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敲诈【渣渣对虐】/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慢慢抬起头来,看向一步开外娇笑着的齐诗韵,余明的面色一沉,目光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

“导演,其实这幕戏就可以稍微改一下嘛。”眼见余明主动挪步到了自己近前,齐诗韵心中自然是说不出的欢喜,拿着手里的剧本一脸探寻道:“你看,这里有赵婉然和秦川暂时分别的戏份,他们暧昧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好这样索然无味的道别嘛。其实可以有一个拥抱的动作,要不然给我加上一幕哭戏也是可以的嘛。人物情绪会特别的饱满……”

喋喋不休的说着,齐诗韵全然不曾察觉余明僵硬的脸色,正是说的上瘾,余明终于是听不下去了,直接开口道:“你懂个屁!”

齐诗韵:“……”

神色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余明的目光说不出的冰冷,勉强的笑着撒娇道:“导演……”

“晚上十点,老地方。”语调压得低低,余明目光如刀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吐出了几个字。

“喂不熟的老家伙!”只以为他还想着那一档子事,齐诗韵咬唇瞪着他的背影心里暗骂了一句,收了剧本,却是开始想着晚上怎么打扮才好。

只要余明点了头,《顾青舒》里给她多加些戏份,陪睡几次而已,也不算什么大事。

这样想着,心里就有些控制不住的自满,不知不觉间大半天过去,收工的时候,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停了。

夜晚来的很快,等不到晚上十点,齐诗韵已经是裹着宽长的羽绒服到了君安休闲会所的门口。

一般她和余明都是前后间隔半小时进去,这一次想着自己的戏份,心里着急了些,基本上余明前脚进去,她后脚就跟了进去。

心里雀跃不已,也是完全没注意到从她出了酒店,赵珂就一直跟着她。

欠了副导演二十多万,他手上的存款倒是堪堪够用,可这样一来,却是一点的余钱也没了。

在圈子里一向混的不温不火,加上他素来有打牌这个喜好,出道几年,基本上还真没攒下什么钱。

尤其眼下到了年关,自己明星的身份摆在那里,回到家需要置办的东西也不少,光是送给亲戚朋友的礼物都是一项颇大的花销。原本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可当他惊觉余明对自己的名声非同一般的看重,就难免想到捏着他这个丑事敲上一笔。

电视剧导演里的王牌,五十万对他来说想必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只要心里真的有鬼,这个钱基本上已经是跑不了了。

这样想着,他索性直接奢侈了一把,要了齐诗韵斜对面的一个房间。

此刻,进了门的齐诗韵依旧是沉浸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之中,眼看着余明穿着衣服一本正经的坐在床边,只以为他等着自己主动凑过去,娇滴滴的笑着拉开了自己羽绒服的拉链,里面黑色的渔网装将她雪白圆润的身子捆缚着,连自己在镜子里看着都是要血脉喷张了。

S形的扭过去,还没勾上余明的脖子,空气里却是“啪”的一声脆响,整个人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猝不及防,她差点摔倒在地板上。

“导演?!”饶是在他跟前媚笑惯了,这一刻的齐诗韵也是有些恼羞成怒,看着他忿忿开口道:“你做什么啊?好好地发什么脾气?!各取所需而已,用得着这样!”

“骚娘们!”余明毫不客气的咒骂了一声,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索性直接将手机掏出来扔过去气急败坏道:“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说过多少次,在外面和我保持距离!你倒好,别人都威胁到我头上来了!”

“一张照片而已,能说明什么?!”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虽说也是诧异,齐诗韵却是满不在乎道:“又没有拍到什么!你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就为了这个打我?!五十万,你不想给不给就是了。我就不信他还能闹出什么大事来!”

“你想的简单!”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余明一把从她手里夺过手机,语调冷硬道:“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让你进了剧组演赵婉然这个角色已经是高抬了你。以后在片场不要过来缠着我,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明白吗?”

面色森森的看着她,余明一双眼睛里带着些说不清的阴暗晦涩,紧紧地咬着唇,齐诗韵心中已经是一阵血气翻涌。

一个臭老头子,自己能攀上去伺候他,吃亏的是她好不好!

也不看他什么德行,皮肤松弛不说,每次连三分钟都不到,他也好意思嫌弃自己!

“五十万!”想起刚才手机上的短信,齐诗韵索性也直接豁了出去,斩钉截铁道:“五十万。如你所愿。也算是我最近的损失费,你以为我是你说上就上,说扔就扔的,想得美!”

“你!”双目圆瞪的看了一眼,余明似乎也是没想到她也是个贪心不足的,脸色一时间有些扭曲了,声音都是变了调子道:“一个赵婉然的角色还不够?!要不是你脱光了求着我,这个角色能落到你身上,贪心不足的东西!”

“我脱光是我的事,你能耐你管着些自己啊!你才是硬不起来的老东西,你以为我乐意伺候你。老娘每次累死累活的,你跟个死猪似的,动都不动!”齐诗韵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起来,余明看着她的眼神已经是要喷火了。

同样是毫不客气的回瞪着他,齐诗韵反倒是一点惧怕都没有。

母亲原本就是红灯区做生意的小姐,从小跟着她长大,她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懂事起耳濡目染的就是那些东西,她更是一点贞操的概念都是没有。

十多岁发育开始,她就懂得用自己做生意,给自己换漂亮衣服、鞋子首饰。母亲的恩客看上她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从来不知道羞耻为何物。

母亲回来撞见了她和老男人在一起,心脏病犯了给活活气死。

老男人觉得怕,也是扔给她一张支票匆匆离去,销声匿迹。

彼时的她已经二十岁,学习一塌糊涂,私生活也是一塌糊涂,在那个破落小区里声名狼藉,走到哪都是被人指指点点。

电视上的明星光鲜亮丽,也是窝在沙发上醉生梦死的时候,她突然萌生了做明星的想法。

她有着比明星还要性感多少倍的身材,跟着母亲从小长大,也是有着甜腻死人的嗓音,唯一不满意的也就是长相不够亮眼,脸颊上还有好些雀斑。

用身上最后一笔钱做了整形手术,摇身一变成了天使脸蛋,没费多少工夫就成功签约了光影,短短的时间就是凭着无与伦比的外形条件走红了。

出身底层,辱骂人的话她信口就来,入行以来也是和以往一模一样,衣服、鞋子、包包,只要自己想要的,就陪着那些男人睡觉来换取。

从小的价值观就是如此,她也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余明是她陪的最老的一个人,原本心里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觉得恶心,自己还没开口,他倒反而是先嫌弃起了自己,什么德行!

“你说什么?!”余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一只手捂着心口,脸色铁青,吹胡子瞪眼,差点气的高血压都是要犯了。

“我说你!硬不起来的老东西!看看你松弛的皮肉都让我恶心,你竟然还嫌弃我!五十万,一个子都不能少,你要是不给,我现在就出去把咱们的关系公诸于众!让媒体都看看,德高望重的大导演私底下是个什么德行!你……”

“贱货!”她一段话尚未说完,余明气的就是一巴掌再次要挥过去,齐诗韵有了防备,直接扑了过去和他厮打在一起,拳打脚踢手抓口咬全部都用上,整整过去了十多分钟,两人才是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彼此对视着。

眼看着她穿着的渔网装越捆越紧,雪白色的嫩肉从里面涌出来,都是带了不少红痕,头发凌乱着,身上又是带着咬痕,余明一时间喘气喘的更凶了。

“老东西!”抓起地上的羽绒服直接套在身上,齐诗韵勉强站直了身子,语调忿忿道:“五十万。一毛钱都不能少。明天要是不到账,我要你好看!”

“小贱种!”身后的余明恨恨的骂了一句,齐诗韵却是已经摔门出去。

狼狈的起身,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余明脸上都是带着抓痕,脖子被咬出了血口,勉强扶着墙才不至于气晕过去。

一脸铁青的出门,到了酒店门口,一条短信却是让他更加的怒火中烧。

因为怕他的钱打了水漂,赵珂又是发了两人先后从一个房间出来的照片,画面里的两个人都是一副明显经过“一番激战”的狼狈样。

余明攥着手机,恨不得直接将手机给捏碎了。

酒店房间里,云和正是拿着干毛巾神色温柔的擦拭着他的人偶,房门却是被人敲得砰砰直响。

抬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拉了行李箱,他蹙着眉过去拉开了门。

“砰”的一声关门声刚响,余明已经是直接一拳砸到了他的鼻梁上,怒斥道:“混账东西,让你给老子玩阴的!”

他和齐诗韵的事情一向私密,除了上次恰好看见的云和,他当真是不知道还有谁能发这样的照片给他。

此刻挥了一拳,眼见这么晚了云和还是一身随时可以出门的装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粗喘着直接坐到了床边,继续斥责道:“不成器的东西,你要钱直接开口。少在背后给老子使阴招,不要以为随便发两张照片老子就怕你了。”

“你说什么?”平白无故的挨了一拳,云和自然是心中怒火升腾,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样子,却是到底忍住了情绪,拧着眉开口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小兔崽子,你再给我装!”余明气不打一处来,继续开口道:“要多少钱你直说。需要绕七绕八的给我耍手段?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五十万明天打到你说的账户里。下次再给我玩这些花样,以后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什么账户?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和的眉头拧的更紧了,直接伸手拉开门,声音冷冷道:“以后大半夜没事不要发疯。我很忙,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接待你。至于钱,更是一分钱都看不上用你的!”

“装模做样!”余明看着他油盐不进的样子,恨恨的咒骂了一声,直愣愣就往门外走,却是“砰”的一声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肩膀,正要开口斥责,一抬眼,对上邵正泽冷锐古板一张脸。

“邵总!”平日威风惯了,真正直面邵正泽的时候,他心底其实还是有些拘束的。

邵正泽的背景摆在那里,再加上平素也不苟言笑一张脸,即便年轻,不说话的时候都是让对上他的人头皮发麻。

尤其他身形比一般人都要高挑颀长,腰背笔直,面容英俊的有如神祗,一双清冷的眸子却是十分锐利而明亮,似乎所有的龌龊心思在他面前都是无处藏匿,这种被盯着看的感觉当真是让普通人生受不住。

“有没有事?”看了他一眼,邵正泽却是转身去问自己臂弯里娇小的徐伊人,两个人出去吃饭回来的晚,走得好好的手边的房门却是突然打开,一个人就往外面冲。

他自然是第一时间将走在稍前面一些的徐伊人拉了一把,此刻却是生怕自己拉她的力道大了些,问话的语气都是说不出的低柔。

“我没事。余导,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呐?”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头发乱糟糟的余明,徐伊人的目光更是疑惑的落在了正扣着门把手的云和身上,鼻梁有些红,云和也正是拿眼看过来。

徐伊人心里更是疑惑了,大半夜的,这两人怎么好像在房间里打了一架似的。

“是。过来找云和说点事情,这就去休息。”语调略急促的说了一句,余明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捂了自己一边脸,告了别,急匆匆的离开。

抿唇对着云和笑了一下,后者点点头关上房间门,徐伊人却是依旧觉得有些奇怪,看了一眼边上的邵正泽,若有所思道:“他们脸上好像都带着伤。”

“嗯。”邵正泽低低应了一声,脑海里却是回想着刚才云和看了徐伊人一眼的目光。似乎,带着些痴迷?

虽是一闪即逝,却是让他捕捉到了些蛛丝马迹。

一时间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头。

臂弯里的小丫头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机会越多,他这种郁闷也是越发严重了些。眼看着她越来越美丽、光华夺目,恨不得日日夜夜守在她身边,连他都是觉得自己这种思想有些病态了。

估摸着是想太多了……

心里轻叹一声,邵正泽也是将自己的多疑抛诸脑后。

从下午开始天色已经慢慢放晴了,估摸着明天早上自己就可以回去。年关将至,自然是有许多事等着他回去处理,能逗留两三天,已是不易。

禁锢着怀里的小人儿纠缠到半夜,一只手游走在她光裸顺滑的曲线之上,邵正泽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困得眼睛有些睁不开,可是知道他明天要回去,徐伊人也是有些不愿意就这样睡过去,柔顺的伏在他怀里,将脸颊贴在他温暖坚实的胸膛上,又是习惯性的去听他沉稳的心跳声。

“砰、砰、砰”他的心跳声永远都是沉稳有力,十分有节奏感,时间长了,她每次都是能默默地跟着数出声。

邵正泽垂眸宠溺的笑了一下,她却是突然凑到他心口的位置,伸舌头小狗一样湿湿的舔了一下,抬眸看上来,一双水雾缭绕的眸子里都是勾人的媚意。

不过一瞬间,又是被她撩拨的情动不已,重新覆身过去将她压在了身下,小人儿娇笑着一声惊呼飘荡在房间里,接下来却是只剩下一声接一声的求饶哀泣,经久不息。

强调一下,看盗版的请自觉绕道,不要来留言影响阿锦码字的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