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吃醋/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痴缠的两个人自然是对一切浑然不察。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起来,在被子里左右扑腾了两下,徐伊人横空出了一拳,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在了怀里。

抬眼看过去,邵正泽正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浑身依旧是有些酸痛,一节一节的,跟骨头断了似的,想起昨天晚上断断续续的纠缠,徐伊人一时之间又是小脸涨红的不得了。

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的所有心思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邵正泽自然知道此刻她心里又是羞窘,索性也收了再逗逗她的心思。

将她扶起身来,小人儿没骨头一样的软到在他怀里,又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将要穿的衣服一件一件帮她套了上去,徐伊人踩着拖鞋吧嗒吧嗒的跑到了卫生间,不一会,嘴里塞着牙刷又是跑了出来。

掀开窗帘往外面看了两眼,回过头来,含着牙刷又是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

蹙着眉看了她一眼,邵正泽若有所思道:“还在下?”

含着牙刷,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徐伊人跑回了卫生间,清亮的声音已经是飘了出来,“这下你要怎么办?回去好不方便的!”

“可以多陪你两天。”说着话,邵正泽已经是换好衣服到了卫生间门口,倚在门上眼眸含笑的看着她洗漱,洗脸的间隙,徐伊人又是忍不住抬眼从镜子里瞧他。

许是因为早上刚醒,邵正泽英挺的剑眉下,一双好看的眸子有些迷离之色,挺直端正的鼻梁下,微弯的唇角让他看起来多了些温润隽永。

定定的看了他两眼,目光又是落到他有些凌乱立起的黑发上,忍不住抿唇笑了一下,心里依旧是甜滋滋的无法言喻。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一夜,街道虽然已经被清理了干净,远处近处的屋顶绿植上却依旧是落满了雪,白茫茫一片,整个世界都是银装素裹,冰雪世界一般的剔透美丽。

车窗上都是雾气,徐伊人笑嘻嘻的拉过邵正泽的手掌,在车窗上按了一个清晰的手印,他看着她微笑,她又是将自己纤细小巧的手掌按在了他的手印里,回过头,赖在他怀里撒着娇。

前面的月辉有些没睡够,迷迷糊糊的抓了一把自己有些蓬乱的头发,眼眸惺忪着习惯性划拉着平板电脑的屏幕,目光落定,一时间睡意去了一大半。

粉丝圈一大早就被刷了屏,薏仁粉约好了似的排着队卖萌。

我不是大猫:“嗷嗷嗷,嗷嗷嗷,占楼舔屏中……”

我是亲妈粉:“闺女好萌,总裁好有爱,肿么可以笑的酱紫温油啊!受不鸟,嗷嗷嗷!”

我是赵金燕:“爱总裁一百年不解释啊!不对,爱伊人一百年不解释!嗷嗷嗷,伦家已经被总裁电晕鸟……”

风中蜈蚣:“总裁太凶残鸟,一出场就秒杀掉了我们的烨男神啊,哇咔咔,莫名其妙的鸡冻素肿么回事?!不科学!啊啊啊!”

伦家好羞涩:“伦家好羞涩!好羞涩!好羞涩!”

打瓶酱油:“我准备回去和男票分手鸟!呜呜……”

秋水伊人:“今天晚上和老公谈谈离婚的事情,嗷呜……!”

蛇精病不解释:“楼上和楼上的楼上,蛋定蛋定!”

打瓶酱油:“蛋碎一地,定不了哇……”

一脸黑线的浏览完,从后视镜里瞧了一眼正黏糊着的两个人,月辉心里升起一股子不太妙的预感,默默地将视线移到了微博热点。

果不其然,从上往下第三条,邵总裁三个字跃入视线之内,点击、回复和转发也就仅此于前两条国内重大新闻,遥遥领先于下列一溜娱乐新闻。

默默地伸手点开,两人一顺溜的亲密照又是出现在视线里,配着略带些调侃的语调文字,将两人昨夜的行程报备了一遍。

目光定定的落在邵正泽躺在地面上,徐伊人趴在他身上的那一副图片里,月辉撇撇嘴,不用看下面的出处,只是标题,已经是差不多联想到新闻来源于《娱乐周报》。

但凡和徐伊人有关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是清楚,自然也知晓她关系不错的一个舍友就职于《娱乐周报》,从一开始报道她的事情也总是处于绝对的正面,倒是让他放心不少。

和粉丝圈里如出一辙,微博下的风向也是空前一致的各种赞叹,“好登对”、“好有爱”、“模范夫妻”、“羡慕嫉妒恨”……

无奈又好笑,眼看着并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月辉索性也听之任之了。

影视城占地面积颇大,很多地方积着雪,所幸这几日剧组一直拍的室内戏,倒是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还没有开工,一众工作人员也都是三三两两的围聚在一起,余明握着手机坐在室内的椅子上,看着不远处朝着他挤眉弄眼的齐诗韵,一时间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昨天夜里已经准备睡了,这人却是大胆的敲了他的门,一进去就是撒娇诉苦,哭闹着要求给她增添戏份。

原本酒店里一起住的人就多,他一直回避着在酒店和她见面,一开始还听话,可这几日的齐诗韵已经是缠的让他有些吃不消了。

圈子里几十年,他总不可能让自己的名声因为她就此毁于一旦。

纵然再是声名在外,无论拍摄哪个电视剧,投资方总是给他留够面子,可这一次却显然是有些棘手。

原本就知道这部电视剧是邵正泽为了徐伊人专门投资,一开始反对她出演,邵正泽一时松口,他也是以为人家为了请他。可现在再回头去看,却是觉得邵正泽定然对徐伊人的演技了然于心,对试镜的结果也是十拿九稳。

总而言之,还是将徐伊人放在第一位的。

齐诗韵的演技和人家也是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这样违心去调整戏份,就连他自己这一关都是过不去。

余明心里百转千回的纠结着,齐诗韵心中自然也不舒坦,大清早根本没有她的戏份,可按着规矩她也得候场,等一会徐伊人下了戏再拍她的戏份。

原本听说余明执导的电视剧,他永远是第一决断人,自己也才会吃亏的去伺候他。可现在什么便宜都被占光了,她进了剧组,却是又觉得不满意了。

《疯狂的石头》里剧组没有女主演,她虽是配角,却是戏份最多的女演员,尤其因为她年轻漂亮身材好,多少男人眼巴巴的想往上凑。

可眼下倒好,所有人都围着徐伊人转了……

再想起昨天夜里自己经受的那些,齐诗韵更是觉得抑郁难平,脸上抹了药膏遮了粉倒是看着还凑合,一只被烫的最严重的手却是到现在还是又红又痛,搅得她昨天一晚上都是没睡好。

目光落在徐伊人身上,换了衣服的她看上去神色倦倦的,一张脸有些病弱的苍白,纤瘦的身形更是让人觉得我见犹怜。

一会要拍的是她病倒躺在床上的戏码,因而只穿了那个时候宽松的白色里衣,目测了一下,齐诗韵肯定她的罩杯比B有余,比C不足。

原来邵正泽喜欢这种可以一手掌握的女人,真的是一点情趣也没有!

齐诗韵心里一阵胡思乱想,一会要拍戏的三个人都是就位了。

副导演许洋目光逡巡了一周,走到了穿着长款军大衣的上官烨身前,一脸笑意道:“烨男神,刚才瞅见你好像忘了将手表摘下来。”

一会有秦川给顾青舒喂药的戏码,手腕自然会露出来。上官烨一时之间反应过来,抱歉的笑了一下,道:“不好意思。一时给忘了。”

话音落地,将自己的手表摘下来递给了助理,他边上的邓菲菲也是重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打扮。

顾青舒爱上了秦川,在他的邀请下北上投奔,却是被高瞻远瞩的父亲发声明驱逐出家。前路艰辛、后路无望,毕竟是重情重义的女子,天气转凉,她一时间病倒了。

一会要拍摄的正是秦川来探望她的戏码,而邓菲菲饰演的苏婷也是在这里开始对她起了恻隐之心,开始慢慢的以姐妹相称。

历史上的顾青舒一开始一直是以助理的身份陪在秦川的身边,而秦川的原配苏婷性子颇是宽厚。眼见她断了后路,一时无奈,将少帅府的一个二层小楼让给她住。

此刻要拍戏的房间就是在二层,道具组已经布置好了屋子,副导演最后检查了一遍,又是开口唤过自个的助理吩咐道:“小宋,桌子上那个谁的手机,收拾一下,还有桌边的那个插线板,想办法遮挡一下。”

“哎。”后者应了一声匆忙上前收拾,演员就位以后,一幕戏已经是就此开始了。

布置素雅的房间窗明几净,虽是白天,却也是闭合着门窗,镜头慢慢移动,最后定格在床上躺着的徐伊人身上。

脸色苍白、唇瓣也是一丝血色也没有,瘦弱的人儿平躺在被子里,目光有些飘忽的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绕了一圈,脸上的神色就有些凄清难言了。

病中的人情绪一般都是比较失落,顾青舒也不过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女子,自然也不例外。

后期剪辑之后,这里会切换几个她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病中的画面,温柔可亲的母亲亲自喂药,父亲、大哥和二姐一块凑到她床边探视,丫鬟又是熬药又是讲着笑话逗趣,生病,也是极为幸福的一件事情。

生病了,有一个府上的人心疼她。

后悔吗?这样的情绪在病中也是允许出现的,毕竟谁没有脆弱的时候……

她是受了寒,此刻唇角牵出一个带着些苦涩的弧度,突然一只胳膊撑在床面,抚着身子猛咳了两声。

“吱呀”一声门响,穿着长款军大衣的上官烨大跨步入画了。

“青舒。”将她的身子扶了起来,一只手轻抚着她纤瘦的背,秦川英俊的一张面容上满是心疼怜惜,“没事吧。这是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

“夜里受凉了,我没事。”又是弯腰猛咳了几下,抬起头来,她却是对他牵扯出一抹十足温柔的笑意,“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没有事情要忙吗?”

眼眸中含着心痛怜惜,秦川将身上深灰的长大衣脱了下来挂在床边衣架上,也是侧着身子坐在了床上,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语调轻轻道:“有事情。可是突然有些想你,就过来看看。”

彼时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样挨坐在一处的样子,正是像时间最寻常的夫妻一般,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副导演一时觉得房间里温度有些低了。

一回头,邵正泽正是站在他的身侧,英俊的面容沉默着,目光定定的落在两人相拥着的画面上。

艾玛,压力山大!

联想到今天早上一来就被众人的谈话拉了过去,看到的那一顺溜照片,副导演一时间更是觉得如芒在背。

环亚这一位总裁宠妻眼下在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又是这样的身份,看到自个的老婆虚弱的靠在别人肩上,心里指不定怎么泛酸呢。

副导演差点都没忍住干咳了两声,画面里,依偎在秦川笔挺的肩膀上,顾青舒神色间带着些眷恋和安慰。

不说话,垂眸看着她的秦川已经是无比的心疼,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指尖却是触到了湿漉漉的泪水,一时间神色怔了一下,扳过她的肩膀,柔声道:“怎么了?”

他的语气十足的低柔爱怜,镜头外看着的几个工作人员一时间都是觉得心软的一塌糊涂,可更让人心动的却是徐伊人的泪水。

自然而然的就顺着苍白的脸颊静静流淌下来,尤其难得的是,她根本没有出一点的声响。

要知道,许多人流泪的时候会哽咽、吸鼻子,更多的演员在言哭戏的时候更是根本哭不出来。

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哭到这种水平的,当真也是少见。

太让人心碎了……

“我有点想家。”画面里流泪的徐伊人哽咽了,声音低低小小的说了一句,上官烨神色怔了一下,将她轻轻地拥抱了一下,神色间带着些愧疚,低声道:“委屈你了。”

静静的靠在他怀里,室内安静的差点要让人窒息了,可更令人窒息的是笼罩在屋子里淡淡的哀伤。

她是让人怜惜心疼的顾青舒,拥着她的那个男人,从前是风流浪荡,这一刻,却是情不自禁的动了真心。

这样的爱情,纵然是足够美,却也是带着些无能无力的沉重。

门外轻轻响起的敲门声让两人短暂的分开,邓菲菲推开门,带着端了药碗的丫鬟入画了。

“你来了?”秦川依旧是拥着怀里的顾青舒,没有回避的意思,后者却是一时间脱离他的怀抱,客气又带着些惭愧道:“婷姐。”

“听丫鬟说你病了。怎么也不让请大夫,我让人先熬了些驱寒的汤药,趁热喝吧。一会捂着被子睡一觉,就会好很多。”看了她一眼,画面里的邓菲菲一张鹅蛋脸十分端庄,语调也是轻柔,似乎带着些喟叹。

三个人之间涌动的情绪很微妙,却当真是演出了极好的效果。

“卡。”颇长的三人对手戏半途中也是没有出现丝毫问题,副导演心里赞叹一声,喊了停。

下了戏,接下来的一幕要转移到楼下去,一众工作人员收拾着东西下楼,邓菲菲和上官烨也是先一步出去,徐伊人正要下床,邵正泽却是直接掩了门,朝着她走了过来。

在地面上还没有站稳,徐伊人被他直接推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目光深深的看着她,邵正泽的目光有些复杂,怔怔的看了他一眼,徐伊人柔声笑道:“怎么了?”

邵正泽不答话,手指在她秀丽的眉眼上逡巡着,凑过去亲吻她的眼睛。

想到也许是刚才的一幕让他心里有了醋意,徐伊人一时之间心软的不得了,乖乖的躺在他身下,任由他的薄唇四处游走,予取予求。

不一会儿,自己的呼吸却是急促了起来,软软的身子被邵正泽揉弄着,身下的木板床都是被两人的重量压得吱呀出声。

“再不下去,有人要上来找了。”被他欺负的气喘吁吁,衣衫都有些凌乱,她的嗓音却是依旧温柔似水,缓缓地流过他的心,将他心里的郁闷火气慢慢的抚平了。

“依依。”将她重重的拥向了自己,邵正泽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伸手摩挲着她的唇,语气低低道:“我后悔了。我不该这么大方……”

他甚少用这般怅惘的语气说话,徐伊人静静的听着,心里更是有些发酵的熨烫,凑过去温柔的亲吻他的唇角,声音也是乖巧柔软的不像话:“都是演戏的啊!做不得真。阿泽,我只爱你的,只爱你一个人呀。”

十足温柔的软糯嗓音从掩着的门的屋子里传了出来,门外正要抬手敲门的上官烨愣了一下,动作停在半空,转身,默默下楼去。

楼下工作人员又是在布置屋子,忙碌穿梭着,齐诗韵趁着间隙又是缠到了余明的身前,还没有说话,低下头看手机的余明却是一时间愣了一下。

“五十万。两天之内打到这个账户里。”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下面却是配着齐诗韵夜晚进他房门的一张照片。

慢慢抬起头来,看向一步开外娇笑着的齐诗韵,余明的面色一沉,目光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

话说,为神马亲们留言说到齐诗韵都直接称呼人家为“充气娃娃”呀,酱紫真的好咩,人家姑娘有名字(⊙o⊙)哇!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潇湘柒小姐,冰萱影,钱小多,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然后,一个朋友开了现代文,首推第一天,【一室一厅】文【重生之娇妻难宠】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636705。html

亲亲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哦,喜欢的话不要忘记收藏,么么。

二更依旧在六点哦,感谢本月以来所有给阿锦送月票的亲亲们,最近也有些新来的亲们直接订阅所有V章的,咳咳,快将月票投给阿锦么么哒。月票素咱们本月的核心思想,卖萌打滚各种求,~\(≧▽≦)/~啦啦啦

最后,本文验证群,【337023422】,欢迎勾搭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