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使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落在“徐伊人加油”的横幅上,她眼眶发酸,忍不住掉下泪来。

华夏影片在德城电影节落败不是一次两次,无论能不能捧回奖项,爱着他们的粉丝自然会永远的支持着,原本专程赶来接机,也正是为了给他们加油打气,告诉他们“不要灰心,我们在。”

可眼看着一众人面色沉重的出来,原本那些所有想要安慰的话一时间就慢了半拍。

此刻,走在最前面的莫易和许卿神色间带着些遗憾和羞愧,脸上连一丝勉强的笑容也挤不出来。

十多年时间,每一次精心准备的影片都会被提名,可每一次,都会和近在咫尺的奖杯失之交臂,这样的感觉,不曾体会过,永远没有人会明白。

他们已经不是在为自己而战,更多的,是为了华语影片的尊严和荣誉。

平素在国内总是被比较,可当每一次坐在奥斯汀金像奖的颁奖大厅里,他们都会祈祷,无论是谁,只要得奖就好,只要得奖的是华夏本土导演执导出的华语影片,就可以了。

无所谓姓莫还是姓许,无所谓回国之后落败的那一个会不会被提到台面上去比较,只要有影片能得奖,所有的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这样的念头,一旦开始,就不曾懈怠,努力了十多年,到如今,每一次回国,都会比上一次更沉重许多。

失败了一次两次原本不打紧,可失败了五次六次,奥斯汀金像奖于他们而言已经是相当于沉重的枷锁。所有目光注视着,每一次的影迷期许着,根本容不得他们有丝毫的放松。

好像一旦放松,过去的努力都会全然失去了意义。

十年时间,原本喜欢看电影的青年男女早早都已经成家立业,原本偶尔看电影的学生也早都已经走上了社会,可每一次离开,身后一声一声的加油和鼓励都是一直还在,每一次回来,安抚的鼓励也是依旧还在。

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个十年,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继续这样殷殷期盼下去,一向在国内颇具盛名的两个导演,有些不忍心去看人群投射过来的目光。

同样,原本只是失落的苏源,在这一刻,却是突然感觉到肩上的担子倏然沉重了几分,振兴华语影坛的时代使命感油然而生。

他突然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一次一次的铩羽而归,可作为国内名导的他们,却是会一次一次的卷土重来。

奥斯汀金像奖已经不是一个行业的奖杯和认可那样简单,而是华夏老一辈导演孜孜不倦要拿下的荣誉和自尊,属于华语影坛的自尊。

沉默,蔓延了整个机场大厅,徐伊人情难自禁的落泪了,闪烁的泪花从她美丽清亮的眼眸中滑落下来,好像直接砸落在每个看着她的粉丝心上。

被欺侮凌辱的时候她不会哭,鲜血斑斑奄奄一息的时候她都不曾哭,每一次出现在粉丝面前,她永远是柔和的笑着的,参加电视节目,有时候会流泪,可那都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几乎没有人见到过她伤心的眼泪,粉丝们说不出的心疼。

站在最前排看着她的都是薏仁粉里最死忠的几个人,平素在微博、官网上打滚卖萌、嘻嘻哈哈,此刻看见一直喜爱的她就站在几步开外,身形纤瘦柔弱,这般默默地涌出泪花来,都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默默地看着她,队首几个女孩子之中,英气挺拔的顾凡看着分外的扎眼,目光定定的落在她带泪的眼眸上,慢慢的、一字一顿的开口道:“徐伊人,加油!”

从第一次趴在学校的栏杆上挥舞手臂对她喊出这五个字,第二次,医院门口两步开外对她说出这五个字,第三次,粉丝见面会上微笑着重复这样五个字,此刻,他已经是不知道将这简单的五个字说了多少遍。

薏仁粉心照不宣的第一用语,这五个字总是有着让人动容的魔力,慢慢的,离得最近的粉丝都开始看着她语调温柔而坚定道:“伊人不哭,伊人加油!”

泪眼朦胧的看着慢慢开口的一众人,徐伊人却是又有些忍不住露出感动的微笑来,笑完却是又紧紧的咬着唇,她边上站着的几个人俱是动容不已,人群中喊话的粉丝却是越发多了起来。

“烨男神加油!”

“徐尧加油!”

“岚姐加油!”

“导演加油!”

简单的口号代替了刚才令人窒息的沉默,一众人都是情不自禁的重重点头,像一个郑重其事的许诺。

伸手抹了眼泪,轻轻舒了一口气,徐伊人一时间也是有些羞愧,慢慢开口道:“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我会加油的。”

“我们会永远支持你。”近前的一众粉丝连忙开口说了一句,她笑着点头,视线落到人群后面,却是神色愣了一下。

“是邵总裁!”

“邵总裁来了!”

两边的人群不自觉帮他空出一条道来,邵正泽步伐沉稳的走到了一众人面前。

环亚占据了国内娱乐圈半壁江山,徐伊人、徐尧、上官烨、叶岚,一起去的三个剧组六七个演员,环亚就占了四个。作为环亚总裁,邵正泽自然是与有荣焉。可同样的,他的遗憾也是比一般人更重。

如果奥斯汀金像奖那么容易获得,大抵所有人也不会这样在乎。

“成功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并不容易。”长身玉立在徐伊人面前,目光扫过众人看向他的视线,邵正泽语调沉着的说了一句,眼看着徐伊人愣愣看他,伸手过去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目光落在其他几人身上,一向淡漠严肃的他露出一个难得一见的笑容来,声音温和道:“一路辛苦了。”

同样是简单的五个字,却因为他唇角理解而抚慰的笑容变得异常珍贵,如风雨初霁一般,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来自他所传递的力量。

挺拔笔直、声音沉稳,他身上一贯沉着冷静的气质可以感染每个人,邵正泽,实在是太容易取得公众信赖度的一个男人,似乎只要他在,天塌下来也不算什么严重事情。

同样,不过是一个笔直挺拔的背影,一个带着抚慰笑容的侧脸,机场大厅里的粉丝也是能慢慢放下心来。

他一个动作就可以安抚她们喜爱的女孩,一个笑容、一句话,都是可以安慰一众人来回奔波的辛苦。有这样的他在,端正的立在几步开外,像一棵能为所有人遮风挡雨的大树一般,让所有的沉重气氛慢慢消散了。

所谓安全感、所谓人格魅力,大抵也正是如此。

在粉丝们的鼓励加油中再三道谢,直到上了车,徐伊人依旧是有些情绪恍惚。

德城短暂的几天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亲身体会了一遭,和那么多的国际大腕近距离接触过,让她更深刻的感受到了来自各国同行的压力,也无形中,多了更多的渴望和野心。

电影节上包揽了三项大奖,《战火与玫瑰》定会顺理成章的载入世界电影史,不用想象,她都是可以知道,作为奥斯汀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亚瑟这个名字,在国际影坛又会引起什么样的轰动。

二十三岁,上帝对他的优待真是让人妒忌……

想到曾有的一面之缘,她一时间竟是有些说不出的感慨,轻轻叹了一口气。

“还在想?”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纤细柔软的手指,邵正泽声音低柔的问了一句,也是轻叹一声,将她单薄的肩膀揽到了自己的怀里。

国内一众名导角逐了这么些年,奥斯汀金像奖自然是不容易拿到。早在他们去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是有了心理准备,因而眼下这样的情况也说不上多意外。

唯一一点,只是心疼,眼看着她为此伤心落泪,眼看着一众人那样对粉丝郑重其事的许诺,心里也是有些喟叹。

“只是有些感慨。”抬眼看着他应了一声,徐伊人柔顺的依偎进他的怀里,一只手揪着他的西装外套无意识的揉弄着,低低出声道:“我会加油的。虽说不知道还得多长时间,可是我相信,总有一天,回来等待我们的是掌声和欢呼声。”

“嗯。会的。”也是声音低柔的应了,邵正泽伸手紧紧的搂住了她,一路情绪紧张的她放松的在他怀里睡了一觉。

一路回了家,老爷子自然是早早的得了消息,担心她情绪低落,正是在心里有些愁,正来来回回的在大厅里转圈,邵正泽抱着她进屋了。

“阿泽?”带着些疑惑的唤了一声,邵正泽轻声告诉他一句“睡着了”,老爷子徐徐叹了一声,连忙道:“这一段时间估摸着累坏了。睡着了也好,你抱她上去休息吧。”

邵正泽点点头将她直接抱了上去,帮她换了衣服小人儿都是根本没醒,一觉睡得很长,等徐伊人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早上五点多。

外面远远传来鸟儿清脆的叫声,屋子里有些蒙蒙的光,她一转头,对上了邵正泽英俊的睡颜。

知道他睡眠极浅,因而她也是根本没有丝毫的响动,只是抬眸看上去,在薄薄的光线里,有些痴迷的注视着他一张脸,脑海里慢慢的回想着昨天的一切,晓得肯定是他直接从车上抱她下来,心里越发的柔软了。

看着看着,又是忍不住伸手摸上他微抿的唇角,手指刚触到他的唇,邵正泽伸手将她抓进了怀里。

猝不及防,徐伊人自然是被她吓了一跳,轻呼的声音里又是带着些笑意,邵正泽睁开眼直接将她压到了身下。

也不说话,他微微眯着眼,顺着她的唇角就开始亲吻。

两个人许久不见,心里的思念自然也是浓重,徐伊人柔顺乖巧的回应着,眯眼看她的邵正泽也是刚醒过来,神色间带着些迷离,一双眉眼沉醉的看着她,带着些掠夺性的手指强劲的揉搓着她的腰身脊背。

他不说话,眼神迷离的样子却是带着些难以言喻的性感,让她迷醉痴狂不已。

身子起伏着靠近他,不一会儿,室内的温度变得灼热似火,埋首过去亲吻她的颈项,小人儿光裸浑圆的肩膀上却是带着些凉意。

伸手拉过被子直接盖过了两人的头顶,邵正泽将她更深的拖下去,两个人彻底的滚落纠缠在一处。

“阿泽。”外面的鸟叫声多了起来,也是越发清脆,就好像大清早一曲山林间的交响曲,天色依然大亮,屋内也是亮堂了许多。

喘息着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小人儿明显不堪承受,湿淋淋的从他身上滑了下去,瘫软在他身侧。

伸手搂了她一下,邵正泽的手指依旧是带着些灼热的温度顺着她的曲线逡巡着,仰头看他,小人儿却是可怜巴巴的连连摇头,一双眸子潸然欲泣,凄楚又委屈的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就像一只受了大欺负的猫儿。

“好了好了。”邵正泽看着她不由得低低一笑,这才语气轻柔的过去哄她,大清早这句话就听了好几遍,徐伊人浑身都是散了架一般,没力气去挣脱他的怀抱,看着他,反而是带着些警惕哀求。

许久不见,情绪难免有些失控,晓得是自己刚才折腾的狠了一些,邵正泽低低叹了一声,将她揉进了怀里,静静的拥抱着。

《顾青舒》还有最后的收尾工作,在家里也只能短暂的歇上小半天,徐伊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晴山影视城。

云和执导影片自然是遵循着前面余明的基调和风格,剧组一众工作人员能最快速的接受并且跟上他的脚步,《顾青舒》的进度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每一天依旧是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

到了最后几天,徐伊人却是明显的有些不堪承受的吃力感。

不到八个小时的睡眠,以前习惯了觉得还好,可最近却是怎么也睡不够,每一天的苏醒都会觉得无比劳累,恨不得永远住在床上才好。

此刻,神色倦倦的靠在座位上,眼见她上了车又开始打盹,月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有些担心道:“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要不调一下档期好好休息几天?”

“原本就剩下不到一周的拍摄了,怎么可能休息几天?”徐伊人连眼睛也是未曾睁开,无奈的笑着回应道:“我没事。就是这几天老觉得困。拍完了这几天,回去肯定可以好好休息的。”

“觉得累了不要硬撑着,就算拍戏,也没必要当真和自己身体过不去。”声音温和的劝了一句,月辉也是有些无奈了。

从德城电影节回来,她对自己比以往更苛刻了一些,眼下拍摄的时候短暂休息个几分钟,都是听见她在嘀嘀咕咕的念英语,上官烨也是,拍戏休息的时候比以往严肃了许多。

晓得两个人肯定都是在德城电影节受了打击,劝阻也是无力,索性也就由着他们去,多过些日子未获奖的失落自然就慢慢的淡了下去。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德城电影节走了一遭,她也并没有被国际媒体直接忽视掉,红毯上她和上官烨、后来亚瑟小王子到了两人身边的画面、甚至颁奖厅上主持人的调笑,许多媒体在提到她的时候也都是用了“美丽的东方姑娘”这样的赞美之词。

也是看了新闻他才知道,邵正泽给徐伊人准备的饰物,她额头上垂落的那一滴“公主之泪”是Y国上流社会竞相追逐的倾世珍宝,战时从皇室流落而出,几经辗转,在去年的拍卖会上,被一位不曾露面的神秘人直接高价买走。

消息一出自然更是引得舆论哗然,想必国际上对她身份的探讨热度也会持续上一阵子,和那颗宝石一起,徐伊人、连同她的作品,都是被好奇她身份的人直接纳入了视线之内。

国内的媒体和粉丝自然也是得了些消息,自家三公子宠妻的手笔让一众薏仁粉火速恢复了战斗力,直呼不带酱紫任性的。

胡思乱想了一阵,月辉都是忍不住勾唇微笑起来。

下了车的徐伊人却是一时间觉得微微眩晕,扶着车门蹙着眉,感觉到心口突然莫名其妙的闷涩感下去了一些,才是慢慢回过神来。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潇湘柒小姐、修罗魅、宇星,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感谢送月票来支持的亲们,咳咳,有的亲说点数不够,让阿锦多多更新些,最后几天,阿锦会尽量加油滴。

但素估摸着今天二更还是五千字,在六点。两天两夜就睡了七个小时,真心泪奔鸟,阿锦需要补觉恢复一下,么么,明天开始会加油的。亲亲们有月票了,记得投给影后支持阿锦么么。最后几天,求票真心不敢马虎,下个月开始大家再一起放松吧么么~(>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