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风华/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改不了吃屎!”云和沉着脸,语气不屑的刚一开口,余明的脸色已经是变了几变,也是带着怒气开口道:“混账东西,怎么说话呢?你妈这些年就是这么教你的?!”

“别提我妈!”声音拔高一度,云和神色越发冷淡愠怒:“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妈?为老不尊,这个年纪了还不知收敛,你都不怕晚节不保吗?”

被他一句话质问的一时语塞,想起自己刚才有些不安的预感,余明心里一时间有些烦躁起来,定定的看了云和一眼,迟疑道:“你怎么跟来的?你想做什么?可不要一时意气用事拿你老子的名声开玩笑!”

还没有改做导演的时候已经结了婚,可因为云和的妈妈并不喜欢被公众所关注,再加上她长相也实在一般,自己也并不希望她被公众所关注,所以两个人一直隐婚。

后来自己越发出名,全盛时期转型做了导演,送上门的女明星自然也多,不过是因为有一次晚上回家后背上带了几个口红印,云和的妈妈就吵着闹着要离婚。

分开二十年到现在,她都是直接让云和随了她的姓,这个孩子每次见了他连声“爸”也不叫。

虽说他后来已经再婚,眼下都是又有了一儿一女,可内心里,对第一个孩子还是有着深厚感情的。云和性子很腼腆,却从小就非常聪明,三岁就自己背诵诗歌,读文章,家里的那些报刊杂志陪着他过了孩童时期。

一直觉得这个孩子像他,可谁知他最后没有做编剧、导演,却是混在圈子里做一个三流演员。

离婚以后两人就不怎么常聚,《顾青舒》的剧本是环亚从投递的一众剧本之中删选而出的,他自然不知道正拍摄的是云和的作品。

此刻,眼见他冲进来指责,也只是以为他鬼鬼祟祟的跟了进来,就是为了报复自己,说话的语气都是带着不满和怀疑。

“小人之心。”神色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云和一时间对这样的父亲更是深恶痛绝。父母离婚以后,他性格越发自闭,母亲也是,独身到现在,其实还是因为心里郁结着一口气,痛恨着这样的丈夫。

不过是因为最近拍摄的强度比较大,又因为白天的事情心情郁结,所以要了一个房间过来捏捏脚,哪里想到会意外的看到余明进了这个房间,临走的时候又看见偷偷摸摸跟进去的齐诗韵。

影视城人多眼杂,这个会所虽说对明星的隐私保护的比较好,可难免不会有意外发生。正是因为这样想着,才会默默地又逗留了一会,直到推开门进来,看见衣衫不整的两个人,怒气才一时间愈发激了起来。

他原本还是存着一丝好意,此刻看见这样怒目而视的余明,却是一时间什么话也懒的说了。

神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云和拉开门先一步离去。

晴山影视城的夜晚十分热闹,因为徐伊人得了奖的缘故,收工以后被相熟的几个人打趣着让请吃饭。

回到酒店已经到了晚上十点,滴酒未沾,她比其他一众人都是清醒的多,在楼下临时接了一个电话,等再上楼,却是被正站在她房门口的一个人惊了一下。

云和拿着房卡试了几次,房门都是毫无反应,打了一个酒嗝,他红着脸靠在了门上。

徐伊人一走近都是闻到了浓重的酒气,蹙着眉伸手捂了一下鼻子,迟疑着开口叫了一声:“云和?”

靠在门口的云和微微垂眸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清醒还是糊涂,露出个有些羞涩的笑意,慢慢开口道:“三小姐。”

古怪的称呼让徐伊人一时间又是愣了一下,秀气的眉更是一时间拧成了毛毛虫,疑惑道:“你喝酒了?在这里是专程等我?有什么事吗?”

“房门打不开。”云和举了举手上拿着的房卡,有些无奈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去找服务员问一问!”

话音落地,他就是扶着墙站直了身子,徐伊人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他应该是走错了房间,一时间颇是有些哭笑不得。

以前没有过接触,第一次见面也才是在开机发布会上,云和的长相跟圈子里一众男演员比起来算不上英俊,性格似乎也十分腼腆。

已经一起拍过几幕戏,他的表现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投入,演技比想象中好上许多,远远超出三线演员的水准。最起码,跟着上官烨也不会被他的光华全然掩没。

“你走错房间了。门自然打不开,这个是我的房间。”轻笑着解释了一句,云和有些怔怔的看着她,将手中的房卡举到了眼前,一双眸子里依旧是迷茫。

眼见他似乎醉的不清,徐伊人已经准备敲门让月辉将他扶回自己的房间,刚好回来的赵珂进房门的步子顿了一下,已经到了两人近前。

“怎么醉成这个样子?!”看着徐伊人叹了一声,赵珂点头笑了一下,开口道:“我扶他回房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快点休息。明天的拍摄任务也不轻松。”

“也好。”徐伊人略略点头,也是轻轻一笑,眼看着赵珂将醉眼迷离的他搀走,才是开了房门进去。

搀扶着云和一路到了房间,打了卡进门去,赵珂脸上的笑意散了去,看着一脸迷糊的云和,一时间若有所思起来。

余明剧组的拍摄工作很密集,刚一开始一众人都是有些吃不消,收了工跟着剧组的几个人一起去会所打牌,一不留神他就输了不少钱,到了最后,都是给副导演许洋打了欠条。

垂头丧气的回来,进门的时候瞧见似乎醉的不清的云和,一时间联想到那一日他财大气粗的直接拿了银行卡给自己包了近三个月的酒店,鬼使神差的,就凑了上去主动提出扶他回房间。

云和原本不擅喝酒,此刻已经是神志不清,被赵珂扶着直接躺倒在床上,一张脸越发因为酒气而通红起来。

“云和?”试探的出声唤了两句,眼见他明显晕沉不省人事,赵珂咽了一下口水,从他上衣口袋里摸出了钱夹来。

比他的钱夹丰厚一些,心中犹豫着,他将钱夹慢慢的打开了,目光先是落在了一溜的银行卡上面。

剧组一呆几个月,男人基本上也就好打牌找个乐子,刚才到了兴头上,等他发现输的太多了已经是骑虎难下,目光从云和钱夹里一列的银行卡上扫过,却到底是有些胆怯了。

风险太大,尤其一旦被发现,他指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赵珂觉得他有些被金钱冲昏头了。

懊丧的叹了一口气,目光却是突然落到了钱夹里一张相片上,一家三口的照片,引起他注意力的却是带着些笑意的男人。

似乎,是年轻时候的余明导演……

拿着照片对云和的模样来回比对了好几遍,他一时间都是有些不敢置信。

难不成,云和是余明的私生子?

“潜了一个又一个……”醉酒的云和迷迷糊糊的嘀咕了一句,赵珂拿着照片定定的看着他,紧绷着神经,听到了下一句,“爸,你真是让我失望啊……”

满含愤怒和苦涩的一句话让他完全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照片,心里又是一时间有了些预感。

三线演员的地位进了《顾青舒》的剧组做这么讨巧的深情男二,再加上这一张照片,如果说他是余明导演的私生子似乎一切就顺理成章。

可是被潜……

徐伊人?似乎有些不太可能,邓菲菲和邓蓉年龄大些,似乎也不太可能,赵珂一时间想到了赵小乔和齐诗韵。

一个在剧中饰演顾青舒的二姐顾青柔,一个在剧中饰演秦川的红粉知己赵婉然,两个人年龄差不多,也都是年轻漂亮……

可但凡是个男人,潜规则也是会第一时间确定到齐诗韵的身上。

心里百转千回的思量着,赵珂一时间惊觉他意外撞破了多大的秘密,虽然只是猜测,已经足以让他觉得震惊。

国内最有分量的电视剧王牌导演,余明的名字已经足以保证每一部电视剧的收视率,从转型做导演开始,从无败绩,一直是从一个巅峰走上另一个巅峰。只稍微想象,也能知道有多少人上赶着巴结他。

可这一位导演在圈子里的脾气是出了名的,作风正派、处事严谨,也是一向为人称道。

合上了钱夹,小心的塞进了云和的上衣口袋里,坐在床边,赵珂一张脸上神色几度明灭,起身往门口走,目光却是落在了沙发上的一个行李箱里。

第一次两人在过道起争执就是因为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行李箱,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行李箱这样爱护,一本正经的放在沙发上,一时间他心里有些好奇了。

走了两步伸手拉开了一只行李箱,显露在眼前的东西却是让他一阵大骇,差点惊叫出声。

死命的捂着嘴,他额头上一时都是起了细细密密一层汗水,目光带着些惊恐的落在行李箱里,却是发现躺着的是两个漂亮的人偶。

都是只有半米高,可是因为看着十分逼真,刚才差点吓死他。

此刻定定的看了一眼,又是诧异的发现完好的那一个显然是“顾青舒”,从发型,打扮,眉眼,基本上每个细节都雕琢的巧夺天工,一个活生生缩小版的徐伊人。

而另一个,正是齐诗韵模样的“赵婉然”。

和完好精致的“顾青舒”不同,这个人偶被人切去了一边的胸脯,看过去一眼,就是让他心里产生一阵说不出的恐惧。

变态啊!

云和是变态!

耳边叫嚣着只有这么一句话,他脚下似乎有千斤重,却是拼命的想逃开这个带着些诡异的房间。

难怪云和不愿意和他同住,什么洁癖都是借口,他明显就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变态神经病!

刚才在徐伊人房间门口做什么?他肯定是精神扭曲的喜欢着徐伊人,齐诗韵的样子很奇怪,他不会已经在蓄谋杀人了吧?

一时间脑补了许多电视剧中的惊悚画面,手指打颤的将行李箱重新拉上,回过头,有些恐惧的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云和,寒意从脚底板一直往上冒,赵珂满头冷汗的离开了灯光明亮的房间。

剧组拍摄的时候不按剧本中的时间走,为了方便,《顾青舒》很多时候是按着地点走。

和教堂有关的画面拍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有颇长一段时间的室内戏。

想到再也不用忍受寒冷,徐伊人心情不错,换衣服的时候都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

“心情不错吧。接下来终于不用整天挨冻了。”眼看她一脸放松的样子,正帮她扑粉的化妆师都是替她松了一口气,徐伊人抿唇点点头,也是有些说话的兴致,笑着开口道:“是啊。终于熬过去了这一段,这样的天气穿着单衣实在受不了。”

“我要是你,才不受这份闲罪呢。”化妆师喟叹着感慨了一句,眼见她有些意外的看了自己一眼,一时间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收了话尾。

这圈子里有背景的明星也不是一个两个,可是背景当真如徐伊人这样的,她却绝对是头一个。

娱乐圈人物纷杂、乌烟瘴气的,明枪易躲,最难防的却是暗箭,越是出名的明星越是是非不断。

时刻处在众人关注的焦点,一言一行,甚至偶尔一个眼神,被媒体捕捉到都会拿来大做文章。合作的人表面上敬着你,可私底下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却根本是无法控制。

公众也不像圈子里的演员,不会因为你是环亚总裁的夫人就一力恭维,反而,许多的优点会被看做理所应当,缺点却是会被无限放大。

光影传媒的大小姐、二公子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不过是玩在明面上而已,却是因此臭名昭著了好几年。

不过……

想到眼下已经去华夏台做新闻记者的江蔚然,化妆师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女大十八变。

“小橙子,这件洋装可真是漂亮啊!”一道甜腻的嗓音从休息室门口传了进来,里面的一众人不用回头,都是知道齐诗韵来了。

同样是二十多岁的女演员,徐伊人气质沉静柔和,长相秀丽文雅,不骄不躁的样子极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即便是余明剧组的一众工作人员不怎么喜欢说话,心底里对她也是带着些认可的。

齐诗韵就不一样了,同样是二十多岁,说话做事却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尤其她天生自带的发嗲功能男人受用,女人却是一听见就难以喜欢的起来。

可偏偏她嘴甜,在剧组里也不谈什么资历,反正看见比她大些的就哥哥姐姐的叫着,倒是让人也没办法面色太过冷淡。

而她话里的小橙子是她的贴身助理,同样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整天跟出跟进也是跟着她玩闹。

“可不是,一会你需要艳光四射,闪耀全场的。”小橙子带着些恭维的声音落到了耳边,两个人已经是嘻嘻哈哈的进了门来。

同剧组的三朵花,凑齐了。

年龄相仿,眼下三个人在圈子里都是风头正盛,赵小乔是可爱娇俏型,齐诗韵是性感甜美型,徐伊人……

月辉觉得剩下两个实在不能和她相提并论,思绪戛然而止了。

《顾青舒》的剧本里宴会的场面也是许多,接下来要拍摄的是顾青舒和秦川第一次见面的宴会。

并不是两人情生意动的那一幕,英雄救美事件也是暂时没有发生,这一幕里,秦川和顾青舒的交谈不过两句话。

被自家二姐和姐夫介绍给秦川认识的时候,一贯风流英俊的少帅会垂眸含笑看她,说一句颇有深意的“顾三小姐?”

顾青舒点点头,疏离矜持,回一句“秦少帅,你好。”

接下来准备再说话的秦川会被凑过来的赵婉然娇笑着拉到舞池中间跳舞,三个人微妙的关系会自此拉开帷幕。

赵婉然是社交名媛、美艳外向,顾青舒则是名满沪上,沉静知礼。

赵婉然早一步认识秦川,却是因为他已有妻室两人一直保持在男女交往的美妙阶段,也就是暧昧。

流连风月的秦川自然是享受,长袖善舞的赵婉然也不戳破,分明都是极为大胆的两个人,却也是因为世俗的禁锢、旁人的眼光,犹豫着、退却着、试探着,没有人先挑破这一层窗户纸。

从忠于本心的爱情来说,两人显然已经是输了顾青舒一成。

后人提到顾三,会用“冰山下的火种”、“痴人”、“为爱情而生”这样的修饰语。

不动情的她是那个恪守家族教养的大家闺秀,雪莲花一样不容亵渎,对上男人从来都是客气有礼,对上风流已有妻室的秦川自然是敬而远之。

她爱情的界限唯有一条标准,就是心动。

不存在这样男欢女爱,彼此勾着吊着却等着对方开口的暧昧期。

真正发自内心的喜爱,哪里还顾得上势均力敌的彼此较量,因而在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之后,才会义无反顾的北上投奔,无名无分、却是也无怨无悔的追随在他的身边。

一会即将拍摄的这一幕戏里,顾青舒已经从姐妹好友的口中知道逗留沪上的秦川,而秦川对这一位顾三小姐自然也是早有耳闻。在当时发行量比较大的报刊上也是见过顾青舒的照片,心里有些微妙的欣赏和好奇。

秦川的打扮是笔挺的灰色西装,里面搭配着斜条纹的马甲,那个社会男人惯常的穿着,被上官烨诠释的几近完美,尤其是他有一双常年带笑的桃花眼,轻轻一瞥,都是蕴藉着无数的风流。

赵婉然穿的是红色的洋装,蓬松宽大的裙摆,玲珑紧俏的腰身,以及,上面丰满到令人无法忽视的高耸弧度,一头长发烫成了那个时期十分时髦的卷发,活脱脱一个美艳动人的上流社会交际花。

顾家是名门望族、书香世家,规矩自然也是严格。顾家姐妹穿的是改良的旗袍。

赵小乔是带着些玫红,娇媚优雅,而顾青舒却是素淡的蓝,清婉动人的蓝色上却是银线刺绣着雅致的暗花。

此刻静静的站着,上好妆的徐伊人在酒店大厅的灯光下,不是最光彩夺目的那一个,却绝对是最为耐看的那一个。不用开口说话,她浑身上下也是流转着内敛的光华,微微抿着唇,秀丽清新的好似一朵花。临渊而立,吐蕊含芳,等待着懂她的那个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将她护于一方羽翼之下。

分明是如此清丽的绝世佳人,却是要为了爱情奋不顾身、抛却一切,跟着一个男人,无名无分的辗转飘零半个世纪之久。单是这样想着,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一众人,都是情不自禁的疼惜那个已经归于黄土的顾三了。

即便打扮的最为光彩夺目,即便在历史中也算的上一段佳话,这一刻,看着她的所有人,只会发自内心的嫌弃和她争抢男人的赵婉然。

顺带着,都是有些嫌弃那个曾经坐拥红粉无数的秦川。

看着她,上官烨也是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来,被她的各种扮相惊艳了不止一次,每一次,却都是会有全新的感受。

不过……

目光从她素淡的旗袍上逡巡一周,再比对一下边上赵小乔和某些一会配戏女演员的旗袍,上官烨却是对邵正泽的手笔无力吐槽。

演艺圈多少女明星以得到张老先生亲手裁制的旗袍为荣,自己的母亲也是有两三套,却是压箱底的宝物,轻易也不会上身,邵正泽却是这样默默地为她准备了不知道有多少套。

要是没有猜错,最起码,《顾青舒》里她全部的旗袍,都是出自于张老先生之手。

华夏服装史上极为别致的存在,旗袍的风韵现代的一般女子都是很难穿的出彩,徐伊人却是说不出的合适。

她沉静清婉的气质和古代那些大家闺秀如出一辙,却是不经意又会流露出她独有的清甜灵动,当真是再美丽不过了。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chengai22、修罗魅、如诗如画盛夏之沫,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推荐好友【百里楚楚】的现代完结宠文【豪门暖婚之名模娇妻】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609479。html

喜欢的亲们不要错过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