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新房/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美!”邵正泽由衷的赞叹一声,凑过去,在她微微抿着的唇角落了无比温柔的一个吻,原本是浅尝辄止,凑到她的唇,却是有些忍不住,顺着她的唇线逡巡一圈,才重新抬起头来。

“阿泽。”声音轻轻的唤了一声,感受到边上三道无比艳羡的目光,徐伊人白嫩的一张脸一时间滚烫起来,红晕遍染,就好像脸颊上盛开了两片灼灼桃花,却是目光痴痴地看着他,语调有些颤抖道:“我们,真的,要结婚了。我是你的新娘!”

话音落地,眼眶里涌动的一滴泪都是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邵正泽伸手过去帮她抹掉,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她的唇角却是缓缓的绽开一个笑容来,无比温柔的,就好像春日融融的阳光下,徐徐绽开的一朵花,吐蕊含芳,美不胜收。

微笑着注视着她,邵正泽若有所思,伸手触到她婚纱上一朵绽开的花,指腹细细摩挲了两下,声音低柔的开口道:“这款婚纱,很适合你。它有一个名字,想知道吗?”

“嗯?”徐伊人轻轻应了一声,邵正泽声音缓慢而清晰的开口道:“Palm、flowers。”

掌中花……

就像婚纱的寓意一般,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花朵,需得小心翼翼,妥善养护。

此刻他目光深深,里面缱绻柔情自然是让她无比心动,他说话的嗓音也是低柔温和,就好像怕惊到她一般。

配上他坚定的神色,却是像这世间最美的誓言。

他给的一切,太好太重,太超乎她的想象……

“试一下其它衣服吧,我们有四五天时间,这么多肯定拍不完,八、九套也就差不多了。选一套做当天喜宴的礼服,剩下喜欢的,以后参加活动的时候也可以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他说话的语气神色俱是难以形容的温柔,边上看着的三个人都是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此刻也是有些明白,欢腾的薏仁粉每一次说的那些“啊啊啊”、“嗷嗷嗷”,当真也只有这样的惊叹尖叫,才能表现这一刻万马奔腾的心情。

穿着婚纱高跟鞋,裙摆太长,她走起路来自然是有些不太方便,第一件礼服裙就是邵正泽帮她挑选的。

海水一样的蓝色,顺滑的曲线一路包裹而下,裙底是鱼尾的设计,丝滑柔软的衣料上却是极巧妙的缕了星星点点的银丝线,灯光下,就好像星空下美丽的湖面,粼粼的波光中她从鱼尾里脱身出来。

光裸的肩,小巧动人一张脸,是人鱼公主一样带着些神秘的美丽。

邵正泽同样是换了一款和她搭配的深蓝色西装,看着比平日板正清冷的样子温润许多。

一时间,徐伊人想到那个美丽的童话。

小人鱼为了她喜欢的王子,忍耐在刀尖上跳舞一般的苦楚,迈向心爱人的每一步,都是甜蜜与疼痛并重。

以前郑妈妈讲故事的时候她并不明白,此刻却是知道,真正动人的爱情,就是义无反顾的靠近,刀山火海,都能含笑而去。

“邵夫人皮肤白,穿什么颜色都好看。”边上的店长看着面前登对出挑的一双人都是赞叹不已,目光落到不远处一条极为扎眼的裙子上,倏然笑道:“今年是邵夫人的本命年吧,这一件红色的很合适呢。红色显白,穿在身上肯定十分惊艳。”

循着店长的方向看了过去,看了她手上的裙子,徐伊人却是忍不住笑道:“它后面繁琐的设计好奇怪呀,狐狸尾巴一样。”

“可不是!”店长眼看她一语中的,看了一眼标签,一时间更是笑着解释道:“这一件是去年才在服装界声名鹊起的新锐设计师莉莉安的作品。她可是曾经公开表示过,她设计衣裙的灵感全部来自于狐狸,说是狐狸的狡黠、灵动、魅惑,自带天然风情呢!”

“难怪呢。”徐伊人又是多看了两眼,抿唇笑道:“可是这样的火红色,阿泽要怎么穿呀,没有这个颜色的西装吧?”

她说话的语调清甜软糯,就好像未经世事、欢呼雀跃的小孩子一般,听到她那般脱口而出唤着阿泽,两个导购都是觉得心软了一大截。

再抬眼看向边上的邵正泽,艾玛,又笑了又笑了,真是醉了!

“这个没什么好为难的,红色和白色、黑色都很搭配。到时候邵总可以在细节上处理一下,和你这一件裙子呼应一下,就好。”店长笑意盈盈的说了一句,邵正泽已经是微微点头道:“试试吧。”

时间过去了十几分钟,里面试着裙子的徐伊人却是磨磨蹭蹭的没有出来,邵正泽有些纳闷的看了一下表,里面跟进去帮她拉拉链的导购员捂嘴笑着先出来了。

想起刚才在试衣间徐伊人套上裙子以后脸色涨红的样子就是觉得可爱的不得了,难怪她的那些粉丝一天到晚的“好萌好萌”,真的是软萌可爱的让人十分想蹂躏啊。

目光对着试衣间的门,等她慢吞吞红着脸出来,邵正泽才是突然明白她为什么磨蹭了那么长时间,感情是觉得不好意思。

莉莉安的这一件作品想来是为了表现出狐狸的魅惑风情,胸前应该是设计了魔术胸衣之内的,小人儿原本小巧玲珑的胸被挤到了一处,从V领中可以窥到深深的沟壑,看着,呃,很饱满,很想蹂躏一下。

拉回自己有些脱缰的思绪,邵正泽一时间有些好笑起来,心里却也是情不自禁的惊叹,因为,这一条裙子当真是太惊艳了一些。

深V领口的周围簇拥着红色柔软的羽毛,腰部却是被缠的紧绷而纤细,前短后长的设计,前面裙子都没到膝盖,后面长长的裙尾却是蓬松而高耸,同样是红色的羽毛簇拥着的感觉。

估计是裙撑也做了特殊设计,她没办法站直身子,而是上半身不自觉向前俯就,下面浑圆的曲线高高翘起,小狐狸一样拖着长长的尾巴,天然魅惑悉数堆砌在眼角眉梢,说是狐狸精转世也不过如此。

此刻小人儿有些郁闷着咬唇看着她,邵正泽却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个带着些玩味的笑意,意味深长的目光更是让徐伊人连尾巴骨都发麻起来。

“还不错!”邵正泽中肯的评价了一句,徐伊人咬着唇看他,一时间又是脸蛋烫红起来。

一件一件的试了过去,最终两个人也是正好选了九套衣服,湖蓝、大红、纯白、青绿、深黑,从颜色到款式都是没有重样的,再算上一件手工刺绣玫瑰花的月白色旗袍,一套古装的正红色凤冠霞帔,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

此刻上了车,懒懒的窝在邵正泽的怀里,徐伊人有些不自觉的动了动身子,抬眼看他,一双眸子里都是亮晶晶的笑意,扁着嘴撒娇道:“好饿。”

“想吃什么?”马上就到下午吃饭时间,邵正泽开口征询了一句,原本还懒懒趴在他怀里的小人儿一时来了精神,笑眯眯建议道:“吃火锅吧,这种天气,最适合吃火锅啦。”

邵正泽无奈纵容的笑了一下,低低一个“好”字更是让她笑逐颜开。

环境幽雅的一处地方用了餐,等两人坐车回家,已经是到了晚上八点多。

夜里还是有些冷,坐在车里却是温度正好,眼看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渐渐远去,路上的车辆也是渐渐少了起来,徐伊人有些困,窝在邵正泽的怀里打着盹。

眉眼柔和的拥着她,等终于到了目的地,邵正泽才是将她整个人扶了出来,小人儿懒懒的靠在他的臂弯里,邵正泽宠溺的笑着,将她打横抱起,就往屋里走。

迷迷糊糊的躺在他怀里,徐伊人一双眼睛无意识的逡巡着,却是突然揪了一下他的衣服,疑惑开口道:“不对呀,这好像不是咱们家。”

两边玉兰花形状的古拙路灯,刚才绕过了一个景观喷泉,鼻尖植物清冽的香气传来,葱郁的绿植围着一片独栋别墅。

自然不是大宅,可是比邵正泽在雍和园的三层别墅明显大上许多。

“是咱们家。”邵正泽低笑着说了一句,终于到了门口将她放下来,开门进屋,按了开关,整栋屋子,包括落地窗外面的庭院都是骤然亮堂了起来。

不是大宅古朴端庄的设计风格,也不是雍和园现代简约的设计风格,而是偏向欧式风格的温馨感觉扑面而来。

璀璨夺目的水晶灯,环绕而上的长长楼梯,浅褐色的扶手上都是看着精巧典雅,地毯沙发垫是统一的暖色调,墙壁上,她的巨幅海报连着好几个,也丝毫不会有拥挤的感觉,却是昭示着她毋庸置疑的女主人地位。

目光落到落地窗外面,落地灯下精巧的藤椅圆桌映入眼帘,甚至有些高耸的树木,试图攀着院墙而上了,斑驳的光影闪烁一片,此刻她,就好像置身在一个美轮美奂的城堡里,邵正泽为她编织了一个温暖的梦。

“我们家?”转身迟疑的看了他一眼,身后眼眸含笑的男人拥她入怀,顺着她美丽的眼睛一直往下亲吻,慢慢停在她唇角的位置,低低呢喃道:“是的,我们家,结婚的时候,我会将你从大宅娶到这里来。”

从求婚以前就开始准备,整整几个月的时间,里面许多的细节他都是亲自过问指点。

以后两个人不可能永远住在大宅,可他以前住的地方太过冷清古板,简单的黑白色也是偏向商务风格的装修,小丫头喜欢家的感觉,喜欢暖色调,喜欢看见了就觉得心头一暖的东西,他自然是想给她最贴心的。

别墅里面设计了健身房、游泳池、舞蹈室、甚至私人影院,只要她能用上,他事无巨细都想到,此刻拥着她,寂静却温暖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这般柔顺的伏在他怀里,小人儿显然又是有些情绪涌动。

怜惜的亲吻着她的唇角,也不急着进去,顺着她的唇线一遍一遍的逡巡,两个人脚步挪动着,倒在了不远处宽大的沙发上。

伸手揪着他的衣领,整个人小猫一样的缩在他身下,小人儿轻轻的喘息着,在他灼热的目光下,却又忍不住咬唇,慢慢开口道:“你对我太好了。”

将脸颊贴到了他的胸膛,语气里更是带着些怅惘道:“阿泽,你这么对我。我不知道该怎么爱你了,怎么办,感觉怎么爱你都不够?”

“傻姑娘。”被她带着些天真迷惘的语气逗得低笑了一声,手指已经剥掉了她的外套,将她搂紧在怀里揉搓了两下,他索性将她整个人重新抱坐了起来,抬步往楼上而去。

主卧已经按着结婚那一日的传统铺上了大红的被褥床罩,他自然是不舍得此刻就过去,将她抱到了边上另外一个房间。

柔软的被罩已经清洗晾晒过,带着阳光的干燥和清香,没有开灯,他将她直接放倒在床上,眼眸温柔的看着他,她身子却是轻颤,通透深黑的眼珠儿分外明亮,在室内朦胧的光线里,主动起身,跪在床边,伸手将他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解下来。

环抱着他精瘦的腰身将自己的脸颊贴上去,柔软的一张小脸温热滚烫,邵正泽单腿跪在床面上,倾身压了下去。

两个人已经有过许多许多次,可每一次却都是让彼此情动不已。

这样亲密的事情,怎么也不够……

还不到三月,可怀里光裸的她也是一层一层的湿汗将他的手掌都打湿了,手心里的曲线起伏着,他都是有点抓不牢她的感觉。

大汗漓淋的伏在他怀里,背身朝他,邵正泽看不到她的脸,只一声一声的小猫一样的细软低媚的哀泣声揪着他的心脏和神智,知道她痛,眼看她两只手紧紧揪着床单又是不忍心,将自己一只手伸到了她的唇边。

小人儿呜咽一声,紧紧咬上了他的手指,一时间更是哼哼唧唧、花枝乱颤,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邵正泽才凑过去,从后面紧紧地将她拥抱。

怀里的小人儿彻底的瘫软了,扳过她的身子搂在怀里,她都是好长一会时间不能出声,只是小猫一样的喘气回神。

睡了过去又醒来,两个人又是如往日一样痴缠得紧。

到了天明,去拍婚纱照的路上,小人儿还是倦倦的缩在他的怀里,一副懒洋洋的小样子。

主婚纱照的时候他将粉丝伴娘团算了进去,征选还得一两天,因而眼下两人还是从其他的衣服开始拍起。

时间也很紧,基本上全部都是在邻近的风景胜地取景,两人一路也都是休息在车上。伸手揽了她一下,小人儿却是有些敏感的抖了一下,邵正泽略一沉思,凑过去,覆唇在她耳边,带着些怜惜的耳语道:“是不是还疼?”

“嗯。”委委屈屈的应了一个字,看向他的一双眸子里都是胆怯。

“乖。还得好几个小时,要不闭着眼再睡上一觉。”低声软语的哄了半天,小人儿这才是就着他的手睡了过去。

前面的王俊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眼见这两人的状态比以往更甚,一时间都是唏嘘喟叹。

毕竟自个boss已经比小夫人大了五六岁,尤其他原本就比一般人高挑颀长的多,呃,当然,身体素质体力各方面也是没的说。

可徐伊人却是比同龄人还要纤瘦娇弱些,跟在他身边,哪怕穿上略显成熟优雅的礼服,还是显得青稚柔嫩的没法说,就像一朵楚楚可怜的玉兰花一样,也难怪自个boss得这样精心养护着了。

此刻蜷在邵正泽的怀里,小小一个人不就是跟一团软软的猫儿一样,看着乖巧可怜的不行,尤其今天这种可怜劲越发明显,他都是止不住要多瞧两眼。

快到中午的时候,车子到了京城和江北市交界处的文香山,作为附近几个省份海拔最高的一片山林,文香山风景秀丽也是闻名遐迩,一年四季都有特色景致,开发了好些年,也是颇为成熟的旅游景区。

车子停在了半山腰的停车场,为了取雪景图,换好衣服化好妆的一众人需要坐一截缆车,再步行一小会,才能到达第一个目的地。

徐伊人穿的正是昨天试的那一件火红色的狐狸尾巴的裙子,一路上去的时候裙子下面套了厚厚的毛绒裤,上面裹着长大衣,等到了地点,却是得脱掉这些保暖的。

扫一眼四周的枯枝落雪,邵正泽已经是不自觉蹙眉过去揽紧了她,目光淡淡的落在了摄影师的身上,后者的脸色立马带着些苦哈哈,笑着开口道:“这婚纱照也是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眼下这样的季节,咳咳,受冻是难免的。这枯枝雪景十分有氛围,拍出来感觉肯定一级棒,就是邵夫人辛苦一些,咳咳……”

“没事。我还好。”临近三月,天气已经是比拍摄《顾青舒》的时候好上太多了,徐伊人微微笑了一下,手肘碰了碰邵正泽的胳膊。

“恩恩。”连声应了两句,摄影师继续道:“一会拍摄就选在那棵大树那里,不远处隐隐有个洞穴,看着很引人遐想,邵总你背身抵在树干上,邵夫人弓身朝你凑过去,那个,就是狐狸精勾引人的一个感觉……”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471952234、风筝恋风、冰萱影,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月票真的上千啦,嘻嘻,感谢所有送票票支持阿锦的亲亲们,感谢么么哒,阿锦已经在努力把小包子和婚礼造出来鸟,咳咳,但素还是要跟着剧情来,不好太突兀鸟,所以亲们再耐心等几天,不然阿锦也好捉急,~(>_<)~

咳咳,不造怎么地,早上起来手腕手指都有些不得力,咳咳,码字慢了些,卡着时间先发上来,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