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苏醒/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老爷子面上的笑意也是散了去,看着邵正泽发问道:“怎么是靳家这小子?”

脱了身上染血的外套递了出去,略微沉吟了一下,邵正泽也是若有所思,垂眸看了边上的徐伊人一眼,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开口道:“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允卿中了两枪,一枪在心脏偏上的位置,可能有危险,来不及去医院了。许医生来了得先准备手术,我刚才打电话通知过允浩,估摸着一会也就到了。”

“那你快上去看着,我在下面等着。”老爷子脸色也是倏然沉重了许多,来不及多说,邵正泽直接大跨步上楼去。

紧跟在他身后一道上去,两人到了房间,靳允卿已经被安置在了客房的床上,被子往边上掀了一些,洁白的床单都是倏然间染红了一片,触目惊心。

“大衣得脱了,拿剪刀先剪开里面的衣服,帮他处理一下伤口,先止血再说。”简短的吩咐了一声,邵正泽俯身过去查看了一下,屋子外面匆忙来回都是脚步声,热水和药箱就放在床头,邵正泽亲自过去帮他处理伤口。

里面减下来的衣料直接扔到了盆子里,被鲜血染红的布料更是让屋子里几个人都是揪着一颗心。

手下的动作也是小心,邵正泽又将一块血布扔出来,一回头,看见徐伊人呆呆的立在门口,一时间愣了一下。

将手里的剪刀递给了边上的月辉,在水盆里给自己洗了手,他这才抬步过去将徐伊人往门外拥,语气低柔道:“时间晚了,你先在下面吃点东西,自己回房间睡觉。治伤有什么好看的,不要吓着自己。”

“他会没事的吧。”有些不安的问了一声,深知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徐伊人心中也是忧思深重,回头看了一眼,江蔚然依旧是僵硬的立在床尾,一时间心里又是说不出的心疼。

“不会有事的。放心。我在这看着呢。你先去吃饭,乖乖睡觉。”又是温声嘱咐了一句,伸手揽了一下她的肩膀,邵正泽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心疼。

这些天她着实也是受惊太多次了,这样想着,又是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咬着唇看了他一眼,徐伊人乖乖点头,先一步下楼去。

房间里靳允卿的伤口做了简单的清洁处理,许医生已经赶到了,匆匆瞥了一眼,脸色已经是凝重。

“不能再随意移动了。得在家里准备手术。”语调飞快的说了一句,许医生凑到近前进一步再检查,门外又是一阵匆匆的脚步声,靳允浩带着几个医生匆匆赶到了。

紧张的商议以后,靳允浩一抬眼这才看到江蔚然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连忙到了她近前,温声劝说道:“手术肯定有风险。我在这里守着呢,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手上的伤口也得处理一下。”

“不要。”紧抿的唇这会才似乎会说话一般,语调倔强的回了一句,她反而是趴到了床边去,语调带着些颤抖道:“不会有事的。允卿你不会有事的,听见了没有,我是蔚然啊。你不许出事!”

英俊瘦削的一张脸在灯光下惨白的一丝血色也没有,靳允卿的额头鼻尖更是渗出一层层的细汗来。双眸紧闭、薄唇微抿,此刻的他看上去已经是虚弱的不得了。

心里痛的要窒息,江蔚然伸手过去紧紧扣住他垂在床边的一只手,将脸颊蹭到他手背上,只一遍一遍流着泪喃喃低语道:“我在呢,我在呢,我在这里陪着你。”

几个医生面面相觑,靳允浩正是想凑上去再劝说两句,床上躺着的靳允卿却是慢慢的动了动唇,声音微弱的唤了一声“然然。”

江蔚然握着他的一只手被树枝划伤流着血,血水和泪水染红了同样白皙的两双手,她却是浑然不察一般,握着他不愿意松开一下。

靳允浩已是无奈,看了医生一眼,点点头示意准备手术。

掩了门,定定的站了几秒,出了房间的靳允浩心头却是有些酸涩难言,一年多以来,自个这素来文弱沉静的弟弟变得太多,而从小一起长大的江蔚然变化也是太大了。

允卿对蔚然的心思他从小也是察觉出一些,却是没想到不知不觉中这两人已经是走到了这一步。

身为靳家长子,他从小最看重的是家族名声、责任担当,男女之事也是从未投入过太多。从小将蔚然当成一个小妹妹,慢慢长大了以后有些许喜欢,一度也以为自己成年了会娶她。

可自从江母离世以后,蔚然一日一日的离经叛道,允卿常年去国外疗养,一来二去,以前的那些心思也是慢慢的淡了下去。

可眼下,看着这样厮守在一起的一对人,心头却是有些无法言喻的酸涩。

“不会有事的。也别太担心了。”边上的邵正泽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安慰了一句。

无奈的点点头,靳允浩却是一时间疑惑的蹙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些人做的?有线索吗?”

“允卿最近动静大了些。”事情牵扯上政坛,邵正泽自然不好多说,对上他若有所思的视线,语调沉着道:“留了一个活口。你要是想见他,一会让宋叔带你过去。”

“等他先醒了再说吧。”一母同胞,两人从小都是有些心理感应,原本今天下午就是有些坐立不安,此刻纵然着急,他自然也还是以亲生弟弟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从小伤痛不断,母亲原本就是为他操碎了心,眼下这一桩事情自己都是没敢透露一句,想到里面靳允卿虚弱无力的样子,一时间又是紧紧的拧着眉头。

大宅里一整夜灯光通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能睡着的却是没有几个。

手术完已经接近凌晨,直到半夜靳允卿依旧是昏迷着,邵正泽回了房间,徐伊人歪靠在床头睡着了。

在影视城最后几天难得安宁,回了家也是没能睡一个好觉,邵正泽心里说不出的心疼,上了床将她抱进了怀里,伸手除去她身上披着的外套,小人儿却是突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眸子,一脸迷蒙道:“阿泽?”

“嗯。”邵正泽轻声应了,拥着她入睡,小人儿神色愣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手术做完了吗?靳允卿醒了没有啊?”

“没有这么快,明天再看吧。”低声回答着,他怀里的徐伊人“嗯”了一声,却又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重新抬眸看上去,有些忧心道:“那江蔚然呢?”

“劝不动。允浩陪着她守在那边房间呢,别担心了,先睡吧。”声音低柔的回了一句,小丫头抿着唇乖乖的蜷进了他的怀里。

似乎是觉得不安,纤细的胳膊腿八爪鱼一样的攀在他身上,小脑袋抵在他的胸膛上,一张小脸也是蹭来蹭去,倒是似乎怎么睡都觉得不舒服。

伸手揽着她,又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肩,怀里的小人儿许久没有出声,就在他以为她已经睡过去的时候,却是听见她闷闷的开口道:“阿泽,我睡不着。”

“不困吗?”一只手停在她单薄却温热的背上,邵正泽轻声问了一句,徐伊人却是闷闷的摇头,有些苦恼道:“很困。可是我睡不着。我有些害怕。”

“怎么了?”将她从自己怀里拖起来一点,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凑近在自己眼前,眼见她清澈的眸子里都是带着深重的忧色,一时间更是心疼不已。

短短几天,她经受的事情的确是多了些,反应却是比自己想象中已经坚强了许多,此刻柔声说着“我害怕”依偎在他的怀里,却是让他一颗心都骤然柔软了起来。

“如果以后我们也有这样的时候……”情绪骤然间有些感伤,声音似乎都是带着些哽咽,徐伊人声音低低道:“如果以后我也意外出了什么事,你……”

话音未落,她已经是被他大力的拥了一下,嘴唇碰上了他的脖颈,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不要胡说。”被她这样的假设搅得心疼,只一想起第一次赶到废弃车间里看见的那一幕,他一颗心都是痛惜的发颤,双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肩膀,眸光灼亮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牢牢记着,我会第一时间赶到你的身边。所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之下,都不可以放弃希望,一丝一毫的泄气都不能有,知道吗?!”

看着她的目光明亮的惊人,扳着她肩膀的两只手也是力道惊人,他低沉的语气带着难以言表的郑重和坚定,就好像能预知未来一样。

这一刻他所倾注的力量和勇气,牢牢的扎根在她的心上,看着他,她愣愣的点了点头。

“乖。”似乎放心一般将她重新拥进了怀里,邵正泽也是一丝一毫的睡意都没有,怀里的小丫头仰起头在他的下巴上咬了一口,他低头凑过去含住了她递过来的唇。

牙关抵在一处,紧紧相拥着的两个人心里都是带着些复杂情绪,彼此汲取着对方灼热的气息,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房间里灯光朦胧,外面的大厅却依旧是亮着灯,靳允浩端着一杯温水进了房间,眼见江蔚然还是保持着自己离开时的姿势跪坐在床边,一时间更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五六个小时,握着允卿的手,她连移动一下也不曾,眼睛里的泪水滑落着滴到两人紧握的手上,这样的她,当真是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蔚然。”出声唤了一句,江蔚然好似已经痴了,看着靳允卿苍白的一张脸,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靳允浩又是开口唤了一声,伸手过去拉她,语气无奈道:“允卿会没事的。你先起来喝口水,休息一下。这样下去会把自己给折腾坏的。”

“允浩哥。”女孩转过头来梦呓般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靳允浩神色愣了一下,她已经继续开口道:“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傻。都是我拖累的他,如果不是我,那些人根本不会伤到他。”

“和你没有关系。”靳允浩蹙着眉说了一句,声音低低的安慰道:“你不要想太多了。那些人是冲着允卿来的,不怪你。听话,喝了水去旁边房间睡一会,我保证,明天早上你醒来他就醒了。”

语气低沉柔和,他一时间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起玩闹的日子,每当她倔强的不听话,他总是这样的哄劝,每次听见他的保证,她都会信赖的点头照做。

可这一刻,她却是执拗的摇头,语气低低道:“不。我要守着他。我要等他醒来,醒来不能第一眼看见我,他会担心的。”

声音里一时又是带上了哭腔,转过头执拗的盯着他苍白的一张脸,江蔚然一颗心更是痛的无法呼吸。

枪声是她的噩梦,上一世临死的时候,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冲过来紧紧将自己拥抱,耳边一阵接一阵的枪响打穿了他整个瘦削的脊背,他陪着自己湮没在沉沉的黑暗里。

天知道刚才一片漆黑中传到耳边的枪响让她有多怕,他原本就已经受了伤,她以为两个人会和从前一样,再一次共赴死亡。

跪在床头神色痴痴的看着他一张脸,即便此刻在昏迷之中,他依旧是紧紧的锁着眉,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脸颊上全无血色。

从小就是如此,苍白瘦削的不像话,一起玩的时候,跑两步他比自己喘的还要厉害,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更喜欢黏着健康活力的靳允浩。

允卿他,一定默默地失落过许多次。

只是这样的想象都让她说不出的自责,也不愿意去顾及太多,她流着泪凑过去,小心翼翼的亲吻他苍白的脸颊,一寸一寸的逡巡,带着颤抖和自责。

眼前的画面刺眼又动人,靳允浩有些不堪忍受,移开视线,转身出去拉上了门。

许是因为心中挂念太甚,她的泪水流到了他的唇角,顺着她的亲吻又流到了他唇齿间,一遍一遍的唤醒他的神智。

天快亮的时候,靳允卿抬起了沉重的眼皮。

麻醉药效已经过去,胸口肩膀都是剧痛难耐,目光对上正看着他的一双泪眼,他扯动唇角,露出个有些虚弱的笑意,轻轻唤她“然然。”

江蔚然一时间呆怔,他被她握着的一只手又是动了动,江蔚然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道:“别动。你这只手扎着针呢。”

“想摸摸你。”靳允卿扯动唇角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她却是直接凑过去用脸颊在他脸上蹭了蹭,语调无比温柔道:“你别动,不要扯动伤口。”

静静的用目光注视着她,靳允卿一时间心中也是异常柔软,抿了抿唇,唇角勾了一个柔和的弧度,就和他一惯在她面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揪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江蔚然眼睛里的泪水却反倒是越发的汹涌而出了,跪在床边的两条腿都是有些僵硬,她却是凑到他的唇边,啜泣着去吻他苍白的唇,靳允卿心疼不已,却也是没有再说话,柔情的回吻着她。

她滚烫的热泪滑落到两人唇齿间,心脏都是紧缩的疼,他紧紧的蹙起了眉头。

觉察到身下的他有些喘,江蔚然怔怔的离开了他的唇,靳允卿却又是微笑,目光环视了一周,她已经是连忙开口道:“这是邵家。允浩哥已经来了,在门外。”

靳允卿微微愣了一下,一时了然道:“是。邵宅在附近。”

两人说话间靳允浩已经是再次推门进来,眼见床上的他已经睁开了眼,连忙凑了过去,语气关切道:“感觉怎么样?”

“还好。”靳允卿微笑着说了一句,他心里又是止不住深深的叹息和心疼。

这个弟弟从小就是这样,体弱多病、伤痛不断,可每一次从昏迷中醒过来,他也总是这样两个字。

以前是为了让家人放心,现在……

他目光落到了边上的江蔚然身上,不过出去又进来一个工夫,她眼眸里都是有了神采和光亮,一张脸却依旧是脏污,划伤的一只手也是没有处理。

轻叹一声,靳允浩忍不住又一次开口道:“蔚然先去休息一下,允卿已经醒了。这里有我。你手上的伤口……”

他话音未落,靳允卿已经是有些意外的看过去,分明是柔和又关切的目光,江蔚然一时间却是眼神闪躲起来,低声道:“我没事。我陪着你。”

有些痛惜的注视她,可她将一只手直接藏到了身后,靳允卿一时间越发无奈,看着她语气柔和道:“乖。我没事。哥在这里呢,我们说几句话。”

沉默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到了靳允浩身上,她这才轻轻点了头,另一只手提了床头的小药箱,转身去了门外。

目光从她离开的背影上收了回来,靳允卿脸上柔和的笑意散了一些,靳允浩已经是凑近一步开口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回家路上有人跟踪,被迫改了道。谁知那些人倒是早就替我算好了路线一样。”声音低缓的说了一句,靳允卿眼神里的冷意连他看了都觉得分外陌生,一字一顿道:“我身边的人可能是出了问题。我受伤的事情得先瞒起来,还有蔚然……”

目光不自觉落到了虚掩的门口,他声音更低更缓更清晰道:“多派几个人暗中护着她。这一阵子估计也太平不了了。”

“伤你的是哪一派,心里有人选吗?”靳允浩点点头又问一句,半夜里上来的消息说是留下的一个活口没了,他就是察觉出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麻烦一些。

“呵……”床上的靳允卿扯出一个冷笑来,一字一顿的吐音道:“要是我所料不错,应该是姚家。左右手被卸掉,姚成轩有些失了方寸。”

“那行。我先遣人去探探,这几天你先好好养伤。这里很安全,让蔚然陪着你,也暂时先不要移动了。你受伤的事情我没有告诉爸妈,估摸着今天得通知一下爷爷。”

“好。”靳允卿应了一句,门外的邵正泽刚好进来,天色已经渐渐亮了,他醒过来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

坐在二楼小客厅的沙发上给自己处理手上的伤,拿着镊子的江蔚然微微蹙着眉,耳边传来一道低柔试探的女声。

“我帮你吧。”徐伊人看着她也是蹙眉,抬头看了她一眼,江蔚然愣了一下,轻轻点了一下头。

手掌被树枝拉开了一道斜口,掌心的嫩肉都是翻到了外面,因为她一直没去管,此刻展露在徐伊人面前的伤口更是让她都觉得疼。

拿着镊子小心翼翼的帮她取走粘在上面细碎的附着物,用棉签抹药水清洁的时候江蔚然额头上都是疼的冒出细汗来,等终于清理好给她用纱布包扎上,徐伊人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谢谢了。”看着她展露出今晚第一个笑意,江蔚然这下才是慢慢放松了下来。

“他醒了吧。”徐伊人迟疑着问了一声,看向她的眼神却是肯定。

这种感觉感同身受,若是里面的人没有醒过来,她哪里会出来坐在这里给自己处理伤口。

“肯定会没事的。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都没有闭眼,去旁边房间里休息一下吧。一会醒来吃点东西,才有精力继续照顾他。”声音轻柔的建议着,看着她的江蔚然一时愣了一下。

目光落到门口,刚才进去的邵正泽也是没有出来,自己进去也似乎并不合适,这才轻轻点了一下头。

“手上有伤,一会你洗漱也不方便。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叫我一声,我就在楼下。”拿了一套崭新的长袖睡衣放在床头,二次进来的徐伊人又是语气关切道:“要是想换衣服就先穿这一套吧。我没穿过,不过很宽松,你穿着估计差不多。阿泽说他暂时不宜挪动,你们可能会呆几天,想要什么东西了你就和我说,不要客气。”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番话,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却是让江蔚然忍不住笑了一声,开口道:“你一向都这么唠叨么?”

“呃……”还在左右环顾思索缺什么的徐伊人愣了一下,也是失笑道:“也不是吧。你话少我只好话多一些,互补嘛。”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修罗魅、蝶舞醉依然、yafei881,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话说,昨天好多不冒泡的亲也出现给阿锦送月票鸟,感谢大家么么哒。阿锦会加油滴。咳咳,原本以为月中就可以结婚鸟,但素脑洞越开越大,竟然还木有结婚,阿锦会加快步伐的。

这个月影后在努力月票榜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啦,所以以后有票票都不要忘记阿锦哦。么么哒,会继续加油滴。

今天中午估摸着要给群里写个小剧场,所以下午的二更最迟会到七点,广而告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