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婚礼【四】/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落到女孩柔软的蘑菇头上,想到刚才月辉直接的称呼,徐伊人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

月辉伸手在小蘑菇的头发上揉了揉,唇角弯弯的笑道:“一会给小姨姨捧婚纱,你们俩可不能再乱跑了!”

“才没有咧,郁成说带我去吃蛋糕,结果找了一大圈根本就木有!”小蘑菇嘟着嘴不满的说了一句,甩开小郁成牵着他的手,笑嘻嘻的跑去就往徐伊人的怀里凑,一脸萌萌道:“不要吃蛋糕了。小姨姨身上香香的,我闻闻就好啦!”

“小心些。小姨姨怀着小宝宝呢?!”邵郁成眼疾手快的拉了她一把,小蘑菇亮晶晶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粉嘟嘟的小脸蛋看着更是无比可爱,回过头去看着徐伊人,软软糯糯道:“小宝宝啊!小宝宝可真幸福!每天呆在小姨姨的肚子里,都能闻到香味呢?”

眼见她一本正经的又是想到了吃上面,徐伊人弯弯的眉眼越发柔和,月辉已经是出了门,笑着让外面的服务员去拿两块蛋糕来。

小蘑菇是邵正泽母亲一门的小女孩,和小郁成刚好差不多大,常年顶着可爱软萌的蘑菇头,时间一长,一众人索性都是直接叫了昵称。

徐伊人的婚纱拖尾比较长,她又怀着身孕,两个懂事的小花童自然重要,邵老爷子权衡之后瞅准了她。

此刻,眼见着她眨巴眼睛、踮着脚,将服务员送来的蛋糕放在了桌子上,徐伊人更是忍不住眉眼柔和的笑了起来,桌面上她包里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她神色愣了一下,一接通,那边就响起了林思琪久违的声音:“伊人,新婚快乐!”

“谢谢。”徐伊人弯着唇道谢,声音里都是溢出了笑意,那头的林思琪自然是听得分明,继续声音柔和道:“金凤凰奖和金麒麟奖的双料影后,真棒!恭喜你!”

她的笑声一如往日,徐伊人又是道谢,在她声音停顿的间隙,终归是有些忍不住发问道:“你现在还好吗?”

“嗯。”林思琪不假思索的应了一声,话音却又是一顿,越发温柔的开口道:“我知道你明白的。”

徐伊人笑着应了,挂了电话,心里却是有些酸涩难言。

亲眼见证了她正冉冉升起的时候倏然陨落,见证了那一桩事情的始末,林思琪,是让她一想起来就觉得心疼的女孩。

她经受了比自己更残酷的命运,可她,却是比自己做的更好。

回了青城以后从来没有再联系过,此刻她的电话,一句“你明白的”让她彻底释怀。

就像她所笃定的那样,邵正泽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宋望之于林思琪,定然也是一样的。

徐伊人是孤儿,定然也是没有人送她进婚礼现场交给邵正泽,几番思量以后,老爷子将这一项任务分派给了月辉。

同样都是孤身一人,月辉呆在老爷子身边也是有些年头,极得他的信任,从徐伊人出道开始,有关她的所有事情他也是分派给了月辉去打点。

再到后来明面上做了她的助理,月辉也是一直像一个哥哥一样的护着她,有危险会第一时间替她去挡,老爷子和邵正泽自然都是十分认可。

此刻,两人已经是到了举行婚礼的宴会厅外面的红毯上,小郁成和小蘑菇都是收起了堵门时候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的捧着她婚纱洁白的拖尾,欢快俏皮的音乐已经从里面传了出来。

两列跳舞热场的舞者鱼贯而出,欢快的音乐慢慢淡了下去,换成了轻柔温暖的情歌。

月辉身高不及邵正泽,却也是在一米八左右,即便徐伊人穿着高跟鞋,依旧是矮了他半个头,此刻他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衬得一张白皙面容越发的俊俏英气,挺拔的像一棵树,站在她边上,当真是好像一个呵护疼爱她的兄长。

徐伊人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月辉原本喟叹难言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看着她,就好像看着自己最疼惜的妹妹,低笑着开口道:“进去吧。”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轻柔舒缓的音乐在大厅里飘荡回旋着,全场宾客满座,却是没有一点喧嚣嘈杂的声音,众人的视线里,徐伊人挽着月辉的胳膊,步伐稳稳的过了玫瑰花拱门。

主持婚礼的是肖睿和郑秋,穿着同样的深色条纹西装立在台上,眼看着她眉眼弯弯、笑的温柔,挽着月辉的胳膊踩着直线一步一步的朝着邵正泽而来,也都是有些感慨万千。

两年时间,她的容貌、气质、品性都是没有丝毫的改变,给观众交了满意的作品,嫁给了自己深爱的男人,更甚至,已经有了身孕,成为了准妈妈。

才只有二十四岁,她已经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三项圆满,比圈子一众人早了十几年。

别说结婚生子,对当红偶像来说,谈恋爱都是大忌。

一个突如其来的恋爱消息,会让原本怀抱幻想的粉丝失望、不满,甚至直接从粉转黑都是太多了。

打算结婚生子就得先做好从圈子里慢慢淡出的准备,因而一般女明星结婚基本上都是过了三十五岁。

比其他人早在十年,在最辉煌最巅峰的时候宣布怀孕的消息,这样的艺人,圈子里她绝对是第一个。

同时,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没有一个粉丝因为她的结婚生子而离开,在新房里亲眼目睹了他前面的那一对年轻学生对着邵正泽深深鞠躬,那一句“我们最心爱的女孩,拜托您了”让郑秋震颤不已。

他没有见过徐伊人这样的艺人,也是没有见到过薏仁粉这样的死忠粉,她们衷心的祝愿她,期盼她获得幸福,她做出的所有决定,都是无条件的去支持,去追随。

一时间,他竟是有些无法想象,在这样坚定的扶持下,这样一个让他第一次见就产生好感的女孩,会一路走到哪样的一个高度。

郑秋心里深深的感慨一声,徐伊人已经是挽着月辉的胳膊,走到了邵正泽的面前。

四目相对,他们看着彼此微笑,整个婚礼大厅都因为他们交缠在空中的目光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身后的小郁成和小蘑菇有些好奇的探头来看,邵正泽正是微微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了无比郑重的一个吻,从月辉的手中将她接了过去,微笑着扶上了台阶。

掌声雷动间,徐伊人回过头,微笑着溢出了泪花。

手下第一桌就坐着老爷子、邵端、张昀一众邵正泽的长辈,目光逡巡一下,她看到了抚养她长大的郑妈妈。

老人似乎也是似有所感,抹着泪看着她的方向。

“我是依依啊!”看着她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她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滚落了下来。

落在所有人眼里,都会以为她看着的是邵老爷子,隔着一个酒桌的孟歌,却是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手中的酒杯。

桩桩件件事情都是让她确信了她的身份,可同时,他无时无刻,都在经受着这样的煎熬。

她对上自己有多恐惧,对上邵正泽就有更多的信赖!

对上自己有多厌恶,对上邵正泽就有多深爱!

这摆在面前的残酷的现实,让他每每想起来都忍不住要将她摇醒捏碎,可同样,他又是贪恋她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想起已经离去的林思琪,心里更是有些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

那样的一个男人,让他陷入很长时间的困惑,甚至一度,起了就此放手的念头。

眼神定定的落在徐伊人的身上,她披着一袭洁白的婚纱,美丽圣洁的就好像一个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一个梦。

孟歌拿起手中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

“邵先生,你是否愿意徐小姐成为你的妻子,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婚礼的证婚人是邵家亲朋里颇有威望的一位长辈,此刻,西装笔挺的老人花白的头发尽数朝后拢去,严肃而和蔼的一句问话,让全场人的目光落在了邵正泽的身上。

“我愿意。”目光温柔的注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孩,邵正泽沉稳低缓的一句话清晰而坚定,落在每个人的耳边。

全场的掌声中,证婚人又是同样的看向了徐伊人,语气和蔼道:“徐小姐,你是否愿意邵先生成为你的丈夫?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我愿意。”她的声音无比轻柔,却同样是缓慢而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边,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他们彼此交换了婚戒,证婚的长辈笑着开口道:“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哎呦妈呀,心脏真的受不了啊!”

“总裁的电力,已经以他为圆心,以大厅的长度为半径,席卷一切了!”

“怎么办,感动的想哭怎么办?”

眼看着邵正泽低头凑过去,顺着徐伊人的唇角轻轻亲吻着,就好像对待一块稀世珍宝的温柔和怜惜,看着的几个伴娘都是忍不住笑着溢出泪来。

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邵正泽直起身来,微笑着看她,徐伊人水润的一双唇在今天被摧残了很多次,越发娇嫩红艳、可口诱人。

“过五关斩六将抱得伊人归,邵总裁,有什么迎亲感言要发表吗?”温情过后,肖睿挪揄笑着开口的一句话,让大厅里所有人轰然而笑。

“想着她在等,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邵正泽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想到他看了徐伊人的照片荟萃,直接一声不发就开始做十连拍,底下环亚的一众艺人都是以手捧心的看着他,惊叹道:“总裁也有萌翻人的时候,艾玛,他的话让我又相信爱情了!”

“伊人呢?为了进新房也是受了不少折腾,此刻有什么新婚感言要发表吗?”郑秋微笑着问了一句,邵家大宅里的一幕幕又是被所有人回想了一边,一阵低低的笑声在大厅里回荡开来。

徐伊人有些脸红了,却是看着邵正泽,轻声又温柔道:“因为是他,让我做什么都甘愿的……”

她羞涩的话音未落,底下人群却是倏然热闹起来。

“主动亲一个!”

“亲亲小叔叔哇!”

邵家亲朋里的小孩约好似的喊叫起来,已经坐到位子上的小郁成更是一脸狡黠道:“小姨姨,我们要看法式热吻哦!”

“小屁孩,你懂什么叫法式热吻!”他边上的郁清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自个儿子的小脑袋瓜,所有人更是轰然而笑。

“两位?”肖睿挑眉笑着问了一句。

徐伊人轻轻咬了一下唇,一只手攀上邵正泽的肩膀,踮着脚,主动的凑过去吻上他的唇,邵正泽配合的回应着,底下的气氛更是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婚礼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婚宴又是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等一切结束,徐伊人都是有些困的站不住了。

挽着邵正泽的胳膊努力的支撑着,整个人都是靠在他的身上。

有了身孕以后她比以往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嗜睡,也是知道她累,和留下来打点的一众人打了招呼,邵正泽直接抱着她出了酒店回家。

最后换上的是一身月白色刺绣玫瑰花的旗袍,剪裁合体的款式勾勒出她玲珑又窈窕的身形,软玉温香落满怀,抱着她,劳累了一天的邵正泽却依旧是眉眼舒缓、精神十足。

一路回家,淅淅沥沥的一场雨在中午就停了,天色慢慢放晴,阳光开始播撒在依旧带着露水的林间,一抬眼都是美不胜收的瑰丽景色。

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房间里依旧是四处张贴着“囍”字,地上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大红色的被褥艳丽的让人睁开不眼睛。

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小腿伸直了放松一下,却是让被子里的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伸手拿出来,手心里圆鼓鼓的一个桂圆让她忍不住笑出声。

邵正泽端着水杯进来,就是看见她抱着被子一阵傻笑,将水杯放在了床头,刚一转身,却是被她勾着脖子堵着了唇。

甜滋滋的水分和半块香甜的果肉入口,徐伊人咬着果核,挤压摩挲着他的唇,将另外半块果肉送进了他的唇里。

还不到晚上,她还怀着身孕,可是他,已经是有些难以生受了。

喂完了桂圆,咬着果核,她也是不松口,邵正泽喉结耸动了一下,她才是拿开了果核,柔软滑嫩的两只手捧着他的脸,有些急不可耐的胡乱的去亲吻他。

被她热情的亲吻搅得呼吸急促,邵正泽重重的吻了几下,掰开了她的手,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里,声音低哑道:“乖。你再这样,我真的……”

“真的怎么样?”勾着他的脖颈,徐伊人依旧是不停歇,柔软的唇逡巡在他的脸颊脖颈,到了最后,咬上他耸动的喉结,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

身子一阵紧绷,邵正泽却是第一次觉得窘,被她逼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却偏偏,顾念着她的身子,不敢再进一步。

她的唇很柔软,今天更是尝了无数次,原本就是极力克制不去想才能让他稍稍缓解,此刻被她这样无所顾忌的撩拨着,邵正泽第一次对她肚子里的小家伙产生了十分幽怨的情绪。

这一大一小两个坏东西,简直就好像天生来折磨他的。

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阵,等他察觉的时候,徐伊人已经跪在床上,用牙齿咬开了他衬衫上面第一粒扣子。

湿湿的唇触碰着他的肌肤,邵正泽垂眸看她,她的小脑袋逐步下移,衬衫的扣子全部被解开了。

邵正泽身材高挑颀长,看着显瘦,肌肉却是匀称而结实,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完美的无可挑剔,比国际名模也是不遑多让,徐伊人忍不住唏嘘了一下,挑着眼尾瞟了他一下,发现他一张脸都是紧绷着,心里更是忍不住一阵轻笑。

柔软纤细的手指一寸一寸的、由上往下流连,她轻轻挑起了他线条俊挺的下巴,妩媚的笑着,用眼神去撩拨他。

(*^__^*)嘻嘻……圣诞节,祝愿所有亲亲圣诞快乐么么哒。

正版福利日,昨天订阅的前三名阿锦就没有统计啦,所有粉丝值大于2200的亲,留言都有30币币的奖励哦,群成员标注一下奖励46个。另,鉴于这段时间管理员为群的辛苦付出,所有管家奖励币币360个,【V验证】奖励520个。阿锦耐你们么么哒。

同时,今天V群会上传孟二爷的小剧场,所以二更可能会晚些,亲们【下午7点】再看么么哒。

最后,百说不厌的,求月票不要忘记,月末最后几天,手里还攥着票票的不要捂过期,记得投给阿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