,咳咳,boss你一会上去听了录音就明白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办公室,邵正泽紧紧蹙着眉听完了整段录音,伸手揉了揉眉心,“现在外面什么情况,对伊人的影响有多大?”

“小夫人说到底和这件事其实没多少关系。除了唐韵有些粉丝底气不足的责备以外,大多数人都还是觉得小夫人莫名其妙被连累。粉丝圈有些死忠粉对林楚话里唐韵动手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也都没有任何的过激言论。”王俊认真的说明了一下,眼看邵正泽依旧在看他,连忙道:“至于昨天的事情我已经问了。唐心说小夫人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候脸色稍微有些不对劲。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倒是最后拍片的时候被邓荣借机为难了一会,不过最后也是被小夫人顺利解决了。”

王俊说到最后一句,忍不住低头笑了一声。

看邵正泽看他,又是将昨天那一出一字不漏的给他学了一遍。

想到徐伊人装模做样说话的样子,邵正泽也是有些忍不住笑了一下,开口道:“盯紧了。不要让这件事影响到她。”

“是。”王俊应了一声,有些迟疑道:“唐韵那边呢?”

“再看看。”邵正泽若有所思的答了一句,眼看着王俊出门去,蜷起两指无意识的在桌面敲了两下。

昨天回到家以后小丫头就是兴致勃勃的样子,后来更是表现出他从未见过的大胆风情的一面……

一直以来都需要他操心劳力的小丫头,似乎,慢慢长大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素来鬼精鬼精的月辉给带歪了,怎么感觉有些蔫坏蔫坏的……

不过怎么样,他都喜欢就是了。

胡思乱想了一些,邵正泽低头开始去看文件,坐在经纪人办公室里,徐伊人却是鼻子发痒,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呐。你听,就是这一段。”边上的月辉调好了录音,里面林楚带着些愤然的话已经是无比清晰的传了出来。

办公室里也就他们三个人,安安静静的,一起蹙眉听完,月辉有些无奈的摊手道:“眼下这段录音不知道被多少人听过了。恭喜你,又躺枪了!”

“去你的。”徐伊人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月辉哈哈笑着躲远,浏览电脑页面的唐心面色却是稍微变了变,冷笑了一声开口道:“动作还真快!”

话音落地,眼看着徐伊人和月辉都是抬眼看她,轻嗤了一声开口解释道:“唐韵受了打击割腕自杀了。看,眼下正在医院里吊盐水呢?啧啧,可怜见的,一夜过去就憔悴成这个样子。同情牌打的真是时候!”

两个人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下,一组照片里,唐韵一张脸均是蜡黄病弱,挂着点滴的一只手青筋暴跳,另一只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副被抛弃了痛不欲生的样子。

“这消息一出来,估摸着又够林楚喝一壶的。”有些喟叹的说了一句,唐心慢悠悠道:“每次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唐韵都是最懂得先发制人的。有本事让她把手上的纱布取了,要是有伤口就怪了。割腕自杀,隔半天再就医,早都死绝了才对。”

“不过,妆画得不错。”也是几张照片都浏览了一遍,徐伊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夸赞了一句,他边上的月辉有些无语的瞄了她一眼,脱口而出道:“徐小姐,你缺心眼啊!指不定一会就有矛头指向你了。”

侧头白了她一眼,徐伊人正要说话,两下敲门声传来,上官烨唇角噙笑的走了进来,好奇的瞅了瞅画面,更是带着些戏谑的看向了徐伊人:“恭喜你啊,又被表白了!”

语气和刚才月辉说的话如出一辙,徐伊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上官烨笑意愈深,倒是出口安慰道:“也别往心里去。以后你越发红了,这种躺枪的事情多得是,平常心就好。”

“嗯啊。多谢烨男神赐教。小女子一定铭记于心。”徐伊人正儿八经的做了一个揖,屋内三人俱是一笑。

笑够了这才想起了正事,上官烨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一起走吧。”

“哦!”徐伊人这才猛地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差点都忘了。今天要拍那个巧克力的广告吧。”

“呃,那个分明是冰淇淋好吧。”月辉有些无语,将桌面的广告脚本递了过去。

《“sweet”冰淇淋电视广告脚本》一行黑体字列在A4纸页上,徐伊人干笑两声,辩驳道:“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为主嘛。那天匆匆看了一下,两个其实也没什么差嘛!”

一路斗着嘴,上了车,眼见她低着头聚精会神的看剧本,月辉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早上刚来看见新闻的时候,他一直担心因为唐韵和林楚的事情徐伊人情绪受到影响,因而故意插科打诨的调节气氛。

眼下看来,倒是他杞人忧天了。

不知不觉中,被他们守护着的女孩已经是慢慢长大,倒是比他们心中一直以为的还要通达许多。几乎看不到她情绪不好的样子,在人前也永远是柔和浅笑的,一时间又想起她和邵正泽在一起的那些画面,那样的娇羞软糯,乖巧可人,月辉有些恍惚了。

也许,自己也当真是和那些粉丝一样,中了一种名为“徐伊人”的毒,要不然,怎么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她都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呢?

收回视线,目光落到窗外一闪而过的临街店铺上,月辉微微低了头,唇角牵出一抹愉悦的笑容来。

“sweet”品牌来自国外,算是一种中高端顾客消费的冰淇淋,名气在外,品牌一向甚少做广告,大多时候产品插图都是在高端杂志上,感觉起来矜持贵气的不得了。

这一次的广告时长定在十五秒,据说拍摄以后也就投放华夏台晚间黄金频道,热播剧场的间隙之中。

“果真是财大气粗!”徐伊人忍不住摇头叹了一声,边上的上官烨却是语气温和的提醒道:“一会要穿裙子,这样的天气肯定冷。你将脚本多看几遍,一会咱们争取一次都过。”

“嗯。”徐伊人应了一声,前面的唐心也是转头叮咛道:“一会月辉拿着风衣跟着你,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先套上衣服。”

“嗯。知道了。”徐伊人又是笑着应了一声,半个多小时,三个人到了要拍广告的街心广场。

冰淇淋原本就是女孩子钟爱的甜品,“sweet”自品牌创建之初也一直都是以爱情之名,广告语却别出心裁。

“如果没有爱情,你还有sweet。”一句话就足以让人心动,在单身的年轻白领之中,有着其他甜点品牌难以比拟的影响力。

而这一次的广告脚本也是相当有趣。

年轻的情侣在街头吵架分手,男人甩手离去,女孩崩溃痛哭。

哭完了,看见街边的“sweet”冰淇淋店面,耳边回响起那一句经典的广告语,没有爱情的女孩情不自禁的走到了店面里买了一杯冰淇淋。

接下来自然是通过对店面的内景描绘,冰淇淋的特写,女孩有些夸张的一系列表现,从刚开始吵架失恋的哀伤、到后来看见冰淇淋的心动,以及最后被一杯冰淇淋治愈,拿着冰淇淋到了最开始的位置,女孩忘掉了伤痛,露出最甜蜜满足的笑。

情节在这一刻峰回路转,吵架离去的男人有些后悔,原路返回看到女孩这一刻舒心的笑,吁了一口气,到了她面前道歉。

女孩会指着冰淇淋的杯子说一句,“亲爱的,它已经治愈了我。”

男人的目光落在冰淇淋上,再给品牌标志的特写,画外音广告语再一次响起在男人耳边,男人有些迟疑的开口道:“那,你还要我吗?”

女孩不回答,微笑着看他,男人唇角慢慢的染上笑容,四目相对,画面在此戛然而止。

一个似乎没有说完的故事,结尾处非常让人回味,而两次响起在男女主人公耳边的画外音广告,自然也会因为重复的出现加深印象。

很浪漫、很美好,当然,也很治愈。

要拍摄的时间不长,却是当真非常考验人的演技,尤其是女主人公的扮演者。

很短的时间里,感情需要发生崩溃、伤感、期待、慢慢平静、满足、甜蜜、再到最后,由衷的微笑这样的一个顺序。

将手中的广告脚本轻轻合上,徐伊人一抬眼,摄制组也是刚好到了,正要笑着抬步过去,耳边却是突然传来几道兴奋的女声唤她的名字。

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几个女孩已经是嬉笑着跑到了她面前。

“哇哦,真的在这里拍广告呦!”最当先的短发女孩眼见她情绪和以往没有任何差别,松了一口气,开口说了一句。

粉丝后援会里最死忠的几个,徐伊人自然见过不止一次,开口唤了几人微博名的简称,笑着开口道:“是啊。你们都没有课吗?怎么这一会跑来了?”

“嘻嘻,翘了选修课。”其中一个女孩笑嘻嘻说了一句,广告摄制组到了跟前,几人识眼色的往边上退去,徐伊人对着几人略带安慰的笑了一下,更是让几个粉丝心中一暖。

简单的交涉过以后,自然而然的进入了拍摄阶段,在保姆车里换了碎花的雪纺纱裙,徐伊人一下车,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已经到了深秋,平日里最少也都是薄毛衣套着风衣,此刻浑身上下就轻飘飘的一件吊带碎花裙,亭亭玉立在寒风中,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是有些起来了。想起一会还要坐在花坛边上吃冰淇淋,徐伊人忍不住牙关打起颤来。

广告导演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个子很高,平头,带着一副眼镜,穿着黑色长风衣,看着也是利落干净。

目光在徐伊人身上绕了两圈,眼见她虽然冷得发抖,双手抱着肩,却是一点也没有不耐烦或抱怨的神色,心里已经是有了些好感。

一切准备停当,导演干脆利落的比了一个手势。

画面里,徐伊人神色责备的看向对面穿着短袖T恤衫的上官烨,控诉道:“这么热的天,我站这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你怎么这样啊?!我们说好的三点半,可是你看现在都几点了!四点都过了!”

上官烨要营造出一种当真很热的感觉,刚才在边上不知道做了多少个俯卧撑,此刻额头上,也是一脸不耐烦:“我都说了堵车堵车,你还要怎么样?迟都迟了,有什么好吵的!”

“堵车?!”女孩委屈的喊了一句,眼泪都是直接滑落了下来:“你骗谁啊?!我刚才看见你从地铁口跑过来的,你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刚才电话里有女孩说话的声音,你为什么要骗我?!”

两个人你来我往,按着脚本里的台词都不带停的,边上的广告导演机械的看着,完全没有开口喊停的机会。

摄像机忠实的记录着,画面里的两个人从约会迟到扯到了男孩撒谎的问题,又扯到男孩红粉知己的问题,再扯到女孩好哥们的身上,最后又变成男孩母亲对女孩的某一次指责,以及n久以前,女孩忘了男孩的生日,男孩放了女孩的鸽子……

台词其实不是很多,可是因为非常简短跳跃,两个情绪激动的人语速也都是非常的快,边上的一众人都是被这样激烈的争吵情绪吸引的目不转睛。

眼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就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提来算去,就像世间争吵时候最喜欢翻旧账的每一对情侣一样,几个有恋人的工作人员都是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的笑。

“分手就分手!简直是受够你了!”画面里的上官烨突然大声吼了一句,转过身直接就大跨步离去。

刚才话赶话提分手的是女生,此刻眼见他吼了一句突然离去,却是有些回不过神来,眼看他越走越远,“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坐在身后的花坛上,低着头两只手抓着肩,剧烈的颤抖着。

任谁看,都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好。”导演也是没想到这么顺利,有些兴奋的开口说了一句,月辉紧走两步将手中的外套披在了徐伊人身上,叹声道:“你刚才怎么哭的那么快,肩膀抖得跟真的似的。”

“冻的。”徐伊人看着他,牙关打架的说了一句,月辉扑哧笑了一声。

“sweet”冰淇淋店面就在街边,会选择这个街心广场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次性拍完非常方便。

跟着摄制组进了店面,过了十一月,店里面刚好是开了暖气。

浑身舒展了不少,拍摄起来自然也更是流畅了许多,伤感的进门,摄像机顺着她的视线,准确的落在冰淇淋的商品图片上。给了特写,再回到她倏然间变化了一些的表情,眼眸中流露出期待来,都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此刻,从微笑着的服务生手中接过冰淇淋,画面里,徐伊人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透露出满意,转身的空当就情不自禁的剜了一勺,然后,脸上慢慢带上些诧异的表情。

她抿着唇,不说话了,特写的面部表情里,却能看到她腮帮子微动,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的动作,紧抿着唇,眼神看向冰淇淋却是在发光。

就好像心里咆哮惊叹着“太好吃了!”

当然,后期会在此处配上同步的画外音。

完美演绎,边上的唐心和上官烨同时微笑着对她竖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店面里的镜头完全收工。

再次到了外面,拍摄中却是出了一点小状况,徐伊人感冒了,以几秒钟打一个喷嚏的频率影响了好几次的拍摄。

此刻,上官烨刚是说完一个“那”字,她又是不受控制的一个喷嚏让对面的上官烨彻底无奈了。

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徐伊人也是一点辙都没有,连说了好几声抱歉,对上上官烨包容温和的眼神,却是觉得她自己被自己给打败了。

“要不要先喝点热水暖一暖。”上官烨的体质自然是比她好上许多倍,尤其他好歹穿着长裤,不像她,肩膀、手臂、膝盖往下全都裸露着。此刻探寻的问了一句,徐伊人摆摆手,看向同样有些无奈的导演,开口道:“没事了。再来一次,我绝对忍得住。”

无奈一笑,画面里,上官烨又是重复了一句:“那,你还要我吗?”

徐伊人抿唇微笑,和上官烨四目相对,看进了他含着笑意的眼眸里面去。

“阿嚏”一声,她不由自主伸手捂了一下嘴,边上看着的众人倏然发出一阵哄笑来。

“嗷呜,伊人打个喷嚏都这么可爱啊!”

“闺女软萌软萌的,真的想抱回家藏起来肿么办?”

“每天晚上都能抱着这样一团小萌物睡觉,邵总裁真的是太幸福了有木有?”

边上看着的几个粉丝又是尖叫又是抓狂,脑袋抵着脑袋,一个两个都是兴奋的不得了。

注意听着她们说话的月辉忍不住勾唇一笑,视线里,徐伊人已经是朝着一边走道上的垃圾桶走了过去。

眼见她手里拿着冰淇淋杯子,因为冷,肩膀都是有些缩,月辉连忙拿着外套抬步跟了上去。

刚走了两步,徐伊人身侧几米远的地方却是出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低个子男人,手中拿着一个瓶子走向她。

当兵出身,单是看着那男人忿怨的一张脸,月辉已经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神色愣了一下,眼看着那男人紧走几步,突然拧开了手中的瓶子,心中已经是大惊失色。

大喊了一声“伊人”整个人飞快的跑了起来,边上被他喊声惊到的众人刚一回头,已经看见他用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飞奔了过去,将手中的衣服扔在徐伊人身上推了她一把,飞起一脚将男人手中已经开口了的瓶子踢了出去。

徐伊人倏然倒地,而被踢飞的瓶子往外喷洒着液体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几圈到了众人近前。

“硫酸!”眼看着脚下的地面和被泼洒到的植物都是倏然间有了反应,导演边上的助理大惊失色的喊了一句。

又是飞起一脚直接踢到了男人的下巴上,眼看着他倒地扑向地面洒了些许的硫酸上,月辉脚腕一阵痛,落到地面的时候不知觉崴了一下。回过神来,却是第一时间凑到徐伊人的面前,神色紧张的扣着她的肩膀,带着些急迫的开口道:“没事吧?!”

因为刚才紧绷的情绪的几个大幅度的动作,心里又是惊魂未定,此刻他俊俏英气的一张脸上都是布满了汗水。眼见徐伊人似乎有些被惊到的呆傻表情,更是焦急的摇了两下她的肩膀,语调急促道:“有没有事?有没有被溅到?”

原本距离他就很近,刚才他一到跟前,徐伊人都是闻到了肌肤被烧灼的焦味,目光不自觉的下移,眼看着他一条长裤下面都是被烧开了掌心大一个洞,焦黑的颜色触目惊心。

抬眼看着他,眼眶里已经是涌满了泪水,语气颤抖道:“你的腿……”

只勉强说了三个字,已经是控制不住落下泪来,身子发抖着蹲下身去,看了一眼,泪水更是带着她的呜咽声汹涌而出。

“没事没事啊,”被她痛哭的样子搅得心疼,月辉连忙在她面前蹲了下去,将灼烫的一只腿藏到了后面,看着她泪水满布的一张脸,柔声安慰:“我没事。踢他的时候被溅到了几滴而已,别害怕啊。”

别害怕啊……

他说话的声音柔柔的,看着她的眼睛更是亮的惊人,里面跳跃的光芒都是昭示着此刻心里的担忧。

徐伊人呜咽的说不出话来,身后上官烨急忙跑了过来,拧开手中的几瓶水就浇在了他的裤腿上。唐心在保姆车里拿了剪刀,也是急忙忙凑过来,将他被溅到的一条裤腿直接剪开。

此刻,已经被搀着站起身来,徐伊人依旧是无法止住眼泪,眼看着对面的月辉毫不在意的冲着她笑,又是不断地安慰他,眼泪更是越发汹涌了。

现场乱了,被吓到的几个粉丝惊慌失措的跑过来,眼看徐伊人就是在被月辉推开的时候擦破了一点皮,均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倒地的男人直接扑在了硫酸上,第一时间跳起来抱着两只胳膊和手嗷嗷大叫,拍摄组两个男人连同上官烨也不可以,用衣服直接将他双手手脚捆缚在一起扔到了车后面。

一众人已经是急忙往医院里赶去。

此刻,徐伊人已经换了衣服,目光落在边上月辉的腿上,心里更是难过不已。

“别看了。我没事。好歹隔着裤子呢,也就是看起来吓人点。你害怕的话将头偏到那边去,一会就到医院了。”

语气带着些漫不经心,月辉还是笑,眼见他一笑,徐伊人又是扁着嘴想哭的表情,连忙又止了笑,一本正经道:“我真的没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受过伤,这么一小块对我来说完全没感觉的。”

徐伊人咬着唇将脸转向了一边,月辉轻叹了一声,小腿上一块肌肤火烧火燎的疼,他一时间忍不住紧紧地蹙眉,也是不再说话了。

被泼了硫酸,广场边上原本就是有不少人,消息第一时间又被传上了网,邵正泽也是第一时间就被唐心打电话告知,听说徐伊人没事,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一路匆匆到了医院,却是看到徐伊人泪流满面的坐在病房外面。

“阿泽。”看见他,徐伊人声音委屈的唤了一声,上下端详了她几眼,眼见她当真没事,邵正泽一颗心才是彻底落了下来,看向一边的唐心,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唐心的粉丝,好像脑子有些问题。”病房里出来的上官烨蹙眉说了一句,邵正泽点点头,跟着他进了病房。

月辉正是躺在床上被医生清理伤口,眼见他进来,撑起身子唤了一声“三少”,邵正泽目光落在他腿面上,沉声开口道:“躺着别乱动。”

“女王,我的女王,欺负她的人都要去死!”同样在房间里另一张床上被治伤,低个子的男人情况更严重些,此刻却是胡乱挥舞着胳膊嗷嗷乱叫,看上去就带着些疯癫。

上官烨蹙眉。伸手拿过桌面的一条毛巾直接塞进他嘴里去,邵正泽冷冷的看了几眼,朝着身后的王俊开口道:“叫警察过来立案。顺便查一查这个人的底细。”

“是。”王俊连忙应了一声,在外头的黑衣保镖进来一个守在里面,邵正泽也是抬步出了门。

徐伊人还是有些情绪低落,低着头坐在椅子上。

邵正泽坐在边上去,伸手揽了一下她的肩,语带宽慰道:“没事了。月辉的情况不算太严重,可以修复的。别太担心了。”

“嗯。”低低应了一声,徐伊人依旧是情绪不高,邵正泽看了一直陪着的唐心一眼,轻叹了一声,开口道:“你们先在这里陪着。我一会再过来。”

眼见两人均是点头,他带着跟出来的王俊先走一步。

“打听清楚了。唐韵在市第四医院。”王俊声音稳稳的说了一句,邵正泽眉头蹙的越发严重,也不说话,只低低的“嗯”了一声。

王俊一时了然,稍微落后两步打了几个电话,才再一次跟了上去。

刚一出事就用这一招博同情,唐韵的这一招将她自己解救了一下,却是将林楚推到了风口浪尖。当然,免不了就会波及到他们小夫人。

这种犯精神病的粉丝之所以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手法,和偶像本身对事情刻意夸大、渲染的态度有很大关系。

只要想象一下刚才要是徐伊人当真被泼那么一瓶,王俊都是有些冷汗直冒的感觉,也难怪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自家老板一脸怒容。

车子一路到了市第四医院,唐韵身份特殊,也是寻人让医院安排的专门病房。此刻她靠在床上,手中的点滴早已经拔掉,刚是从助理的手中接过了一个剥了皮的橘子瓣往嘴里喂,走廊外面突然是有些嘈杂的脚步声。

还没等她让助理出去看情况,一群媒体记者已经是直接冲了进来,对着她优哉游哉吃橘子的样子,就是一阵狂拍。

事情太意外,唐韵都是有些愣神了,抬眼看了身边几个助理一眼。

被她的眼神扫了过去,助理们自然也是害怕,想不通好好地在医院怎么会出了纰漏。

围了上去就将记者们往外推着,一边说“唐姐状态不好,拒绝拍照”,一边开口朝外面喊着“护士,护士……”

“唐韵,是你指使粉丝给徐伊人泼硫酸的吗?”

“录音里林楚斥责你欺辱打骂徐伊人,是真的假的?”

“你是装病吗?看你状态不错的样子?”

来的记者少说有十几个,助理自然是没办法将他们推出去,此刻,拿着话筒的记者将几个助理挤到了一边,直接扑了过去,就将病床上的唐韵团团围住。

即便已经应对过不少突发状况,这一刻的唐韵还是有些懵,勉强平稳了一下情绪,却依旧是没有办法做到心平气和,语调有些僵硬的开口道:“你们怎么进来的?我正在休息,医院怎么可以这样?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我。”一道清冽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高挑颀长的男人站在门口神色板正的睨了她一眼。

矜贵清冷、挺拔笔直,只静静站着,一个字,却已经带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冰寒气势。

邵正泽……

看着他,唐韵一时间有些愣了。

目光落到他边上,为自己看诊的医生穿着白大褂跟了进来,唐韵心里已经升腾起不太好的预感。

“邵总裁?”语调有些僵硬的唤了一声,唐韵将自己盖着的被子往身上拉了拉,做了一个要躺倒睡觉的姿势,开口道:“对不起。我状态不好,需要休息,有什么事都等我身体恢复了再说,可以吗?”

邵正泽眸光锐利的盯着她,也不开口,给边上跟来的王俊递了一个眼色,身后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已经快步走了进来。

从卫生间里接了满满当当一盆清水,两个人到了唐韵的面前。

“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高大健硕的男人十分有压迫感,唐韵气急败坏的质问一声,边上几个助理被随后进来的保镖架了出去。

“给我洗干净!”简短利落的一声吩咐,男人的语气生硬不含一丝一毫的情绪,两个保镖会意,同样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屋内的气氛陡然是冰冷了许多,唐韵大惊失色,媒体记者回过神来,一阵猛拍。两个保镖一边一个钳住了唐韵的胳膊,从水里将毛巾捞出来,直接就往她脸上的妆容直接抹了过去。

强硬霸道的力道让唐韵气愤恼怒,眼看着边上的记者一窝蜂似的对着她的脸毫不客气的拍照,更是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大喊道:“你们做什么?这样胁迫人是犯法的知不知道,我……”

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着话,邵正泽却是完全不为所动,只依旧远远站着,神色冷冷的看她。

保镖手里的毛巾很湿,每次扯出来都是湿淋淋的水,可唐韵的妆容即便是病妆,也是厚厚的一层十分细致,大约过去了好几分钟,唐韵一张脸才被擦得干干净净。

被保养的很好,匀净白皙,因为几个保镖的动作,甚至微微泛红,莹润有光泽。

“哇!真的是装的!”媒体记者们一阵兴奋的低呼声,唐韵已经羞愤欲死,邵正泽想的却显然不止这些,目光落在她缠着厚厚纱布的手腕上。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wyyzmwy、神秘黑色舞裙、nancynwl。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因为审核意外状况,昨天没能二更,今天也折腾到现在。不过,从今天开始也基本调整成早上一更。好艰难,一把辛酸泪,以后更新时间估摸着就是九点到十点,一般不会超过九点二十,么么哒。出意外阿锦会在评论区及时通知,所以,亲亲们一定要养成看评论的好习惯哇!

不过,阿锦还是会月更新30万字以上,喜欢影后支持阿锦的亲们,一定不要忘记将手中的月票投给阿锦哇!月票榜厮杀的太激烈,阿锦忍不住就要喊一喊,为了让咱们的影后被更多的读者所发现,为了让阿锦动力满满的码字,这个月咱们的口号就素:求月票,求月票,咳咳,还素求月票!

~\(≧▽≦)/~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