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温柔/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雾缭绕的眸子同样是定定的看着他,邵正泽眼眸里的火苗越发烧的旺了些,从来都是没发现,怀里的小东西这样的磨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丫头大胆主动了许多,软软的一个人,声音低低媚媚,她整个人都像是一汪水,让他越发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两人的眼神纠缠着,空气里都是窒息沉闷,“刺啦”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落在耳边,怀里的小人儿不自觉瑟缩了一下,一只手捏着她光裸滑嫩的胳膊,邵正泽伸手扣上了她小巧的下巴。

力道有些大,徐伊人大口的呼吸着,红艳艳的唇鲜嫩欲滴,像挂在枝头滴着水的樱桃。

膝盖微曲将她抵在墙壁上,他锐利的眼眸灼亮似火,俯身低头凑过去,长驱直入,将她的颤抖和惊呼尽数吞没。

紧贴着墙壁,被他一直禁锢着,徐伊人恍惚间都是忘了身在何处,天旋地转,浑身又是起了一层湿湿的汗,汗水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滑落,滴到两人纠缠的唇齿间,一时间都是变得灼烫干涸。

身上的旗袍彻底浸湿了,短发凌乱的贴在脸颊上,她连呼吸都是无力,只凄凄楚楚的看着他,小模样狼狈又可怜。

“乖。”捧着她的脸,又是安抚温柔的低语,断断续续的吻落在她的眼睛和脸颊上,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湿淋淋的小人儿有气无力的挂在他的臂弯里,连迈步的力气都是没有了。

横抱着她一路到了浴室,浑身湿汗的她滑不留手,整个人进了温水里,才稍微缓和过来,抬眸看他,手心里她的脸又是通红滚烫,咬着唇撒着娇,倦倦的依偎在浴缸里。

动作轻柔的帮着他清洗,小人儿趴在浴缸上神色痴痴的看他,带着水的手指又是摸上他的眉眼和鼻梁,笑眯眯的开口道:“你真好。”

“这句话你说过好多遍了。”手心里挤了些洗发膏,打了泡沫轻轻地帮她洗着头发,邵正泽唇角含着宠溺的微笑。

徐伊人脑袋后仰着,睫毛上都是落了水,也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似乎要将他的样子印刻在脑海里。

剧组今天收工早,等两人洗漱完也也才晚上八点多,穿着宽松的睡衣蜷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侧着身子看他,徐伊人这才觉得肚子饿,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转了两下,笑眯眯的看着他开口道:“出去吃饭吧。我请你怎么样,这附近有小吃一条街,很不错的啊!”

“小吃一条街?”邵正泽微微蹙眉看她,徐伊人一时间又是吐吐舌头道:“忘了你不吃那些东西的。”

“想去?”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邵正泽轻笑着问了一句。

“嗯哪。”徐伊人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凑过去用鼻尖蹭他的脸颊,小狗一样的撒娇讨好,信誓旦旦保证道:“真的很好吃。你吃了就知道了。”

话音落地,更是抿着嘴咽了一下口水,更是将邵正泽逗的笑出了一声。

起身换了衣服,再看向边上同样换好衣服的她,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愉悦。

小小一个人儿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套着长靴,上面裹了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因为怕冷,戴了一顶米色的针织毛线帽,帽子看着倒是松软舒适,护着耳朵,下面还垂了两个可爱的毛线球,越发衬得她一张脸只有巴掌大。

这还不够,又找出了口罩护着脸,手套护着手,整个人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来,笑如弯月的看着他。

“呐。没有你的口罩耶。这个一次性的,勉强戴上吧。晚上很冷的,这么英俊一张脸,可不要被寒风给摧残了。我会心疼的。”笑嘻嘻的话音落地,徐伊人踮着脚将一次性的卫生口罩挂在了他的耳朵上,戴完之后自己都是忍不住扑哧一笑,邵正泽伸手就想将口罩摘下来。

“不要摘。”一巴掌直接伸过去捂在他口罩上,徐伊人不乐意的扁嘴道:“真的很冷的。戴着吧。而且戴着也方便些。”

被她捂得都说不出话来,邵正泽无奈的笑了一下,伸手将她一只手拉了下来,握在手心里。

影视城附近的小吃一条街算得上旅游风情街,路两边的店铺一家连一家,卖纪念品、小饰物、当地特产以及各地小吃的应有尽有。

顺着开着门的店铺一路往下,有许多连在一起的街边摊,热腾腾的汤锅里冒着气,徐伊人的目光顺着香气看过去,都是忍不住的咽口水。

“老板,这个,一碗羊汤。”凑过去摘了口罩笑嘻嘻的说了一句,目光落在邵正泽身上,又是改口道:“两碗吧!”

“好咯,先坐吧。”有些年纪的老板嗓门很大,邵正泽一时间想起了天水镇那一对卖馄饨的老夫妻。

小丫头似乎很喜欢这种氛围和小吃,不过,这样陪着她的感觉也是让他说不出的轻松和愉悦,整个人都是觉得无比舒坦。

“小心烫。”老板娘端了一碗热汤放在他面前,细白的一团粉丝,细碎碧绿的香菜漂在上面,香气和热气一起窜到鼻尖,他一时间都是有些饿了。

抬眼看了一下窜到旁边小摊上去买小鱼丸的徐伊人,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人家老板手下的动作,因为冷,小丫头在摊前跳着脚,馋兮兮的样子十足可爱。

邵正泽有些好笑,刚低下头去,边上却是突然响起一道甜腻的嗓音。

“好巧啊,邵总也会来这种地方吃东西?”齐诗韵穿着短款的小羽绒服,紧身弹力的裤子配着毛靴,最大限度的将自己身材优势凸显了出来。

微微弯了腰一脸笑意的开口道:“怎么没见伊人?邵总不介意我也坐一起蹭碗汤喝吧。”

邵正泽垂眸没开口,边上的老板忙着照顾生意,不像老板娘一样贴心提醒,放了一碗汤在桌面就转身去忙活。

“请吧。”邵正泽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齐诗韵已经是受宠若惊,等他伸手端着汤碗递过去,早已经是雀跃欢欣的不得了,连忙伸手去接。

眼见她伸手接上,邵正泽直接抽了手,滚烫的一碗汤几乎和碗面齐平,齐诗韵料想不及,一只手差点被烫掉皮,连忙伸出另一只手去扶,汤碗倾斜了一下,浇了她满手。

“啊”的一声尖叫,随着汤碗掉落在桌面,四溅的汤汁更是直接扑了她满脸,碧绿的菜叶、细长的粉丝,更是直接挂在她额头上,眼睛都疼的睁不开,被烫懵了的齐诗韵更是跳出凳子哇哇大叫起来。

脚上穿着七公分以上的高跟毛靴,整个人又是原地崴了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哎呦,姑娘你没事吧?”边上一回头看见的老板娘手忙脚乱的拿着抹布就凑过去帮她擦脸,齐诗韵一脸愤然的勉强睁开眼。

邵正泽抬步走到另一边的空桌上,抬眼看向有些愣神的老板,语气淡淡道:“这边,重新上两碗。”

“哎。”老板明显有些摸不着状况,老板娘将齐诗韵扶了起来,徐伊人买了小鱼丸回来了。

勉强起身的齐诗韵一张脸被烫的红扑扑,手上更厉害,似乎都起了水泡,匆匆一瞥都让人觉得手疼,湿淋淋的头发上还挂着几根粉丝,奇特的造型一时间让她又是疑惑可怜又忍不住想喷笑。

“邵总你……”齐诗韵咧着嘴,有些不敢置信的恨声开口,却偏偏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给她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得罪这一位,可刚才出丑又实在是冤枉。

她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可汤碗那么烫,人家端着却是根本一点事也没有,她一时间语塞了。

“汤也喝了。怎么还不走?”瞥了她一眼的邵正泽语气十足冰冷,脸上手上都是被烫的生疼,油腻的汤沾了一脖子一脸,立在寒风里,齐诗韵又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忿忿跺了一下脚,她脸色扭曲的离开了。

“怎么了?”摘了手套坐在凳子上,徐伊人有些纳闷的问了他一句,邵正泽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没什么”,眼见老板端着汤碗过来,伸手接过小心的推到了她面前,语调轻柔道:“小心烫。要不先吃你的小丸子,稍微等一下再喝。”

关心爱护溢于言表,转过身的老板一时间都是有些风中凌乱了。

这男人对上女人,怎么变脸也能变得这么快!

“嗯哪。”抿唇笑着看他,徐伊人一惯也不怎么喜欢齐诗韵,直接将刚才她被烫到的事情抛诸脑后,欢欢喜喜的喂舒服自己的胃。

端坐着看她,徐伊人正是低着头喝汤,灯光下的空中晃悠悠飘下来几片雪花。

正是想开口提醒她,小人儿却是突然“呀”了一声,扭着脖子看着他,苦着脸道:“好冰。什么冰了我一下。”

“下雪了。”邵正泽忍着笑说了一句,徐伊人一抬头,长长的街道,暖黄的灯光一路蜿蜒下去,远处近处却是都开始飘雪了。

刚开始还不大,等两个人付了帐起身,落雪已经是倏然间大了起来,目之所及,纷纷扬扬的往下落,鹅毛一样。

路边摊的老板撑伞的撑伞,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一路牵着手往回走,虽然有些冷,抬眼看着他,徐伊人却是说不出的开心。

“真美啊!”等两人一路走出去,目之所及已经是雪白一片,摘了手套伸手去接,身边的小丫头淘气的像个孩子。

摇着他的胳膊连路也不会走了,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一般跟在她的身边。

宽长的街道上路灯暖黄,来往的人群和车辆却是很少了,天地间,似乎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邵正泽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伸手摘掉了她的口罩,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徐伊人“唔”了一声,他已经深深的吻了下去。

小人儿在他怀里挣扎扑腾了两下,趁着呼气的空当急忙忙将脑袋侧到一边,一脸窘迫道:“大街上呐。会被人拍到的。”

被她这么一提醒,邵正泽一时有些抱歉了。

眼看他一笑,徐伊人又是有些过意不去,跟着走了两步,索性也不管那么多,突然凑过去就献上自己的唇。

邵正泽猝不及防后退了一下,徐伊人却是被他的脚绊了一下,直直的朝着他扑了过去,边上没有可扶的东西,两个人“砰”的一声意外摔倒了,邵正泽伸胳膊护着她,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她趴在了他的身上。

“呃!”徐伊人一时间大脑短路了,看着他,连起身也忘了,神色萌萌的发问道:“有没有摔疼?”

邵正泽没有说话,漫天飞扬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下来,这个角度看上去,雪花似乎要将两个人埋在这一方天地里。

平素的他冷静克制,所有的一切永远都是井井有条,桌子上连一粒灰尘也见不到。这一刻莫名其妙摔了一跤,直接躺在地面上,他心里却是有些说不出的情绪。

晴山影视城风景十分秀丽,街道两边都是四季常绿的景观树,路面虽说十分干净,可毕竟在冬天,硬邦邦的路面哪里躺着会舒服。

眼见他不说话,徐伊人一时间已经是懊恼的从他身上起来,手忙脚乱的就将他拉起来。

眼看着他笔直挺拔的站起了身子,徐伊人更是拿着手套跑前跑后的帮他拍打着身上沾染的雪花,笑眯眯讨好的样子十足狗腿。

邵正泽将他拉进了怀里,两人相拥着往回走,深厚稍远处跟了半天的娱乐记者“阿嚏”一声打了个冷颤。

她是《娱乐周报》驻守在晴山影视城的记者,从下午意外听说了邵正泽来探班的消息就去守在了他们住宿的酒店外面。

此刻回看着相机里一顺溜的照片,只想仰天长啸一声“皇天不负苦心人啊!”

取个什么题目好?

《雪夜激情,徐伊人将邵总裁扑倒在地》?会不会太劲爆?

《蓄意接近邵总裁,齐诗韵惨遭奚落》?自个会不会饭碗不保?

《酒店休息两小时,邵总裁徐伊人小吃街温馨一夜》?呃,指向性会不会太明显了些?自己也有可能饭碗不保!

唔!好无奈!

小记者抱着相机,一路心事重重的回了宾馆,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让自个的伙伴陈媛媛帮着拿主意!

虽说只比她早到半年,可陈媛媛一向嗅觉灵敏,尤其她懂得规避风险,这一年每次报道新闻,总是能独辟蹊径。

尤其体现在徐伊人的所有新闻上,不同于一开始其他媒体的观望状态,甚至为了爆点夸张报道引发关注。

每一次在徐伊人的新闻上,她总是能言之有物,报道的时候角度也是和一般记者不一样,似乎是完全站在徐伊人的立场上,对她十分爱护。

可这样的态度一开始并不显眼,随着徐伊人名气越大,却是被薏仁粉注意到,当然,也是被自个的主编注意到,几次三番的称赞她“颇有先见之明!”

已经进入梦乡的陈媛媛打着呵欠听了她说话,已经是清醒了一大半,开口道:“你将照片都给我传过来,我帮你选选。”

小记者愣了一下,正是犹豫,已经听见她笑着开口道:“这样的大独家,你这几个小时可真是没有白白挨冻,新闻一出来,主编少不得乐的合不拢嘴。”

话里话外的意思并没有抢她功劳的意思,小记者爽快的将照片传了过去,不到十分钟,圈出来的一组照片让她不由得眼前一亮。

两个人出了酒店牵着手的照片,徐伊人裹得严严实实像个粽子,边上的邵正泽含笑看她;小吃城里坐在一张桌子上,徐伊人抱着碗咕噜噜的喝汤,邵正泽含笑看她;下了雪,她拉着他的胳膊一脸欢喜的蹦跳,邵正泽含笑看她;两个人摔倒在地,邵正泽伸胳膊护着她;两个人相拥着往回走,邵正泽依旧是垂眸含笑看她……

一组照片里,每一张图上都有他十足宠溺包容的微笑,满满的都是爱。

《有一种温柔,来自邵总裁》,陈媛媛连新闻标题都给她取好了,神色愣了一下,小记者对着电话有些犹豫道:“怎么都不用提到齐诗韵吗?三个人才有看头啊!”

“提她做什么?!你想被环亚封杀啊!”陈媛媛带着些挪揄的声音传来,小记者唏嘘一声,赞同道:“你说的对。就酱紫好了。艾玛,总裁的眼神真的好温柔啊!我都要醉了怎么办?”

“想喝汤了?!”陈媛媛又是一句戏谑,想起远远看到齐诗韵的囧样,小记者都是忍不住咯咯的笑出了声。

酱紫喜怒无常的男人真的是太有爱了!

要是以后找个男票,也能这样心无旁骛的对她,想起来就美妙了有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