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新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允卿在邵宅里住了三天,一转眼,到了除夕这一日。

纷纷扬扬的大雪从昨天夜里开始下,等早上起床,窗户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此刻站在门口抬眼眺望,远处近处都是一片寂静安宁。

邵宅,就好像冰雪世界里一个与世隔绝的温暖城堡。

“小姨姨!”身后一道清亮的童声传了过来,她循声回过头去,“啪”的一声一团落雪正中额头,不远处的捣蛋鬼小郁成拍着手跳着笑着欢呼道:“耶。打到了耶,打到了耶!”

“郁成!”身后一道带着薄怒的低沉声线传了过来,小郁成朝着徐伊人飞快的吐了吐舌头,就地又捏了一个雪团,攥在手心里,一蹦两蹦的到了一棵落满雪的大树后面,朝着邵正泽挤眉弄眼道:“你又来帮小姨姨了。打不着我打不着我!啦啦啦!”

“疼不疼?!”眼看着她无奈的蹙着眉揉额头,邵正泽自然是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把这个刚来了一天半就欺负徐伊人无数次的熊孩纸倒提起来狠狠的打屁股。

“嘻嘻,没事!他才几岁大,怎么可能打疼我?”徐伊人眼看他一脸担忧,好笑着说了一句,心里也是哭笑不得。

老爷子有两子一女,邵正泽的父亲邵端在政界,长子邵阳在军中,另外有次女邵婧却是自由人士,从小喜欢冒险和摄影,跟着自己志同道合的外国老公一年四季全世界各地跑。

邵婧没有孩子,因而算上邵正泽,邵家孙子辈也就三个男人。

两个堂哥也是双胞胎兄弟,邵正杰跟着父亲邵阳从军,邵正英却是稳打稳扎的落在政界。

随便哪一个都是一年四季也难见几面的大忙人,就连过年,眼下也只有邵正英先一步将自个五岁多的儿子小郁成送了过来。

眼下也不过来了一天半,却已经是将大宅折腾的人仰马翻。

大清早起来给花园里挖了一个小坑骗月辉过去绊了一跤,拿着记号笔给小奇画了一对熊猫眼,用剪刀剪掉了白露长长的胡须……

当然,他最爱欺负的还是看着就十分软萌的徐伊人,上一次原本就见过面,这一次更是一点也不认生。

“小叔叔又要和姨姨玩亲亲了吗?”此刻的小鬼头从树后探出一个脑袋来,却是伸出胖乎乎被冻的通红的一只手捂着眼睛,从指缝里偷看着这边的动静,小模样说不出的狡黠。

“去去去,屋里玩去。”邵正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此刻哪里还有前几天想着要一个孩子的旖旎心思,要是小孩子都和这小鬼头一样,将来还不得欺负死她的丫头。

小郁成自然是一点也不怕他,“哦”的喊了一声,手中攥了半天的雪团“嗖”的一声就朝着邵正泽的身子飞了过来,然后,在他一脸得逞的笑意中,邵正泽伸手直接将飞到腰间的雪团攥到了手里。

小郁成目瞪口呆的立在原地,不过几秒,却是倏然间跳了起来,欢呼道:“好棒好棒!”

话音落地,又是蹦跳着到了邵正泽的边上,凑上去蹭着他的大腿道:“小叔叔不要生气了嘛!人家不是说打是亲骂是爱嘛。喜欢小姨姨我才打她的?”

“嗯?是吗?”邵正泽垂眸看他,简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是啊是啊!打是亲骂是爱!小姨姨你说是不是?”小鬼头左右晃着脑袋,黑葡萄似的眼珠儿滴溜溜看着徐伊人,一脸期待的咧着嘴笑。

“是呀!打是亲骂是爱!姨姨打你两下好不好?!”话音落地,她伸手做了一个要拍他屁股的假动作,小郁成“啊”的一声大叫,笑着跳着挣脱她的手远远跑开。

徐伊人跳着脚追了过去,两个人在落雪的树枝间一阵你追我赶,边上看着的邵正泽情不自禁的露出宠溺的微笑来。

过了新年的徐伊人二十四岁,正好是本命年,老爷子已经提前给她准备好了许多喜气洋洋的衣服物品。

眼下她穿着的正是一件大红色的小棉衣,头上戴着一顶软绒绒的深红色毛线帽,越发衬得一张巴掌小脸粉雕玉琢,奔跑在雪地间,嘻嘻哈哈的她就像一团红色的火焰。

青春飞扬、活力四射,一时间,想起马上三十岁的自己,一向沉稳冷静的邵正泽也难免感到蛋蛋的忧桑……

正是喟叹之际,边上却是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徐伊人一把将跑累了的小郁成抱进了怀里,两个人踉跄着坐到了雪地上。

“阿泽。”抬眼看见他木木的站在原地,黑色的大衣裹身,挺拔笔直的好似一棵青松,徐伊人又是忍不住笑,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邵正泽抬步到了两人跟前。

“明天过年呐。需要给粉丝们送去新年祝福才是,咱们拍照吧。”弯着眉眼,徐伊人笑眯眯的说了一声,歪倒在他怀里的小鬼头已经是出声欢呼道:“好呀好呀,照相咯照相咯!”

话音落地,小郁成踉跄着跑到屋子里面去,将正好往出走的月辉给拉了出来,帮着三个人拍照片。

第一张,小鬼头窝在徐伊人的怀里,两个人都是双手握成拳,抵在脸颊两边,嘟着嘴对着镜头卖萌,大总裁不会卖萌,长臂一挥直接将两个人搂在怀里,叠在一起的三个人看着说不出的搞笑。

第二张,邵正泽依旧是酷酷的立在雪地里,徐伊人踮着脚,纤细的手指伸过去捏着他两边脸颊,大总裁一脸无奈,小郁成却是抬手揪着徐伊人的红棉衣,一副被遗弃的可怜样,也是十分有趣。

第三张是抓拍,徐伊人弓着腰笑着向前,小郁成凑过去在她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邵正泽蹙着眉看他,一张俊脸上就写了“谁允许你亲了”几个大字。

接连又拍了几张,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邵正泽却是一脸黑线。

“小叔叔,你过来,快过来。”正在他出神之际,小郁成已经是揪着他的裤腿开口道:“趴下趴下,趴在雪地里,我们三个一起做一个打枪的动作。”

“不要。”邵正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眼瞅着兴致高涨的两个人已经平平展展的趴在雪地里,徐伊人戴着深红色的毛线帽,小郁成也是戴着藏蓝色的小毛线帽,两张粉雕玉琢的脸都是因为玩闹而变得粉扑扑,看着就像熟透的红苹果引诱人过去咬一口。

在他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月辉也是拿着拍照的相机傻乎乎的趴倒在雪地里他们两人的对面,三个人一起胡闹的节奏。

“来嘛来嘛,小叔叔。最后一张,就拍最后一张好了。”小郁成一边撕扯着他的裤腿,一边狗腿的讨好道:“我知道你会打枪啦。快点趴下来教教我们,摆一个酷酷的吊炸天的姿势,快些快些……”

邵正泽被他揪的无可奈何,已经趴倒在雪地里的徐伊人回过头来,可怜兮兮的嘟着嘴看了他一眼。

大总裁乖乖趴了下去,和徐伊人将小郁成夹在了中间。

“眼睛看着月辉,两只手就像这样,瞄准。砰!”随着邵正泽最后一个字音落地,三个人同时“瞄准”月辉,给他了三颗枪子。

“艾玛,阵亡了!”月辉配合的调笑一声,脑袋朝下,趴倒在雪地里。

三个人从地上起身,徐伊人窜到了他面前,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吧唧”一声,在他脸颊印了一个吻,更是惹得边上的小郁成抿着嘴直笑。

男的俊女的俏,就连小郁成也是遗传了邵家人优良的基因,半大的孩子已经是眉目周正、英气勃勃,照片连修一下都不用,月辉打上了新年祝福语,直接发了一条图文长微博。

正值寒假,又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一大早就在微博下开始刷屏,薏仁粉一个个比平素还要欢腾许多。

猛不丁蹦出的一长溜照片直接闪瞎人眼,一个两个排着队又开始新一轮的刷屏。

我不是大猫:“艾玛,伊人和总裁什么时候生了小孩,我肿么不知道?!”

秋水伊人:“艾玛,小孩怎么都这么大了!我也不造啊!”

打瓶酱油:“总裁和伊人不会是先孕后婚吧!艾玛,太劲爆了有木有!”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楼上的三个蛇精病,这孩纸分明都五六岁了好伐,那时候小伊人才十八。真为你们的智商感到捉急!”

我是亲妈粉:“就素就素,我闺女酱紫乖,怎么可能未婚先孕嘛。照片好漂亮,啦啦啦……”

伦家好羞涩:“伊人的红帽纸萌萌哒!”

我是赵金燕:“嗷嗷嗷,总裁打枪的样子酷毙鸟。艾玛笑尿了,谁设计的他们这些造型哇,亮瞎人眼有木有!”

蛇精病不解释:“我不说话!舔屏!使劲舔!狠狠舔!加油!口水三千丈哇,啦啦啦……”

粉丝圈闹得一片欢腾,小郁成抱着平板窝在沙发上,一边嘻嘻哈哈的笑着,一边就朝着徐伊人开口道:“哈哈,小姨姨的粉丝都好可耐哦。瓦好喜欢她们肿么办?”

“小鬼头,你才多大,说人家可爱。”有些嗔怪的点了一下他的额头,徐伊人一阵哭笑不得。

“嗷嗷嗷,面粉沾了我一脸。”小郁成笑喊了一句,就朝着沙发角躲了过去,徐伊人将手边一个干净的一分钱硬币塞到了手中的饺子里。

到了过年,老爷子给家里许多帮佣都是放了假,基本上留着的也就是常年呆在邵家的一众人。

眼下的宋征有一手好厨艺,三两下准备了晚饭,几人包着的饺子却是给明天一早准备的。从前这些事都是在厨房做,不过徐伊人跟着帮忙的时候,调皮捣蛋的小鬼头总是在厨房里绊脚。

无奈之下,她索性连阵地都转到客厅了。

此刻老爷子和邵正泽坐在边上看新闻节目,怕冷的白露就蜷在她腿边,手下一个个饺子成型,小郁成瞄了一眼,又是凑过去一脸惊喜的开口道:“小姨姨,我发现了。你包的是金元宝。”

白软的面皮裹着馅,一个个鼓着肚子的饺子立在盘子里,看着喜气玲珑的不得了,侧头瞟了一眼,老爷子都是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呃……”徐伊人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个形状是她跟着郑妈妈学来的,不是祈愿着财源滚滚咩。

不过,邵家好像不差钱……

正是胡思乱想着,厅堂外面却是传来了几声爽朗的笑声,坐着的一众人回头看过去,赶回来的几个人已经走了进来。

“爸、妈,正英哥,郁清姐。”徐伊人笑着唤了一声,几个人看着她却是愣了一下,齐齐一笑。

徐伊人正是纳闷,忍不住伸手拢了拢头发,坐在她边上的邵正泽已经是好笑的抽了一张纸巾帮她擦去脸上沾染的面粉,一边声音低柔的开口道:“面粉弄到脸上自己都不知道,小花猫一样。”

“喵呜……”蜷在沙发上的白露抖着身子站起来,应景似的冲着他叫了一声,几个人笑的更欢了,郁清一脸无奈的看向自个儿子,虎着脸道:“这猫儿的胡须是不是被你给剪掉了?我收拾你个捣蛋鬼。”

“不是我不是我,小姨姨剪掉的。”扔下平板在大厅里撒着欢的跑着,小鬼头更是信口胡诌,直接将过错推到了最好欺负的徐伊人身上。

“这混小子。”老爷子没好气的看了正追赶的母子二人,朝着邵正英开口道:“你们家这小子来了没少欺负我们伊人,得好好收拾收拾。”

话音落地,又是抬眼看向了正相对而立的邵正泽和徐伊人,说完话的邵正泽温和带笑,徐伊人同样是抿着唇笑,一张脸却是有些红,估摸着是羞的,老爷子脱口而出道:“混小子像正英,估摸着伊人生了娃娃肯定像我们家阿泽,从小就乖。”

在赶回来的堂哥面前,自己立马又成了老爷子口中“我们家”的,邵正泽一脸黑线。

被当众打趣的徐伊人一张脸却是更红了,对视一眼,邵端和张昀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平日忙碌在外的时候,两人也是偶尔瞄几眼电视,江北卫视热播的电视剧,华夏台晚间黄金档节目中插播的广告,一不留神就出现在眼前的新闻头条,自个这儿媳妇冷不丁的就会冒出来。

时间一长,他们竟是觉得徐伊人一直就陪在他们身边,反正就是突然就会出现,一不注意就会看见,眉眼弯弯的笑着,倒是比他们儿子出现在眼前的机会多多了。

她公众形象好,两人自然也是越看越喜欢,再加上这一向和他们不甚亲密的儿子越来越多的展露笑颜,心里更是对她满意非常了。

尤其在张昀的眼中,能让邵正泽产生这样的转变,她简直居功至伟。

“新的一年,祝太爷爷笑口常开,吃嘛嘛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小郁成清亮干脆的童声在饭桌上响起,热热闹闹围聚在一起的一众人都是笑着举杯,一来二去,心情好的老爷子多喝了点,吃完饭就有些醉了。

老爷子拉着儿子孙子说话,小郁成在屋子里欢腾的跳来窜去,电视上欢声笑语传到耳边,徐伊人也是喝了一些,抬步到大厅外面透透气。

厅外也是灯光明亮,从花园一直通往大门外,大雪骤停,外面越发寂静,脸上有些晕晕的,徐伊人抬眼巡视一周,一个俊俏笔直的身形出现在眼前。

邵宅有些人是常年不离老爷子的,宋征和月辉都是,刚才吃饭的时候,一众人也是直接围了两桌,月辉似乎也喝了不少。

开口唤了一声,正出神看着雪景的月辉回过头来,灯光下立着的她正是目光柔和的看了过去,笑意弯弯的眼睛亮亮闪闪的,和记忆中一道小小的身影重合了。

“你们是从来都不回家吗?”没有听他说起过家里,也没见他打过电话,徐伊人一时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没有家。”喝了些酒,月辉也是有些淡淡的惆怅,目光不知落到何处,慢慢开口道:“刚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和妹妹因为车祸一起去了,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当了兵,被挑选来就一直跟着老爷子。”

空气里一时间都是有些沉默,徐伊人有些愧色道:“对不起啊。”

“没事。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月辉笑着说了一句,一时间却是又想起了小他三岁的妹妹,也是喜欢笑,小丫头鬼精鬼精的,每次出去玩,没走几步就喊累,要他拖着往回走。

徐伊人也就小他两岁多,刚来大宅的时候就是跟着老爷子,自然是时常见到她,可原本沉默少语的一个人存在感和薄弱,却是也会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带着这样盈盈的笑意。

月辉有些释怀的笑了一下,身后找出来的邵正泽将手上一条围巾围在了徐伊人的脖颈上,看了一眼月辉,又看了一眼徐伊人,一时笑道:“怎么闻着都这么大的酒味,外面冷,快点进屋。已经冲了热茶,也好去去酒劲。”

“嘻嘻,说我们呐,你身上也是。”踮着脚揪着他的衣领,小狗一样的凑过去闻了两下,徐伊人笑的更欢了,往前跨了一步,却是有些站都站不稳,趴在了他的臂弯里。

“进屋吧。这丫头估摸着又醉了。”邵正泽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朝着月辉点点头,扶着她先一步进去。

老爷子也是喝多了,缓了一会被众人扶下去先睡了,刚才也不过是父母俩拉着他讨论婚礼的事情,都是大忙人,眼下只剩下两个月,难得聚在一起,有些事情都是要提前操办。

徐伊人从小住在他们家,光是娶亲这一项要不要办都是有争议,说了半天也没敲定出一个最终结论来,他四下一看,才发现这人自个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扶着她往屋子里走,还没到房间,小人儿又是将围巾扯了下来往他怀里塞,一边嘟囔着,“好热呀。”

外面站一会再进来自然是热,邵正泽又是好笑,伸手解了她大衣扣子,将她整个人直接抱到了房间。

怀里的小人儿不老实,一张笑脸红扑扑,咧着嘴对着他咯咯直笑,两只小手直往他衣服里塞,将自己的脸颊凑过去,就在他胸膛上蹭呀蹭,一边扶着她的手,还要捧着她的脸,帮她脱着衣服,怀里的小人儿太闹腾,邵正泽一时间都是有些手忙脚乱了。

正是弯腰帮她拉掉裤子,小人儿却是突然捏着他的脸,将他整个人推倒在了床上,裤子褪到了腿弯,她一起身就在他身上绊了一下,直愣愣摔到他身上。

绵软娇柔抵在他唇角边,邵正泽呼吸一窒,她又是胡乱的往下腿,手指摩挲着他的唇,眼睛水水亮亮,垂眸看了他一眼,香甜的小舌就横冲直撞的塞了进去。

口腔里都是清冽的酒香,她呼出的气息却是灼热,牙关抵着牙关,舌尖勾着他的就是一通胡乱的翻搅着。

紧紧搂着他娇软的小身子,上面下面的衣服都还挂在身上,她柔软的腰肢却是光裸滑嫩,无意识的轻扭着,邵正泽手掌紧紧的扣上去,翻身将她压在了下面。

“阿泽。”似乎是捏他上了瘾,徐伊人又是撅着嘴在他脸颊上拧了一下,手下没有轻重,邵正泽凑着眉紧紧扣着她的手指举过了头顶反手压了下去。

被禁锢的动弹不了,小人儿不满意的看着他轻喘咬唇,邵正泽眼眸里的火焰越发窜动升腾了。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修罗魅、?薇vi、小女人jin,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