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身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伸手在平板电脑上随意的划拉了几下,看着薏仁粉众口一词的支持,月辉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再抬眼看向边上忙碌的众人,一时间有些郁闷的揉了揉眉头。

“人红是非多。”边上一道男声突然传了过来,月辉一抬眼,上官烨已经是拿着手机到了他身边。

天气太冷,纵然是一惯看着风度翩翩的上官烨也是全然顾不得那么多的形象。外面套了一件厚重的黑色羽绒服,衣服上的帽子拉的很低,只留下一张俊脸有些无奈的看他:“伊人她走的太顺,眼红的人自然也多,这些都是小儿科。避免不了的。不过也不足以影响什么,看开就好。”

话音落地,上官烨已经是习惯性的低头拿着手机发了一条微博去支持她一下。

似乎从第一次她在网络上被质疑开始,这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其实以前也不是习惯发微博的人,从小进了这个圈子,温若春风的笑容、进退有据的气度已经深入骨髓,无时无刻展露在公众面前。

可内心里他却是一直和每个人保持着距离,尤其是合作搭戏的女演员,像微博互动、工作日程汇报,这些都是直接交给了助理去打理。

也正是因为徐伊人,开始慢慢的偶尔自己发微博,亲自和粉丝互动。

也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明星会如她那般的看重粉丝。不是像他那样,带着微笑和粉丝们招手、合影,在公众场合给她们最大的关心和温暖,私底下却是将所有一切事情交给助理。

徐伊人亲力亲为的事情很多,粉丝送的东西,推拒不了,她会亲自翻看,像围巾、手套、帽子这些东西,更是会搭配着衣服大大方方的就直接穿戴了。粉丝的请求只要有时间都会自己琢磨,尽可能的去满足他们。

受了委屈受了伤,也总是她自己去发微博发动态,安慰粉丝,让那些为她担心的人放下心来。

正是因为她这样的看重和上心,薏仁粉一开始就和其他所有明星的粉丝不一样。

不了解情况的人只会感叹她的好运,一出道就会有那样一批的铁杆死忠粉,可如他这样相熟的,却是会知道她私底下付出了多少的真心去对待。

看着不远处依旧在镜头下拍戏的徐伊人,在几度的气温里穿着单衣,素净文雅的打扮活脱脱一个十多岁的少女模样,上官烨握着手机,唇角不自觉露出带着些怜惜的微笑。

月辉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伸手划拉出他的微博页面,最新一条更新已经在显示屏上出现,一条附着照片的长微博。

照片正是他刚才随手拍的徐伊人的照片,女孩微微侧着身子,专注拍戏,纤细的胳膊和小腿光裸着,单薄的衣服让她的身子看上去十分的纤瘦,一张剪纸画一般。

“拍摄中,气温接近零度。徐伊人还全然不知道那一张照片的事情。无论拍照片的人是怎样一种心态,还是希望大家不要随意跟风,去怀疑、中伤如此认真工作的她。即便只有二十三岁,影后的桂冠她也是当之无愧,不单在演技,正重要在品格。刚才的事情纯属意外,工作人员搬着凳子下来差点撞到她,云和伸手去阻挡工作人员,出手重了些,导致工作人员无意中摔下了台阶。没有谁是故意为之。事情和徐伊人更是毫无关系。合作这么久,她对任何人都足够友善,也相信,这样的品格不会因为她取得的成绩而有任何的改变。所以,爱她,就请永远相信她,她担得起你们无条件的支持和爱护。”

圈子里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上官烨的动态自然也是许多人时刻关注的焦点,基本上微博一出来,都会引起无数的回复和转发。

从第一次发声支持开始,到每一次出事第一时间的支持,他和徐伊人亲厚的关系自然也是人尽皆知。

可父母的品性地位在圈子里不可撼动,而他二十年来的好形象也是根深蒂固。因而,并没有人因为他和徐伊人的关系好,去质疑。反而每一次,他的佐证都会让薏仁粉第一时间感动和信赖。

刚才还一头雾水的粉丝们,包括网上打酱油的路人甲乙丙,围观之后除了谴责发照片人的险恶用心,更多的就是对徐伊人的心疼和怜惜。

一众薏仁粉更是心疼的不行,将她的一张照片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粉丝圈又是集体崩溃了。

我不是大猫:“啊啊啊,太心疼了,泪奔不止,这么冷的天,我们伊人居然还要露着胳膊!”

我是亲妈粉:“呜呜呜,闺女要被冻坏了。肿么可以酱紫啊!亲妈哭晕在厕所鸟。”

我是赵金燕:“拍戏拍成这样,还被中伤。发照片的人应该拖出去斩了。好心痛,呜呜……”

风中蜈蚣:“我们的烨男神,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呜呜,心疼……”

打瓶酱油:“心疼的无以复加。拍戏好辛苦……”

随意的看了几句,目光落定在上官烨拍的那一张照片之上,月辉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怜惜。

事实上,从这一部戏开拍,这样的情绪就不时的浮上心间,看着她每每被冻的发抖,又必须强撑着拍摄这样反季节的戏份,有时候都会不忍心去看。

心里正是百转千回,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天气太冷,他也是直接裹着戴帽子的羽绒服,将平板扔到了车座上,伸手接了电话,那头邵正泽已经是语调生硬的开口道:“怎么回事?”

明显带着些质问和不悦,月辉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将情况说了一遍,和上官烨的微博基本上也是没有出入。

脸色板正的听完,邵正泽一双剑眉还是蹙的紧紧的,语气沉沉的叮咛道:“发照片的人尽快找出来,亲自澄清道歉,按剧组规矩处理了。”

“我知道。”月辉一本正经的答了一句,听着电话那边的邵正泽一时间没有说话,却是似乎也没有挂断的意思,迟疑着开口道:“三少?”

“没事了。就这样。”邵正泽声音沉稳的说了一句,挂掉电话,目光落在电脑屏幕里那张照片之上,久久无法移开视线。

她的所有辛苦他都感同身受,不愿意让她有负担,已经尽力的避免去干涉阻拦她,可是看见这样在寒风中单薄的她,还是心疼的无法言喻。

徐伊人忙着拍摄有十多分钟,边上闲着的一众人却是差不多都知悉了事情,邓菲菲、赵小乔、赵珂,一众人也都是和她有过合作。眼下这样的时候,略微寻思了一下,也基本上都是发微博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自然是和上官烨表述的意思相差无几。

裹着大红色的长羽绒服坐在椅子上,浏览着微博,目光定定的落在所有人众口一词的支持语句上,齐诗韵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略略寻思了一下,同样是发微博跟风解释了一下。

刚才的照片原本就是她传上网络的,可当时她手机在充电,刚好借了剧组一个工作人员的手机玩自拍,鬼使神差的拍了照片,也是没怎么多想就发了出去,却是直接登陆的别人的微博账号。

被她借用的手机主人是剧组的一个导演助理,从头到尾也根本是一头雾水,此刻,对上月辉一脸冷淡的神色,颇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说有微博账号,可基本上他十天半个月也难得上一次,发个表情都少,更别提照片什么的。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不带这样血口喷人的。”神色郁闷的看了月辉一眼,也是刚忙碌完,导演助理抬眼看了一下刚走过去的徐伊人,一脸愤愤道:“你意思说我刚才发微博抹黑伊人吗?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是不是拿出你的手机就知道了。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剧组的规章制度不知道吗?!”月辉也是脸色冷硬,刚才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才锁定在他身上,此刻平素笑眯眯一张脸哪里还有半点和气。

在保姆车上套了羽绒服和棉靴,远远就瞧见月辉在和别人对峙,徐伊人来不及多想,快步走到了两人跟前,同时围聚过去的自然也有不少人。

“怎么回事?”中场休息的余明板着脸问了一句,边上已经是有人连忙将手机递了过去,徐伊人也是抬眼看了两眼,一时间才是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唇角柔和的笑容有了些勉强,目光落到了月辉带着薄怒的脸色上,迟疑道:“先弄清楚了事情再说,也不要一着急错怪人了。”

“不会。”月辉语气肯定的说了一句,被质问的导演助理脸色却是有些僵了。

刚才旁的人手机伸到眼前,他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惊觉的确是从他的微博上发出的照片。虽说不常登陆,可他的头像和用户名怎么也不可能记错。

一时间又想到前面忙碌的间隙,齐诗韵开口借了他的手机,心里已经是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不是我做的。”语气僵硬的说了一句,导演助理的目光落到凑进来的齐诗韵身上,正准备说话,眼见她眸光凄楚的咬着唇,一时间有些不忍心了。

“陈嵩。”余明脾气臭,一向也是没多少耐心,此刻眼见他的目光落到齐诗韵身上,心里却一时间想到那会恰好看到齐诗韵从他手中接过手机的一幕,沉声唤了他一句,慢慢开口道:“剧组的规定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明知故犯,你被解雇了。发微博澄清了事情,去财务那领工资吧。”

“余导?”陈嵩语气着急的唤了一声,已经要将真相脱口而出了,对上余明沉沉看他的目光,最终,却是慢慢的点了头。

名声在外,但凡余明导演的作品,基本上在剧组他都是说一不二,很多时候连投资方都是无权干涉。

这也正是所谓的王牌效益,没实力的导演巴结着投资方,有实力的却是需要投资方三请四请才点头出山。

无论照片是不是他拍的,出自他的微博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与其两边都得罪,倒是不如留下一条后路给自己。

最起码,出了这个剧组,凭着余明的人脉,他也不至于无路可走。

“知道了。”心里一阵百转千回,陈嵩看了边上的徐伊人一眼,慢慢开口道:“对不起。我会发微博道歉的。”

话音落地,在徐伊人若有所思的目光中,他已经抬步离开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好端端的闹了一场,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有些神色悻悻。

不同于秦丰剧组的忙乱和热闹,也不同于汤韫剧组几个导演之间的有商有量,更不同于莫易剧组大家都对她的照顾和偏帮,余明的剧组规矩比较严,虽然说有一男一女两个副导演,余明却是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

工作紧张有序,剧组班底都是余明亲自组建,他是整个剧组独一无二的领导者。

尤其余明不苟言笑,一众工作人员也都是有些随了他,再加上最近天气寒冷,忙碌的一众人也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情绪和压力。

徐伊人轻叹了一声,边上的邓菲菲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温和道:“也别往心里去。这个圈子就这样,指不定哪天就莫名其妙中枪。”

“谢谢。”回过头微笑了一下,邓菲菲点点头转身离去,徐伊人目光落在边上蹙着眉头的月辉身上,有些无奈道:“也别气了。没什么必要,以后这种事肯定还多着。”

“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拧着眉说了一句,眼看着不远处和余明说完话就离去的陈嵩,月辉声音缓缓道:“陈嵩的态度转变的太奇怪了些。刚开始斩钉截铁的。余明一开口,他就承认了下来。可现在……”

语气顿了一下,朝着徐伊人努努嘴,道:“你看,他们两人还能这么和气的话别。”

“我也觉得有些怪。”徐伊人心里刚才也是有些疑惑,微微蹙眉,若有所思道:“也许是因为余导的威严根深蒂固了?你又不是没发现,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唯他之命是从,不是一般的专制。和他比起来,我觉得许卿导演简直都太温柔了。”

“许卿?”一时间被她提到的人名转移了思绪,月辉更是意外:“莫易、唐韵、秦丰,你什么时候和许卿导演也合作过了?”

一时失言,徐伊人不由自主的咬了一下唇,露出个不以为然的笑容:“在颁奖典礼上都见过两次了,而且听徐尧说起过。感觉他已经很严厉了。”

“哈!”被她一副忌惮的样子逗得笑了一下,月辉一时间也是将刚才的事情抛诸脑后,“反正按着进度也就拍两个多月。忍忍也就过去了。搞艺术的都是有些古怪脾气,秦丰不是也毒舌的很?适应了就好了,我看他对你还算的上温和。”

徐伊人无奈的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看着月辉轻轻的笑了一下。

冬天夜晚来的早,剧组自然也是收工比较早,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惦记着出去找乐子的人也是不少。

很多时候一工作就是十几个小时,收工以后按摩捏脚算得上许多演员极为钟爱的一项享受。这几年,晴山影视城附近的按摩洗浴会所更是雨后春笋一般的往出冒,其中最为出名的要数君安休闲会所。

比一般会所高出一倍不止的费用让普通演员望而却步,却是颇受一众巨星大腕的青睐。毕竟,明星的隐私极为重要,而君安休闲会所在保障顾客信息私密性这一点上做的极为到位。

余明裹着浴巾趴在柔软的床上,替他捏肩的服务生则是跪在床边,力道适中的捏了一会,余明挥挥手让她退了下去。

作为会所的至尊VIP客户,余明的习惯在放松的时候休息一会,眼看着他此刻已经慢慢眯上了眼,服务生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拉上门出去。

毕竟上了年纪,一天高强度的拍摄下来,演员累,工作人员也不可能有多么的轻松。

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他亲自把关,身体也颇是有些吃不消。保持着服务生离开的姿势趴在床上小憩,余明更是连眼睛也没有睁开。

门开了一条缝,穿着服务生性感暴露的制服,齐诗韵小心翼翼的进了门,蹑手蹑脚上了床,跪坐在他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捏起了肩。

“今天的事情,下不为例。”感受着肩膀上毫无章法的力道,余明突然出声说了一句,跪坐在床上的齐诗韵却是露出一个甜腻的笑容,滑嫩的长腿挑开他腰间裹着的浴巾,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轻轻地蹭了几下,嗲声道:“我也是一时糊涂嘛!以后不会了。连累陈哥为我背了黑锅,心里很过意不去呢?”

“你知道就好。”光裸的背被她来回蹭着,余明微微眯着眼睛,慢慢开口道:“徐伊人是个什么身份,也是你能眼红的?!眼下她风头正胜,别没眼色的凑上去自己找苦头吃。下次再出了事情,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

“人家明白的,这次,谢谢余导了。”趴在他身上慢慢扭动着,齐诗韵娇软的身子水蛇一样,余明沉默了一下,慢慢换了姿势,平躺在床上。

齐诗韵已经重新跪坐在床边,服务生的制服是海水蓝的颜色,蓝色之间却带着些银白的亮粉,光滑的料子看上去就十分娇媚。制服上只有三个扣子,齐诗韵身材太好,只勉强扣着两个已经是紧绷,一只手摸上她光裸的大腿,在余明幽幽的目光之中,她甜笑着解开了上衣的两颗纽扣,里面空无一物。

呼吸一窒,眼看着她慢慢俯身,余明重新闭上了双眼。

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就跑不了第二次,潜规则也是。从做了导演有了第一次开始,他都是有些忘了有多少女星主动爬上他的床。

齐诗韵不是第一个,却是他到现在为止主动为她操心的一个。

色字头上一把刀,原本到了眼下这个年龄,他对名声的看重已经是高于一切,一旦出了丑闻,晚节不保无疑于灭顶之灾。

可齐诗韵实在是绝世尤物,在圈子里这么多年,他也没有遇上过这么会伺候人的女人。你都不用动,她自有千百种花样让你从头到脚都舒坦了。

陈嵩跟了他有几年,性格怎么样他自然是清楚,只在他带着诧异看向齐诗韵的一眼,已经足以他猜出事情的始末来。

两相权衡之下,也只能先委屈他了,至于齐诗韵,他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

毕竟除了会伺候人以外,某些方面她也是极为懂事,都懂得主动将媒体的注意力引到她和上官烨身上去,免除了他启用这么一个人的尴尬。

不然,以他的衡量标准,徐伊人一开始进到剧组都是受到质疑,更别提她了,演技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剧组的一众主演和配角之中,上官烨、邓菲菲、冯庆、邓蓉原本都是实力派,再算上一个徐伊人,就连稍微逊色些的赵小乔也是比她强上许多,说不担心是假的。

每一部作品都是饱受关注,他选的每一个角色也都会被圈里人拿到台面上讨论和挑剔,这么些年每一步都走的谨慎,这一次也着实是冒险了一些。

徐徐的叹了一口气,在齐诗韵的伺候下穿了衣服,余明心里竟是隐隐的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名声太重以至于他总是患得患失,边上的齐诗韵也是识趣,默默地套上了自己的裙子,还没来得及下床,房间门却是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云和沉着脸反手关了门,目光落到跪坐在床上的齐诗韵身上,对上余明有些尴尬的脸色,冷嗤道:“你的新宠?”

“说什么呢?!”不悦的低斥了一声,余明拿眼看了齐诗韵一眼,示意她先走。

“导演?!”有些不明白这突然闯进来的云和算怎么回事,齐诗韵声音甜腻的唤了一声。

“滚蛋!”云和目光冷冷的落在她身上,边上的余明都是有些臊的没有说话,等她离开之后,讪讪的看了云和一眼,迟疑道:“你怎么来了?”

“狗改不了吃屎。”云和沉着脸,语气不屑的刚一开口,余明的脸色已经是变了几变,也是带着怒气开口道:“混账东西,怎么说话呢?你妈这些年就是这么教你的?!”

为昨天的失误道个歉,修改之前订阅的亲们,如果用手机的话,需要删除掉已下载的章节,重新下载【获奖】一章,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不会重复收币币,阿锦试过的。总归还是抱歉么么。以后会注意的,请谅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