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人偶/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关心。我已经没事了。”上官烨露出标志性的温和笑容,厅内的气氛一时间轻松了许多,一个记者将目光落到了面带微笑的徐伊人身上,开口发问道:“伊人剪了短发,是因为剧中角色的关系吗?”

“是的。”徐伊人微微一笑,语气柔和却清晰,“剧中的顾青舒是短发。为了更方便拍戏。”

“顾青舒这个角色,能简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吗?”记者的语气也是不自觉温和许多,笑道:“历史中的顾三小姐是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人,十六岁爱上了秦少帅,为了他抛却一切。电视剧里的她和历史人物相比,有哪些相同点和不同点呢?”

“电视剧基本上是还原历史。人物形象和人物性格,甚至她和秦川的爱情故事也是广为流传,被大家所津津乐道的。这些都是立足于史实的相同点,至于不同点……”

目光落到了边上的男配角身上,徐伊人微笑道:“电视剧中的顾青舒身边出现了一个对她痴心一片的男人,也就是云和本名出演的角色,在剧中是秦川的副手。”

语气顿了一下,她倏尔一笑:“我觉得编剧一定是非常的怜爱顾三小姐,才会给她安排这样一个倾心相待的男人,电视剧里面的云和为了保护她而死,这一段默默守候的暗恋让我觉得很感动。”

声音里带上了一些喟叹,她并没有察觉到云和用余光怔怔的看了她一眼。

作为圈子里不温不火的三线演员,能被余明导演钦点出演男二号,尤其还是一个这样十分讨巧的深情男二,已经是让到场的媒体记者十分意外。

可因为他实在是知名度太一般,所以即便徐伊人开口提到他,也没有记者顺势对他提问。要是一般人,也许已经会觉得尴尬,可此刻他的心里却是回荡着徐伊人最后的那句“默默守候的暗恋让我觉得很感动”。

事实上,《顾青舒》的剧本正是他的作品,能在一众投递的作品中脱颖而出,是因为他对《顾青舒》倾注了太多的心血。

从小性格带着些自闭,从高中时候在网络上看到了顾三小姐流传最广的那一张旧照,他就对那个美丽的女孩说不出的好奇。在图书馆里查找所有和她相关的史料,一日一日让她的生活在想象中呈现,不知不觉中过去近十年,顾青舒这样一个角色已经活在了他的心中。

因此,从刚才一见面其实他就注意了一下徐伊人,也正是像他所想象的那样,这个女孩恬淡沉静的气质和顾青舒十分的相符。

尤其是此刻剪短了头发的她,和自己心中的顾青舒完美的重合了。

“默默守候的爱情?这是伊人的爱情观吗?”提问的记者笑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从出道至今每一次危难,邵总裁也总是以守护者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所以,是因为感动,所以爱着邵总裁么?”

因为感动,所以爱……

记者的问话里明显带上了一些诱导性,徐伊人低低一笑,已经可以想象,如果她一时不察给出肯定的回答,明天大概又可以上头条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每一句话每一个词语剖析开来都会衍生出无数的意思。

这样的亏,曾经的她已经受的够多了。

抬眼对上发问的记者,她直截了当开口道:“不是。我对他是一见钟情。”

“哦,这么说,是从小就开始喜欢邵总裁了?”记者的问话越来越歪,坐在最中间的余明显然已经有了些不耐烦的情绪。

徐伊人脸上的笑容收了一下,慢慢提醒道:“不好意思。咱们有些跑题了。”

“哦!”记者神色有些讪讪的住了嘴,稍后面一个记者举了手高声道:“烨男神,剧中的秦少帅生命可是有三个重要女人呢?邓菲菲饰演的苏婷,齐诗韵饰演的赵婉然,还有徐伊人饰演的顾青舒。设身处地,你觉得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站在秦川的立场上,最喜欢的自然是顾三。”上官烨温和一笑,“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怎么会和她相伴到老?”

滴水不露的回答让记者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目光落到了同样挂着笑容的邓菲菲身上,语带问询道:“邓菲菲在剧中饰演秦川的妻子吧。历史上的苏婷和秦川是父母之命成亲,育有两子一女,最终却是为了成全两人主动离婚,你心目中的苏婷是怎样一个女人?”

“豁达。”邓菲菲简短的给了两个字,眼看着记者依旧是盯着她看,又开口解释道:“苏婷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持家有道、温厚贤良,包容的气度和豁达的胸襟十分让人敬佩。能在余导的作品里出演这样一个角色,我很荣幸。”

同样是滴水不露的回答,底下的一众记者都是有些无语凝噎了。

目光逡巡着落在今晚从头到尾没有开口的齐诗韵身上,一个记者打趣的开口道:“作为秦川的红颜知己,赵婉然在历史上也是颇为有名呢。此次出演这样一个角色,和烨男神有不少对手戏呢?齐诗韵感觉如何?”

抬眼对着问话的男记者婉转一笑,齐诗韵一张莹润的娃娃脸上带着些期待的看了上官烨一眼,嗲声道:“作为一个新人,有这样和烨男神合作的机会,真的好期待呢?尤其,烨男神原本就是我心目中的完美男人,从小看着他的电视剧长大,这一次能有这样的幸运,眼下还是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呢?”

令人浑身酥麻的嗓音刚响起,徐伊人一时间都是情不自禁的朝着她看了过去。

出道也是一年多,齐诗韵的作品也是不多,却能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光影传媒最炙手可热的新人,和她的网络上的人气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被一众网友称为“真人版充气娃娃”,她吸引人的不光是令人喷血的身材,可爱娇嫩的纯真面孔,那一开口就能让人骨头酥掉的声音更是独一无二,极具辨识度。

苏可儿流产以后也是进了光影开始走性感路线,在圈子里人气回转了一些,和这一位却还是没办法相提并论。

几月前网上有评选过九零后人气女星,徐伊人、林思琪、齐诗韵都是有上榜。

徐伊人最高票当选,评价也是诸如沉静美丽、呆萌乖巧、清新纯净这样的溢美之词。林思琪当时并未隐退,评价主要是大方得体、青春洋溢这样的词汇。到了齐诗韵却是只有一个词,欲望。

无论是长相、身材、声音,她都能最快速度的挑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看到评论的时候徐伊人觉得夸张了,此刻倒是觉得网友说的根本没有丝毫的夸大。因为,刚才问话的男记者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呆愣的看着她。

今天她里面穿的粉色裙子是鸡心领,此刻两只胳膊撑在桌上有些期待的看了上官烨一眼,不经意的动作就将身前的事业线挤的深深如沟壑,波涛汹涌的风光让徐伊人都是有些不好意思去看。

微微低下头看了一下衣领,想到总是被邵正泽一手掌握的自己,不自觉扁扁嘴若有所思起来。

宴客厅的气氛因为她的话微妙的变了一些,齐诗韵话里的意思更是让一些男记者无比艳羡的看向了上官烨。

这可是赤果果的表白啊,估摸着只要上官烨点个头,齐诗韵就会主动的凑上去,单是想一想拥着她娇软无比的身子,听着她酥麻发嗲的声音,都是让男人无法生受的!

只是此刻的上官烨却显然不那样想,目光连瞟向齐诗韵一眼都没有,甚至脸上的笑容都是淡了一些。

“完美男人?是喜欢烨男神的意思吗?”

“所以说,烨男神从小就是你心中的白马王子吗?”

被她三两句话勾起了兴趣,一时间几个记者七嘴八舌的问起话来,余明脸上不耐的神色愈发深重,轻咳了一声,齐诗韵自然也是颇识眼色,继续娇滴滴的开口道:“这些是私人感情问题哦。今天是开机发布会,可不能跑的太偏了呢。”

发嗲的音调在继续,宴客厅里面,记者中已经是骚动起来。

一众女记者一脸厌烦,几个男记者则是抓紧时间又拍了几张她侧身靠向桌面的照片,波澜壮阔的风光让有的人都是忍不住的咽口水。

出道以后一直都是性感路线,尤其是今年开始,光影基本上是最大限度的挖掘了她这一方面的潜力。短短一年,齐诗韵的写真都是拍了三四套,每一道都是性感的让人流鼻血。

而齐诗韵本人明显也是极为享受这种火辣辣的视线追随的感觉,每每出现在公众场合,发嗲的声音都是让人肉麻的直起鸡皮疙瘩。

总之,她太容易勾起女人的厌烦,又太容易勾起男人的欲火。

此刻倾身上前靠着桌面,身前丰满的G杯有些被挤压的变形了,一时间更是抢镜不少。

直到开机发布会结束,有些男记者的视线都还逗留在她的身上,眼看着她扭动着原本就凹凸有致的曲线,一路S型的出了酒店大堂,后面的徐伊人有些忍不住看了一眼边上的上官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历史上的秦川原本就和赵婉然很是暧昧,《顾青舒》里面,两人是知己好友的亲密关系,上官烨对上齐诗韵的机会无疑是最多的。眼前整天晃动着这样一个崇拜者,当真是专门来考验男人自制力的。

“笑什么?”有些没好气的抛给了她一个白眼,这一刻的上官烨却是真性情了许多。

越发熟识之后,一向在媒体面前滴水不露的国民男神反而没有了一惯温若春风的笑容和态度,从车祸复原以后,两人之间的相处更是随意了许多。

“笑你啊?”语带挪揄的说了一句,徐伊人若有所思道:“不知道有多少人艳羡你呢,可以和这样性感的女星搭戏。”

眼看着她一脸喟叹,上官烨有些无语的笑了一下,语带反问道:“是吗?”

“可不是,难道还需要我给你做一个网民调查啊!”徐伊人戏谑更甚,上官烨看着她轻松调皮的表情一时间却是有些惆怅了,声音缓缓道:“我的确值得他们艳羡,不过,不是因为她。”

“哦?”徐伊人一时不解,对上他噙着笑的眼眸,却是不自然的扭头过去,不说话了。

上官烨眼眸里温柔的波光她看到过不止一次,可每一次看到反倒是有一种自己做下亏心事被抓包的窘迫。

一时无话,两人出了酒店大门,最后面跟出来的云和目光落在她身上,脸色有些铁青了。

学编剧也正是为了顾青舒,在她的生命里给自己臆想了这样一个守护者的身份,他已经是有些走火入魔了。

尤其是顾青舒追随一生的秦川,每每想起来,他心里都是说不出的复杂。

入戏太深,他几乎将自己当成了秦川真正的副手,可同时,对顾青舒饱含最深沉的怜惜和爱意,他心里也是有些难言的嫉妒和忿怨。

慢慢的收回了目光,一路回家,云和依旧是有些无法从那样恍惚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环亚定下《顾青舒》的剧本他自然是有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在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里购置了一处两居室。

不同于一般人对光线的要求,他选的楼层在一楼,附送了一个小小的地下室。此刻,拿钥匙开了门将地下的的铁门“砰”的一声关严实,云和打开了屋子里昏暗的灯光。

不远处靠着墙壁的柜子里,摆着一列雕琢逼真的人偶。

抬步慢慢走近,《顾青舒》剧组的主要角色都是静静的伫立在柜子里。徐伊人、上官烨、邓菲菲、齐诗韵,以及他自己。

人偶的高度不过半米,眉眼神韵却都是极为逼真动人。

打开柜子有些痴迷的摸了一下“顾青舒”的头发,他发亮的目光就好像一个面对佛祖的朝圣者,虔诚而敬重。

小心翼翼的缩回手,他的目光又是落在了制成齐诗韵的人偶上,伸手将她提了出来。

人偶灵活的四肢都是可以在空中自由的摆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骨溜溜的转动着也是十分的逼真。定定的看了几眼,坐在桌边,他慢慢的用手工刀开始顺着人偶的胸部割了起来。

昏黄暗淡的灯光将他笼罩着,静静端坐着的他就好像一位最专心致志的艺术家,那样沉迷的对待自己手下的作品,浑然忘掉了外面流逝的时间。

与此同时,参加完开机发布会,徐伊人坐车回了京郊大宅。

山路上的树叶红黄渐变,到了家,周围却是又有着郁郁葱葱的绿,浓重的纷杂色彩就好像一副优美动人的油画。

带着小奇刚溜了回来,月辉站在花园里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挺拔俊俏的样子已经是让她心中一阵惊喜。

“你怎么回来了?”

快步走了过去发问一声,月辉拍了拍哈士奇的脑袋,笑的无奈道:“真的没什么大事,每天呆在医院里我要发霉了。正好,《顾青舒》不是开拍了吗?哪里少的了我这个助理?”

“你的腿没事了吗?”依旧是忧心忡忡的垂眸看了一眼,月辉已经是将他一条腿灵活的踢了两下,“真的没事了。不用担心。”

“那就好。”眼见他神色一派自然,徐伊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情略好,蹲下身去揉了揉哈士奇有些木木的脑袋。

半人高的大狗伸舌头在她的手心里舔了两下,花园里扑落叶的大猫也是“喵呜”叫着窜了过来,伸爪子扒拉着她的鞋面。

稍稍后退了两步,月辉用手机拍下来她和猫狗玩闹的画面,略微想了想,选角度最好的一张传到了她的个人主页里。

医院里的这些天,休养之外他为徐伊人建立了个人官方网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注册的会员人数节节攀升,眼下还都是每天平稳增加着。

从来没有和动物互动的照片传上网络,照片一经上传,就是引得一众粉丝火热围观。眼看着画面里的女孩柔软的短发拢在而后,小巧白净的柔和侧脸被夕阳的余晖笼着一层淡淡的光,唇角柔软的笑容让人心神俱醉,粉丝圈里就是一阵嗷嗷乱叫。

我是亲妈粉:“唉呀妈呀,闺女的样子太可爱了有木有!”

我是赵金燕:“好萌好萌,伊人好萌,狗狗和猫咪也好可爱呀!”

风中蜈蚣:“欧耶,刚看完《顾青舒》开机发布会的新闻,我们家烨男神终于回归江湖了,喜大普奔么么哒!”

打瓶酱油:“楼上的,貌似跑的有些歪?”

我不是大猫:“喵了个咪的,好久没坐过沙发了!呜呜……”

粉丝圈热热闹闹的发言让看着的月辉忍俊不禁,下车走过来的邵正泽也是眉眼渐渐舒缓开来。

一直到了徐伊人的边上,玩了一遭的她也是刚好直起身来,对上邵正泽饱含宠溺的眸子乐滋滋的笑了一下,伸手就去挽他的胳膊。

熟料邵正泽不动声色的躲了一下,眼看她扁嘴,笑着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一路到了洗手间。

“今天很开心?”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她纤细白净的手指对着水龙头冲水,邵正泽温柔的问询让她将刚才的不满顿时抛诸脑后,轻轻点了一下头,笑眯眯道:“嗯哪。《顾青舒》要开拍了,月辉恢复了。而且,新年也快要到了,感觉有很多好事呢?”

给她手心里抹了些洗手液,邵正泽又是神色专注的分开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在水龙头下面冲洗干净。

眼眸闪亮的看着他,小人儿抿着唇,弯着唇角微笑,就好像一个被照顾的心满意足的孩子。定定的看了她一眼,鬼使神差的,邵正泽低下头去,动作轻柔的覆上她弯弯的唇角。

一时间情动,怀里的小人儿情不自禁的用胳膊勾上他的脖颈,温柔的迎合起来。

到了洗手间门口的邵老爷子愣了一下,察觉到的两人急急忙忙分了开来。

“咳咳……”有些不由自主的咳了两声,老爷子一脸笑意道:“没事没事。我去厨房洗手,你们继续、继续。”

话音未落,老爷子哈哈笑着离开,徐伊人却是一时间羞红了脸,娇嗔着看了邵正泽一眼,缩在他怀里,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凑过去在她白嫩小巧的耳朵上轻咬了一口,搂着她娇软的小身子,邵正泽却显然是心情不错,愉悦的低低笑了一阵,牵着她的手,将一脸通红的她带了出去。

此刻,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餐桌上,眼看着她默默地扒着饭,一张小脸差点要塞到碗里去。

邵正泽更是忍不住的弯了弯唇角,最喜爱的就是她羞意满满的样子,偏偏,这小丫头是个经不起逗弄的。偶尔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都是能让她脸色涨红如煮熟的鸭子。

目光长久的落在她身上,吃完饭,黏糊劲十足的两个人就是被老爷子轰上了楼。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迷路的鹿,蘑菇萍,钱小多,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又卡着时间爬上来,咳咳,无比汗颜。话说,每次小高chao过后总会有情绪低落期,阿锦码字就会更慢下来,实在是累不爱,~(>_<)~

所以,之只好继续二更补字鸟,下午六点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