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逼急/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话的语调清晰而缓慢,一字一顿的落在每个人耳边,带着神奇的抚慰人心的力量,一时间,所有人原本焦躁的一颗心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因为来的是邵正泽,而他,值得信赖。

所有人心里都是有这样奇怪的自我暗示,纵然有的人基本上都未曾见过他,看到他的一瞬间,也是可以慢慢安心下来。

坐拥娱乐圈半壁江山,他有着骄傲张狂、胡作非为的资本和权势,可他却偏偏数年来洁身自好、清冷克制的不像话。

清俊矜贵、低调内敛、冰冷疏离是以往的他,久居上位,他有着杀伐果决、不怒自威的迫人气势。可如今,身边出现了这样一个柔弱文雅的女孩,他却是展露出令人大跌眼镜的一面。

温和耐心、缱绻深情、专注守护……

这样的一个男人,让所有的女人心生向往,所有的男人望尘莫及,他所说的每句话,似乎都有着堪比法律的公正和效力,十分让人信服。

“邵总放心,剧组出了这样的事,非常时期,大家都会理解的。”一个跟组的女演员忍不住开口回应了一句。

“是啊是啊,放心吧。我们会配合的。”应和的说话声慢慢纷杂起来,原本还焦躁烦闷的一众人都是表现出体谅和认同,邵正泽对着众人露出一个缓缓的微笑来,点了点头。

“好帅啊!”

“是啊,难怪他从来都不怎么笑,要出事的,好迷人啊!”

“真是英俊的没天理!”

正配合盘查的几个小演员忍不住凑在一处窃窃私语,全然都是忘了整个剧组眼下的处境。

站在边上看着他,徐伊人心里的迷恋比众人只多不少。

目光痴痴的落在他身上,一双美丽清亮的眸子里饱含柔情,回过头的邵正泽神色愣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疼爱宠溺溢于言表。

亲昵的一个小动作,却是又让边上看着的剧组人员醉倒一片,抬步走到了余明身前,邵正泽脸上安抚的笑意却是慢慢褪了下去,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到底是父子一场,余导不需要去医院看看云和么?”

分明是语调平缓的一句话,一时间却是让余明从脚底板冒出寒意来,心里一阵不敢置信,却到底是阅历深厚的人了,无奈的看了一眼剧组接受盘查的众人,语调尽量平和道:“剧组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顾全大局了。眼下有邵总过来主事,录了口供,自然得过去守着。”

目光审视的看了他一眼,邵正泽没有说话,在他的目光里,余明却是有些头皮发麻,等到他理解的点了点头,才是慢慢放下心来。

齐诗韵死不死的反正和他扯不上关系,至于云和,想起他中刀之后血涌而出的样子,余明虽说有些不忍,却也是说服自己平复了心情。

他的剧组一向严谨有序,自然不可能出现拿错道具这样的事情,原本给小李准备的那柄就是真刀,至于假的那一把,是他差人后来才放进去的。

倒了三次手,他买通的正是跟了自己有些年头的秃顶张。过失杀人最多也就是几年牢狱之灾,因为妻子得了癌症,秃顶张一年多来从他这里陆陆续续借走了几十万,眼下进去呆上几年而已,免除了他的欠款不说,自己更是承诺了薪资照给,对他来说,已经算是赚到了。

收回思绪,从手机里删除了几条短信,余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从进了剧组开始就觉得自个这儿子有些不太对劲,沉默寡言、有时候看着眼神更是有些呆滞,似乎没什么事情能提起他的兴趣来。

半天才是想明白,他估摸着也就是为了讹诈自己的钱财而来,要不然,一惯都是演技三流的他怎么能将云和的角色诠释的这么好?!

跟踪自己、偷拍自己、斥责自己,这些事是哪个儿子能干出来的?!不要也罢!

想起他狮子大开口直接要一千万,余明心里就是一阵说不出的气闷,只想着他指不定还有下一次,索性在最后一次直接除掉他,一了百了。

留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指不定哪一天他就得玩完。

时间不知不觉又是过去了两三个小时,按着作案时间排除掉了第一批人,录了详细的口供让他们先一步放假回家,剧组剩下的也就只有二三十人。

“早上没有戏份安排,我就在宾馆房间睡觉。”

“起得早在街道上跑了两圈,前台小姐可以给我作证。”

“和齐诗韵平时连话都没说过,也不清楚她可能会和哪些人结怨。”

剧组工作人员纷杂的回话声落在耳边,已经录过第一轮口供的赵珂一时间有些心跳加快了。

刚才他说的也是自己在酒店睡觉这么一个借口,可正录口供的时候已经听见邵正泽开口让跟来两个助理提取监控录像的事情,情不自禁的攥紧拳头,他有些六神无主了。

他们和跟组演员住的地方自然不一样,别人这样的借口到了他这儿却是有些蹩脚了。

昌辉大酒店原本就是环亚旗下的连锁酒店,监控设备自然齐全,他和齐诗韵都是昨天夜里离开,而他是今天事发以后才回去,虽说因为冷,包的很严实,可平日相处惯了的人一看还是会发现。

到时候,他撒谎的事情可就不攻自破了。

这样想着,赵珂有些止不住的冷汗直冒,异常的反应自然是被问话的警察看在了眼里,一时间脸色已经是严肃了许多,狐疑道:“怎么这么紧张?早上九点到九点半,你的行踪再报备一遍。”

抬眼看了问话警察一眼,赵珂猛地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紧张犹豫道:“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心里有些怕。是关于齐诗韵的,可是不知道和案情有没有关系?”

“说说看。”问话警察一时间打起精神来,直接发话了。

“有一次云和酒醉了我送他回房,在他房间里发现了人偶娃娃,其中就有齐诗韵的,可是她的一边胸脯被切掉了,想起来很恐怖。”

话音落地,赵珂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

“切掉胸脯的人偶?”边上一个听见的警察有些震惊的反问一句,一时间问询的几个人都是直接起身,相互对看了一眼。

“你们的意思,要去搜查云和住的房间?!”听完警察说话,徐伊人有些意外的问了一遍,看了一眼邵正泽,有些犹豫道:“这个不太好吧。他眼下住在医院里还生命垂危,被当成疑犯搜查屋子?”

“例行检查而已。这一位提供的线索很特殊,我们也只是公事公办。”开口解释了一句,带队的女警官抬眼用目光征询邵正泽。

“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去看看。”语调沉稳的应了一声,主事的一众人刚是出了剧组,外面等候良久的记者已经簇拥而上。

“齐诗韵被谋杀的案子有结果了吗?”

“眼下有没有确定嫌疑人?”

“预计多久可以破案,请简单说两句吧。”

出了人命,除了娱乐记者之外,更是有许多新闻记者一起赶来,拿着话筒一个个严守以待,似乎问不出结果决不罢休的架势,连几个警官一时间都是有些不胜其烦。

“各位媒体朋友稍安勿躁,一旦有了结果定会第一时间让大家知悉。眼下破案要紧,请谅解一二。”王俊带着几个助手一边说着话一边从人群中拦出路来,邵正泽拥着徐伊人往前走,神色板正的样子也愣是没有记者敢凑上前去。

一路和几个警官到了车边,眼看着一起出来的余明几人又是被媒体记者包围了,邵正泽抬眸看了一眼边上的王俊。

心中了然,王俊直接夺了身边一个记者的话筒递到他跟前,轻咳一声,邵正泽语调清晰而缓慢的开口道:“案件侦破需要时间。在此之前环亚以及《顾青舒》剧组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也拒绝各种不实、虚假、渲染性的报道,一经发现,绝不姑息。各位媒体朋友请先回去,案件侦破以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召开记者发布会给公众一个交代。”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邵总可以给出一个期限吗?”人群中不知是哪个记者开口问了一句,邵正泽略微沉吟一下,声音清冷道:“最多五天时间。过年之前给公众一个交代。”

几个警官互相对看一眼,没有说话。

熙攘的媒体同样是互相对看一阵,也是有些畏惧惹怒邵正泽的后果,开始默默收拾机器,陆续离开。

众人松了一口气正要上车,耳边却是一道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不约而同抬眼看了过去,挺拔英气的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江栎?”徐伊人有些意外的轻唤了一声,目光从她的身上掠过,最后落定在邵正泽的身上,江栎开口的语气带着他从未展露过的正经沉稳:“齐诗韵的事情光影已经知道了。我是专程赶过来处理的,没想到邵总比我还要早上一步。”

目光落定在他身上,邵正泽一瞬间的意外过后,慢慢牵动唇角露出一丝浅笑,声音沉稳道:“刚有了些线索,一起过去。”

江栎点点头转身回车,看了他挺拔英气的背影,已经坐上车的徐伊人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愣愣道:“江栎的变化好大,要不是那一张脸,我都要不认识他了。”

邵正泽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看着她耐心解释道:“眼下江昊成董事长的位子名存实亡,光影那边,已经差不多是他们姐弟俩的天下了。”

“江蔚然和他?”徐伊人更是意外,邵正泽倒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一年多时间,娱乐圈曾经最臭名昭著的一对姐弟彻底的改头换面了,想起来也是让他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

目光落在他身边徐伊人一双澄亮的眼睛上,他又是觉得,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被自己给遇上了。

车子一路驶到了酒店门口,得了消息的客房经理早早就等候在酒店门口,眼见一众人下车,连忙快步迎到了邵正泽边上,语气恭敬的开口道:“总裁一路辛苦了,房间已经让人守着了,请。”

点头“嗯”了一声,抬手护了一下边上后出车门的徐伊人,邵正泽当先一步,众人一路去到云和的房间。

“云先生说他有洁癖,也从来不让服务员进房间打扫卫生,要换洗的床单被罩都是他直接拿出来交给服务员,这屋子除了他之外,基本上也没什么人进去过。”客房经理边开门边解释了一句,邵正泽目光扫过跟来的余明和赵珂,若有所思的间隙,几个警官已经是率先进门了。

屋子很干净,当真是一丝灰尘都见不到,平铺在床上的被子洁白柔软,连一丝褶皱也没有。目光第一时间落到沙发里的皮箱上,赵珂神色带着些紧张道:“那里。就在行李箱里面。”

办案的一个警官上前小心的拉开了行李箱,两个雕琢精美的人偶骤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目光定定的落在雕刻成徐伊人模样的人偶上,邵正泽神色愣了一下,一张脸骤然冷峻凌厉,迫人的气势让正抬眼看他的几个人都是心脏直接漏跳了一拍。

伸手直接将边上的徐伊人揽过护在他的臂弯里,说了一句“别怕”扣着她的后脑勺免了她继续看过去的可能性,他语气低沉严肃的开口道:“房间里看到的这一切,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渠道私传出去。”

语气顿了一下,冷冽锐利的目光扫过有些愣神的一众人,落定在赵珂的脸上,他的声音更是带着迫人的森森冷寒:“听明白了吗?”

“是是。”一整天都是态度温和,此刻看着这样的他,几个警官都是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连声应“是”之后,其中一个有些犹豫的小声开口道:“那这些人偶怎么办,算是破案线索呢。”

“带走齐诗韵的,其他的,一起毁掉。”目光淡淡的从几个人偶上移开,邵正泽心里都是有些百味陈杂。

连同云和自己在内,上官烨、邓菲菲、算上丫头,四个人有三个人是环亚的,被做成这样仿真的人偶,看一眼都是说不出的诡异。

“一个人偶也不足以证明云和就是杀人凶手,要是我没记错,他并没有充足的杀人时间。酒店的监控录像和寻找凶器也不要放松。”语气略微缓和了一些,邵正泽继续道:“办案进展先不要向外界透露分毫,水落石出之后,一切揭露不迟。”

“明白的。”办案的警官语气也是沉缓,用取证袋子将齐诗韵外形的人偶封存着带走,在屋子里取证了云和的指纹,连带着酒店的监控录像一起,先一步离开了。

跟来的助手将其余几个人偶用行李箱带走,留下的一众人神色都是带着些抑郁,副导演许洋都是忍不住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

这样特殊的癖好,再联想到云和一惯寡言少语的性子,分明就是变态啊!

怎么跟这么一个变态合作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点都没有发现呢,当真是想起来就觉得惊恐。

上官烨和徐伊人自然是还没从刚开的情绪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模样被人雕刻成仿真人偶,感觉当真是无比的诡异,屈辱难言。

一来就对上这样的线索,江栎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了徐伊人身上,眼见她回过神来,一张脸还是有些发白,心里倒也是有些微怜惜的情绪。

“他肯定是杀人凶手。真恶心。当时看到的时候差点吓死我。”赵珂忿忿的说了一句,众人依旧是沉默的没有人开口应和。

目光在他和余明身上游离半晌,邵正泽心里却是已经警觉起来。

拿了云和的手机,月辉第一时间也是联系了他的家人,因而自己来的时候也顺便带着云和的母亲。只不过因为担心他的情况,下了飞机云和的母亲就直奔医院了。

也是在与她交谈的时候,他才意外得知余明和他的父子关系,到了片场见到余明才会觉得奇怪。

亲生儿子生命垂危都进了医院,他却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尤其不久前徐伊人开口对他说了剧组工作人员被带走前的那句话“过失杀人需要做几年牢?”

就好像法官判罪前,他已经给自己定罪了一样。

这不是太奇怪了吗?反而像早有预谋,知道自己要过失杀人一样。

原本就是冷静沉稳、心思缜密的人,此刻再想起上一次来探班,余明怒气冲冲的从云和的房间冲出来,他心里的疑惑已经是越聚越多。

定了思绪,朝着边上的王俊开口道:“和云和有关的,事无巨细先整理一份给我。”

语气顿了一下,锐利的目光落在余明有些僵硬的神色上,他更是慢慢开口道:“剧组这一个月来所有人的财务状况,整理一份出来,也许有用。”

话音落地,眼见余明有些不受控制的抬眼看他,邵正泽心里的预感越发强烈了一些。

云和受伤的事,怕是和自己这一位素来德高望重的父亲脱不了关系。

最起码,两个人之间肯定有某方面的纠纷和牵扯。

顾着看余明,他却是没有发现边上的赵珂猛地颤抖了一下,脸色在倏然之间已经是惨白。

开账户自然是需要个人的身份证,在剧组呆着时间也是仓促,一开始只想着敲诈余明一小笔,他也是直接疏忽用了自己的个人账户。

先后五百五十万,从余明的账户到了他的账户,一旦查出来,就算杀人案不揭露,他也是绝对要玩完了。

这样想着,他整个人都是有些不好了,看着已经走到前面的邵正泽,更是又惊又惧又怕又恨。

这人的目光太冷锐,眼神太凌厉了些。

自己所有的一切也是太匆忙,甚至连酒店的床单被罩也是直接扔掉,并没有销毁,一旦在垃圾堆里被翻到,后果不堪设想。

再加上酒店的监控录像,他一时间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插翅难飞了。

匆匆赶到,也是忙了大半天没有用餐,不过是在酒店里稍微休息了一下,顾及着徐伊人有些低沉的情绪,邵正泽将她带到了酒店附近的一家环境不错的西餐厅里面去放松一下。

“我就喝这个蜂蜜柚子茶好了。”徐伊人犹豫半晌,指着菜单微笑着说了一句,邵正泽点点头,一边立着的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去。

“云和他……”眼看着服务员离开,回过神来的徐伊人轻叹了一声,心里依旧是有些难以言表的情绪。

云和性格很腼腆,在剧组也从来没有过情绪不好的时候,原本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相信他会用那样残忍的手法杀人。

可一联想到他房间里的人偶自己又会犹豫,这样复杂的情绪在心里徘徊了多半天,依旧是一片乱麻。

“案子还没有告破,先不要胡思乱想。”邵正泽温声安慰了一句,看着他,她也是抿唇默默地点点头。

坐了一小会工夫,徐伊人起身去洗手间,目光从她离开的背影上收了回来,王俊已经是脚步匆匆的到了他边上。

“boss!”语气沉着的唤了一声,王俊将手中临时整理出来的文件递到了邵正泽的跟前。

抬手去看,邵正泽却是感觉到一道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一抬眸,不远处偷窥着他的赵珂一把箍住了刚好从洗手间过来的徐伊人,拿过手边餐桌上的叉子抵在了她纤细的脖颈上。

“啊”的一阵尖叫,餐桌边原本围聚着吃饭的几个女孩四散逃开,嘈杂的喊叫声惊到了楼上正用餐的所有人,整个餐厅里一时间都是混乱起来。

“一千万,准备潜艇送我出海,保她无事。”赵珂双眼圆瞪,语气急迫的开口说了一句,看着他的邵正泽眸光冷寒锐利,慢慢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bettychen。humvn421。修罗魅,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很好的朋友写了一个古言玄幻文,【一步一莲华】文【至尊狂妃之夫君很妖孽】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639333。html

帮着求个收藏么么。

文文还没有首推,字数也不多,看着喜欢的话亲亲们可以先收藏养着么么哒。感激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