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贴心【求月票么么】/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轻飘飘的云朵好似被撕扯成团的棉絮,映照在高远蔚蓝的天色里,放眼看下去的整个世界都是通透敞亮。

微风从纱窗里吹拂而入,撩起她脸颊上柔软的碎发,感觉痒痒的,徐伊人用手将头发拢了拢,微笑着回头朝邵正泽的方向走了过去。

靳允浩的办公室敞亮阔大,除了阔叶绿植以外,最多的应该是医用书籍,好几个书架里都是摆的满满当当。

从某些方面来看,他倒是和邵正泽十分相似。

高贵的名门出身,身形挺拔、面容俊朗,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待人接物温和疏离,就连办公室传达给人的感觉都是严谨而规整。

“摄像机放在那个位置就可以,对,稍微往左边再移上一些。”秦丰开口指挥着工作人员调整机器位置,一抬眼,就看到打量着办公室出神的徐伊人,轻咳了一下开口道:“你要不先试着插一下那朵花,头发需要绑的松一些。”

“嗯,刚才已经试过啦。”徐伊人轻笑着开口说了一句,顺手拉过桌上的月季花直接往自己的头发里插进去,眼看着花朵稳稳的立在了她的头顶,秦丰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

一会两人要拍摄的正是徐伊人将自己当成花瓶的一幕戏,插着一朵花兴高采烈的跑来找江成宇。

电视剧里的她自从被男医生“摘走”以后,男医生偶尔会将自己和她归到一类,给所有的植物、物品也直接赋予了生命,所以在剧本里后来不会再出现“我本来就长在这里”、“我本来就放在这里”一类的句式。

除了幻想和模仿,她许多行为已经是慢慢的和正常人无异,最大的特点也就是经常语出惊人而已。

当然,她所有的疑惑都会被江成宇温柔化解,无论她是什么,在江成宇面前,永远都是一个懵懂天真的小孩子。

秦丰站在镜头之外,眼看着两人都是准备妥当,干脆利落的一声“action”之后,镜头里的邵正泽目光专注的翻看着自己手中的医学书籍。

“砰、砰”两声敲门声传来,他抬起眼的一瞬间已经是噙上了温和的笑意,徐伊人脚步轻轻的到了他身边。

一头长发扎成一个乖乖的马尾辫,她头顶插着的月季花怏怏的耷拉着,笑眯眯的对着邵正泽还没有开口说话,后者已经是伸手去取她头顶上的月季花。

月季花的花梗上有小刺,男医生自然是怕揪扯到她的头发,索性直接起身,将她绑头发的皮筋从马尾辫上滑了下来,打散了头发拿出那朵花。

镜头推近给了他面部特写,那朵近在眼前的玫瑰花花梗上光秃秃,一根刺都没有,一时间他神色愣了一下。

“你说哒,插花的时候要先修剪一下吖!”仰起头笑着看他,镜头里的女孩眼睛灿亮若星辰,一张脸上就写着“我很乖、我很棒,快来表扬我”。

看着她笑嘻嘻不知人事的样子,任谁也会心软的一塌糊涂。

画面里,邵正泽唇角噙了一抹温柔的笑,眼眸中却是流露出一些无奈怜惜,伸手捏了捏她软嘟嘟的小脸,开口夸奖道:“曦曦真棒。”

“嗯哪。”小人儿抿着唇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又是伸手去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着他扁嘴道:“痒痒的。”

“花瓶隔几天需要清洗一次。”邵正泽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将手中的月季花顺手放在了桌子上,牵着她到了洗手间。

靳允浩对待工作算的上兢兢业业,本身也是脑外科医生,自然也是有一些职业的洁癖。他的办公室很大,洗手间也不小,里面设计了一个长方形的浴室,所有用品一应俱全。

摄像和灯光一起跟了进去,宽大的浴室依旧是不显拥挤,邵正泽脱了自己的白大褂和西装外套,衬衫的袖子挽起来到手肘以上,伸手拿了花洒,准备帮徐伊人冲洗头发。

这样的事情在家里也做过不少次,两人自然都是驾轻就熟,不用扮演,明亮的灯光下,温馨缱绻的感觉已经流动开来。

此刻邵正泽微微躬着身子,一只手在她的头顶上温柔的打着圈揉着泡沫,一只手拿着花洒小心翼翼的冲洗着,光裸的小臂在灯光下结实紧绷,修长而白皙的一只手也是带着难以言喻的美感,是一只天生适合拿手术刀、弹钢琴的手,优雅和清贵似乎单单从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就可以体现出来。

灯光师和两个人距离很近,目光不自觉地落到自己短小粗厚的手指上,又落到摄像师胖乎乎的手掌上,一时间都是有些自惭形秽了。

贵公子和平民的差距,当真是在细节上也逼死个人……

“嘻嘻,真舒服吖。”一边享受着他温柔的揉弄,乖乖低着头在花洒下的小人儿满足的喟叹了一声,邵正泽唇角温柔的笑意越发深重了。

仔仔细细的替她将头发清洗了两遍,邵正泽刚是伸手给她头上扣了一条毛巾,小人儿却是突然直起身子来对着他开始解自己病号服上面的衣扣。

邵正泽神色愣了一下,花洒也是突然被他拧了一个方向,直直的对着他的胸膛,将他整个上半身都打湿了。

顾不上去管,他直接将花洒扔进了洗手台,伸手握上她解着自己衣扣的手,语调有些着急疑惑道:“你做什么?”

“上一次都没有整个洗干净呀。这一次要全部洗干净的。”她开始重新脱自己的衣服了。

“不,不用。”语调艰涩的说了一句,一向睿智沉稳的男医生在这一刻却是突然不会说话了,干巴巴的连着说了几个字,眼看她还是执拗的解着自己的衣服,索性直接握着她的手将她整个扣到了自己怀里,语调低柔的安抚道:“曦曦乖,瞧你现在都湿哒哒的,我先给你擦干好不好?”

话音落地,不去看她懵懂又疑惑的表情,男医生要低头去帮她重新扣上被她解开的衣扣……

剧本里的陈曦年龄设定在二十四岁,娇嫩洁净的脸,一天真懵懂的眼神,以及,玲珑窈窕的秀丽身形。

因为怀着身孕,徐伊人也是比以往长了些肉,胸部饱满挺立了许多,邵正泽伸手帮她扣扣子的角度是侧拍,镜头看不到她展露在他面前的大片玉泽,却是能捕捉到邵正泽泛红的俊脸,沉默暧昧在一方天地中蔓延开来。

在他系扣子的时候,她好心的往前凑,柔软的胸部隔着一层衣服抵着他的手,男医生被烫了一下,手指打结的替她系好两个扣子,再拿过毛巾帮她擦头发,都是失了以往的镇定沉稳,眼眸里带着些深意的看着她。

扔到洗手台里的花洒突然滑转了一下,朝着他喷了满头满脸的水,男医生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将花洒关掉,整个人却是全湿了。

水珠从他色泽健康的短发上往下滚落,划过他英俊锐利的一张脸,顺着脖颈没入衬衫的衣领之中。

他的衬衫基本上全湿了,此刻紧贴着他紧绷挺拔的身形,将他完美赛过男模的身材显露无余,贴着衬衫的坚实匀称的肌肉强劲而有力,光是半截裸露在外揽着他的小臂都是透露出男人无与伦比的性感。

看着他的女孩一时间也是蹙着眉呆愣了一下,她伸手去触碰上他近在咫尺的胸膛,有些好奇的捏了一下。

侧面拍摄的镜头不会将两人的亲密动作显露出来,徐伊人懵懂好奇的神色却是让人隐隐察觉出一些不寻常,她触碰了男人克制的底线。

邵正泽一把拉过她搂紧在怀里,低头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小人儿“唔”的一声情绪以后,急促的喘了起来,镜头慢慢拉远,笼罩在浴室灯光下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很狼狈,却是激情又缠绵……

算的上两个人的故事里尺度最大的一幕高chao戏。

画面戛然而止在这里,虽说很有联想力,观众却也会通过下面的剧情知道两个人并没有发生什么。

陈曦懵懂的根本不懂感情,男医生纵然渴望,其实除了亲吻也是从来不会更进一步。

工作人员将两个人的衣服递了进来,邵正泽关上了门。

背身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此刻的他依旧是性感迷人的让人窒息,徐伊人伏在他怀里,也是能清晰地听见他胸膛里一颗心快速的跳动着。

她恶作剧的张口啃噬了两下,纤细的手指凑上前帮他换衣服,指腹逡巡摩挲在他光裸的手臂和脊背之上,靠在墙壁上的邵正泽神色带着些慵懒享受,意味深长的低头看她。

“江医生,阿嚏……”正准备说话逗他的徐伊人却是突然打了一个喷嚏,邵正泽低笑一声,连忙扯过干毛巾帮她擦头发。

已经是夏天,纵然并不是感冒多发季,他却依旧是担心她有个头疼脑热,擦干头发用吹风先帮她吹到半干,又是紧接着动手将她湿哒哒的上衣脱掉,沉默着帮她换衣服。

徐伊人笑着看他,眼眸里狡黠的光芒却是一直的勾缠着他……

“正经些。”邵正泽没好气的低斥了一声,徐伊人却是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踮起脚在他的下巴上轻咬了一口,这才乖乖的站定看他。

两个人在洗手间里换衣服花了能有十分钟,换好衣服再出去,对上外面一众人满含笑意的目光,徐伊人却是一时间又有些脸红了。

“很不错,情绪非常饱满……”秦丰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看着邵正泽板正严肃一张脸,一时间想到刚才的画面又是忍不住心中发笑。

邵正泽在他心里已然成了一个神奇的存在,他的情绪转变之快,一般人基本跟不上节拍。

这一个让他情绪转变的开关就是徐伊人。

看着他此刻听着自己说话,目光却依旧是护着走开的徐伊人,秦丰在心里长长的喟叹一声。

紧张有序的拍摄工作如此般又是过去了几日。

一转眼,到了两人杀青的这一天,剩下的唯一一幕戏,是被治愈以后的陈曦,在商场一层举行漫画签售会。

商场一楼的外面张贴着的海报上,正是漫画的一开始,也是两个人在精神病医院相遇的那一幕。

招摇的绿树上阳光流泻,占据了画面四分之一,笔触十分的唯美精细,纯净乖巧的女孩立在树下,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仰起的一张脸精巧美丽如花朵,懵懂天真的看向她面前挺拔清俊的男人。

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低头看她,唇角噙着一抹温和包容的笑,伸手去牵她的手,边上配了这一副漫画里唯一的一句旁白:“我要把你摘回家,晾一晾。”

“嗷嗷嗷,好有爱好有爱!这是谁画的啊!这么逼真这么美,不行不行,好好想把海报撕回家肿么破?”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这两人看着真的好像漫画版的伊人和总裁啊!满满都是爱有木有?”

“对白好有爱,我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看电视肿么办?”

围聚着海报,一众薏仁粉嗷嗷乱叫的样子都是惹得边上的工作人员频频侧目。

作为一炮而红的漫画家,陈曦的粉丝群体自然也是不容小觑。

适逢星期天,商场的人员确实纷杂繁多,未免引起混乱造成意外事件,几番商议之后,剧组取消了这一幕应征n多群演的打算。

徐伊人官方微博发了召集令,来签售会现场的粉丝全部都是自愿报名的薏仁粉……

不过,貌似人有些太多了!

一手拿着喇叭,秦丰抬眼四下看了看,乌泱泱的人群让他都是有些愣神了。

基本上都是青春靓丽的年轻学生,随便十几个拉出来,都能组成一个美女啦啦队,偏生一开口都是“嗷嗷嗷”、“嗷嗷嗷”、“受不鸟”这些辨识度极高的经典句式,也当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此刻,眼看着他目光四下逡巡着,原本聚集在海报下的一些女孩互相对看了几眼,都是以为他在头疼秩序问题,吐吐舌头笑了笑,领头的几个已经是掏出小哨子和小喇叭开始喊话了。

“注意了注意了,一会看到伊人不要激动的嗷嗷乱叫了,天气很热,伊人怀着小薏仁,已经很辛苦啦,今天所有人不许再要求签名和合影!”

“是啊是啊!一会总裁大大肯定会来,不许激动地扑上去哦!”

“手里的水瓶子什么的不要乱扔,薏仁粉的素养需得时刻体现着!”

几个女孩拿着小喇叭喊着话,分明一条一条都是规矩,说话的方式却是让边上的一众工作人员都是忍俊不禁。

让人意外的是,她们喊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大,可刚一开口原本还嬉闹嘈杂的粉丝们却是能快速的安静下来,认真的点头,一个两个乖巧懂事的样子就好像小学生见了班主任。

粉丝团这些小领导的号召力也当真是不容小觑。

此刻,眼看着一众人都是认真的点了头,一个拿着喇叭的短发女孩已经是笑嘻嘻的继续开口道:“我们最爱的是谁?”

“总裁大大!”粉丝们异口同声答了一句,正对上海报里男医生英俊的侧脸,秦丰没忍住扑哧笑了。

“我们最最爱的是谁?”

“小薏仁!”粉丝们又是拖着长音异口同声回答了一句。

“我们最最最爱的是谁?”

“徐伊人!”这一下所有的粉丝们声音更是提高了一倍,秦丰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退到后面去。

“对。就素酱紫!伊人第一,宝宝第二,总裁第三!所以,一会总裁大大无论有多么的狂拽炫酷叼炸天,也不要激动地喊他的名字听见了木有!小薏仁还感受不到你们的热情,也就不用和她打招呼啦!时刻谨记着,我们最最最爱的偶像只有一个!她眼下怀着身孕还在辛苦的拍戏,所以,一会无论心情多么的激动,都不要喊叫吵闹、推搡拥挤,听见了木有?”拿着喇叭的女生又是颇长的一段说完,粉丝们已经是严肃认真了许多,再次异口同声道:“放心么么哒!”

“噗!”秦丰彻底忍不住,捶了站在他边上的助手一圈,和一众人一起笑的前俯后仰。

喊话的女孩却是根本不搭理他,继续问了最后一句“听见了咩?”

“咩!”粉丝们齐刷刷的拖着长音笑起来。

秦丰有些无力的捂着肚子道:“艾玛!谁给她们设计的这些对话,太有才了简直!赶明儿来和我一起写台词得了。”

他话音落地,刚一抬眼,不远处的几人已经是映入眼帘。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yuki31zhou。qinyihan645。54647856。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二更在下午六点哦。

本月到了最后两天了,还留着月票的亲们不要攥过期了啊,投给咱们的影后么么哒,卖萌打滚求月票~\(≧▽≦)/~啦啦啦。

预告一下,小包子最迟明天也就出来鸟,喵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