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逮捕/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千万,准备潜艇送我出海,保她无事。”赵珂双眼圆瞪,语气急迫的开口说了一句,看着他的邵正泽眸光冷寒锐利,慢慢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原来是你。”他语调带着些讥诮,缓慢清晰的四个字从唇齿间吐出,赵珂一时间冷汗直冒,一只手紧紧扣着徐伊人的胳膊,抓着叉子的一只手更是止不住的发抖,语调焦躁而迫切道:“少废话。准备一千万给我,连夜送我出海。不然,鱼死网破!”

话音落地,叉子更紧的抵上徐伊人纤细白嫩的脖颈,餐厅里一众人一阵尖叫窜动,一触即发的情势连王俊都是急的后背一层冷汗,急忙挥手制止道:“小心些。有话好好说,你不要伤到了小夫人。”

“潜艇!一千万!一样都不能少!”情绪已然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尤其邵正泽一直都不说话,赵珂失声大吼了一句,攥紧徐伊人的胳膊就往楼梯的方向退。

被他抵着脖子说不出话来,徐伊人目光落在邵正泽冷硬的面容之上,他也正是默默的看着她。

感受到他此刻心里的愤怒和着急,自然也明白他在用眼神告诉自己“别怕”,紧紧抿着唇,徐伊人也是一声不吭,沉默着被身后的赵珂拉扯着。

叉子尖利的顶端抵着,似乎只要赵珂一时失手就能刺穿她的喉咙,有他在对面看着,她却是不觉得害怕。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所带来的安全感已经是根深蒂固的扎进了她的心里。

两相对峙着,餐厅里乱成一团,有些胆大的顾客更是拿着手机拍视频发微博,不过片刻工夫,餐厅里正在发生着的一幕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面色扭曲的赵珂、沉默抿唇的徐伊人,眼眸冷锐的邵正泽,以及他边上严阵以待的王俊,四个人在视频画面里两相对峙,紧迫危急的局势让每一个看着画面的人都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焦急万分的薏仁粉混乱起来,赵珂的小拨粉丝也是彻底混乱起来,网络上一时间彻底喧嚣纷扰成一团。

影视城里逗留的诸多人也是根本都坐不住了。

十几分钟的时间,外面的鸣笛声脚步声四起,紧急出动的警察围了西餐厅严阵以待,上官烨、江栎、月辉一众人第一时间赶到,也是面色严峻的到了楼下。

西餐厅里的布置简介典雅,唯一的楼梯是挨着墙设计,禁锢着徐伊人慢慢往后退,抵在她脖颈的叉子顶端流窜寒意,赵珂脚步紧凑,也是根本不容许任何人靠近。

“都给我退出去!”粗喘了一口气,他脸色越发铁青僵硬。

从小到大他都是性情平和,连一个不良嗜好都没有,也就是进了圈子以后,平日拍戏的压力大了会打牌消遣一下。

可正是因为自己的手气不怎么样,十次里面八九次都是输的那一个。偏偏越输越上瘾,越输越烦躁,这样的情绪平素被平和的外表压制着,却是因为第一次轻而易举的敲诈来钱财彻底的爆发了。

眼下走到了失手杀人这一步,已经是完全到了穷途末路。

被禁锢着的女孩美丽柔弱,一起搭戏的时候也是让他很有好感,这一刻,却是不得不钳制着她来求取一线生机。

这样的处境,当真是太绝望了些。

在他有些崩溃的粗吼之中,一众人慢慢退到了门边,餐厅里原本的顾客以及工作人员已经被彻底的清了出去,围聚在门口附近的也只有严阵以待的警察和跟着邵正泽一起来的几个人。

“车子和钱就在外面。你放下她,我给你做人质。”月辉目光紧紧锁着徐伊人有些惨白的一张脸,话音刚落,赵珂已经是怒斥一声:“你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身手?枪,让他们把枪都放下,你手里的那把,给我扔过来。”

“听见没有,快点!”又是一声怒吼,他手上的叉子直接刺上了徐伊人看着十分脆弱的白皙肌肤,没有流血,可空气都是紧绷如弦。

顾忌着身后的邵正泽,赵珂扯着徐伊人离开了楼梯口下面的位置,三方人一时间成了三角形对峙之势。

“抱着头蹲下去。”对着邵正泽和王俊吼叫一句,眼看着外面的人也都是放下了枪,赵珂心里稍微放松一些,对着月辉指挥道:“你手里的枪,给我扔过来。”

即便没有用过枪,可此刻他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握着叉子的手颤抖僵硬,枪是唯一能增添他安全感的东西。

冷眼看着的邵正泽双手慢慢伸到了脑后,屈膝下去,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月辉,后者出其不意的直接将枪扔到了赵珂的脚下。

神色一急,赵珂扯着徐伊人俯身去捡,“砰”的一声枪响却是骤然响起,手肘被击穿的痛意袭来,他“啊”的一声掉了叉子,月辉滑到近前一脚踢飞了他即将够到的手枪,一步跨到他跟前的邵正泽直接将徐伊人拉到了背后,飞起一脚踢了叉子穿透他刚好举起的一只手,仰头痛苦的一声长啸,直起身子的月辉将他两个手绞在一起扣在背后,更是直接让他痛的冷汗直流。

刚才邵正泽一枪击穿了他拿着叉子的手肘,踢起的叉子又直接插在他张开的手心里,此刻鲜血顺着一只胳膊流,似乎整条手臂已经废掉了。

“带出去。”语调冷冷的吩咐了一声,眼见月辉直接将他拧了出去,邵正泽回头过去,收了枪将有些发颤的徐伊人大力拥进了怀里,拍着她紧绷的后背,温声安抚道:“我在。没事了。”

“是他杀的人?”从他怀里仰起头来,徐伊人低声问了一句,看着她点点头,邵正泽朝着边上的王俊开口道:“将调查的资料给警察那边一份,云和的事情有疑点,让他们留个心。”

“是。”王俊点点头跟了出去,最后出去的邵正泽和徐伊人一时间被外面赶来的人群又是围聚了。

“赵珂是杀人犯吗?”

“齐诗韵是不是他杀的?”

媒体记者还没来得及多问几句,却是又被心急赶到的一众粉丝拥到了一边。

“伊人你怎么样啊?”

“有没有事?我们都很担心你!”

“是啊是啊!回去了要好好休息……”

七嘴八舌的声音落到耳边,徐伊人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去,却是才发现围到近前的粉丝没有一个熟面孔,一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常州,能赶到的,自然都是常州当地的粉丝。

心里一阵暖流淌过,已经是缓和了神色,柔声开口道:“我没事。谢谢大家关心。时间已经晚了,大家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刚才几乎半个小时的紧张,开口说话的她依旧是有些脸色发白,笑容却是十分温柔,粉丝们揪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拥着她的邵正泽已经对着媒体开口道:“这件案子还需要警方再次取证,才能最终定论。后天早上九点,记者招待会在昌辉酒店一楼宴客厅召开,届时再给公众明确答复。”

说话的声音带着他一惯面对媒体时的严谨板正,边上许多第一次见到他本人的薏仁粉都是有些集体花痴,捂着嘴还是抓狂不已。

“好帅好帅!”

“声音好好听,受不了了怎么办?!”

“我们的伊人真幸福!”

一句接一句的惊呼声传到耳边,邵正泽神色无异,他臂弯里的徐伊人却是慢慢红了脸,等两人最后上了车,才是有些缓过劲来。

折腾了一整天,两人在酒店餐厅随意的吃了些东西,徐伊人已经是哈欠连连,被他搂着回到了房间里,直接到了床上铺了一个“大”字。

眼见她虽然疲劳,却是也没有自己担心的那样情绪低落沉重,邵正泽倒是也舒了一口气,将她从被子上捞起来,帮着她脱掉衣物。

没骨头一样的赖在他怀里,原本已经闭了眼睛的小人儿却是又突然睁眼看他,不等他说话,已经是被她突然地力道推倒在了床上。

“阿泽。”轻轻地在他耳边呢喃一声,她整个人都是直接趴到了他的身上,纤细柔软的两只手捧着他的脸,凑上去忘情的亲吻。

胡乱的咬着他的唇舌,气喘吁吁的纠缠了一通,小人儿又是将脑袋缩到了他的颈窝里,柔软的头发蹭着他温热的肌肤,喟叹着开口道:“有你真好。”

话音落地,香软的舌又是在他的脖颈上一阵流连逡巡,不到一会工夫,邵正泽被她撩拨的有些意乱情迷了。

扳过她压在身下一阵磨搓,直到小人儿声音低柔的哀泣求饶,才是有些不舍的离开,将一身湿汗的她搂紧在怀里,安抚的亲吻。

沉默了好一会,就在他以为她睡了过去的时候,却是听到她声音低低的开口道:“云和的事情……”

似乎是不知道如何启齿,停顿了颇长一阵时间,她才犹豫着继续开口道:“你说云和的事情有疑点,是什么意思?”

原本回来的车上就想问,可她一直犹豫着没有开口,脑海里会不时的回想起云和房间里的几个人偶,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可同时,脑海里又不停地回想起云和每一次见面都带着些拘谨腼腆的唤她“三小姐”,以及他流着血的时候那如释重负的笑意,还是让她无法将这件事抛诸脑后。

“我觉得云和可能是心理有些问题,他似乎把我当做顾青舒了。感觉起来入戏太深了,好像他真的爱上了顾青舒一样。”迟疑着说了一句,邵正泽将她轻轻搂了一下,缓慢开口道:“你说得对。他对顾青舒有些病态的痴恋。”

也是语气稍稍停顿,邵正泽看了她一眼,继续开口道:“《顾青舒》的剧本,原本就是他的作品。不止如此,前年上映的《还魂香》也是他的作品。传媒大学科班出身,他学的是导演,做的是编剧,被人们所熟知的却是演员这样一个身份,当真也是古怪的很。”

“《还魂香》?沈薇演的那个吗?”徐伊人一时睡意去了一些,不敢置信的看了他一眼,眼见他肯定的点了一下头,一时间也是唏嘘。

近几年来华夏影坛最有水准的悬疑恐怖片,《还魂香》在金凤凰奖颁奖上就有获得奖项,到了金麒麟奖的颁奖典礼上,沈薇也是凭着它获得了最佳新人演员奖,可以说是在悬疑恐怖片这一块一枝独秀,叫座又叫好的难得佳作。

“才华上来说,他倒是有点子承父业的意思。”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将同样疑惑重重的她揽紧在怀里,邵正泽微微一笑,语气低柔道:“睡吧。明天醒来了带你去医院看看他。过了今夜,估计着他也就脱离危险了。”

事发突然,云和入住的医院原本就距离影视城不远,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用过早餐两人就直接前往医院。

抢救的及时,可是因为伤口深、流血多,云和依旧是住在重症监护室观察。

想起邵正泽昨夜透露的和他有关的事情,徐伊人越发是有些捉摸不透了,挽着邵正泽的胳膊边走边想,一道焦急的女声已经是从前面传了过来。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扯着医生胳膊问话的正是云和的母亲,邵正泽护着徐伊人停了步子。

“真是吉人自有天相。你这孩子心脏比一般人长偏了一些,刀子刺的深,看着凶险,所幸没有伤到要害。眼下看情况倒是度过了危险期,接下来好好疗养,总会康复的。”原本也是鲜少见到这样幸运的患者,医生说话的语气都是十足的庆幸。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双手合十在空中来回的拜了拜,医生摇摇头离去,云和的母亲一抬眼看见了走到近前的几个人。

“云和他没事了,真的是太感谢邵总了。”说着话的云和母亲都是有些喜极而泣,赶来的几个人也是松了一口气,想要再说话的云和母亲还没来得及开口,目光落到几人身后,一时间却是脸色大变,扑过去就怒声而斥道:“你还知道来?!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孩子重伤住了医院,还是在你的剧组,你都不知道打电话通知我。狼心狗肺,你真是枉为人父!”

“余导?”张口就来的一阵怒骂让几人一阵意外,转头过去看了一眼,月辉更是意外的唤了一声。

“嗯。”神色带着些尴尬的看了几人一眼,余明将云和母亲直接拉到一边,压低声音怒斥道:“你鬼叫什么?在外人面前,好歹留些面子给我,剧组出了人命,我也是焦头烂额。你以为我不想来啊?!”

“人命?”云和母亲冷笑一声,更是毫无顾忌的开口道:“别人的命值钱,你儿子的命就不值钱了?!监护室里躺了一天一夜,眼下还没清醒,怎么就不见你着急?你!”

一时气结,云和母亲拐到门后拿出一把笤帚就往他身上招呼,一边怒骂道:“我打死你这个缺心少肺的老东西!你儿子差点死了你知道不知道?!啊!他差点死了啊!”

一边骂着,云和的母亲忍不住就泪水纵横,余明两只手来回招架着,站在最前面的邵正泽却是一丝阻拦的意思也没有。

昨晚到手的资料里,在昨天一早,余明给剧组被带走的秃顶张转了二十万,给赵珂的账户里却是转了五百万。

齐诗韵前夜是和赵珂一起离开的,无论是她的死亡,还是云和的受伤,应该都和余明脱不了关系,眼下也就是等警方审出结果来。

“这……”并不完全知道真相的徐伊人和月辉都是面色为难,正想凑上去阻拦,楼梯口却是转上来几个警察。

一路直直的走到几人近前,一副手铐直接就锁上了余明的双手。

“这,你们这是做什么?”和余明一起开口的还有云和的母亲,拿着的笤帚停在半空,她的神色间竟是意外的又多了一抹着急。

“余明买通剧组工作人员杀害云和,眼下……”警察的话尚未说完,云和母亲已经是大声尖叫道:“你说什么?!”

对上警察一脸笃定的神色,再转头不敢置信的看向余明震惊又带着些闪躲的眼神,她更是疯魔了似的大叫一声扑了过去,拿着笤帚劈头盖脸的朝着他脑袋打了过去,几个警察都是阻拦不及,她又伸手将余明一张脸抓了个稀巴烂。

“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们娘俩怎么遇上你这么猪狗不如的东西!虎毒尚且不食子,你竟然对自己的儿子下狠手,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狗东西!”尖利崩溃的叫骂声夹杂着哭声,早已经是将病房里面外面的人吸引了许多围聚过来,听着她的话,几个警察一时间都是愕然的呆愣在原地。

“打死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老东西!伪君子,人渣!平素和那些小明星乱搞男女关系也就算了,一把年纪了竟然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放过!我当初怎么眼瞎了看上你这么个烂东西,这些年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他就是我的命啊!你要他的命,我今天非得打死你!打死你!”

一边失声怒骂着,余明被手铐拷着狼狈抵抗,邵正泽护着张口结舌的徐伊人退到了边上,一时间连一个拉架的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