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婚纱【求月票啦啦】/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禁锢的动弹不得,小人儿不满意的看着他轻喘咬唇,邵正泽目光深深的看着她,眼眸里的火光越发升腾流窜了。

她红艳艳的唇带着些微肿,水润润的,像沾着水的樱桃,眉眼温柔的看着他,娇弱无力的样子让他的力道不自觉的收了一些。

揪着他的衣领,徐伊人将醉未醉,一双水亮的眸子里光华潋滟,轻轻挑起的眼尾十分妩媚,声音带着些哑,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挣脱了他的手。

将聚拢在脖颈处的上衣扯了下来,柔软的头发倏然间凌乱飞扬,她挺起身子紧紧抱住了他的脖颈。光裸的身子被他拥紧,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拉扯他的衣服,徐伊人心尖都是有些发颤了。

给靳允卿治伤以后,许医生顺带着给家里一众人做了身体检查,心里头有疑惑,她偷偷问了两个人一直没有宝宝的事情。

很少有措施,每次情动,她也不好意思说。可一年多两人也都没有任何动静,有时候想起来,她难免又有些担心。

没有想到他会为了自己做到这一步,国内这种药都是很少见,虽然许医生保证说用药很先进,停用以后最多三四个月就可以慢慢恢复正常,她还是觉得说不出的心疼。

家里面也就小郁成这么一个小孩,邵正泽虽说看着对他也是带着些凶巴巴,可无奈的眼眸分明昭示着他对孩子的喜爱。

他马上到了三十岁,却因为自己,从来提都不提孩子的事情。

真的是太自私了啊,一心想着往上走,原本两个人也慢慢都是聚少离多,她竟然还只是整天糊里糊涂的享受着他的宠爱。

一只手紧紧抱着他的脖颈,光裸的身子蹭着他,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双眸子水光泛滥,手指打颤的解着他的衣服,她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过一个孩子。

从她拍摄《顾青舒》开始邵正泽都是没有服药,她也是默默叮咛许医生再给他的时候换成一般的保健药。

为他生个孩子吧!

成了她这几天心里翻来覆去的唯一想法。

有他一样好看的眉眼和鼻梁,长在他身边,将来肯定也会像他一样的优秀。

如果是女孩,她会是邵家人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如果是男孩,他会长成俊俏而挺拔的小小少年。

单是想一想,她一颗心都是滚烫而灼热。

邵正泽的衣服被她直接扯掉扔了下去,两个人紧紧拥抱,滚进了被子里。

胳膊腿都是像藤蔓一样的不断缩紧,缠着他的小人儿执拗而火热,埋首在她汗湿滑腻的脖颈间,邵正泽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呼吸,唤着她的名字,声音都是嘶哑而干涩。

空气里的温度节节攀升,分明是冬日,恍惚间两人却都是坠落在盛夏的热浪里,一波接一波,至死方休。

……

《顾青舒》的拍摄进程很赶,按着原计划过了初五就需要继续开工,可因为云和的身体状况需要多休养些日子,剧组将拍摄日程继续推后了一星期。

一年到头需要按着排开的通告工作,明星的休息时间实在也少。

尤其到了新年前后,电影以及电视节目的黄金时段,许多需要上节目的明星更是一丁点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寒假期间,《赫连王妃》在江北电视台热播,收视率自然是节节攀升,几度创下收视新高,徐伊人、徐尧连同剧组的一众主要配角都是红透了半边天,各种广告邀约、商业活动邀请函自然更是接踵而至。

可因为老爷子的极力反对,徐伊人心里原本也是放了心事,在家里安安分分的休息了一个星期,到了年初八这一天,才是第一次回到公司。

此刻,坐在唐心办公室,想到接下来几天自己依旧是无所事事,一时间倒是有些无聊了。

对面的唐心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还来不及说话,她已经是紧紧蹙眉道:“距离《顾青舒》开拍还得四五天,意思我还是继续回家里休息么,要发霉了都!”

“让你休息还不好,多少人这会都盼着能休息一下呢!徐尧、上官烨、邓菲菲眼下一个个都忙得跟陀螺似的,要是听见你这话,不呕死才怪!”挑眉笑了一下,唐心目光落到了她边上斜靠在沙发上的月辉身上,一时间当真是有些忍不住了,索性直接开口道:“其实接下来几天倒也不是没有日程安排,不过算不上工作就是了。”

“哦?”好奇的抬眼看了过去,月辉已经是笑着将自己手上的平板电脑递了过去,慢悠悠道:“看见没?三少帮你搞的活动,只要确定了人选,估摸着这几天就可以一起和你拍婚纱照了。”

“啊!”心里更是不解,徐伊人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了眼前的屏幕上,自己的个人官方微博上,随便瞥一眼,都是“啊啊啊”、“嗷嗷嗷”这样完完全全的薏仁粉表示惊叹的语句。

“粉丝伴娘团,”指着屏幕上方的几个字读出声,月辉开口解释道:“眼下粉丝圈正在进行公开投票,形象、气质、年龄、热忱度,各方面指标最优秀的十个薏仁粉,会作为你的伴娘团出现在你们的婚礼上,呐,粉丝圈已经疯了……”

想起邵正泽提议的时候,一大家子人都是目瞪口呆的表现,月辉都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从第一次见面这三少都是高冷淡漠一个人,倒是没想到,也有这样为一个女孩子花心思的一天,简直是浪漫深情的代言人啊!

“粉丝伴娘团?”神色有些迷惘的看了笑意融融的唐心和月辉,徐伊人心里的感觉有些难以言喻,纤细的手指不自觉摸了摸鼻子,迟疑道:“那没能选上的薏仁粉怎么办,这个不会很奇怪吗,其他人得有多失落?”

“嗨,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甄选很严格,而且是你个人官网上所有注册用户的公开应征和评选,无论能不能选上,矛盾基本上都会消弭于零的。”好笑的说了一句,眼见她的表情依旧是有些复杂,哭笑不得的样子,唐心更是开口劝慰道:“你的粉丝,你自己不了解嘛。婚礼这么大的事情,哪个忍心让你为难?我可是早上默默观察了一下,能主动参与应选的,基本上都是过了第一关,外形条件不符合的,没有一个人跟上来凑热闹。”

“可不是!”月辉紧跟着应和一声,神色更是带着些挪揄道:“而且就算选不上也不要紧嘛。你知道眼下娱乐圈哪句话最流行吗?”

“哪句?”徐伊人更是一头雾水了。

这几天在家里乖乖陪着老爷子,她基本上也没有怎么上网,眼下竟是觉得和世界脱轨了似的。

“席开三千,情定三生。”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满含戏谑的男声,上官烨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跨步进来,对着她温声解释道:“你们家的邵总裁,届时会在你们举行婚宴的酒店摆上三天流水席,这手笔,赤裸裸的炫富啊!太任性了!我劝你这几天还是不要参加活动的好,羡慕嫉妒恨的人太多了,估摸着女人们的目光都能烧死你!”

“哎哎哎,怎么说话呢?!”唐心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扔了一本杂志过去,自己却是忍不住捧着心喟叹道:“不过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死上几回也值了!简直太阔气太粗暴了有没有,钱再多也不带这么烧的!”

“呃……”徐伊人一时间大脑有些短路了。

“咳咳,别打趣了。她脸皮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月辉笑着挥手制止了一下,目光对上徐伊人,却是也忍不住无奈点头道:“的确太任性了一些。活脱脱给你拉仇恨值啊!想来也是个盛世大婚,理该载入史册!”

徐伊人彻底语塞,门外却是传来两声清咳打断了正调侃的几个人。

邵正泽挺拔笔直的立在门口,身后的王俊憋着笑,屋内的三个人也是忍不住偏过头去憋笑,他一本正经的走到了徐伊人的面前。

神色羞窘的看着他,眼前的小人儿一张脸涨红的就像熟透的番茄,邵正泽低笑一声,揉了揉她的头发,语带商量道:“婚纱礼服已经到了,先跟我过去看看?”

“嗯。”神色呆呆的应了一个字,徐伊人有些愣,同手同脚的跟在他身后出去,屋子里的三个人猛地发出一阵爆笑。

“呐……”跟着他一路出门,无数艳羡目光落在她身上,等两个人上了车,徐伊人才是反应过来,感情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蒙在鼓里。

心里有些郁闷,被邵正泽伸手直接搂紧在怀里,她倒是一时间一句抱怨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老爷子很看重她的本命年,眼下身上穿的依旧是一件红色的薄款的羽绒服,亮眼的大红色像一团火,更衬的她一张巴掌小脸雪一样的莹润剔透。

也正是因为适逢本命年,上了年纪的老爷子更是请人专门替两人算了生辰八字,判定这一年结婚无碍,最终选中了四月二十六这样一个黄道吉日。

此刻,被邵正泽牵着手一路带到了试婚纱的地方,她依旧是有些胡思乱想,直到……

“邵总裁来了!”

“可不是可不是,真的是男才女貌,璧人一对啊!”

“羡慕死了,有木有!”

耳边一阵低低的惊叹声传来,一抬眼,相貌姣好的导购站成两排,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

正是上一次她试过旗袍的地方,靳家的产业?

心里一时反应过来,两列导购已经是齐声笑道:“邵总裁好,邵夫人好!”

邵正泽示意性点了点头,徐伊人有些羞,脸红着笑了笑,疾步过来的店长已经是客气有礼的笑道:“邵总、邵夫人来了,这边请!”

三个人在前面,两个导购小姐快步跟了上去,落在后面的一众人更是忍不住压低声音尖叫道:“啊啊啊,要疯了!这样的手笔真是吓死我了!”

“羡慕死了有木有!有钱人的世界,真的是看不懂啊看不懂!”一个两个跟着应和点头,店长带着两人一路往里走,眼前的一块地方相当宽大,明亮的水晶灯照耀着,带着些暖黄的灯光将整块圆拱形的里间照亮的好似一个温暖的宴会厅,只是,这厅堂里眼下只有他们几个人而已。

正中间放着圆形的褐色软皮沙发,大理石的地面光亮可照出人影来,一面宽大的镜子镶嵌在墙壁一角,整整两面墙都是用厚重的滚边刺绣帘子遮挡着,店长笑了一下,两个导购员到了两边,将厚重的帘子一路推了下去。

随着她们高跟鞋踩地的声音越来越远,原本微笑着的徐伊人彻底目瞪口呆了。

长长的两面墙,各色礼服应有尽有,每种颜色划出一个区域,在她面前,整整形成一个不知道有多少米的半圆弧形。

太……烧钱了……

她当真是有些大脑短路了。

“邵夫人真是好福气,这九十九件礼服可都是国际著名设计师亲自设计裁制的,一般人想求得一件都是难的不得了,每一件衣服都是按照您的尺寸量身定做,您看上了哪件先试一下,选出第一批的,也方便接下来拍婚纱照。”三十多岁的店长说话的语气恭谨小心的不得了,目光落在她身上,心里都是忍不住的惊叹感慨。

随随便便一件礼服都是让一般女人望尘莫及,哪一件都可以当做压箱底的宝物珍藏一生,九十九件……

哦,不,人家只是结婚这一次需要这么多来挑选而已!

此刻再回想起这几天让网络上一片沸腾的“伴娘粉丝团”征选,流传甚广的那一句“席开三千,情定三生”,店长都是有些无语凝噎了。

他们结婚的酒店,妈呀,那一桌子一般人有再大的喜事也不一定吃的起啊!这样大宴宾客真的好咩!好咩!

挥金如土也不带这样的,这男人分明是要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来!

简直,太奢侈了!

想起自己结婚的时候在酒店里待客的三十来桌,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店长心里更是万马奔腾……

“这!”徐伊人的震撼比她只多不少,神色怔怔的看向了邵正泽,对出现在眼前比较齐全的礼服颜色还算满意,邵正泽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垂眸朝店长看了过去,开口道:“婚纱到了吗?”

“到了到了。”这才想起最重量级的,店长连连点头,唤了一个导购员,两人将昨天刚空运回来的婚纱捧了出来。

眼前洁白色的婚纱呈现在几人面前,胸口以及裙摆上切割不规则的碎钻在灯光下折射出潋滟光华,映衬着洁白的层层轻纱,飘渺瑰丽、典雅动人,好似一个唯美的梦。

太美了!

所有人看到它的第一眼心中只有这样的三个字,徐伊人已经是完全愣住了。

一波一波的震撼,她今天的思维从那会在公司开始,就差不多停止了思考的能力。

“看着还不错!”邵正泽难得开口赞叹了一声,目光落到她身上,语带商量道:“要不要试试看?”

“这一行呆了十几年,可还是没见过这么美的婚纱呢!”边上立着的店长由衷的说了一句,一脸笑意的看向徐伊人,语带试探道:“邵夫人试试吧。虽说尺寸应该不会有错,不过也得穿上了才看的出效果!”

轻轻点了点头,跟着两个导购进了宽敞的试衣间,穿上一件衣服,花了十多分钟。

婚纱的裙摆很大,长长的拖到了试衣间的外面,两个导购员在后面捧着以防她绊倒,脚上穿着试婚纱的高跟鞋,也是足足有十公分,徐伊人小心翼翼的出了试衣间。

抬眼朝她看过去,邵正泽目光落在她身上,也是愣了一下。

婚纱是露肩的设计,腰部以上是手工缝制的层层花朵形轻纱,一朵一朵的叠在一起,中间镶嵌着闪亮流光的碎钻,十分典雅。

她光裸圆润的香肩露在外面,宛如上好的白玉一样细腻滑嫩,精致好看的锁骨上面,纤细的一截脖颈优雅白皙,微微抬眼朝他看过来,精致小巧一张脸更是生动美丽。可这样多的美丽也比不上她此刻黑白分明的一双明亮眸子,干净的、痴恋的、温柔的、水光涌动的,看他一眼,都是让他深深沉醉。

婚纱完全契合了她的身体曲线,秀丽窈窕的胸型下面,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从腰线往下却是蓬松柔软的白纱一路蜿蜒着,白纱上起先是花瓣,拖到了半截就慢慢递增成半朵花、整朵花,依旧是碎钻镶嵌在花心,一直拖到地面,亭亭立着,她当真好似这世界上最美丽典雅的公主一般。

“喜欢吗?”邵正泽柔声开口问了一句,扶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了镜子面前,看着里面映出的一对人影,徐伊人抿唇看他,重重的点头。

“真美!”邵正泽由衷的赞叹了一声,凑过去,在她微微抿着的唇角落了无比温柔一个吻,原本是浅尝辄止,凑到她的唇,却是有些忍不住,顺着她的唇线逡巡一圈,才重新抬起头来。

啦啦啦,月票快要突破一千张了哦,感谢这个月所有送月票给阿锦的亲亲们。不过还是继续求,啦啦,要求到月底才行,亲亲们手上有攥着月票的,喜欢影后一定记得投给阿锦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