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表演【求月票啦啦】/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真的是装的!”媒体记者们一阵兴奋地低呼声,唐韵已经是羞愤欲死,邵正泽想的却显然不止这些,目光落在她缠着厚厚纱布的手腕上。

被他锐利的眸子盯着,唐韵不自觉将一只手往被子里缩了一下,耳边记者的惊呼声、议论声更是让她越发无地自容,也不管一张脸被几个两个保镖擦得湿淋淋,就要滑到被子里直接将自己藏起来。

这些年在哪里都是气势凌人,她如何有这样被羞辱的时候,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被子,心里恨意翻涌着。

可对上的人是邵正泽,她一个小小的工作室也许在同期艺人眼中算得上相当不错,对上他,却绝对是鸡蛋碰石头。

刚才看到网上的新闻,徐伊人被她的粉丝泼硫酸,助理伤了腿,原本她很是幸灾乐祸。可这一刻,只恨不得将那个愚蠢的粉丝给扒了皮,要不是他自作主张,哪里来的眼下这桩糟心事。

“装病是为了博取粉丝同情吗?”

“昨天林楚说每一次自己爆料秀恩爱,所以每一次都是预谋为之对不对?”

“林楚说他根本没有爱过你,你自杀是因为真的爱他吗?”

媒体记者们一句一句话就好像尖刀一样的刺到她心窝里面去,唐韵一张脸更是再也绷不住了,凌厉的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问话的小记者。

被她突然瞪了一眼,记者有些讪讪,邵正泽却是目光淡淡的看向了放下水盆的保镖,直接开口道:“将手腕的纱布拆下来。”

“不可以。”被他这一句话再次刺激到,唐韵的脸色更是变了,直直的看向邵正泽,却是不得不慢慢的平复着自己愤怒的情绪,语气缓缓的解释道:“想来邵总裁是因为贵夫人被泼硫酸的事情与我为难,可那个粉丝又不是我派去的。而且我今天一直呆在医院里,怎么可能去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可是您带着这么多记者来医院里为难我怕是不大妥当了。我是公众人物,出门化浓妆都是再正常不过。您是堂堂环亚集团的总裁,何苦让保镖这样羞辱我,和我一个女人过不去?”

一番话说完,她目不转睛的直视着邵正泽,后者也是目光冷冷的落在她身上,边上一众记者有些唏嘘,更多的却是同样带着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邵正泽,期待着他也多说两句。

立在门口,一身剪裁得体的纯黑色西装,只静静的站在那里,高挑颀长的男人都是清俊矜贵,一副高高在上不容接近的样子。

目光定定的落在唐韵身上,连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只从唇齿间吐出冰冰冷冷的一个字“拆!”

“不行!”唐韵直接在床上开始挣扎起来,两个保镖却是大力按压着她,一个人动作利落的出手,将她手上缠着的纱布一圈一圈拽了下来。

修长有力的一只手捉着她的手腕直接竖起来,光洁的连一点瑕疵都没有,一众记者又是哗然,对着她的手腕就是狂拍起来。

唐韵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从昨天到今天,她完全就像一个笑话一样,先是被徐伊人羞辱,又是被林楚斥责,再被邓荣辱骂直接断交,回去以后原本想着从林楚那里获得安慰。

却是被他几句话伤的体无完肤,直到今天,装病装自杀被戳穿,以这样狼狈的姿态暴露在一众媒体眼中。

真是可笑啊!

昨天下午还在秀恩爱,粉丝们和公众都是慢慢的开始看好两人的感情,却是一个晚上彻底的转了风向。

心里说不出的懊恼愤恨,她却是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

从床上起身,扑到了邵正泽的跟前,语气带着些乞求道:“邵总裁,伊人被泼硫酸的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您……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行不行?这些媒体朋友,就当今天没有来过这里行不行?”

她的唐韵工作室虽然开了两三年,却到底根基未稳,所有的一切工作也是刚好步入正轨,她怎么能容许正在走上坡路的自己突然出现这样一条接一条的负面新闻。

媒体记者都是跟着邵正泽来的,他一句话,今天他们的照片都得作废。相比于让粉丝和公众失望厌弃相比,她当真不介意说两句软话。

只要这件事的风声过去,这些媒体自然也会淡忘这一刻,她依旧是娱乐圈受人瞩目的女王。

“愚弄公众,煽动粉丝,欺压新人。你,枉为偶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邵正泽不为所动,好看的薄唇里却是慢慢的吐出一句话里,冰冷酷寒,唐韵的一颗心倏然跌倒了谷底。

惹恼邵正泽的消息传了出去,她简直可以想象,自己以后在圈子里,定然是步履维艰。

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邵正泽的目光落在边上的看诊医生身上,后者已经是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媒体记者们将他围在了中间,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质问。

唐韵失魂落魄的后退两步,脚下一软,扶着床尾堪堪站稳。

邵正泽后退两步,迈着长腿率先离开。

身后跟上去的王俊小心的瞅着他的脸色,语带试探的开口道:“那个精神病怎么办?已经找到他家了。发现了许多意外的东西,不过差不多可以确定,他的确有精神分裂症,是唐韵的狂热崇拜者,泼硫酸的事情,应该也是他自作主张,和唐韵应该扯不上关系。”

邵正泽步伐微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语调清冷道:“你刚说发现了什么东西?”

“咳咳……”王俊都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平日生硬的一张俊脸带着些不自然的红,压低声音开口道:“那人应该是个画家,不过好像又是个偷窥狂。家里有许多唐韵的裸体画,十分逼真。还有,咳,依着唐韵的样子特别制作的许多真人版娃娃,呃,他偷窥所拍的一些视频和照片……”

说到最后,王俊都是有些无奈的伸手挠了挠头。

邵正泽淡淡瞥了他一眼,开口道:“硫酸事件的前因后果全部向媒体公开。”

“事无巨细。”他又面无表情的添了一句。

王俊心里已经是为唐韵默哀了,据他所知,那屋子里搜出的几个影音视频中,可是有两段唐韵自我抚慰的全过程。

那么隐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拍的,一段在浴室里,一段在沙发上,虽说看着有了些年头,依着那个精神病的癖好,却应该是唐韵本人没错。

这些视频散出去,唐韵可当真是要红透娱乐圈了!

“咳咳”王俊干咳了两声,默默地落在邵正泽的后面,打电话传达了他刚才的意思。

事情闹了半天,一晃眼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暂时处理了伤口,天伦医院的专门病房里,月辉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趴在病床边睡过去的徐伊人。

神色愣了一下,他抬眼环视一周,目光落到窗外,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晃动的树梢上,宽敞的屋子里安然静谧,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离开了。

伸手揉了揉眉心,他收回了视线,目光重新落回趴在床上的徐伊人身上。

女孩枕着一只胳膊侧着脸睡熟,美丽的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微垂着,纤长而浓密,在眼睑下投映出小块朦胧的暗影来。肌肤如白瓷一般匀净细嫩,她小巧的鼻子下,粉嫩的唇轻抿着,睡着了还是微微蹙着秀丽的眉,乖巧动人,又十分让人怜爱心疼。

怔怔的看着,月辉有些移不开视线,英气的眉眼微弯,唇角也是勾起柔和的弧度,微笑着看她。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他抬起一只手按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想到今天在广场看着的那一幕,依旧是心有余悸。

慢慢的平复了一下涌动的思绪,鬼使神差的,他抬手慢慢的凑了过去,想触碰一下她看着十分白皙匀净的脸颊。

指尖停在她脸颊跟前,动作却是微微顿了一下,眼眸里的波光越发柔和,他手指微蜷,慢慢的、慢慢的收回了自己一只手。

房间外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月辉抬眼看了出去,邵正泽出现在了门口。

目光落在他身上,微微点了一下头,又垂眸看向了趴在床边睡过去的徐伊人身上,邵正泽原本清冷淡漠的俊脸上神色缓和了一些,眉眼舒缓了许多,抬步到了她边上。

“伊人?”嗓音轻缓的唤了一声,趴在床上的徐伊人却还是睡得深沉。

邵正泽愣了一下,伸手去拨弄她,手指触到她的脸颊,却是微微蹙起了眉头。

等再将她一张小脸抬起来,这才发现她被压的有些印子的脸蛋上带着些红晕,似乎是,感冒了?

“不会是受凉了吧?今天拍广告的时候就一直打喷嚏。”月辉起身看了一眼,一时间语气有些忧心,提醒了一句。

“不严重,你好好休息吧。这一段时间就先不用跟着了,有什么需要直接打电话给王俊就好。”朝着他叮咛了一句,邵正泽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小心的抱起在怀里。

朝着月辉点了一下头,脚步沉稳的抱着她出门去。

神色怔怔的看着门口,想起邵正泽刚才小心翼翼、无比轻柔的动作,月辉不自觉的笑了一下,重新躺下,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徐伊人睡得沉,一路上都是没有醒,等终于晕乎乎的醒了过来,房间里的灯光温馨而朦胧。

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

“醒了?”邵正泽正好是端着熬好的小米粥进了来,眼看她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一双眼睛正是泛着水雾看向他,唇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抬步坐到了床边。

“月辉他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回来的,徐伊人轻声问了一句。

“烧伤没办法完全复原的,修复以后估计也会留疤。”邵正泽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眼见她眸光黯淡,一只手捧了她的脸,语带安慰道:“不过你也不要太自责了,他是男生,一年到头穿长裤,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她的脸在他的手心里,依旧是有些烫,水蒙蒙的眼眸带着些哀伤,却是不说话。用脸颊蹭着他的手心,就像一个流浪的小猫咪刚找到了主人一般。

邵正泽怜惜不已,捧着她的脸,用额头抵上她光洁的额头,语调低低道:“不要自责了,嗯?”

揪着他的衣领柔顺的依偎进他的怀里,徐伊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喂她喝粥,又喂她喝了药,躺在被窝里出了汗,一觉醒来,娱乐圈自然又是翻了天。

入行十多年,从初有名气,唐韵一直都是圈子里公认的“气场女王”,但凡一出现,她定然是媒体记者们捕捉的焦点,一众圈中女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两夜一天,等最终众多媒体记者齐齐发声曝出了医院里的一幕,娱乐圈原本为她各种打抱不平的粉丝们却是齐齐噤声了。

她们所信赖追随的偶像,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她们担忧、伤心、坐立不安,到头来却只是自编自导的一场闹剧。

假装自杀博同情让粉丝们寒了心,当天夜晚直接曝出的前因后果,却是让整个圈子都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曾经的女王成了整个圈子的笑料、放浪形骸的代表,精神病粉丝亲手绘制的裸照、定做的她各种表情的充气娃娃以及偷窥所拍的照片、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

关注度直线飙升,却都是戏谑的打趣和语言暴力轮番上演,唐韵的粉丝圈乱成一团,唐韵,却是消失匿迹了。

丑闻爆出,记者们第一时间赶到,她的病房和住所都已经是人去楼空。

最终,还是随着一张她带着墨镜拉着行李箱登机照片的曝光,所有人才意识到,唐韵,已经悄无声息的远赴海外。

将所有的荣耀和屈辱彻底抛下,她离开了自己奋斗十几年的娱乐圈。

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女人穿着藏蓝色长风衣的侧影,大大的墨镜遮挡了她半张脸,徐伊人还是能第一时间确信,她就是唐韵。

徐徐的叹了一口气,此刻的她,却是有些不得不佩服这样潇洒离去的唐韵。

纵然眼下已经结了怨,可她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却是让她隐隐生出几分赞叹来。

这个圈子有曾经那样的她,摸爬打滚十年,依旧是糊里糊涂,四处碰壁,这个圈子里也有那样让人心疼不已的林思琪,负担着那样沉重的命运,却是依旧能坚强的微笑和唱歌。

同样,这个圈子里也有唐韵这样的女人,爱上了就强势的占有和护佑,面对绝境,却又能潇洒的转身离开,从头开始。

她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拼命三娘”,十多年的时间稳步走到了圈内一姐的位置,一朝尽毁,却是一丝的留恋都没有。

戴着墨镜的一张脸依旧是妆容精致,微微抬起的下巴和挺直的脊背,却似乎象征着她从头开始的决心。

已经三十多岁,可想而知,等待她的还有多少未知的艰辛。

随着她的离开,新闻的热度自然也是慢慢的退了下去。

十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天气彻底转冷。

保姆车里暖气开的足,徐尧一侧头,目光落在徐伊人的身上,眼见她带着一只耳机轻声跟读着英语句子,一时间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坐车也不得闲,你最近当真是走火入魔了。”

声音停了一下,徐伊人扭头看他,微微一笑:“顾青舒上的是洋学堂,又精通三国语言,我装也得装的像一点,都是被逼的。”

开机仪式在几天后,拿到了剧本才注意到,里面有顾青舒诵读英语诗歌的片段,徐伊人自然是不敢懈怠,第一时间又将原本已经抛诸脑后的英语立马捡了起来。

演电视剧的时候,她的角色没有配音,要是到时候念两句台词磕磕绊绊,她可当真是要无地自容了。

徐尧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一时间倒是也没有再说话。

《赫连王妃》在寒假档上江北电视台的晚间独播剧场,按着秦丰的惯例,剧组一杀青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宣传。

此次做客江北电视台的《娱乐星天地》节目,算是最后一次重要宣传。

一路到了电视台,录播厅后台休息室,先到的吴捷和张春晓已经换好了衣服,开始上妆了。

这一期节目也是为了《赫连王妃》剧组量身定做,主题选了宇文清“穿越”这样一个卖点,他们一开始则是以电视剧中的古装造型出场。

参加节目的六个人,除了两大主演之外,剩下四个人分别是吴捷、沈薇、孙景田和张春晓。

徐尧是主角,张春晓和吴捷在一起之后颇受关注,其他四个人在《逍遥剑》的时候都是一起上过节目,算的上熟脸。

这样六个人,凑在一起,自然更是让话题性翻倍。

按着编导的安排,出场的时候六人男女搭配,分成三组。徐伊人自然是和徐尧,吴捷和张春晓,剩下的沈薇和孙景田勉强凑成一对。

此刻,也是在试衣间换好了服装,徐尧和徐伊人差不多时间走了出来。

徐尧是赫连煊标志性的大红衣袍,亮金的绣线在灯光下十分华贵,徐伊人则是一袭靛青色的刺绣折枝花纹王妃常服,端庄娴雅,又带着她独有的沉静婉转。

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正化妆的张春晓眼眸子不自觉得划过一抹黯然。

她在剧中饰演的是宇文清的丫鬟香桂,此刻穿的已经是最好的一套衣裙,鹅黄色的罗衫看着清秀文静,比起徐伊人的清艳华光,却到底是少了些气度和风韵。

尤其,她长相远不及徐伊人,衣服上和相貌上同时输分,更是让她有些坐立不安了。

纵然在后期秦丰也是对她多次夸赞,比起徐伊人来,还是差了很远。

轻轻咬着唇,她在心中更是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你可真是受着老天眷顾,长了一岁,这皮肤比上一次见面还要好。真是没天理。”江北电视台的化妆师和徐伊人也恰好相识,此刻一边上妆,情不自禁的就发出一阵阵赞叹来。

徐伊人忍不住微笑,想起老爷子在家里给她准备的那些瓶瓶罐罐的化妆品,这一刻倒是莫名的想念他。

沈薇和孙景田来的却是稍微迟些,也就在录播之前刚好换了衣服化了妆,目光落在亲密说这话的吴捷和张春晓身上,沈薇有些愣神,一双眸子里不自觉就涌出了一些水光。

录播厅里面一阵欢呼声传来,徐尧和徐伊人率先入场,吴捷和张春晓紧随其后,沈薇情不自禁的落下一滴泪。

边上的孙景田将她的失落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涌上习惯性的心痛。

年龄差不多大,三人以前也是有过合作,在《逍遥剑》里面关系更是越发紧密。

心里对沈薇有好感,可是沈薇却是一直和吴捷牵扯纠缠着。一直以为他们两人是恋爱关系,只是他并不晓得两人相处的内情而已。

影视城那一晚,意外的看见吴捷和张春晓接吻,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理,他鬼使神差的拍下了照片。

一直纠结着没有曝光,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却越来越多次的发现吴捷的目光追随着张春晓,一时为沈薇不值,他曝光了照片。

吴捷和张春晓在一起,他也一直觉得是吴捷对不起沈薇,更是让沈薇借酒浇愁,闹了丑闻,眼下又迫于无奈,拍了大尺度的激情剧。

此刻,按着编排的动作伸手揽上沈薇的肩,孙景田宽慰的笑了一下,伸手过去,将她脸颊上的眼泪轻轻抹掉。

“别哭。不是还有我呢么?”一句话带着些戏谑,看着他的沈薇愣了一下,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二人相携着上了台。

“哇哦,好漂亮的衣服。”还没有介绍嘉宾,肖睿面对着穿了古装的六人,却是发出了夸张的一声惊叹,逗得前排一众观众哄然而笑。

“可不是嘛?还都是俊男美女的搭配,怎么看怎么登对!”穿着蓝色小裙子的苏米无比艳羡的说了一句,底下的观众又是笑着起哄开,站在最中央的徐尧微微垂眸看了边上的徐伊人一眼,微笑着的样子说不出的英俊挺拔。

“好了,言归正传,欢迎我们《赫连王妃》剧组的帅哥美女们!”肖睿伸出一只胳膊面向观众做了一个介绍的手势,目光落到了徐尧身上,一脸笑意道:“徐尧是第一次上我们节目哦。给大家问声好呗!”

“大家好。我是徐尧。《赫连王妃》里饰演赫连煊一角,希望大家喜欢。”中规中矩的一句话落地,他更正式的鞠了一躬,有些天然呆的样子看得底下一众年轻女孩笑逐颜开,给面子的拖着长音喊了一句“我们知道呀!徐尧加油!”

直起身子的徐尧一张俊脸有些发红,不自然的对着观众笑了一下,更是让一众女孩捧着心直呼“受不了,好萌好萌!”

话筒很自然的递到了徐伊人手中,同样是深深鞠躬,她眉眼弯弯的开口道:“大家好。我是徐伊人。《赫连王妃》里饰演宇文清,希望大家喜欢!”

“伊人伊人,一生挚爱!伊人伊人,星光无限!徐伊人,加油!”底下呼啦啦举起来好多爱心牌,薏仁粉标志性的口号让其他几人艳羡不已。

话筒递到两边,剩下四个人先后做了自我介绍,在三个主持人的插科打诨中退场换衣服,再次出现在舞台上。

此刻,月光从边上几个人身上扫过,徐伊人却是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

《赫连王妃》以后,沈薇接拍了大尺度的激情电影,网络上不时有曝出一些剧照来,单是看着就让人血脉喷张。原本以为她要转型走性感路线了,可今天她穿的裙子却是极为保守。

高领的设计连脖颈也缠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两条匀称白嫩的胳膊,拖曳在地的长裙规规矩矩,连个小腿都没有露出来。

相比而言,第一次上节目的张春晓打扮的却是极为别致。

上面的小上衣正面看上去像两个连在一起的大菱形方块,脖颈锁骨和肩膀全部露在外面,叉口刚好开在中间,露出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她长相只能算得上端正,身材却是十分的有料,胸部饱满的耸立着,只稍微露出一点来,都是性感迷人,让人探究。

同时,上衣的下面露出玲珑腰肢和肚脐,看着又带上了几分可爱。

配上下面走路扇风的裙裤,打扮过后的张春晓似乎都是多了几分说不出的自信和韵味来。

心里情不自禁的喟叹着轻笑了一下,肖睿略带惊喜的一句话已经落在耳边。

“好了,下面就让我们一睹为快,”朝着前面几排观众挑了挑眉,肖睿语气来带上几分戏谑道:“剧照可是绝对的激情四射,看得不要太激动哦!”

“哈!”底下观众一阵哄笑,几人齐齐转身面对身后的显示屏,第一张剧照跃然而出,录播厅的气氛已经被彻底的带了起来。

画面里的三个人正是徐伊人和徐尧,午后花枝摇曳、阳光斑驳的彩绘长廊上,女子一身秀丽的广袖罗裙,微微仰着头,白皙匀净的一张小脸上黑亮通透的一双眸子似乎会说话,神色却是带着些戒备,看向正俯身低头的俊美男子。

徐尧很适合浓妆,飞挑的长眉、邪魅的凤眸,高挺笔直的鼻梁以及弧度漂亮的薄唇,画面里的他看上去非同一般的俊美高贵,携着迫人的气势看向对面的女子。

光是静态的画,呼之欲出的对决已经是让人产生微微的窒息感。

尤其是,他眼眸微微眯着,带着些邪肆,唇角却是轻勾,含这些温柔的戏谑,此刻修长白皙的一只手停在半空,徐伊人脸颊跟前的位置,要去触碰她的一个动作。

可偏偏没有碰,这样停在半空,底下的观众有些抓狂了。

“嗷嗷嗷,看着真是捉急啊!”

“就素啊!酱紫真的很不好耶!一个剧照也要吊人胃口!”

“迫不及待想看肿么办?”

几个年轻女孩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嘀咕着,画面切换到了下一张,徐尧和沈薇的一张剧照。

正转身而去的男子挺拔俊美,面容却是带着完全和第一张剧照区分开的冷峻,身后的沈薇一身白裙,满脸泪痕,一只手同样是伸出手去,做出一个去拉扯他的动作。

她纤细的指尖触到了徐尧华丽的衣袖,画面却正是径直在这一刻。

“嗷嗷,到底有没有转过身去?”

“呜呜,编导真的是个坏银,怎么可以每一张都酱紫吊人胃口?”

台下的观众已经是有些呕的要吐血了,画面再切换到了第三张,是韩兆和张春晓的一张,巧的是,这一张依旧是引人遐想。张春晓媚眼如丝的勾着韩兆,脚步却是在后退,韩兆一脸荡漾的去拉她,手指刚触碰上她的指尖。

观众已经疯了,再看了最后三张更是恨不得冲到幕后将编导揪出来打一顿。

六张剧照无一例外都是一对男女,也无一例外都是暧昧满满,更无一例外都是停的太销魂。

徐尧伸手去碰徐伊人的,沈薇伸手去拉徐尧的,韩兆去拉张春晓的,以及后面三张,饰演皇帝的吴东伸手想去触碰龙榻上睡着了的徐伊人,饰演四皇子君临江的赵珂伸手去拉扯一脸冷肃的徐伊人,一片锦绣大红的床榻上,徐尧伸手去解徐伊人颈间精致的盘扣。

“艾玛,谁选的这些剧照,我真的想揪他出来打一顿!”

回过头的苏米一脸郁闷的说了一句,底下的观众异口同声的附和道:“我们也是!”

同时回过头的几个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张晓菲一脸无奈道:“看着关系真乱,可是……”

语气顿了一下,倏然扑哧一笑,“可是乱的真真好,看着就奸情满满、激情四射啊有么有!”

“这个真的有!”徐尧突然接口说了一句,录播厅更是发出一阵爆笑声。

一番笑闹之后,肖睿神色带着些赞叹的看向了张春晓,语带笑意道:“春晓在这部电视剧里算是崭露头角,刚才的剧照看一眼都是让人浮想联翩啊!表现力真不错!”

张春晓微笑着要说话,沈薇边上的孙景田却是突然接口笑道:“说起来这一幕拍出这样的效果还是多亏了伊人的示范呢?”

张春晓面上的笑容倏然僵了一下,边上的苏米有些止不住的好奇开口道:“哦,怎么回事啊?”

孙景田一脸笑意,自然而然的接过话茬,开口道:“就是拍到这一幕的时候,韩兆那小子和春晓都没有感觉啊!NG了n多次,秦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让伊人和韩兆配戏,将这一幕示范给众人看,艾玛,当真是太销魂了!那个现场才当真是暧昧荡漾的说不成了!”

一番话现场的观众并不觉得有什么,主持人也是乐意这样的爆料,一起来的六个人却是一时间各有思量。

突然开口落张春晓的面子,算得上孙景田为沈薇出气,沈薇心里有些诧异,看了他一眼,吴捷和张春晓却是自然不太高兴。

并不是说不能提起这件事,只是在这样的场合,所有的观众面前提起这件事,真的是有些让张春晓难堪了。原本她就是群演出身,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节目表现非常重要。可孙景田这样的话,却是无疑在告诉所有人,她的演技当真是不行,现场导演都无语的需要别的女演员来示范给她看。

论起来她已经在不断地进步了,可观众们却是会先入为主的觉得她演技不好。

这样的到底徐伊人自然也是明白,心里一时间有些无奈。

张春晓很努力,两人在片场的关系也是不错。孙景田这样提出来,无疑是拿自己给张春晓添堵,这样被利用的感觉,当真是有些让人反感。

可三个主持人却显然不这样想,节目的收视率至关重要,每一个让观众感兴趣的爆点他们都要尽可能的去挖掘,至于受益的是谁,受委屈的是谁,相比而言倒是在其次了。

一时间,张晓菲饶有趣味的一笑,乐滋滋开口道:“既然这样,不如让伊人现场给我们示范一下好了。想起来就十分期待呢?”

话音落地,更是话筒朝向了前排的观众,一脸趣味道:“大家想不想看?!”

“想!”异口同声的一阵喊将徐伊人彻底的推了出来,全场观众的视线饱含期待的落在她身上,苏米和张晓菲饶有趣味,肖睿笑而不语。

沈薇和孙景田也是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她,吴捷和张春晓的笑容却是有些勉强了。

有些,骑虎难下呢?

徐伊人比几人稍微站出来一些,弯着唇角,清澈而干净的眸子从录播厅一众观众脸上掠过,薏仁粉替她朝着爱心牌助威。

倏然一笑,她若有所思的开口道:“韩兆又不在,一个人表现多没意思啊?刚才大家不是很期待剧照上面的一幕吗?那我和春晓给大家现场还原好了!”

她语调清甜柔软,透过话筒落在每个人耳边,都是十分的舒服,苏米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更是趣味十足,“你们两个女生,要怎么还原啊?”

“是啊?”张晓菲也是被她吸引,底下观众自然更是不例外,一个两个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徐伊人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有些愣神的张春晓,戏谑开口道:“春晓这么腼腆,当然是被调戏的那一个。至于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演一下韩兆那个纨绔少爷的角色好了?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调戏过人呢?”

一番话说完,自己都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底下观众一阵哄笑,张春晓有些感激的看着她,刚才一直没开口的肖睿却是笑而不语。

主持节目这么些年,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动声色帮别人解围的人。

尤其是刚才,他话音落地,张春晓一脸喜色,显然是早有准备,他敢保证,要是没有孙景田横生枝节,张春晓绝对不会主动的爆料这样一件事。

娱乐圈就是这样,每一个人都竭尽全力的往上爬,纵然有的人不会耍阴谋诡计,踩着别人上位,却是也不愿意毫无所谓的将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别人。

张春晓的确看着腼腆文静,可第一次上节目这样精心的打扮,却已经昭示着这姑娘往上爬的决心。

纵然这样好的表现得益于徐伊人,也许她在心里有些感激,却不会将这样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

目光再落到一脸笑意的徐伊人身上,肖睿却是觉得,从第一次上节目,她就给自己太多的意外了。

分明是她出彩的机会,她并非有意为之,不过是被众人提到明面上,不得不表演而已。

搁到任何人,都会顺理成章的表演一下来出彩,可她却是大大方方的将这样一个机会还了回去,免除了张春晓尴尬的沦为布景,同时,又不动声色的让孙景田打算落空。

当真是个妙人儿……

肖睿看着她不自觉更是微笑起来,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就由伊人和春晓给我们表演一下好了。这么乖巧的姑娘演纨绔少爷,想想都醉了!大家期待不期待?”

“期待!”底下观众异口同声的一声大喊,肖睿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回到已经站在舞台最前面的徐伊人和张春晓身上。

订阅前三名的亲,蘑菇萍、修罗魅、becali,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两件事和亲亲们说一下。

第一,因为文文要上无线鸟,为了配合移动政策,会在近期改名为【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咳咳,最后可能会再改回来,对文文什么都不会影响,而且,咱们的伊人本身也素萌萌哒。就酱紫先改一段时间好了,蛋蛋的忧桑……

第二,本月阿锦在挣扎月票榜,所以可能会经常在题外话里面吼一吼,求月票,汗哒哒。亲亲们有月票了一定要记得阿锦哦,么么哒。耐你们。瓦会加油滴。

文文本月更新时间不变,早上九点稍过一些,然后,本月字数累计会在30万往上,依旧是平均万更,这素阿锦最快的速度了。谅解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