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身世/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说最后的一段,她在男人面前脱光了衣服,男人愣神。

戛然而止。

一个看似根本未说完的故事,却是又好像交代了所有应该交代的事情,男人和女孩的关系,成了一个开放性的、任人遐想的结局而已。

一个充满了浓重悲剧色彩的故事,里面却是杂糅了许多复杂的人性解说,男主人公在桃花谷艰难十九年,一开始是因为怀着对女孩回来的希望,再后来是怀着要将女孩的女儿带出谷的决心。

女主人公确切的来说有两位,林绮梦一开始是阳光活泼,在桃花谷停留了几日,却是变得纤柔忧伤,被几个男人抓走之后的她一开始并未屈服,也是因为她年轻漂亮,村落的族长将她暂时囚禁了一个月,月事迟迟未来,再加上精神恍惚脆弱,她以为自己怀孕了,怀了男朋友的孩子。

为了活命,也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她屈从了族长,也就是一开始将她扛回去的一个中年男人。与此同时,男人的儿子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她,为了得到她,设计杀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摇身一变成了村落的族长,顺带着继承了父亲的一切,包括女人。

林绮梦生了一个只有四斤多的女婴,生产之后血崩而亡,她也是以为自己孩子的父亲是她心心念念的男孩。

实质上,因为太过年轻,她并不知晓怀孕的天数如何计算,孩子的满月酒轰动村落,在男人的回忆中,距离她们深陷桃花谷过去了整整一年时间。

林绮梦的女儿,是村落两任族长之一的孩子。

深爱着林绮梦的年轻族长给女婴取名思思,从小在桃花谷长大,她是桃花谷众人的掌上明珠,从小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但同时,在她的眼中,鲜血和人体器官,却是再正常不过的。

桃花谷里的居民是麻木而愚昧的,古旧村落里的传统是唯一的两个字,服从,杀人对他们来说就和栽花种树一样的寻常。

而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的黑暗势力,以及警察对男主角宽容的放行,更像是一种悲情的讽刺。

林绮梦自以为保全了孩子,临死之前心里还残存着最后一丝幻想。

男主角用十九年的时间重获自由,为了彻底逃脱,让谷中一众人放松警惕,也是为了有权利将女孩带出去,后来的日子他已经能笑着将和他当年同样年轻的男孩骗进谷中,亲自动手挖下他们的心脏。

他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原本就要在桃花谷覆亡的时候向警察自首,可是因为桃花谷的古村落消失的不留痕迹,让他一度陷入迷惑和困扰之中,精神恍惚的带着女孩从警局离开。

故事停留在女孩脱衣服的一段。

历尽沧桑的男人失神了,他恍惚回到了桃花谷中,他和女孩的第一次,半开的窗户外是氤氲成片的桃花香,女孩光裸洁白的身子被月光裹了一层轻纱,美丽的好像一个梦。

“绮梦。”

男人对着女孩低低开口,唤了一声她母亲的名字,在女孩懵懂的神色中,他落下浑浊的一滴泪。

整个小说在男人的泪水中彻底结束,和姜几许以往任何一本小说故事都大相径庭,却是突破了她以往任何一本小说的销量,直逼心脏的暗黑情绪让每一个看过小说的读者都喟叹唏嘘万千。

“这个世界你所不知道的角落,总是隐藏着让你难以想象的黑暗。”

“伤心过后、恐惧过后,却是让每一个人打心眼珍惜能正常生活在阳光下的日子,每一天看似平淡无奇的时光,其实已经是上天最美好的馈赠。”

“桃花谷村落的可悲就在于,那些麻木而愚昧的居民,并不知道他们在犯罪。”

“年轻的族长为了得到林绮梦杀害自己的亲生父亲,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人对上心爱的女孩却是真的宠到了骨子里,也许世界上当真有这样令人疯狂的爱情。”

“林绮梦太可怜,无端端的讨厌她天真烂漫的女儿,太讽刺了!”

“男主角为了带思思出谷造孽太多,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一想!”

“里面的中年妇女何花花太可恶了。真的想一刀戳死她。”

“姜几许到底怎么写出这样风格迥异的一本来,太沉重了!”

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贴吧里的讨论,徐伊人的情绪也是跟着一众读者再一次百转千回,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云和”两个字闪烁在屏幕上,她抚着心口呼吸了一下接通在耳边。

“怎么样?”起身到了窗边,目光落在外面成片的树木上,她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轻声问了一句。

“可以。”云和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那边慢慢传来,稍微顿了一下,继续开口道:“如果改写剧本的话,可能需要对结局做一下调整。桃花谷消失匿迹这样的结局肯定通不过审批的,警察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还差不多。”

邪不胜正几乎是电影电视永恒不变的主题,无论过程怎样曲折,罪恶被光明所驱散,有情人终成眷属、善恶到头终有报,也才是屏幕最终可以展现的结局,纵观华夏电影,在这一点上,基本上可以算是殊途同归。

也只有这样,才会被普遍观众所接受,也才能让跟随着故事动荡不安的一颗心得到抚慰。

这样的道理,徐伊人自然是明白……

“至于男主角,最后肯定也不可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被胁迫并不能成为他犯罪杀人的借口,我觉得设计疯掉比较好……”云和一字一顿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所说的每一点都是十分中肯,徐伊人安静的听完,长长舒了一口气,才是若有所思道:“《歌尽桃花》的读者市场非常好,要是拍成电影原本就是一种保证,卖点也很多,应该都不用担心。不过眼下也不着急着改编剧本,我先联系一下原作者吧,她同意的话再按正常程序筹备。”

那边的云和自然是答应,挂了电话,徐伊人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书桌上,封面扉页灼灼其华的桃花每看一次都会让她觉得悲伤,可这样的心灵震颤却也是好久没有过。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金麒麟奖的颁奖典礼上,邓威饰演男主角拍摄的那一部《零度以下》。

好的作品就是这样,无论看过多长时间,所带了的情绪波动会永远的回荡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就好像想起《零度以下》,她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北方山林的落雪青松,泥泞的山道,男主人公蹒跚的背影。

而眼下,脑海里想到《歌尽桃花》,她就会想到扉页这样一幅带着浓重悲伤的图画,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好的作品都是可以荡涤人的心灵,让人从中得到颇多领悟。

《零度以下》树立起男主人公高大伟岸的形象,却是无形中映射了除他以为芸芸众生的普遍选择,社会责任太过沉重的时候,绝大多数人会选择有效规避,毕竟,趋利避害是所有动物的本能,人也是不例外。

《歌尽桃花》在读者群里中引起了多方面多角度的讨论,说到底也是因为面对着太多无力的现实,每个人设身处地去思考的时候,都是不能得到结论,自己会不会作出和男女主人公相同的选择。

向沉重的命运屈服,和愚昧的居民同流合污,男女主人公如果不这样,唯有死。

为了活着,每个人的心理承受底线,都会超乎自己的想象。

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就好像一面镜子,看着他们,每个人都是可以最大限度的接近最真实的自己。

就连她,也许以前会相当肯定的去反抗,可是当一个女人自以为怀孕的时候,所有的心境又会发生再一次的改变。

母亲能为孩子忍受的,有时候更超乎自己的心理预期……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拿到了姜几许的电话,徐伊人试探着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姜几许。”对面女孩的声音和每一次见面一样,徐伊人似乎都可以想象到她俏皮狡黠的笑容。

“我是伊人。”微笑着说了一句,电话那边的姜几许意外的“哦”了一声,继续笑着开口道:“怎么想起来打电话给我啦?我也还都没有你的电话呢?”

“我看完你的小说了。写的很好。”斟酌着字句说了一声,想起那些极有画面感的描绘,徐伊人又继续道:“你愿意把这部小说搬上荧屏吗?”

电话那边的姜几许安静了下来,徐伊人能感受她一瞬间的沉默,想到她最开始的那些话,有些迟疑道:“是不方便么?你好像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不是要先征询当事人的想法?”

想到当事人,她一时间也是有些沉默了。

毕竟这故事里的当事人都并不光彩,纵然可以保密,也不一定愿意他们这样的故事被搬上荧屏。

尤其是,姜几许又从何处得到这样的故事,真实度有百分之多少,故事的男女主人公现在如何了……

作为一个读者,徐伊人其实依旧有太多的疑惑想要得到解答。

“他们都已经去世了。”过了良久,那边的姜几许慢慢说了一句,舒了一口气开口道:“我考虑几天可以吗?考虑好了给你答复。”

她说话的声音轻轻的,徐伊人正要应答,她带着些怅惘的下一句却是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当事人……小说里的林绮梦,是我的外婆。”似乎并不真切的一句话让徐伊人愣了一下,电话那头的姜几许却好像将一个沉重的秘密埋藏在心里太久了,需要找个树洞倾吐一般,声音轻柔道:“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你说话的声音很愿意相信你。”

话音顿了一下,她如释重负的笑了一声,继续道:“也就你知道这个故事有真实的人物原型,我以为你会很好奇呢,你却是什么也没问。”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徐伊人诚实的说了一句,姜几许也是愣了一下,听着她依旧没有追问,松了一口气,她挂掉了电话。

故事的最后,男人拒绝了她的母亲,帮她重新穿好了衣服出门买酒。

回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巷子里衣衫破碎的她。

就在出去找他的时候,她被人拖到巷子的角落里污了清白。

两个人身上原本就没有多少钱,出了警察局,暂时租住的是最破烂廉价的小旅馆……

所以,她是杀人犯和强奸犯的女儿,这样的她,如何能配得上那样翩翩如玉、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公子。

养父母都是最普通的小市民,从小已经给了她万千宠爱,如果不是意外知道她并非亲生的真相,如果不是顺着他们的指引找到了疯癫在养老院里的男人,如果不是他半清醒半糊涂的将这一切断续的讲出来。

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如果,即便家境普通,她也依旧是养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喜欢幻想,憧憬爱情,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绮丽的梦境。

可是如今,想起那样一个英俊迷人的男人,心头涌动的,除了苦涩,还是苦涩。

姜几许动作慢慢的将手机装进了兜里,伸手抹掉了眼角溢出的一滴泪。

……

天气慢慢转暖,春日温煦和暖的阳光驱散了冬日的寒冷干燥。

在家里休养了三个多月,此刻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飞速后退的景观树木,远处高耸错落的建筑物,徐伊人的心情都是难以言喻的舒适。

“啊呀呀……”邵正泽怀里的小家伙眉眼彻底长开,此刻小巧软白的一只手握着手里叮当作响的一个拨浪鼓,对着她兴高采烈的打招呼。

眼看着她回过头去,窝在邵正泽怀里的小家伙更是兴奋,穿着小棉鞋的短腿激动的又蹬了几下,徐伊人张开双手、掌心朝外,在她眼前“喵呜”了一声,小家伙又是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的说着话。

“哈。”徐伊人轻笑了一声,对着她张开手,将香香软软的小人儿从邵正泽怀里抱到了自己怀里,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上“啾”了一下,小家伙裂开嘴对着她笑,晶莹的口水到了唇角。

连忙拿过她身上的帕子沾了两下,眼见小家伙又是傻乎乎的看着她笑,嫩白的牙床还是光秃秃,一颗小白牙也没有长出来,徐伊人更是忍不住笑,朝着邵正泽开口道:“怎么办?一会拍广告的时候我担心她流口水。”

“医生不是都说了,小孩子长牙的时候避免不了的。”邵正泽伸手将母女俩一起拥到了怀里,无奈又好笑的提醒了一句。

“可是一会对着别人流口水,感觉傻乎乎的。”徐伊人又是蹙着秀气的眉说了一句,怀里拿着拨浪鼓的小家伙又是“啊呀呀”的一声,似乎在宣示着自己的不满。

“怎么会傻?我觉得小宝贝流口水很可爱。”前面副驾驶的月辉突然回头,郁闷的说了一句,又是将自己手中另一个玩具凑到她面前,出声哄道:“宝贝来,给叔叔笑一个。”

看着前面左右摇晃的小珠子,小家伙扔了拨浪鼓伸手去捉,月辉笑眯眯的将带着珠子的小玩具左右摇晃着,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徒劳的抓了半天,小家伙又伸出双脚胡乱的蹬了蹬。

到最后泄了气,在徐伊人的臂弯里稍微转了一下小脑袋,偏过头去找他。

小小一个人儿,圆溜溜黑亮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扁着嘴角的小脸上都是委屈,对着他“唧唧呜呜”的说起话来。

月辉半握着手里的玩具,伸手指过去勾着她小巧软白的手指玩,将玩具的手柄塞到了她的手心里。

“唔唔……”小家伙又是登时兴奋起来,拿着小玩具在空中挥舞了两下,继续咿咿呀呀的说着话。

两个多月的时候她就能发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单音节,眼下天气暖和了一些,小家伙似乎更是活泼了许多,整天清醒的时间也长了些,一清醒就自说自话的停不住。

一路逗着她,车子一路驶到了公司楼下。

姜几许答应将《歌尽桃花》搬上荧屏,电影开始了前期筹备,改编的剧本也是依旧在创作阶段,这一趟徐伊人带着小薏仁出来,正是为了“有爱纸尿裤”广告拍摄的工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