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惊喜/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者神色愣了一下,反而是沉下了一张脸,微妙的一幕却是被一直关注着两人的赵珂尽收眼底。

想起昨天晚上云和糊里糊涂的那些话,一时间又是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电视剧导演里名声最旺的一位,余明眼下已经有六十出头,名利双收、儿女双全,算得上这个圈子里顶顶正面的人物。

若不是因为意外,他如何能相信这个一向不苟言笑的导演却是一个有着私生子、惯常潜规则的一个人?

目光落在余明的脸上,眼见他冷着脸反而是走到一边距离齐诗韵更远的地方去,赵珂一时间已经是确定,这一位导演爱惜自己的羽毛比他想象中更甚。

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赵珂低下头去,一阵若有所思。

“怎么百分之八十的镜头都是给了徐伊人?!”回看着监视器,齐诗韵脸色渐渐变了,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伊人是主演,这一幕戏是顾青舒和秦川第一次相遇,镜头自然是以她为主。”边上的副导演许洋没好气的解释了一句,齐诗韵红艳艳的一双唇越发撅得能挂一个油瓶了。

历史上的赵婉然是秦川的红粉知己,紧密的联系一直持续到了老年,纵然已经和顾青舒举行了婚礼,迟暮之年的秦川也是评价说,赵婉然是一个十足可爱的情人。

他生命里的三个女人,分明都是有着相当分量的,纵然这一部电视剧的名字就是《顾青舒》,可也不能将她的存在感降低到如此之弱啊!

尤其剧情进行到十多集,她的戏份基本就没有了,怎么能一开始就这样分配?!

要知道,原本她就是在第四集才出场的,这样算下来,她在电视剧里出场的集数只堪堪三分之一!

这算哪一门子的重要女配?!

连邓菲菲和赵小乔都比不上,也就比打酱油的强上那么一点点!

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家,去伺候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余明竟然是一点戏份都没给她加?!

看着画面的神色越来越愠怒,齐诗韵四下看了看,也懒得顾及那么多,索性直接朝着余明的方向走了过去。

眼见她直直的朝着自己走来,余明心里自然是震怒,冷着脸刚斥责一声,“你做什么?注意一下分寸!”

“怕什么,我一个演员都不能和导演说话了吗?”齐诗韵不以为然的四下看了两眼,哪里还有平日在他跟前的伏低做小,语气强硬道:“我不管。我要加戏。”

“什么?”余明有些不敢置信的垂眸瞅了她一眼,竟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语气生硬的提要求,一时间心里也是不悦。

拍电视剧这么多年,他哪一部片子不是有口皆碑,勉强让她进剧组拍女三号这么一个角色已经是相当勉强了,眼下她还是不知足?

“一切自然是按着剧本走,戏份是你想添就能添的?好好表现比什么都强,赵婉然的人物形象再好好琢磨琢磨,只要演出彩了,电视剧一经播出,你的名声少说也翻上几番。”

“怎么不能啊?!”眼见他不为所动,齐诗韵一时间语气又是软了下去,嘟嘴到道:“大导演,戏份怎么调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么?徐伊人的戏份那么多,稍微砍一点也不会影响什么嘛!你可以给我和上官烨加一点感情戏啊!这样电视剧也会更有看头不是?!”

撅着嘴撒着娇,一时忘情,她更是忍不住就要凑上去蹭一蹭余明的胳膊,后者往后退了一步,副导演许洋的高喊声已经透过喇叭传了过来,“演员就位了!还有哪个没过来,速度快一点!”

“导演!”又是跺着脚多说了一句,齐诗韵神色郁闷的多看了他一眼,想起自己衣服还没换,急忙忙就先跑去了临时换衣间。

接下来要拍摄的正是秦川救了顾青舒以后两人再次相遇的戏码,也是两人定情的一幕,在这部电视剧里算的上相当重要。

两个主演和主要配角都是换了衣服,徐伊人依旧是一身旗袍,不同于刚才的素净,刺绣渐变的红色看着妩媚娇气了不少,衬着乳白色的底,越发显得娇艳动人。

这一刻的她,灼灼其华,像一株风采初露的三月桃花。

上官烨灰色的西装换成了深黑,笔直挺拔,也越发显得沉稳英俊。

一入画,惯常风流的眉眼依旧是含笑,笑容却已经是变了许多,不若以往的浪荡肆意,而是夹杂了一些期许和探寻在里面。

这抹笑容,等他的目光落定在单独坐在沙发上品酒的顾青舒身上,越发深重而温柔了许多。

二姐和姐夫起身去跳舞,此刻坐在沙发上,顾青舒已经是知道秦川再一次来了沪上,而他,今天也会参加宴会。

圈子里的许多小姐上一次无缘得见,这一次都是打扮的光鲜亮丽,希望能一睹他的风采。

眼下还并未有完全规定一夫一妻的法律,统辖三省的军阀少帅,秦川的身份摆在那里,再加上他非同一般的英俊长相,对上女人也是颇有一套,愿意跟着他做一位姨太太的女人也是不少。

尤其,他家里的那一位夫人是遵从父母之命娶的,想来也是没有多少感情在。听说比他大三岁,指不定是又老又丑。

回想着刚才边上几位聊天的小姐说的话,顾三一时间有些恍惚了。

对救了自己一命的秦川有了情意,可一想到他已有妻室他又会止不住的动摇,感情尚未确定,正是苦闷犹豫之际。

母亲常说,“我们的青舒,定然要这世间最优秀的男子才配得上。”

秦川,却是有妇之夫……

“三小姐?”耳边一道探寻的声音骤然传来了,沉思着的她被惊的身子颤了一下,一抬头,略带迷惘的雾水眸子,已然让刚开口说话的男人有些看痴了。

“身子好些了吗?”男人温若春水的嗓音带着些关切,看着他,她慢慢的点了点头,秦川略微思索了一下,已经朝着她伸出手去,笑道:“跳一支舞如何?也好让我检验一下,三小姐跳舞,是不是如传言那般优雅迷人?”

他说话的语气含着些戏谑,表情却是真诚。顾青舒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将柔若无骨的一只手伸出去,覆在他的掌心里。

秦川笑着握紧,两个人滑到了灯光下正跳舞的人群之中。

从表情到动作都是十分到位,镜头落定在两人身上,看着监视器的副导演都是止不住的点头。

在圈里里有些年头,这个年纪,能做到徐伊人这样的,当真是少之又少。

开机以前知道她的身份,连同他在内许多工作人员都是担心这一位难伺候,扰乱剧组的拍摄进度。

可一开始就是颇多反季节的戏份,别说耍脾气,她一句抱怨都是没有过。

从电视上看见她获了奖,自己又是担心了一次,可到了现在,已经是完全放下心来,打心眼里欣赏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

她不会忘词、甚少笑场、甚少NG,即便合作拍戏的演员出了问题,她也是十足耐心的再来一次。

“真不错!”副导演对着监视器赞叹一声,到了近前的余明,也是微微的点了两下头。

不出他所料的话,这一部电视剧将又是一个新的巅峰,六十多岁,也许这一部电视剧会是他最后的作品。

一开始倾注的心血也多,除了齐诗韵,所有的主角配角都是他再三思量过确定下来的,他怎么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将自己的心血当成儿戏?!

目光再落回监视器,灯光下拥舞的两个人说不出的合拍默契,分明才是第一次跳舞,可他们好似已经这样跳过许多次。

温情浮动的感觉单看着监视器屏幕都可以感受的到,边上的齐诗韵带着些嫉妒的看着他们两人,表情却是明显的做作过头了。

余明有些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画面里的齐诗韵却是浑然不知。

一出道就备受注目,即便是被网友戏谑的称为“真人版充气娃娃”,她也是颇以此为荣。

最起码,那也是对她好身材的一种肯定。

《疯狂倒计时》里面没有女主,她演的不过是一个戏份还好的女配角,可因为那部影片就是夸张搞笑类型的,她一惯做作的表现也是能莫名其妙带着些喜感,博人一笑。

到了《顾青舒》,所有的不足却是会完全的显露出来。

和上官烨、徐伊人,甚至赵小乔、云和比起来,她的表情和动作都是有些收不住的感觉,也就她自己,自我感觉良好。

此刻,视线里,一对璧人默契的拥舞,秦川比顾青舒高上许多,握着她的手,滑嫩的触感都是让他一颗心骤然柔软,目光始终缱绻柔和的落在她匀净白皙的面容上,被注视了良久的女子有些忍不住抬眼看他。

四目相对,她神色微怔,他声音轻轻的开口道:“青舒……”

第一次这样叫她的名字,带着些情不自禁的爱怜,他眼眸里温柔的波光十分让人心动,让人一颗心都是止不住的发颤。

顾青舒没有说话,目光却是足以表达一切。

没有抽回手,只微微一个低头的动作,她,默许了他如此亲密的称呼她。

余明亲自把关,喊了停才是让所有人如梦初醒,许多演员拍戏的时候会出现笑场、忘词、动作不协调、表情太僵硬等诸多问题,可这两人拍摄却是十足默契,只在边上看着,都是一种享受。

“艾玛,怎么看着这么赏心悦目呢?”边上的赵小乔忍不住赞叹了一声,看着走到她身边的徐伊人,更是一脸艳羡笑意:“难怪拍《逍遥剑》的时候,秦编和郑老师就一直夸你呢?要是我也能演的这么顺,指定也跟着夸我了。简直太省事了嘛!”

“会的。你一开始到现在就进步很多啊!”徐伊人莞尔一笑,也是由衷说了一句,赵小乔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还不是怕被你们比的无地自容。”

说笑间,月辉拿着徐伊人的手机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笑容爽落的赵小乔,也是没有避着,开口提醒道:“三少的电话。”

心里的欢喜让她唇角的笑意越发柔软,接过电话的声音都是带着笑,轻轻唤了一声:“阿泽?”

“在做什么?”一惯没什么变化的开场白,想到他平素在人前那张板正的脸,徐伊人都是忍不住的抿唇笑道:“拍戏的间隙,休息着呢?”

“今天拍的室内戏?”那头的邵正泽语调轻缓的问了一句,徐伊人“嗯哪”应了一声,还没作多想,邵正泽已经是轻轻笑开“想不想我?”

“嗯哪。”握着手机的徐伊人又是语调软软的应了一声,声音拖得长了一些,像是在撒娇。

那头的邵正泽一时没有说话,等她犹豫着正要开口唤一声,却是听见他温柔开口道:“转过身来。”

握着手机的徐伊人一时间有些呆愣,随着他的指示木木的转身过去,隔着不时穿梭的工作人员,高挑清俊的男人正是站在大厅的入口处,低柔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

“我也是。”他低声说了一句,声音里都带着动人的情意,不等徐伊人做出反应,边上已经是响起一片惊呼议论。

“哇哇哇,邵总裁来探班了?!”

“哪里哪里?啊啊,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来看伊人的吧!一定是来看伊人的,哇,真是幸福死了!”

眼看两人都是握着电话,反应过来的一众人都是带着些说不出的艳羡,边上立着的月辉一时间都是有些无奈扶额。

他们家的三少越来越喜欢不顾场合的秀恩爱,这样总是出其不意的真的好嘛?!

挂了电话,徐伊人回过神来,抬脚就要朝着他的方向跑过去,边上的赵小乔却是急忙拉了她一把,扶住她差点要摔倒在地的身子,挪揄道:“大小姐,你穿的可是旗袍!”

被扶着站稳了身子,徐伊人一时都是闹了个大红脸,神色羞窘的停在原地,入口处的邵正泽也是收了电话,温柔的神色收了许多,大跨步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看着他近在眼前英俊的一张脸,徐伊人依旧是有些窘,声音轻轻的问了一句。

“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说了吗?”他语调低低的回了一句,目光落在她身上,一时间也是有些移不开视线了。

张老先生给这一件旗袍取名“灼灼其华”,用桃花来寓意最美丽娇柔的女人,穿在她身上,味道比自己想象中更胜。

《顾青舒》里面的她二十岁以后的主要装束就是旗袍,想来每一件穿在她身上都有不同的味道,一时间,邵正泽心里都是有些难以言表的情绪,想起天天和她搭戏的上官烨,心里颇不是滋味。

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徐伊人下了戏,两人回到酒店里。

外面是冬天,在休息室里换衣服也是麻烦,下戏的时候徐伊人直接套了长靴,裹着宽长到膝盖的厚羽绒服,跟着他就一起回了酒店。

在保姆车上简单的卸了妆,一路牵着手进了房间,刚刚关上门,小人儿就是欢喜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笑嘻嘻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第一时间将她抱了个满怀,邵正泽也是愉悦的一声低笑,垂下眸子去看她。

徐伊人眼睛亮亮闪闪的与他对视,心里的悸动欢喜难以言喻,伸胳膊勾上他的脖子,就主动献上自己水水嫩嫩的唇。

她清甜的香气窜入鼻尖,邵正泽扣紧了她的腰,将她抵在了酒店房间的墙壁上,一边吻着,一边伸手过去拉开她羽绒服的拉链,厚重的大衣被剥落掉在地毯上,他的唇游走在了她带着些凉意的光裸脖颈之上。

仰着头承受着他的吻,徐伊人一时间都是有些呼吸急促起来,他的黑发在她嫩滑的脸颊上摩挲着,痒痒的,不过温柔缱绻的一阵亲吻,她都是有些软倒在他的怀里,有气无力的吊在他的胳膊上。

“依依。”他停下动作,将脸颊埋在她脖颈处,声音低哑的唤了一句。

徐伊人声音水媚的“嗯”了一声,拖得长长的音节软的不像样,像是撒娇又像是吟哦。

一只手紧扣着她柔软的腰肢,紧身的旗袍触手丝滑,她窈窕的曲线绷得紧紧的,冰凉的料子在他的手下,慢慢升温了。

她小小的身子娇娇软软,被旗袍紧绷的料子裹着,就像一条被困在渔网里不得而出的小鱼,无助的挣扎着,短促的呼吸着,快要窒息了一般。

“阿泽……”也是低媚的要滴水的一声轻唤,她的呼吸都是带着些热度,开口唤他,语气像是邀请,又像是求饶。

手指从旗袍的叉口滑了进去,丝滑的料子一直往上缩,他动作停顿了一下,垂眸深深看她。

艾玛,又卡着时间爬上来,依旧六点二更。

昨天订阅前三:kimamy。qquser856**61。钱小多,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