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混战/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和有些心理问题,也是需要疏导克服。不过……”凑过去在她得唇角轻啄了一下,邵正泽温柔看她,继续道:“只要我在,《顾青舒》就在。你那么辛苦,我不会让剧组后继无力的。”

神色怔怔的看着他,纤细的手指还是有些用力的揪着他的西装外套,将脸颊轻轻的贴过去,她语调带着些试探道:“你都不会生气么?”

“什么?”邵正泽垂眸看她,微微蹙眉。

有些不安的轻咬了一下唇,她语调闷闷道:“云和啊。人偶的事情,你都不会觉得生气吗?我以为你会不高兴。”

自己的模样被雕成了一个人偶娃娃,眼下想起来她都会觉得心里闷闷的。

当时众目睽睽之下,邵正泽分明是声色俱厉的警告所有人不得外传,冷锐迫人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记忆犹新。

一直以为,他定然是十分恼怒生气的。

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手指摩挲过她柔软的头发,邵正泽轻叹一声,缓声道:“当然会。可如果和你比起来,所有的事情也就无所谓了。《顾青舒》需要他,这件事我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而且……”

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将神色带着些懵懂的她更紧的拥进了怀里,他语带笑意道:“有人喜欢你,总是好事情。”

因为她是看重感情的人,是将每一份真心都放在心里珍惜着的,每一个喜欢她的人,都会让她觉得满足和快乐。

就因为这样,他可以说服自己更大方一些。

全盘接纳,就是他爱护她的方式。

静静的拥抱着,又会忍不住纠缠在一处亲吻,时间很宽裕,准备回家的两个人在房间里缱绻痴缠着。

记者招待会一结束,得了闲的月辉却是到了暂时收押赵珂和余明的监狱里。

国内的刑罚里没有死刑,最重的也就是无期徒刑,赵珂对待齐诗韵的手法过于残忍了些,等待他的自然是监牢里漫长的一生。

此刻,门外抬眼看了进去,里面躺在床上的赵珂一脸死灰。

“就这样,给处理了手臂,进来了反正也不说话,吃吃睡睡,活死人一样。”身边上了年龄的狱警出声解说了一句,收回视线,月辉轻轻勾唇,露出一个十足无邪的笑容来。

俊俏英气的一张脸,他每每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带着些孩子气,看上去十分的无辜。

“未免,太舒服了一些?”蹙着眉纳闷的说了一句,他清澈明亮一双眸子也看不出什么情绪,一时间反而是让狱警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眼前这小年轻看着也就二十出头,可是跟着邵正泽的人他自然也是不敢小觑,尤其那一天西餐厅里他原本就在门口严阵以待,这人直接斜着身子滑到赵珂脚下,踢掉手枪的动作相当漂亮,钳制赵珂的手法也是利落干净,只一想都是知道身手不凡。

晴山不过是小地方,平素拍戏的剧组很多,明星大腕云集,嗑药、聚赌、敲诈等事情也都是时有发生。猛不丁拘留一两个,难免会有有身份的人过来保释说情什么的。

见多了他原本应该早已经习惯,可像邵家这样有头有脸的也当真是第一次接触。

毕竟人家上面通着天,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自己少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此刻心里百转千回的寻思着,想到那一天徐伊人被赵珂拖拽的面色惨白,一时间心里有些底,迟疑道:“要不,把他关到大监狱里去?”

月辉弯唇笑着看他,微微挑眉,语调轻快道:“怎么说?”

“嗨……”狱警无奈的轻叹一声,“这小地方条件有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单间可住。大监狱鱼龙混杂,也是让我们很头疼。上一次,几个混球愣是把一个关进来的小年轻给欺负了。世道坏了啊!”

狱警有些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声,月辉唇角的笑意却是更深了。

监狱里呆着自然是无聊又苦闷,私密丑陋的有些事情更是耸人听闻,前几年有女监牢里女囚被蹂躏的事情爆出让社会一片哗然。男监牢里自然也不例外,赵珂相貌白皙端正,想来行情就会非常好。

这样想着,心里的抑郁之气稍微纾解,月辉英气的剑眉弯成了柔和的弧度,一脸赞同道:“这个提议不错。一个人呆着也是无聊,就换到大监狱里面去。好好招呼几天先。”

“是。是。您放心。”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眼看着他脊背挺直的扬长而去,身后的狱警有些无语的抹了抹头上的虚汗。

而另一边,余明却是和来探监的副导演相看无言。

脸上的伤口也是被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穿着一身灰蓝色的囚衣,他一下子就显出老态来,平素板正的一张脸依旧是紧绷着,硬朗的脊背却是有些佝偻,带着手铐的一双手搁在桌面,探监的副导演心头有些酸涩,伸手覆了上去。

《顾青舒》剧组两个副导演,一个许洋负责道具场景,她却是负责演员的删选和安排。

两个人都是跟了余明有些年头,许洋性格豪爽些,她却是有些软弱柔和。

从导演组一个小助理开始做起,她是被余明一手提拔上来的,这几年在圈子里有了些名气,自然也多半都是得益于他,算得上余明忠心耿耿的一个副手,平时也帮着他处理诸多生活琐事。

就像先后转账给赵珂和齐诗韵都是她经手,可因为默默地执行惯了,对他的话也是言听计从,她甚至都是没有询问一句为什么。

要是有她多问一句,也不会让他落到现在这一种地步了。

他护了一辈子的名声,却是因为这样一个可笑的误会完全的毁于一旦。

“对不起。”声音苦涩的说了一句,手心里余明两只手骨节突出,心里发酸,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快五十的人了,别哭了。”余明有些不忍心的说了一句,心里也是百味陈杂,从出事到现在,别说朋友了,现在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是没有人给他捎一句话,想来每个人都是极力的和他撇清关系。

他辉煌的几十年,现在想起来,倒是彻彻底底一场笑料。

也是没想到,主动会来看自己的是平日不声不响的她。

两人认识的时候正是他成功执导了第一部电视剧之后,那个时候她也是年轻,长相普通、性子却是软和,在片场最擅长的就是安抚演员情绪,说话的调子一惯和气温柔,一转眼,竟也是跟了他好些年。

“要不是我……”声音哽咽的说了一句,副导演声音低低道:“我应该问你一声缘由的。这样你也不会一时大意,误会了云和。”

“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想起来自己精明了一辈子却是在最后干了这么一件冲动事,余明也是无奈苦涩。

《顾青舒》原本是他打算中的收官之作,他自然是分外重视。也正是因为这样,和齐诗韵有了纠缠之后,就一直陷在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里。好像魔怔了似的,感觉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一个不察就会鸡飞蛋打。

也正是因此,私底下他的情绪暴躁了许多,也冲动了许多。

被云和撞破指责以后,每次在片场看见他都会有一种照镜子的感觉,这个儿子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的羞愧和窘迫。

一生看重名声,到头来却是被名声所累。

回想起来,他兢兢业业的一辈子也当真是可笑至极。

“剧组怎么样了?我是指望不上了,许洋和你,要是能撑起来,还是尽量将后面的拍摄完。《顾青舒》剧本不错,不要就这么夭折了。”余明怅然若失的叮咛了一句,副导演一时间却是犹豫起来。

抬眼对上他的视线,才是慢慢开口道:“接替你执导的是云和。他是《顾青舒》的编剧。”

余明一时间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她又是慢慢开口道:“而且,他也是《还魂香》的编剧,传媒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取得了导演专业十年以来毕业作品最高分。”

“云……和?!”余明又是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在她肯定的点头之后,整个人却是突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笑着笑着他眼睛里迸出了泪,“哈哈哈”的大笑站起身来,有些嘶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悲怆。

“余导?”看着他的副导演有些担心的跟着起身,余明却是转过头去,佝偻瘦削的后背对着她,不过几天,似乎已经变成了垂暮的老人。

“回去吧。以后别来看我了。”低沉的声音落到耳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副导演的眼中也是泪水涌动,慢慢的转身,走了出去。

这么多年帮他处理了不少事,这样离开,她竟然是有些无所依附的失落,一泪水从眼眶里滚落,身后传来了一阵嘶哑崩溃的痛哭声。

她心里的海市蜃楼,轰然崩塌了。

……

事情彻底的告一段落,到了下午,所有人都是踏上了回程。

从机场出来已经到了傍晚,和接机的粉丝告别之后,车子平稳上路,看着天边青蓝一片慢慢染黑,徐伊人一颗心也是变的平静而柔软。

和最爱的人一起归家,想到等待着的老爷子、屋子外面的花花草草、柔软的大床、萌软的白露和小奇,她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愉悦。

懒懒的靠进了邵正泽的怀里,抬眼对上他含笑的眸子,世间最幸福也不过如此。

正是要凑过去习惯性的咬他英俊的下巴,座位上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垂眸看了一眼,邵正泽接了电话,她乖乖的蜷在他手边。

“爷爷……嗯……”刚是说了两句,邵正泽将手机附到了她耳边,那边老爷子乐呵呵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伊人啊,爷爷让宋伯做了你最喜欢的糖醋带鱼,还给你熬了猪脚云豆汤,快点回来哦。”

“嗯哪,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声音软糯的应了一声,那头的老爷子长叹一声道:“嗨。这我知道你们在路上了。这不是着急嘛!那行,你们慢慢回来,老头子我先看一会电视。”

“嗯,很快就到了。”笑着应了一声,那头的老爷子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重新蜷回了邵正泽的怀里,想回家的念头愈发迫切了起来。

不过半个小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车子驶上环山公路,却是罕见的开的慢了些。

等到前面拿着手电筒的警察开始指挥交通,出去看情况的王俊才是重新回到了车上。

“怎么回事?”邵正泽抬眼看过去问了一声,王俊有些纳闷道:“说是公路上不久前发生了混战,前面正勘察情况。”

“有死伤?”邵正泽挑眉问了一句,王俊更是纳闷了,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可不是。死了六七个。”

略微想了一下,王俊又是若有所思道:“死的几个人都是一枪毙命,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徐伊人在边上也是听得目瞪口呆,从车窗里看了出去,公路边的护栏都是直接被装的飞了出去,警察的手电筒照亮一片,殷红的鲜血顺着路面往下流,邵正泽伸手将她拉回了怀里。

被这一桩意外惊了一下,一路到了家,徐伊人都是蹙着眉有些恍惚,邵正泽拥着她正是往回走,不远处几声“砰、砰”的枪响却是突然在寂静的夜晚响了起来。

徐伊人忍不住哆嗦一下,邵正泽住了步子,大厅里正等着的老爷子和宋伯也是急匆匆奔了出来。

“怎么回事?”一抬眼看到正倚在邵正泽怀里的徐伊人,老爷子才是舒了一口气,朝着身后的宋征开口道:“护着丫头回屋。”

“是。”宋征四下看了看,深深的山林又是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好像刚才的声音不过是众人的错觉一般。

“你先进去。”安抚的宽慰了一句有些忧心的徐伊人,让老爷子跟着他们一道进去,邵正泽的脸色骤然冷硬起来。

政坛局势近些日子并不太平,刚才路上匆匆一瞥,那些死掉的男人各个英武高大、看着也是身手不凡。死的人是一枪毙命,毁掉的几辆车子也均是百万以上,想也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枪声在西南方,带人去搜。”声音沉稳的吩咐了一声,月辉和王俊已经带着紧急出动的两拨人率先跑了出去。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进屋的徐伊人,邵正泽同样是迈步消失在沉沉夜色之中。

“爷爷。”进了门的徐伊人慢慢缓过劲来,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老爷子,又是担心邵正泽,坐立不安。

“没事没事。你坐下,要不让宋伯先给你弄点吃的。几个小喽喽,伤不到阿泽他们。”老爷子笑着开口安抚了一句,心里却是长长叹了一声“多事之秋。”

因为靳家那小子今年猛不丁上位,政坛风云涌动,颇不安宁,眼下濒临领导班子换届,冲突自然是越发激烈了。

倒是不曾想,打枪都打到山上来了,真是个顶个的胆子大!

“我不吃。还是等他们回来了再吃吧。”哪里还有心情吃饭,面色焦急的看着厅门口,徐伊人恨不得自己刚才也跟上去,可深知自己跟在身边只能是拖累,怔怔的坐着,心里更是不安了。

定定的看着表,时间慢悠悠的过去了半个小时,远远的似乎又是传来了几声枪响,徐伊人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外面一阵焦急的脚步声已经传了进来。

沙发上坐着的一老一少连忙起身,当先走进来的邵正泽外套上一片血迹已经是让徐伊人大惊失色,急忙奔了过去。

“别担心,不是我。”邵正泽比她还要先开口,已经是朝着凑上去的宋伯沉声开口道:“打电话叫许医生,允卿受伤了。”

徐伊人这才反应过来,朝着他身后看了过去,王俊和月辉架着靳允卿,苍白瘦削的面容上,他眼帘闭垂着,身上穿的大衣都是一片脏污,鲜血染红了半边肩膀。

怔怔的看了一眼,徐伊人的目光落到了边上同样一脸脏污的江蔚然身上,眼眶里泛着泪水,她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的唇紧紧的抿着,肩膀都是剧烈的颤抖,沉默着不说话。

“先扶他进房间。”老爷子匆匆说了一句,邵正泽扶着她往边上退了一步,两个人脚步匆忙的将靳允卿搀扶上楼去。

脚步带着些踉跄跟在后面,江蔚然上楼梯的时候绊了一下,怔怔看着,徐伊人抬眼对上邵正泽沉重的脸色。

今天好多亲送月票给阿锦哦,感谢么么哒,感激涕零中,阿锦在这里三鞠躬统一感谢哦!会继续加油滴。亲们这个月有票票依然素要记得阿锦哦,让阿锦顽强的挣扎在月票榜上,咳咳,么么哒,爱你们。~\(≧▽≦)/~啦啦啦

话说,那天有妹纸说阿锦忘了允卿小受受,木有哇,肿么可能呢,(*^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