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抚慰/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扶着云和的徐伊人猛地颤了一下,目光落在他胸膛的刀子之上,锋利的一截刀刃留在外面,寒光流窜。

“三小姐。”一声饱含眷恋的轻唤落在耳边,她美丽的眼睛里泪光闪烁,抬眼看他,云和的唇角却是慢慢浮现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来。

“别死!”说不出的恐惧爬上心头,徐伊人怔怔的看着他,一时间竟是有一种他当真要撒手人寰的感觉,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看着他,声音带颤道:“你会没事的。云和,你会没事的。”

这一刻,被他奇怪的表情似乎依旧带着沉浸在戏份里,想起每一次见面他奇怪的称呼,心里竟然是划过一抹难以形容的伤感和哀痛,她清亮的目光看着他,说不出的柔和,语气缓缓道:“我还需要你护着。所以,一定坚持住。你会没事的。”

她低柔的嗓音落在耳边,眼眸中闪着动人的水光,云和神色怔忪的看着她,边上凑过来的一众人却是有一种这两人都疯魔了的感觉。

就好像,眼下这幅样子,两人还在认真的对戏。

“别怕。”凑过来的月辉连忙将半跪在地面的徐伊人拉了起来,疾步走过来的每个人都是带着些担忧的看着她,邓菲菲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揽了一下,上官烨已经是跟着月辉蹲下身子去查看。

“叫救护车。”小心的将云和平放在地面上,月辉声音里带着些沉重,上官烨点点头,跟组的医生已经是闻讯而来了。

看了一眼正在帮着云和做急救措施的医生,上官烨和月辉站起身来,对看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深重的担心。

目光同时落到了徐伊人的身上,伸手抹掉眼角溢出的泪花,深深吸了一口气,被注视的她反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事情太突然,剧组人本来就多,眼下神色慌乱的不在少数、窃窃私语的更是不少。

“不许打电话、不许发短信、不许传微博。事情未调查清楚之前,所有人,不许以任何方式将这件事传播出去,胡乱揣测判定者,环亚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声音依旧是带着些颤抖,这一刻,徐伊人的脸色却是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清冷坚定,让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愣。

有些抱着凑热闹心理的群演正是划开手机,听见她一连说了三个不许,一时间都是神色僵硬的立在了原地。

这一瞬间,才是突然反应过来,一向柔和的她还是有着环亚总裁夫人这样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身份。

周围一片寂静,上百人都是定定的看着她,饶是一向跟着她的月辉,也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目光逡巡一周,徐伊人却是继续开口道:“是不是意外尚无定论。警方到来之前,所有人不许离开剧组一步。道具组所有人,以及接触过这把刀的所有人,暂时收缴手机,不得和外界有任何联系。”

语气顿了一下,她声音板正道:“包括我。”

“凭什么啊?马上要过年了,我定了今天的火车票!我要回家!”一个群众演员有些恼怒的喊了一声,周围几个人也是连忙跟着应和道:“是啊是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马上要过年了!谁知道事情什么时候清楚?!”

“我也是,定了今天的火车票,事情和我们又没有关系……”正说话的一个中年男人,在徐伊人看过去的目光里,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凭我是环亚集团的总裁夫人,邵总不在,所有一切事情我就可以代表他。”神色清冷的又说了一句,她抬眼看了月辉一眼,眼见他认可的点了点头,继续道:“大家着急回家的心情可以理解。可一旦牵扯上人命,注定所有人没办法安心过年。所以,请大家务必配合,无论是意外也好,谋杀也罢,事情早一日水落石出,对所有人都好。”

语气顿了一下,目光落到最开始说话的群演身上,她声音稍微柔和一些,慢慢道:“滞留几日的薪资会照常发给每个人,火车票的钱也可以照价补贴。如果到时候赶不上火车,环亚会安排专车送每一个人回家,这样如何?”

“这……”面面相觑的几个人一阵意外,什么话也不说了。

一部电视剧动辄几百上千人,事情自然是纷杂,一般剧组里最怕的也就是出现这种意外,耽误进度不说,每个人都惹上一身骚。

可此刻,对着徐伊人小巧却清冷板正一张脸,所有人却是再也不敢有丝毫异议了。

离她最近的邓菲菲甚至有一种错觉,边上纤瘦文秀的徐伊人,就好像被邵正泽附身了一样。

他说话的神色、语气,甚至一字一顿清晰低缓的吐音,都是被她学了十成十,简直太像了!

电视剧拍摄动辄几个月,每个剧组也少不了会有意外受伤事件发生,一般都是会配备着急救医生,在此之外,影视城附近自然也是有着规格、配置齐全的医院。

不到一会工夫救护车呼啸而来,医生护士抬着流了不少血的云和上了车,剩下的一众人开始接受赶到的警方盘查。

因为她刚才的警告和承诺,剧组所有人倒是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徐伊人的手机也是被暂时收缴,安静的站在原地,她的身形虽是纤瘦秀雅,即便裹着羽绒服也是看着弱不禁风,却无形中又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好像只要她依旧在剧组,事情就不会糟成一团。

出了事以后,一惯积威甚重的导演和两个副导演都没怎么说话,最先开口的却是一惯最为性情柔和的她,出乎意料的,却是直接震慑了所有人。

身份和背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她有一种值得人信赖的品质,最起码,无论处在何种情况之下,她总是最以身作则的那一个。

纵然柔弱,却十分有韧劲,许多人想起轰动娱乐圈的那一次绑架,一时间,更是难以形容的唏嘘了。

眼看她直接交了手机,连个电话也没有打给邵正泽,甚至剧组出事,都是月辉代为通知,近距离接触过刀子的所有人也是默默地有样学样了。

“徐小姐?”边上一个中年的女警察到了她身边,公事公办的唤了一声,语气却十分客气,开口道:“伤者云和,平日为人怎么样?”

“很腼腆很安静,基本上也不见他怎么说话。”语调平静的说了一句,徐伊人默默地忽视掉了他对上自己的奇怪称呼。

“中刀前后,他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刚才有人说他唤你做三小姐,受了伤还看着你微笑,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是。”徐伊人诚实的答了一句,眼看着警察一脸疑惑的去记录,开口解释道:“虽说是配角,可他演戏的时候很用心。这几天进度很赶,他有些入戏太深了。剧本里的云和为了顾青舒挡刀,死而无憾,所以我觉得他这也算不上异常反应。”

记录的警察点了点头,边上已经是凑过来一个年轻警察,直接开口道:“有情况了。道具组那边有工作人员说他早上用水果刀切橙子,一时忙乱放错了。”

“放错了?”中年的女警察诧异挑眉,话音落地,看了徐伊人一眼,连忙跟了过去。

“我这不是正整理道具,被旁人叫了去,水果刀顺手放在桌子上,后来的小李拿错了。”道具组一个稍微有些秃顶的中年人一脸懊丧的从道具里拣出看着和那一把刀十分相像的另一把,左右插了一下,灵活的刀刃玩具一样的收缩。

“医院那边的消息,云和生命垂危。”疾步走来的月辉声音沉沉的开口,立着的几个人一时间脸色都不好了。

无论怎么说,过失杀人也是要量刑的。

心里有些沉重,徐伊人紧紧蹙着眉,秃顶的中年人唉声叹气,被警察暂时带走进一步确定情况。

“警官,过失杀人我要坐几年牢?”抬步跟着警察离开的工作人员苦着脸问了一句,看着他的徐伊人一时间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刚走出两步的女警察接了一个电话,面色却是倏然间变了,回过头看着徐伊人,脸色不太好,蹙着眉开口道:“齐诗韵,眼下是在你们剧组拍戏吧。”

“嗯。”徐伊人肯定的点点头,女警察轻叹一声,“她被人杀害在香江酒店了。”

一句话,周围围聚着的一众人更是无比震惊。

刚好站在不远处关注着事情发展的余明,一时间都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抖了一下身子。

眼下提到齐诗韵他都是心虚的不得了,总有一种隐私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不安预感。

云和受伤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原本被盘查的一众人刚好拿回了电话,一口气还没松懈,又是倏然之间提了起来。

剧组一众人又是被勒令暂时不得离开,拍戏工作却是彻底的暂停了。

此刻,剧组几个领导连同徐伊人一起赶往香江酒店,没有人说话,面上却都是带着深深的忧虑。

拍戏中出了命案,剧组肯定有颇长一段时间不能安生了,想起来就不胜其烦。余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边上同样跟来的上官烨有些无奈的出声安慰道:“余叔也不要太过忧心了。怎么回事总归会水落石出的。”

余明叹着气没有说话,徐伊人的电话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不要害怕,我下午就到。”邵正泽稳妥的声音传到耳边,徐伊人“嗯”了一声,香江酒店已经是到了。

走路间简单说了几句,又叮咛了他“路上小心”,她才是停声收了手机。

“到了退房时间也没人。我上来准备敲门,却是地毯上一片水迹,才是用房卡直接开了门。”酒店房间外面已经戒严,服务员惊魂未定的回想了一下,抚着胸口继续道:“简直吓死了。一进浴室都是血水,一个人在浴缸上飘着,我连看都不敢看,就赶紧跑出来报警了。”

“死者被人切了左胸,脸部有挫伤,下体有灼烧痕迹。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早上九点到九点半。”戴着眼镜的法医神色严肃的说了一句,深深的拧着眉头,似乎都有些不忍心。

“监控呢?”中年女警官出声问了一句,边上的客房经理已经是神色愧疚道:“前些日子下雪,线路出了故障,这几日监控一直有问题,也是一时疏忽,没有及时修好。”

女警官不悦的蹙眉看了过去,客房经理也是一脸无奈道:“到了年底,影视城人也慢慢少了。生意不好,这也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惭愧惭愧!”

“前台那边呢?”

“开房的就是齐小姐,她来的时候也是帽子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其他人前台那边也是说没有留意。”客房经理脑袋垂的更低了。

“房间被水冲了一遍,取证工作比较麻烦。”边上一个警察凑近了报备,听完话的一众人脸色越发沉重了。

领队的女警官看了一眼跟来的几个人,也是无奈,语带商量道:“只能从身边人开始排查了。先按着作案时间排除一遍,剧组一众人都是需要录口供。暂时不能有人离开,还希望你们能全力配合。”

“知道了。”目光落到门里面,浅灰色的地毯上蜿蜒的红色随意的晕染着,徐伊人有些不忍心的将目光移到了一边。

剧组众人的情绪整个低迷着,救护车和警察都是到了影视城,外面自然也是一阵沸沸扬扬,《顾青舒》剧组出命案的事情到底也不胫而走了。

因为徐伊人一早的决断,媒体暂且不得其入,云和受伤的真实情况也是并没有人泄露出去。

可齐诗韵住在酒店里,一早服务员的惊呼之后,一整层楼虽说住的人不多,可到底也是都听了风声,不过一两个小时,她在酒店里惨遭谋杀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谋杀案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时间,倒也彻底的掩盖了云和重伤入院的事情。

毕竟,比起在圈子里混的不温不火的云和,齐诗韵要引发的关注显然要多上许多。

重新回了剧组,比起上午的紧张,整个剧组只能用愁云惨雾来形容。

连着出了两个案子,这下倒是真的不用肖想什么回家过年了。

剧组人太多,警察也只得先呆在剧组挨个盘查一遍顺带着了解情况、寻找线索。

徐伊人心情也是沉重,一大片人,基本上都是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有警察的询问声和低低的回答声不时响起。

正是气氛最低沉压抑的时候,边上却是有了工作人员的低呼声。

“邵总裁到了!”

“是啊是啊,是邵总来了!”

“哎呀,终于来了。这会才觉得有了盼头。”

随着说话声一众人都是不由得抬眸看了过去,大跨步走来的男人穿着深灰色的长大衣,高挑清贵、挺拔颀长,面色端然严肃,英挺的剑眉微蹙着,看着依旧是高高在上、不容亲近的样子。

可不知为何,这一刻,所有人都是有了见到亲爹的感觉。

所谓的主心骨,大概就是这样。

徐伊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定定的看着,邵正泽已经是到了她的近前。

事情来的突然,心里一直着急着,她连护着手、脸都忘了,小小一张脸冰冰冷冷、冻的有些发红,抿唇扁嘴看着他,也是不说话。

“我来了。”语气简短的说了三个字,已经是让她彻底的放下心来,周围一众人单是在旁边看着,也是都彻底的放下心来。

这世间有的人就是有这样神奇的安稳人心的力量,似乎只要他在,所有的困难麻烦都算不上什么,所有的危机矛盾也可以迎刃而解。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怜惜的将她拥了一下,邵正泽已经是转身朝着众人开口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着急慌张无济于事。无论是薪资还是耽误回家所造成的损失,环亚都会一力承担。请大家放心,尽量配合警方接受调查,洗清嫌疑的每个人都可以第一时间拿到薪酬安全回家。辛苦各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