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相护/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语气一如往日的温润柔和,脸上也是一如往日谦虚的笑容,说出的每一句话却都是直指人心,在那样讥诮的目光之下,沈薇一张脸越发惨白,毫无血色。

一直刻意想忘掉的事情,被她这样毫不顾忌的提起,尤其是,自己的出丑原本也就是因为她和吴捷的缘故。嘴唇颤抖的看着她,沈薇的唇角也是慢慢的浮上一抹残忍的笑意,一字一顿道:“得意个什么劲?以前吴捷在床上怎么取悦我的,你知道么?很有成就感是不是?可如果不是我一开始不要他,你以为你们两个怎么可能在一起?”

话音落地,眼看着张春晓的脸色一时间同样是气的惨白,沈薇反倒是彻底的笑开了:“扇自己一巴掌来陷害我?这样的伎俩也只有你想的出来,脸还疼不疼?记得抹药。啧啧!”

在她的嬉笑中张春晓脸色越发难看,沈薇呵呵冷笑着直接开了门,不以为意的睨了和她打照面的徐伊人一眼,扬长而去。

神色沉默的立在外面,徐伊人正是犹豫着还要不要进去,里面却是突然传出了一阵崩溃的哭声。

张春晓的声音里都饱含痛苦和折磨,默默地看了月辉一眼,徐伊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伊人?”也是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张春晓胡乱的抹了两下眼泪,朝她挤出个勉强的笑容来,声音微哑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已经是让她产生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来。

将两人刚才的对话尽收耳里,她自然也是明白沈薇所谓的陷害应该是张春晓无疑,就好像拍摄《青梅竹马》的时候,苏可儿主动迎上她的巴掌一样。

可两个人,真的是不一样的啊……

苏可儿虚荣做作,张春晓踏实上进,前者因为嫉恨用那样的招数来陷害她,可她却相信张春晓并不是那样的人。

她哽咽的声音里痛哭太重,就好像委屈积压了许久无处抒发一般。

两人因拍摄《赫连王妃》相识,在剧组的关系也一直还好,她的努力谦和她也是一直看在眼里……

徐徐叹了一口气,徐伊人到了她近前,看着她的眼睛,声音柔和的开口道:“对不起。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很无耻是不是?很低贱是不是?这样的我,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断断续续的说着,张春晓却是也完全没有澄清,咬着自己颤抖的唇,流着泪,看着她喃喃自语:“为什么我就是放不下,我看见她都觉得难受,只要想起她曾经给我的屈辱我就难受。第一次就是被吴捷当成她,他喊她名字喊了一晚上,我以为自己不在乎的,我以为自己够大度,可是为什么看见她就难受,心痛的无法呼吸……”

“伊人啊!”仰着头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张春晓哽咽着继续开口道:“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可恶。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我真的好难过。我怀孕了,我也不敢告诉吴捷,我们的事业才刚刚到了上升期,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要那么和她说话。可是我真的忍不住,看见她还是好好地,还是压在我上面做女主角,还是和吴捷天天搭戏,我就心痛,就嫉妒的要发疯一样。”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话里的信息却是让徐伊人一时间意外又心疼,情不自禁的凑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轻搂到自己怀里,也只能柔声安抚道:“别这样,春晓,不要让嫉妒蒙蔽了你的眼睛,也不要让这样的情绪左右你的思想。这样的情绪早晚有一天会毁掉你的,说不定也会毁掉你和吴捷。自信一点好不好,将你怀孕的消息告诉他,和他一起商量,也许他不会让你失望呢。”

伏在她怀里嘤嘤的哭,张春晓的眼泪泉涌一般往出淌,心里却依旧是一片乱麻,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不要伤心了。怀了宝宝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啊,一个和你们血肉相连的小生命就要诞生了,这种时候,怎么还能哭鼻子呢?”拍着她耸动的肩膀语调轻柔的哄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的张春晓才是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知道她怀着身孕,刚才她也并没有用力去拥抱她,此刻抬眼看着她,分明是年龄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两岁,可她眉眼间日积月累的沉静清婉却是非同一般的动人,这一刻,倒更像是个小姐姐的样子。

“我不敢。我们没有结婚,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娶我。谈恋爱和结婚是不一样的,我不确定。如果他让我流掉怎么办,我也不舍得……”一通哭泣之后她的语调依旧是十分沮丧。

握着她的肩膀劝了十多分钟,张春晓最后也才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担心着她,徐伊人拍戏的间隙也都是有些心不在焉,权衡再三之后,临走的时候让月辉将张春晓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吴捷。

虽说是有些自作主张,可似乎只有这样,能让她稍微放心一些。

张春晓有向上爬的野心,可实际上,她还是软和内敛的心性,流着泪最后答应她的样子也还是不能让人放心。

此刻坐在保姆车上往回走,想起她徐伊人还是不由自主的伸手揉了揉眉心,轻叹声也是让月辉侧目看着她。

“你别多想了。该说的该做的也都尽力了,接下来的事情他们自己会拿主意的。”有些无奈的劝了一句,想到吴捷听到消息时意外又带着些欣喜的样子,月辉倒是觉得事情并没有值得操心的地方。

“就是觉得心疼她。”看着他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徐伊人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努力的将胡思乱想抛诸脑后。

……

夜幕初上,收了工的张春晓也是依旧带着些恍惚。

徐伊人的那些话一直的回响在耳边,给她注入了一些开口的勇气,可她自己却是更多的迟疑和犹豫。

两人在一起也有多半年时间了,虽说关系一直还算融洽,浓情蜜意的时候吴捷也会说些缠绵的情话,可男人情动时候的那些话能当真么?

眼下两个人的人气都在上升阶段,怀孕生子所带来的一系列麻烦她几乎不敢去想象。

因为她和吴捷在一起一直算的上双赢局面,签约了公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怀孕和要孩子到底不一样。

意味着她要损失不少刚刚积攒下来的粉丝,一年的空窗期以后再回来,迎接她的是什么当真还是个未知数。

她不是徐伊人,不说刚刚获封的双料影后的荣誉,也不说《赫连王妃》、《顾青舒》所带来的持续曝光率,就光是在背后扶持着她的邵正泽,就注定她永远不会被这个圈子所遗忘。

可是她不一样……

要为着一个孩子付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心里沉重又压抑,张春晓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手提包,那里面是让她激动了好几天的检查单。

那样一个比指甲盖大一点的小家伙,漂浮在周围的昏暗里,分明还只是一个小胚胎,都让她心里漫上一股难言的柔软来。

吴捷下戏早,也是说他有事直接从剧组离开。

拿着钥匙开了门,张春晓一抬眼,却是发现他正拿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调着台,俊朗的眉眼也是一如往日的刚正温和,看见她进门抬眼点了一下头算作打招呼。

“吃饭了吗?”将手里的包放在了手边的柜子上,张春晓低着头自顾自换拖鞋,余光看着他,声音平缓的问了一句。

“没有呢。”吴捷答了一声,眼见她换了拖鞋朝着自己走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脸色低沉了许多,慢慢开口道:“春晓,我们结束关系吧。”

被他简短的一句话登时击中,张春晓呆若木鸡的停在了原地。

“我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没意思。我们结束情侣关系。”吴捷站起身看着她,又是语调慢慢的说了一句。

看着他没什么过多表情的一张脸,张春晓猛地转过身去,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哽咽的说了一声“好。”

她原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将这样一个消息和他分享,现在看来,却是什么也没有必要了。

这样平淡无奇的她,也许他已经彻底的厌倦了。

几乎是仓皇出逃一般,她抬脚就冲到了门口,低头换上了鞋子,正要开门,身后一双大手却是牢牢地捕捉了她。

“你做什么去?”吴捷用脸颊摩挲着她的脖颈,心疼的问了一句。

“这里也不是我的家,你已经不要我了,我哪里还有脸呆下去?”泪水流的更凶了,张春晓声音沙哑的回话。

紧紧从后面搂抱着她,吴捷却是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温热的唇在她的脸颊脖颈上逡巡吮吸了两下,一字一顿道:“怎么这么傻?我不要你了你就要逃,连个原因也不问么?或者打我一顿?”

张春晓在他怀里颤抖着不出声,吴捷一只手伸到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绒布盒子,打开在她眼前,吻着她的脸颊低低出声:“厌倦了这样的关系,想让你做我的老婆。答应我,好不好?”

泪水朦胧间钻戒的光芒闪烁在眼前,纵然看上去只能算得上小巧精致,张春晓已经是泣不成声,在他怀里崩溃的哭出声来。

扳着她的肩膀将她搂过来拥紧在怀里,吴捷也是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一边凑过去亲吻她的泪水,一边懊悔的哄劝道:“别哭了,别哭了。我的错,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来开玩笑。真是个傻姑娘,有了身孕怎么也不和我说呢?”

“我害怕你不要我!”张春晓伏进他怀里呜呜的哭,抽抽搭搭的说着话,委屈的声音更是让抱着她的吴捷一阵心疼。

“怎么会?不要你要谁?你都是我孩子他娘了,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乖,别哭了别哭了,再哭宝宝还以为我欺负你呢?”一边拍着她的肩,一边笨拙的开口安慰着,吴捷无奈的声音又是让怀里的张春晓破涕为笑了。

吴捷也是这才松了一口气,搂着她伸手为她抹眼泪,声音温和的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我了。我是一个男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受委屈呢?剧组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都不要放在心上。”

“我……”语气怔了一下,张春晓迟疑道:“我和沈薇的事情,其实不是她……”

吴捷伸手指挡了她的话,看着她有些羞愧的眼睛,慢慢道:“我都知道。我其实远远看见了。只是……”

语气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总归是让你受委屈了。知道么,从我选择你的那一天开始,是对是错,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所以,以后真的不用再为过去的事情介怀。好吗?”

“嗯。”咬着唇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张春晓又是伏到他怀里哭,吴捷伸手拍着她的背,等她哭够了,慢慢低下头去,吻上她依旧有些哆嗦的唇。

心绪涌动,直到两个人在门口纠缠了许久,才是渐渐的放开了彼此,出门吃饭的间隙,张春晓拿手机给徐伊人发了一条短信。

“伊人,谢谢你。”三个字映入眼帘,徐伊人似乎都是可以想象她带着甜蜜笑容的一张脸,担心了半天的情绪终于是尽数消退。

“怎么了?看着这么开心?”刚进门的邵正泽一眼就看见她抱着手机一脸满足的笑,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就是看一下短信。”徐伊人弯着眉眼声音柔柔的说了一句,又是拿起手边刚才正看着的剧本,有些羞窘道:“阿泽,我们明天的戏份,呃,好像有一点激情,你要上演湿身诱惑了。”

“怎么说话呢?!”走近的邵正泽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瓜,又是伸手捏了捏她软软白白的脸,无奈道:“小东西幸灾乐祸是不是?”

“没有呐。”笑嘻嘻的顺势起身跪在床上,徐伊人伸手就将他的外套直接扯了下来,纤细的手指在他紧绷匀称的肌肉上一路往下捏,笑眯眯的仰头开口道:“你身材这么好,真的是太便宜观众了。”

邵正泽看着她低低一笑,反倒是意味深长开口道:“从来不知道,你对我的身材这么满意。”

“呃……”徐伊人一时语塞,一时间突然想起剧本上两人相处的细节,眼尾挑着对他笑了一下,伸出舌尖过去隔着他光滑的薄衬衫,轻轻地舔咬起来。

柔软的舌尖沿着他的紧绷的曲线一直走,滑到了中间,用牙齿咬开了他衬衫中间的一个扣子,伸手搂着他的腰,她贪婪的小样子让邵正泽身子越发紧绷了,将她提起来整个人直接举过了头顶。

猝不及防,徐伊人“啊哈哈”的尖叫一声,对上他警告的眼神,笑的有些喘不过气,又是被悬空感吓到,忙不迭求饶道:“我错了。阿泽我错了!快点放我下来。”

“还来不来了?”这几天被她调戏了n多次,纵然偶尔晚上也纠缠一会,却也到底是一直克制着,可克制的结果却是每当对上她,他的自制力越来越差,稍微被撩一下,都是无法生受。

“来什么?”徐伊人忍着笑问了一句,邵正泽却是轻而易举的将她举得更高了一些,徐伊人忙不迭抱着他的头,又是尖叫着求饶道:“不来了不来了。瓦真的不敢了,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记住了?”邵正泽被她抱着头,声音有些沉闷的确定着,徐伊人却更是笑喘着开口道:“记住了记住了,以后再也不用口水弄脏你的衬衣了,哈哈,快点放我下来,肚子抽筋了,我不行了……”

她话音未落,邵正泽已经是连忙放她下来在床边,正要出声发问,一转头,湿热的小舌却是直接在他的薄唇上舔了一圈,在他愣神之际,将自个塞进了他的口中。

邵正泽下意识的缠上她,被她勾着越来越俯身凑过去,一只胳膊撑在她身侧支撑着自己的身子。

一个世纪般绵长的亲吻,就在他都有些难以呼吸之际,勾缠着他的徐伊人才是突然放开他,眼波如水一般的看着他笑,听着他的粗喘越发得意起来,挑着眉的模样狡黠如一只刚成精的小狐狸。

邵正泽起身走了两步,“啪”的一声关了灯。

黑暗中徐伊人“唔”的一声惊呼,整个房间彻底的陷入了沉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