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杀人/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雪渐消,温度稍微回暖了一些。

十几天时间一晃而过,距离新年只剩下不到一个礼拜,剧组的拍摄工作也已经进行了将近一半。

裹着羽绒服,目光落在正来回忙碌着收拾东西的一众人身上,徐伊人情不自禁露出一个微笑来。

余明剧组的拍摄进度很赶,这段时间以来,她倒是慢慢习惯了这种紧张而忙碌的日子,想到再有两天就要收工,一时间竟是有些不舍的情绪。

“怎么了,想什么呢?”赵小乔一抬眼,就看见她靠在门框上目光看向室内发呆,忍不住用胳膊撞了她一下,调笑着发问了一句。

“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啊!一转眼已经拍了一半。”弯弯唇角,徐伊人笑意越发深重了一些,一开口又是被赵小乔撞了一下,“真是的。你还觉得时间快了些。怎么我觉得度日如年啊!好想赶紧回家吃我妈包的饺子。”

话音落地,看了远处板着脸正说话的余明,又是唏嘘一声,吐吐舌头道:“还好我的戏份这两天也就完了。估摸着年后也就不用来了,再也不用被余导训来训去的,想起来就轻松愉悦呀。”

眼看着徐伊人又是抿着唇笑,一时间神色带着些艳羡道:“你和邵总裁的婚期在四月吧。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了。真幸福。”

被她挪揄的语气打趣着,徐伊人一时间又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轻轻地“嗯”了一声,边上正走过来的邓菲菲心里也是喟叹万千。

从第一次在医院发现两人的亲密到现在,目睹了邵正泽对上她的那些缱绻柔情,心里怎么可能不酸楚艳羡。

可她却也是知道命里无时莫强求这样的道理,和徐伊人相处的越久,也是会情不自禁的喜欢她、欣赏她。时间一长,原本那些复杂的情绪却是慢慢的消散了许多。

《顾青舒》里面两个人姐妹相称,这一段时间下来,关系也是亲密了许多,后面同样有许多的对手戏要拍摄,在心里,她已经是当真将徐伊人当成了一个略小一些的妹妹。

此刻笑着到了两人近前,同样是跟着打趣道:“到时候可不要忘了请我们喝一杯喜酒才是。在环亚这些年,邵总一向都是高冷疏离的样子,估摸着大家都瞅准这个机会好好地折腾他呢!”

“啊?!”徐伊人没有想过这一遭,一时间一双眼睛睁的老大,邓菲菲抿唇直笑,赵小乔已经是挤眉弄眼道:“别担心。邵总的战斗力那么强,肯定不会被折腾倒下的。最起码,洞房肯定是没问题的呦!”

话音落地,又是一脸八卦的凑近,神秘兮兮道:“说实在的,你们一天晚上有几次?邵总那个样子,绝壁禁欲系冰山美男一枚啊。还真是很难想象他冲动的样子,嗷呜……”

“呃。”眼看她一脸毫无所谓的样子,徐伊人一张脸更是红的要滴血了。

两人一开始相处的时候,邵正泽的确克制,可后面……

想起很多夜里来来回回的折腾,她根本记不清有多少次。

被赵小乔这样大白天提出来,当真需要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才好。

对看了一眼,赵小乔和邓菲菲都是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站在不远处看着三人的齐诗韵一时间脸色都是有些扭曲了。

自从和余明撕破脸皮以后,自己在片场不知道被他斥责了多少次。心里极度的不满,自己最近都是有些情绪崩溃了,刚才上戏的时候更是差点和余明当众吵起来。

她每天都在忍受责难,其他每个人却都是越走越顺,这样的落差,让她越发觉得是余明在刻意刁难。

收回目光重新落到了余明身上,后者在一脸板正的接电话,一时烦闷又无趣,她转身走到另一边人比较少的地方找椅子歇息。

“一百万,一天时间打到上次的账户里。多余的话不说,不想你的丑事尽人皆知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去做。”一边观察着余明的表情,对着手机压低声音说完两句话,赵珂一抬眼,却是被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边上的齐诗韵吓了一大跳。

“原来是你。”齐诗韵神色莫测的说了一句,赵珂心下一惊,勉强遮掩道:“什么?”

“装什么装!先前发短信敲诈余明的是你没错吧。”齐诗韵肯定的说了一句,赵珂四下慌乱的看了一遍,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捂上她的嘴。

“看不出来嘛!平日正人君子似的,私底下这样一幅嘴脸。”心里有闷气,齐诗韵说话的语调也是毫不客气,赵珂舒眉朗目一张脸,鲜少的出现了一抹阴郁之色,看着她,一时之间却是完全没有办法了。

“你想怎么样?!”隔了半天,他勉强从唇齿间挤出一句话来,齐诗韵却是突然笑了,微微凑近,G杯的丰满耸动在眼前,她笑的十足讥诮道:“没种。开口要这么屁大一个数字,也难怪你得要二次。”

被她不屑的语气讽刺的脸色涨红,赵珂定定的看着她,齐诗韵已经是直截了当道:“最起码翻十倍。那个老东西可不止这一点点钱,一千万都是便宜他了!”

一开口直接报出一个天文数字,齐诗韵不觉得有什么,赵珂已经是有些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不温不火的混迹在二线,要花钱的地方比挣钱的机会还要多,挣的钱还有不少公司直接抽掉,第一次试探着要了五十万他都是心里犹豫,也是看余明给的爽快,才想着在自己的戏份杀青前再敲上一笔。

原本已经是害怕余明直接翻脸报警,才会躲在片场的僻静处打电话,方便暗暗的观察余明,谁曾想被齐诗韵意外给听见了。尤其,她一开口还是站在自己这边出谋划策,赵珂都是有些看不懂了。

“老东西看重名声跟什么似的。一千万,你干不干?要到了四六分,你四我六。”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齐诗韵说话的语气却是笃定。

原本心里已经恨透了余明,正想着怎么放放他的血,可自己只有一个人,无论做什么都会不自觉心生退却之意。此刻意外撞破了赵珂的秘密,却是一时间觉得两人合作一把也不错,最起码有个人狼狈为奸,给自己壮壮胆子也好。

“这么个数字?他会那么容易就给了?”赵珂犹豫着说了一句,齐诗韵已经是一脸神秘道:“所以这个你需要配合我。”

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想到这样的话到底不方便在这样的地方谈下去,赵珂没怎么犹豫,点点头算是应下她。

已经和余明闹翻了,对他的性子也是多少有些了解,眼下再找上去拍什么视频都是不可能。当晚定了酒店,天色一暗,两个人就是遮的严实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到底怎么配合你?”脱了外套,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齐诗韵,赵珂心里却是一阵说不出的兴奋。

不劳而获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难免会上瘾,只想着他几句话出去银行卡里就出现的那么多钱,赵珂就是激动的难以形容。

“一会我将我们每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告诉你,你就假装自己手里握着视频,可着劲的糊弄就对了。老东西假正经了一辈子,将名声看重的跟什么似的。只要他相信你手上握着东西,多少钱也会给的。”

有些犹豫的看了她两眼,赵珂按着指示拨通了电话,那头的余明正是郁闷的不行,听见他说话一时间已经是怒火中烧,直接开口道:“不行!你想的美!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贪心不足蛇吞象!小心我直接报警!”

“余导动怒做什么,报警的后果你比我更清楚!”平缓着有些畏惧的情绪,赵珂强撑着继续道:“第一次潜人家小姑娘你可是连酒店都没开,直接在停车场把人家给办了。这么猴急的余大导演,想必公众更感兴趣才是!”

“你……”被他两句话气的一阵心口疼,那头的余明高声质问了一个字,后面的话却是如何也说不出了,抚着心口,在酒店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

两个人又是经过一番长久的争论,余明终于泄气,低沉粗噶的声音在电话那头道:“视频和照片,所有东西一次性给我!”

“这可不行!”急忙否决一声,赵珂语调已经是带着些十拿九稳的笃定,想到电话那头一惯古板严肃的大导演这几日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心里就说不出的畅快,慢悠悠道:“东西给了你。我的钱不是要打水漂?尽快将钱汇到我的账户上,所有东西随时可以给你。”

“明天一早将钱转过去,你立马将东西给我发过来!不要再有下一次!到时候豁出去一张老脸不要,我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愤愤不平的说了最后一句,余明猛地掐断了电话。

这头沉着气听完的两人却是忍不住低呼了一声,有些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赵珂扔了电话直接坐倒在地毯上,还是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一改口又多了三百万,这钱来的太容易他都是有些不敢置信。

齐诗韵自然也是,跟了余明有段时间,除了一个破角色,从来没有从他那里得到丝毫的好处,想到随口一说的一千万余明也是应允,一时间心情激动的难以形容。

都是出身底层,两个人哪里一次性有过这么多钱,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狂喜和贪婪。

“那么个老东西你也豁的出去,你还真是蛮拼的。”情绪平复了一下,赵珂嗤笑了一声,看向边上同样直接坐在地面的齐诗韵,语调带着些说不出的情绪道:“第一次就在停车场,啧啧!”

“羡慕嫉妒恨啊你!”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想到明天早上就可以看到钱,齐诗韵自然是不愿意离开酒店。

毕竟和赵珂以前也不是很熟,他的账户用着自然也是不放心,索性直接脱了大衣挂在衣柜里,一回头,看着她的赵珂视线就是有些移不开。

齐诗韵私底下一向打扮性感又风骚,此刻贴身的薄毛衫随着身体曲线而走,上面波涛汹涌的风光几乎要从衣领里涌出来,而她走动的步伐也是一惯的妖娆魅惑如水蛇,定定的看着,赵珂一双眸子里火焰升腾。

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盯着,齐诗韵心里也是颇为得意,虚荣心一时间更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情好,索性也直接走过去,穿着黑丝袜的长腿一跨,直接坐到了赵珂的身上,一脸媚笑道:“想上我?”

赵珂猛咽了一口唾沫,滑腻的舌凑过来直接塞到了他的嘴里,两个人在地毯上滚作一团。

影视城呆了一个来月,除了偶尔打牌放松,他可是从来没找过女人,一拥上齐诗韵就是再也生受不住,来回折腾着,只恨不得永远黏在她身上。

也是被他倒腾的浑身舒坦,两个人在酒店里,不眠不休的撕扯了一整夜。

直到……

赵珂盯着手机上提示的汇款信息,五百万的数目已经让他脸色变了变,跟着的还有余明的一句“剩下钱,确定所有东西尽数销毁,再添上。”

“老东西!”有些气愤的将专程买来的新手机直接扔了出去,赵珂原本雀跃的心情瞬间低沉的不像话。

金额直接缩水了一半,后面的五百万他哪里来的照片视频去换,明显的打了水漂。

这下倒好,按着四六分,他顶多拿个两百万。虽说比自己预期的多了一百万,却是比后来幻想的还少了两百万。

白白欢喜一场,这美梦落空的滋味当真是有些不好受。

边上的齐诗韵一条腿仍旧是在被子里勾着他,波浪卷的长发披在裸着的肩膀上,抬眼看过来,妖精一样,折腾了一夜的他却是也有些提不起兴趣了。

刚才也是看见了手机上的信息,直接起身过去拿了手机,略微想了一下,齐诗韵看着他开口道:“四百万。你今天转到我的账户上。”

“你说什么?”赵珂一时间不敢置信的紧盯着她。

“原本你要的就是一百万。眼下老东西钱没给够,自然没办法四六分了。昨晚来来回回折腾了七八次,你以为我是白上的!”讥笑着将长发往身后撩了一下,齐诗韵迈着白嫩的长腿直接去拿衣服,“那些老男人一次至少也得十几二十万,这么算下来,我还是便宜你了。女人用钱的款项多,拿四百万我也是理所应当。”

“你做梦!”气急败坏的跑过去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她怒目而视,看着她咬牙切齿道:“分明是你主动勾引我的,上也是白上。”

语气顿了一下,赵珂一脸犹豫道:“给你二百万,爱要不要!”

“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齐诗韵直接朝他脸上唾了一口,张扬咒骂道:“无耻!”

话音落地,就扑过去直接又抢他的手机,嘴里更是骂骂咧咧道:“四百万你少给我一分钱,我就将你的丑事抖出来,你可别忘了,这所有一切都是你经手的,到时候你他妈一分钱也拿不到!”

“你敢!”伸腿直接踹了一脚,赵珂也是气急败坏。

“你看我敢不敢!”齐诗韵更是得意发疯道:“你个敲诈犯,按我说的分,不然我……”

话音落地,她整个人已经是被扑过去的赵珂摁倒在地,眼见她还是想大吼大叫,赵珂直接扯过地面上的黑丝袜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口鼻。

原本就在暴躁的边缘,赵珂死死的捂着,被齐诗韵胡乱的扑腾挣扎更是扰的怒火中烧,不理会她胡乱蹬着的双腿,只不顾一切的让她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渐渐地,齐诗韵睁着眼停止了扑腾。

捂着他的赵珂大汗漓淋、又是如梦初醒,猛地拉下了丝袜,齐诗韵已经是一动不动了。

死了……

这个想法猛地闪过他的大脑,赵珂有些不敢置信,发抖的手指凑到了她的鼻子,整个人彻底呆坐在了原地。

杀人了,他杀了人!

这样的想法来来回回的盘旋在脑海里,赵珂一时间整个人都是彻底的慌乱无措了。

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转着圈,飞快的穿好了衣服裤子,看着地毯上死气沉沉的齐诗韵,他却是脚下生根,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屋子里线索太多,只有一个指纹都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尤其他和齐诗韵昨天晚上太混乱,早已经不知道留下多少证据了。

这样想着,他反而是连房间也不敢离开了,将整个屋子仔细的清理了一遍,就好像和刚入住的时候差不多。

扯了床单被罩折叠着塞进自己随身背着的大包里,地上的头发也是仔细的捡了起来用打火机直接烧掉冲到了马桶里。心里很混乱,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是收拾掉自己能察觉到的所有地方。

吞着口水看了一眼地上的齐诗韵,将她慢慢的拖到了洗手间。

自己捂得时候力道有些重,估摸着要不了多长时间,他脸上就会浮现出手指印来,索性拿着牙刷在她脸颊两边猛刷了两下,才将已经毫无知觉的齐诗韵扔进了浴缸里。

忍着心里的恐惧,放水替她彻彻底底的清洗了一遍,呆在浴缸边,他又是突然发起呆来。

昨天晚上发生过关系,法医细致检查的话会查到哪一种程度,他当真是有些不敢想象,浑身都是有些发抖,目光从浴室里所有物品上缓缓移过,最后定格在小巧的吹风机上面。

将吹风机开了一会,前段已经是热的烫手,拔了插口,眼睛一闭,他将吹风机直接朝着她的身体塞了过去,水面滋滋作响之后,焦灼的气味慢慢传来,他连吹风机也直接拔了下来,装到了自己的包里。

逼到了绝境,一颗心反而是彻底的静了下来。

将她的贴身衣服也是拿了过来,直接套了上去,让她整个人漂浮在浴缸的水面上,静静的看了几秒,脑海里猛地浮现出云和房间里那样一个诡异的人偶。

目光重新移回到了齐诗韵高耸的上身上,他在外面的茶几上拿来了昨晚临时要下的水果刀,按着人偶的造型,慢慢的动起手来。

水面彻底被鲜血染红了,却又觉得怕,拿来房间里的被子胡乱的扔进了浴缸盖着她。害怕留下指纹,又索性开了喷头,这才拎着自己的大包全副遮掩的一路出了酒店。

床单被褥装进垃圾袋扔进了垃圾堆,将整个包一股脑的在隐蔽处烧了干净,再换了衣服到剧组,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早上正好是没有他的戏份,剧组的工作人员只匆忙忙的找着齐诗韵,倒是也没有人注意他。

目光搜寻着落在云和的身上,他正好是在镜头下拍戏。

顾青舒和云和在剧中的最后一幕戏。

北方战事已起,军阀间同样是混乱不堪,各种间谍层出不穷,城市都笼罩在一种紧张的气氛之中。

顾青舒上街买东西,为了她的安全,秦川派云和贴身跟着,在一个路边卖手工糕点的摊前,顾青舒好奇驻足,卖糕点的妇人却是出其不意抽了一把刀子就朝着顾青舒刺了过去。

云和不及多想上前推了她一把,刺刀斜斜扎进他的心口,丧命。

此刻,镜头里的云和一把扯过边上笑着说话的顾青舒,喊了一声“小心”自己冲到了她身前。

群众演员手中的道具刀准确的刺进了他的胸膛,云和猛推了她一把,边上回过神来的顾青舒猛地扑过去扶住了直接要倒地的他。

鲜血从胸膛涌了出来,云和却是长长松了一口气看她,死而无憾。

边上被推倒在地的群演一个愣神,飞快的爬起身,却是突然失声喊叫道:“真的。刀子是真的!”

扶着云和的徐伊人猛地颤了一下,目光落在他胸膛的刀子之上,锋利的一截刀刃留在外面,寒光流窜。

订阅前三名的亲,wyyzmwy。迷路的鹿,钱小多,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