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意外/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蹙着眉思索了一阵,到了两人近前的唐心这才是反应过来,指着她有些诧异的开口道:“你是……煽情天后?《青梅竹马》的原作者?”

俏丽的短发女孩看着她微微挑眉,轻笑开来。

狡黠中带着一些小孩子般的顽劣调皮,年轻活力的样子更是让唐心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诧异,边上正逗着小薏仁的月辉也是不自觉抬眼多看了两下。

写出那么些动人缠绵的爱情故事,谁能相信,已经走红好些年的言情小说著名作家竟然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按着时间往前推算,不到二十岁她就开始在文学界崭露头角了……

想到当时的自己还在整天犯花痴的对着偶像剧里面的男主角流口水,唐心无语凝噎。

姜几许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变戏法似的将自己手中的一本书递到了徐伊人的面前,笑嘻嘻道:“刚好办完签售会,跟着……咳咳,跟着某人来参加小宝贝的满月宴,事先不知道也没什么准备,我的最新作品,送你一本好啦。无聊的时候解解闷。”

质地优良的硬皮封面上,灼灼桃花晚霞一般的逶迤开放,手绘的男人挺拔英俊、十分好看,徐伊人的目光落到扉页上的两个女孩时,却一时有些愣了。

恰当的说,图画里有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却是穿着不同的衣服,一个天真浪漫、歪着头站在男人的正对面,另外一个却是孤零零的站在一片桃花里,侧身回头的动作,手绘风精致的面容,以及眼角眉梢无法言喻的忧伤,都是能让人第一时间被她的情绪所感染。

徐伊人有些怔怔的看着,这才发现,男人虽然是正面对着天真烂漫的女孩,身子却是微微侧着的,三个人之间拉开的距离十分微妙,让看着画面的每个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缠绵悱恻的三角恋。

成片桃花的正上面,竖版的四个大字《歌尽桃花》,颜色比封面整体颜色略深些,笔触勾连着向下垂,是飘逸流畅的艺术字,却依旧无法将画面整体的忧伤感驱除分毫。

情感总是相通的,以前的她其实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喜欢看小说。

小说、电视、电影、漫画、音乐……

无论是文字还是图画,总有魔力将她吸引,跟着那些营造出来的喜乐哀愁而产生共鸣。

手绘的封面在第一时间抓人眼球,徐伊人好奇的翻开了书的扉页,工整的一行黑体字映入眼帘:“你知道吗?最美好绚烂的风景里,往往埋藏着最深最深的罪恶。”

徐伊人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毕竟按着一般的言情小说套路,这扉页用来吸引人的引语应该是煽情而动人才对,比如“爱情,是你给我的地老天荒”、“倾一世流年,为一人心动”、“回首顾盼间,如果你依旧在原地”……

而不是像这样,看着和言情关系不大的一句话。

心绪百转间,她又是将一本书在手里来回翻转着看了一下,这才是发现后面一句推销卖点:“言情小说顶级天后,姜几许转型力作!”

一簇火苗形的“热卖”标签让徐伊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看着她若有所思道:“转型力作?这封面上画着的三个人看着应该还是言情故事吧?这一模一样的两个女孩,是双胞胎姐妹吗?爱上了一个男人?”

“哈,你这反映告诉我,你当真是没有关注过我的新小说,桑心啦。”姜几许撇撇嘴说了一句,眼看着徐伊人有些窘的笑了一下,又是轻轻拍了她一下,开口笑道:“和你开玩笑的啦。不是双胞胎姐妹,是母女。”

“母女?”徐伊人一时哑然,目光重新落回到封面上,神色疑惑道:“可是她们两人看上去分明是一模一样的。”

“是啊,那个妈妈很年轻就死了。”姜几许一时间也是有些喟叹起来,笑着开口道:“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给我的灵感,这本书我还蛮喜欢的。总归剧情一两句话也讲不清楚,你无聊的时候可以翻翻看。”

“好。”徐伊人笑着应了,将书本暂时放在了桌上的手提包旁边,姜几许的目光落到月辉的身上,又移到了他怀里的小家伙身上,抬步兴冲冲的走了过去,一脸喜色道:“这个就是小薏仁?”

小家伙在月辉怀里一直没睡着,眯着眼微微张嘴吐泡泡,嫩嫩的牙床看着都是可爱的不得了,姜几许忍不住伸手过去在她粉嫩嫩的脸颊上轻轻戳了两下,抱着小家伙的月辉连忙伸出一只手拦了她一下,无语道:“不能戳,小家伙会流口水的。”

“咦?是吗?”飞快的收回了手指,眼看着软萌可爱的小家伙哼哼唧唧的重新窝进了月辉的怀里,姜几许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虚掩的房门又是响起了两下轻轻的叩门声,邵正泽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两人都是挺拔笔直、高挑英俊,邵正泽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长大衣,一如往日的矜贵疏离,他身后的男人却是唇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带着几分浪漫温润、翩翩公子一般的闲适气息。

双排扣的深灰色英伦风长大衣,衬着他微卷的短发、立体深刻的五官,越发显露出几分名门贵族的气韵来,见过几面,徐伊人自然也是记得,他正是京城楚家这一辈的小公子,楚洵。

似乎和正笑着和小家伙逗趣的姜几许,有些牵扯。

“宴会要开始了。”彼此笑着打了招呼,邵正泽温声开口说了一句,伸手将月辉怀里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姜几许一回头,看着噙笑靠近的楚洵一张脸顿时苦巴巴的皱了起来。

噙笑看了她一眼,楚洵一双眼睛里泛着柔和的波光,却是让姜几许心里突突颤了两下,就要越过几人先一步出门去。

伸手捉小鸡一般的揪住了她纤细的后颈,楚洵朝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几人笑着点点头道:“我们说两句话,一会过去大厅。”

“不要不要,我现在就要去大厅。”姜几许徒劳的说了两句,最后出门的月辉眨着眼替他们好心的拉上了门。

“说好的全程陪着我,我转个身的工夫跑的连人影都看不见,你有没有一点做女伴的自觉性?”松开手揪上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在手掌下转了一个圈,楚洵勾唇说了一句,将她直接欺到了门板上,俯身凑近,在她小巧的耳朵边拖着长音“嗯”了一声。

心里恨恨咒了一声“妖孽”,姜几许仰起脸,笑靥如花的开口道:“那不是急着来看小宝宝么?也想顺带着看看老朋友嘛。又没有偷偷溜走!”

“你和人家很熟?”挑眉笑看着她,楚洵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关系都是酱紫越走越熟嘛,再说她好歹拍了我小说里的女主角,而且我们以前也……”在男人低头笑看着他的挪揄目光中,姜几许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变成了蚊子嗡嗡一般的分贝,基本上也就能看见嘴唇在动。

咬着唇有些懊恼的鄙视着自己的软弱,每一次在他这样含着挪揄的目光之下,愣是半个字也扯不出来,姜几许有些郁闷的咬了咬唇。

伸手在她俏丽的脸蛋上捏了捏,楚洵一时间也是无奈又好笑,俯身过去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求欢一样的蹭了两下,语气低低道:“以后别跑了行不行?猫捉老鼠的游戏咱们都玩了一年多,你不累么?”

温热的呵气喷在她光裸的颈项上,他语气里的疲倦和温柔却是让正胡乱扭动的姜几许突然安静了一下,也是无奈道:“我真的没有在和你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

语气微微顿了一下,她稍稍偏头,一字一顿缓慢道:“楚洵,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们不合适的。”

正在她脖颈流连的楚洵身子僵了一下,直接用原本扣着她肩膀的一只手扣上了她俏丽的下巴,语调里带了些冷意道:“我有没有说过,不许再说这句话?!”

“可我们真的不会有……”她话音未落,男人温热的唇直接覆了上去,横冲直撞的勾着她四处躲闪的小舌纠缠起来,他的吻不若他温润如玉的气息一般柔和,也没有丝毫辗转缠绵的浪漫,而是狂风骤雨一般将她直接吞没,身子悬浮的沉浸下去,除了徒劳的呼吸,根本连一声呼喊也发不出来。

心疼这样每每被折磨的他,她也不曾挣扎,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衣角,艰难的倚靠在门板上,任他发泄了一通。

楚洵喘着气重新埋头在她的颈窝里,微卷的短发都是因为刚才的动作有些凌乱,在她光裸的脖颈上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愤声道:“如果可以,我真想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怎么有女人能跟你似的,一颗心石头一样的硬。”

他的声音带着只有动怒了才会有的咬牙切齿,姜几许心里苦涩更甚,唇角却是一惯大大咧咧的笑容,没心没肺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我们的关系仅止于朋友?”

“可以随时上床的朋友?”牙齿抵着她的脖颈,楚洵的语调越发阴冷了一些,姜几许刚要笑着点头,他却是突然抬起头双目灼灼的看着她。

骇人的亮光让她神色愣了一下,楚洵捏着她的脖颈,一寸一寸的凑到了她的唇边,辗转描绘了一遍她的唇形,重新抬起头来,一字一顿道:“不要钱就可以做,你都不觉得这样的自己太廉价了么?姜几许,早晚有一天,你得败给你的自以为是。”

话音落地,伸手将她往墙角推了一下,楚洵自顾自拉开门大跨步出了去。

被他甩了一下的姜几许顺着墙角滑了下去,神色发愣的呆坐在地上,唇角流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眼眸里也是一时间呛出了泪。

十八岁就开始写小说,她编织的美梦能有十来个,里面的男主角大多事业有成、深情专一、英俊多金,却是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达到他这样的高度。

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哪里有那样美好,即便被一直守护着她的读者唤一声“天后”,可她却是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

快乐的生活已经是她最大的祈愿,她当真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爱他,进入那样的门庭,迎接未知的一切刁难。

真实的她,原本就是一个看着坚硬无情的菠萝,难以轻易地打开柔软的心。

即便,一颗心早已经弥足深陷。

带着怒气出门,想起她脸上惯常的毫无所谓的嬉笑,楚洵都是觉得心口疼,恨恨的住了步子,抿着唇揉了揉自己紧皱的眉心,想起刚才最后说的几句话,一时间却是有些后悔了。

两人纠纠缠缠了一年多,他原本以为她所谓的“不合适”只是开玩笑,可当这样的玩笑被她一次次带着笑容无所谓的说出来,却是让他原本对上她就柔软的一颗心也是一日一日的烦躁起来。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将升腾起的不忍和心疼生生压了下去,他唇角含笑的进了宴客大厅。

邵家小千金的满月宴,即便只请了素来和邵家交好的一众人,大厅里却依旧是衣香鬓影、人员纷杂。

一路噙着笑走到了前面,朝着左右两侧相熟的人点头笑了笑,楚洵选了一个空位坐了进去。

边上也都是京城几家年龄相仿的公子哥,靳允文正转着酒杯品酒,其实说是品酒不如说是品女人更恰当,他边上坐着的不知道哪家小姐,正是在他的目光下含羞带怯的低头。

靳允文轻佻的勾唇笑,楚洵有些眼角抽搐,将目光移到了另外一边,这才发现坐着的正是靳允卿和江蔚然。

也是有些日子没见,自个这小外甥女平日刺猬一样冰冷警惕的神色收敛了许多,正微微低垂着头,不知道和她边上的靳允卿说些什么,精致的眉眼间却是隐隐透露出些小女人的妩媚绮丽之色。

楚洵的神色愣了一下,带着些探寻的目光又落到了靳允卿瘦削英俊的面容之上,被他看了一眼的靳允卿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想起他眼下已经慢慢转到明面上的身份,楚洵对他这样的警惕性也是一时间明了,浅笑着点头,靳允卿同样是唇角浮现出一个缓缓的笑容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的印象根深蒂固,靳允卿勾唇的浅笑中依旧是带着一些腼腆羞涩,就好像靳家从前那个病弱苍白、偶尔出现在人前的二公子,一如往日的文气俊秀。

他这样的笑容,依旧是不能让楚洵将他和他眼下的身份对上号,正是心里辗转寻思之际,目光落到他们两人身后的服务生身上,神色又是一愣。

脸上带着客气谦卑的笑容,端着盘子的大男孩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清瘦俊俏更甚一般的服务生,却是目光紧盯着靳允卿直直的往他边上走。

就好像,他是专程、有针对性的要过去给他送酒一般。

这样的宴会上,一个毫不相关的服务生,这样带着目的性接近的神色当真是有些太奇怪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姜几许气晕了头,自个看什么都是不对劲,楚洵有些郁闷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服务生笑着站到了靳允卿的右手边,伸手将盘子里的酒杯搁了过去,靳允卿正是和江蔚然说了句话,习惯性的点头道谢。

服务生的眼尾却是骤然加重了几分狠戾神色,端着盘子并没有直接转身,盘子下面突然出现的一抹锐利亮光让楚洵心中大惊,激动起身喊了一声“小心”,却是听见扑通一声,江蔚然一把拉过正和他说话的靳允卿朝边上推了出去。

突然的变故将周围一众人吓了一跳,靳允文边上的女人刚一抬眼对上不远处的一幕,却是吓得失声尖叫了一下。

服务生手里锋利的刀刃被急忙起身的江蔚然一把攥紧在手心里,殷红的鲜血从她握着的手心里流出来,不过一瞬间就染红了她的手腕滴落在椅子上。

被最不设防的人突然推了出去,靳允卿一抬眼就看到这一幕,就地伸出一脚朝着服务生的胯裆踢了出去。

刀刃从江蔚然的手里划了出去,吓呆了的女人“啊”的一声,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