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推崇【求月票么么】/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失声怒骂着,余明被手铐铐着狼狈抵抗,邵正泽护着张口结舌的徐伊人退到了边上,一时间连一个拉架的都没有。

双手捂着头狼狈的躲闪着,此刻的余明哪里还有平素的威信可言,众目睽睽之下,反而正是犹如一只丧家之犬一般,被一个妇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边上看热闹的一众人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站在边上的徐伊人和邵正泽,也是有不少关注娱乐圈的知晓余明的身份,眼看着一向被誉为“电视剧导演第一人”的他落到如此境地,而云和母亲话里的意思更是听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乱搞男女关系!买凶杀害亲生儿子!

这样的事情,竟是一向名声远扬的大导演做出的,太匪夷所思了一些,也着实,太猪狗不如了一些!

虎毒尚且不食子!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甚至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心里接受极限。

指指点点的辱骂声中,有的人甚至连手上拿着的毛巾水果直接扔了过去,就好像古代要上刑场的囚犯一样,余明原本就被抓的血痕交错的一张脸彻底的成了猪头。

拍照的拍照、拍视频的拍视频,等余明被几个警察勉强带出了人群,事情发生的经过自然也是早早传到了网上。

到了年底,国内原本就是新闻不断,这样的一个事件,却是让动荡不安的网络彻底的疯了。

“枉为人父”、“猪狗不如”、“伪君子”、“禽兽都比他强些”……

种种含着辱骂讽刺意味的词汇一股脑的落在了余明的头上,公众的气愤和恼怒超乎想象,基本上是以一种锐不可当的趋势横扫了网络。

作为公众人物,群众对名人的要求原本就要高于一般人,他们的优点被看做理所应当的表率,小小的缺点却会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被无限度的夸大、渲染,以至于许多明星平日出门都会全副武装,时刻呈现出最佳状态。

大方得体的言谈举止、温和有礼的情绪态度、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微笑面容,公众人物要承受的压力比一般人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作为圈子里电视剧导演之中的王牌,国内甚至国际都知名度颇高的前辈,“余明”两个字很多时候已经是一种标杆一般的存在。

收视率的保障、电视剧质量的保证……

导演剧作人以与他交好为谈资,投资人以请到他执导为噱头,演员以得到他的赞誉为骄傲,他本应该是德高望重、令人生畏的。

这一刻丑陋的真相让他跌落神坛,却是彻底的成了一滩烂泥,让所有人避之不及。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在《顾青舒》剧组,关注环亚的态度,新闻发布会尚未开始,已经受到了各方瞩目。

这日一早,不到九点钟,昌辉酒店的一楼宴客厅已经是人满为患,拿着机器的媒体记者更是个个严阵以待,将相机、录音笔等工具反反复复检查好几遍,确认万事俱备才能定下心来。

《娱乐周报》在圈子里颇有话语权,早早占了前排的位置,上一次斩获大独家的小记者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看着对面还空无一人的座位,正是思索着一会要如何问话,衣兜里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喂?”电话那头陈媛媛的声音刚刚传来,她已经是有些紧张兮兮道:“我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呢?一会邵总他们就来了,好紧张好紧张肿么破?”

“噗。邵总裁也不会吃人啊!紧张做什么?”陈媛媛声音里带着笑意,这边的小记者却是嗔怪一声,语调憧憬道:“呀。你都没见到前天晚上那个现场,邵总裁在我心里就是神一般的男纸啊,需要顶礼膜拜,简直太帅了!”

小记者喋喋不休的说着,陈媛媛却是一时间想到了第一次她在京郊废弃车厢外看到的那一副画面。

抱着徐伊人的他神色冷峻的从里面出来,媒体记者相机的闪光灯照亮了他一张脸,英俊的宛若天神的男人那一刻冰冷阴寒的气势那般锐利迫人,护着她的姿态却是那般的不容置喙。

“是啊。看你这样激动估摸着一会肯定能超常发挥,把好新闻给咱们带回来。我看好你呦,橙子加油!”原本是想叮咛她不要问那些让人为难的问题,这一刻,陈媛媛却是觉得她什么都不用说了。

“肯定的。放心吧。”豪气万丈的说了一句,小记者一脸笑意的挂了电话。

上一次的新闻被转载到了微博头条上挂了好几天,主编眼下都是对她赞不绝口,邵正泽和徐伊人在她心里已经是福星一样的存在。别说刁难了,总裁在她心里,也素天神一样的男纸嘛!

“来了来了!”

“人来了,录音笔再检查一遍!”

耳边几道低低的声音传来,小记者一回头,邵正泽连带着《顾青舒》剧组一众人已经是尽数到场了。

徐伊人、上官烨、邓菲菲、赵小乔,连带着剧组的两个副导演,该来的,基本上也是一个不落,尽数到场了。

邵正泽坐在正中间,徐伊人、上官烨、邓菲菲、赵小乔依次在左,江栎和两个副导演则是依次在右。

站在主持台上,王俊简单的说了开场,强调了提问过程中的次序和一些规则,邵正泽朝着他微微点头,底下的媒体记者已经是有人率先举手发言了。

“齐诗韵被谋杀的案子,具体是什么情况,请详细说明一下,谢谢。”一马当先抛出的正是一众人最关心的问题,一众媒体记者的目光齐齐落在了邵正泽的身上。

“凶手是同剧组演员赵珂。两人因为金钱纠纷,赵珂失手将她杀害在香江酒店。”语气沉着而清晰,邵正泽话音微顿,继续道:“至于事情的起因,是赵珂知晓了余明和齐诗韵不寻常关系,以此要挟敲诈余明。而和余明关系告破的齐诗韵心怀不满,两人合伙进行第二次敲诈,在酒店里分赃不均,导致了这一场悲剧。”

“不寻常关系?邵总说的是余明和齐诗韵潜规则的意思吗?”一个记者紧跟着追问了一句,邵正泽一脸板正的回了一声“是”。

“剧组的演员云和是余明的私生子吗?余明买凶杀害他的事情有什么隐情,也请一并解答一下吧。”一边提问一边记录,底下所有的记者都忙碌的不行。

略微沉思了一下,邵正泽语调缓慢道:“云和是余明的亲生儿子,可并非私生子。她的母亲是余明第一任妻子,因为离婚的早,并不为公众所知。一开始撞破他和齐诗韵关系的正是云和,因而余明认为是他在敲诈钱财,为了保住名声永绝后患,他才会买通道具组工作人员企图制造云和意外死亡的事故。”

“为了名声杀儿子,太狠了吧!”

“是啊是啊,当真是枉为人父啊!”

“难怪网民们都骂他猪狗不如呢!”

显然这个真相还是让一众记者义愤填膺,大厅里出现了一阵低低的议论声,等声音渐渐平息以后,媒体记者一时间将目光落在了紧挨他坐着的徐伊人身上,最前排《娱乐周报》的小记者已经是率先发问道:“据说云和受伤时刚好是和伊人在对戏,而前天被赵珂胁迫的事情也是惊险万分,伊人当时被吓坏了吧,这几天的情绪有没有受到影响啊!”

“我很好。谢谢关心。”不自觉看了一眼边上的邵正泽,她声音越发柔和缓慢道:“剧组出了这样的事情,每个人的心情都会受到影响。可正是因为丑陋越发凸显出美好的可贵,生活中总会有一时阴霾,为了度过阴霾,我们也需要加快脚步走到阳光下面去。所以,所有不好的事情总会过去。无论是我,还是剧组其他人,都会渐渐淡忘这件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向前看。”

“是吗?烨男神也是这样觉得吗?你看着情绪不太好?”边上一个眼尖的记者紧接着问了一句,一众人这才是发现上官烨的表情十分勉强,颇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和他一惯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明显不同。

父母和余明的关系都是极好,平素上官烨也会亲切的唤他一声“余叔”,敬重了十几二十年的长辈却是突然换了这样一副面孔,背上了沉重骂名,他心里自然是百感交集。

可刚才徐伊人的话回荡在耳边,他却是慢慢的有些想开了,清了清嗓子,温声开口道:“是的。这件事所带来的所有负面情绪都会被我们慢慢淡忘。阴霾过后总是有阳光,丑陋只会让我们警惕,让未来的自己做的更好。余导的事情让我的心情有些沉重,不过,这些都是一时的。”

“可是……”后排一个记者有些迟疑的说了一句,眼见众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索性也心下一横,直接开口道:“《顾青舒》尚未拍完,余明导演却因为故意伤人罪入狱,接下来剧组的拍摄要怎么办?会找其他导演来接替,还是暂时停拍?!”

几乎也是所有记者都想问的问题,一时间,大厅里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的目光又是齐齐聚焦在了邵正泽身上。

要知道,作为国内最专业的电视剧导演,余明在圈子里的地位向来是无人可比,这几年也就一个秦丰名气稍微能与之匹敌,再者也就是素来以“大嗓门”出名的汤韫勉强企及。

可这三人却是完全不同的导演风格,筹拍的电视剧也是根本没有可比性。

余明严谨较真、精益求精,题材涉猎相对较,秦丰擅长制造噱头、钟爱狗血桥段、看重流行趋势,汤韫虽说古装现代都有涉及,却是以拍摄战争片为主。

明显已经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挑起接下来一半的拍摄重任了。

几个演员明显也是忧心忡忡,就连徐伊人、上官烨也是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而剧组的两个副导演,原本就是一个主要负责监管场景道具,一个负责诸多演员的挑选安排,真正说到主持大局,都是差了些火候。

略微沉默了一下,邵正泽的目光从底下一众看着他的记者脸上扫过,声音沉着的开口道:“《顾青舒》不会停拍。至于接替的导演人选,环亚也已经暂时确定。”

声音又是微微顿了一下,他缓缓开口道:“接替余明来执导《顾青舒》的人选,暂定云和。”

“云和?”

“是余明的那个儿子吗?”

“他不是三线演员嘛?!”

被他这突然扔出的炸弹炸的有些找不着北,媒体记者面面相觑、压低声音议论,端坐着的剧组几人也是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邵正泽。

“是。云和。”原本已经在心里思索了一早上,话一出口邵正泽心中已然是笃定,沉着解释道:“云和在圈子里的确不甚出名,可我相信环亚选他接替余明来执导《顾青舒》不会有错。传媒大学导演专业科班出身,云和的毕业作品拿到了九十七分的成绩,是近十年专业最高分。当然,这并不是我决定启用他的原因,更主要是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顾青舒》……”

“邵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和跟《顾青舒》有什么特别的联系吗?”

在他说话停顿的间隙,心急的几个记者忍不住直接开口提问了。

“云和是《顾青舒》的编剧,因而我有此一说。在此之外,前年的《还魂香》也是他的作品。虽然还不到三十岁,可他已经是相当成熟并且经受了市场考验的编剧。综此几点,环亚决定大胆启用他执导接下来的拍摄工作。虽说这是他作为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可我相信,他会给公众一份满意的答卷。”

一番话徐徐说完,无疑又是给媒体抛出了一枚重型炸弹。

编剧和导演原本就相辅相成、密不可分,执导出好作品,两者更是缺一不可。圈子里出名的一些导演,基本上更是二者皆可掌握,就像秦丰是编剧兼导演,而余明是编剧转导演,可这两人也都是到了四十岁才开始出名红火。

云和只有不到三十岁,这样的重担压下来……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都是百转千回,邵正泽的决定太突然,可似乎又让人不知道如何反驳。

科班出身的优秀人才,市场反响良好的作品,《顾青舒》原本的编剧,集编剧和导演能力于一体,似乎,他当真也是极为合适的人选了。

唯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太年轻了……

“云和眼下还不到三十岁,而且他也没有导演经验,邵总裁如此大胆启用,心里一点也不担心吗?据说云和重伤入院,现在状态怎么样,这件事他是否已经答应下来了?”一个记者好奇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每一个优秀的导演,总是被优秀的作品所成就的。没有人一开始就有经验,启用云和也是我再三衡量后的决定,我相信他会严谨认真的对待,这就已经足够了。眼下他脱离了危险期,可是尚未清醒,这件事尚未和他商谈,因而我说暂定他来执导。可我同样相信,他不会眼看着自己倾注了心血的作品夭折,所以,这件事基本上不会有太大变故。”说话的声音清晰而沉着,明明白白的传到每个人耳边,一番对视以后,一众记者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叹。

“真有魄力啊!”

“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

“不过想一想,也真是好奇又期待,毕竟云和也是余明的儿子呢?”

一阵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一众媒体记者的目光重新落到了邵正泽的身上,他也是极为年轻,尚且不到三十岁,英俊矜贵、沉稳内敛、锐利果决,一个无可挑剔近乎完美的男人。

艾玛,老天对某些人,真是太好了!

心里一阵感慨万千,只微微一瞥,他都是让男人自惭形秽,让女人痴恋不已。

直到退场,媒体记者们依旧是无限唏嘘,一个故意伤人案、一个谋杀案,牵扯到剧组三个演员一个重量级导演,这要是放到一般投资方,估摸着老早就崩溃了。

可邵正泽却是用一个看似十分大胆而冒险的决定,让这一个事件倏然间峰回路转。

导演专业科班出身的优秀毕业生、《还魂香》和《顾青舒》的编剧、余明导演的儿子、混迹圈子几年的三流演员……

这几个身份集于一人,浑身上下都让人好奇不已,一个云和,几乎就可以彻底的转移公众注意力,让所有人的目光关注到他的身上去。

偏偏,眼下他还在昏迷着……

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的颇长一段时间里,《顾青舒》剧组依旧是娱乐圈时刻关注的头条,甚至连宣传都不用。

作为视线中心的云和自然是一炮而红了,可在这之后稳坐钓鱼台的邵正泽却是更令人心悸,把控风向局势,他只说了短短几段话而已。

顶礼膜拜啊!

《娱乐周报》抱着相机的小记者一路出门,心里更是止不住的狂喜和惊叹,刚才目光落在邵正泽身上,她一时间都是有了灵感。

一个可以在娱乐圈一手遮天的总裁,面对公众却是真实诚恳,虽然气质清冷,他的态度却是永远严谨而公正,他是邵正泽,今年正好是二十九岁。

一个堪称鬼才的年轻编剧,原本也是有着满腹才华,却是隐匿在圈子里做一个三流演员,他是云和,他今年也正好是二十九岁。

同样的年龄,一个果决强势、当机立断,一个少言寡语、才华内敛,凑在一处,却分明是一段伯乐和千里马的佳话。

只要云和争气些,用《顾青舒》给公众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她的新闻,就算的上颇有预见性的大独家。

此刻,她更是已经看到了自己美好的前景。

因为,她也是对邵正泽充满了莫名其妙的自信和推崇,有他在身后把控着,就足以让人相信,无论是云和,还是《顾青舒》,都不会让人失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回去就要立刻撰写的新闻稿。

随便想一想,到时候都会引起薏仁粉狂热的追捧和欢呼。顺应人心、立足真相,艾玛,她简直是太聪明了!

抱着相机的小记者原地欢腾的蹦跳了一下,脚下生风的跑出了酒店大堂。

身后留下的一众人却是全部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目光落在邵正泽身上,也是盲目的信赖着他的任何决定,所谓主心骨,当如是啊!

联想到他刚才面对一众媒体记者的态度,他板正却带着些清冷疏离的面容,他严谨公正却十分诚恳的态度,他低沉缓慢却吐字清晰的发音,他沉稳果决干净利落的气势……每一项,都是让人没由来的就无比信服。

江栎觉得,他这一趟当真是没有白来。

一个记者招待会,短短一两个小时,他在邵正泽的身上,都是学到了太多的东西。

事情告一段落,剧组一众人基本上也都是放假回家了,打了招呼,上官烨一众人也是直接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站在酒店大堂里,目光胶着在笔直挺拔的邵正泽身上,徐伊人心里更是痴恋不已。

她有这世间最优秀最让人信赖的男人,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让她无比的痴迷和推崇。而他,却是温柔又耐心的宠溺爱护着自己。

伸手拉上了他的手,按捺着心里的情绪一路回到了酒店房间收拾东西,一进门,她就是忍不住踮起脚攀上他的肩膀去寻找他的唇。

邵正泽一声低笑被她灵活的小舌直接卷走,来不及说话就是被小人儿的香甜席卷淹没,伸手紧紧扣上她纤细却柔软的腰肢,将她重重的拥向了自己。

“阿泽,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一番动情不已的纠缠之后,她伏在她温暖坚实的胸膛上低低喘息,声音里都是带着颤抖的喟叹。

她说话的尾音虽说干脆,不自觉抬眼看向他的眼神却是柔媚生动,邵正泽眼眸含笑的注视着她,却是慢悠悠出声道:“别急着崇拜,权宜之计而已。”

“啊?!”徐伊人一时间呆愣了一下。

“云和有些心理问题,也是需要疏导克服。不过……”凑过去在她的唇角轻啄了一下,邵正泽温柔看她,继续道:“只要我在,《顾青舒》就在。你那么辛苦,我不会让剧组后继无力的。”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jingchen。hangyik12。钱小多,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月中鸟,手中攥着月票的亲亲一定记得投给阿锦么么哒。这个月咱们的影后在冲刺月票榜哇,相信阿锦,很快就带着小包子来啦,所以,支持阿锦喜欢影后,就请把宝贵的月票投给伦家哇,么么哒,爱你们。~\(≧▽≦)/~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