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催眠/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几许答应将《歌尽桃花》搬上荧屏,电影开始了前期筹备,改编的剧本也是依旧在创作阶段,这一趟徐伊人带着小薏仁出来,正是为了“有爱纸尿裤”广告拍摄的工作。

第一次来公司,小家伙好奇的不得了,即便是躺在她怀里,黑白分明的小眼睛还是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就连小脑袋,也是在她怀里转来转去,好像一只被抱的不舒服的猫儿一般。

“邵总好、夫人好。”

“邵总、夫人早上好。”

“小宝贝好。”

几人进了大厅,不绝如缕的问候声更是让小家伙无比着急,挥着小手摇动手里的小玩具,“啊呀呀”的对着两边环亚的职员说着话。

“小宝贝真可爱呀!”

“是啊是啊,小脸嫩的跟豆腐一样!”

“唔,好想凑上去捏两下。”

路过的女艺人小声讨论的声音传到耳边,抬眼对上邵正泽的视线,徐伊人也是忍不住露出柔和的微笑来,一转头却是被前面突兀出现的一个人拦了去路,停住了步子。

“呀,这个就是小薏仁吗?好可爱。”停下来说话的女生身形清瘦窈窕,长相也是文静清秀型,在美女如云的环亚算不上出挑,一头乌黑齐腰的长发却是增添了几分温柔婉约,下意识的,徐伊人回想起来,正是邵正泽和苏小小闹传闻那一次,顶层大厅质疑的女生。

心里有些别扭,却到底顾及着大庭广众之下,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她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

站在她前方偏右的位置,女生的纤细白净的手指已经是要自然而然的触到小家伙的脸颊了,徐伊人神色微愣,摇着小鼓的小家伙“噗噗噗”的对着她的手指吐了两口。

刚才就是在流口水,此刻她开口都是带着声,带着些奶渍的口水溅了女生一手,女生刚好伸手到她脸颊边的动作一时间顿住。

徐伊人一时间有些窘,拿了帕子沾了沾她撅着的小嘴,小家伙却是好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咿咿呀呀”的拿着她的小鼓兴奋的挥舞着,还不忘记顺带蹬蹬腿来做伸展运动。

两人边上的月辉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朝着女生开口道:“小家伙甚少见到这么些人,估摸着兴奋过头了。你自己去洗手间洗一下吧。”

“唔唔!”小家伙也是挥着小手应和两声,珠子将鼓面敲得劈啪作响,站着的柳青青一时间更是郁闷的不行,抬眼对上徐伊人柔和有礼的笑容,又不由自主看了一眼邵正泽英俊板正的面容,笑着开口道:“小孩子嘛。没关系的。”

话音落地,对上几人不欲多言的神色,又是歉疚的笑了一下,轻声开口道:“上一次让邵总和伊人为难了,真是对不起。也是我说话欠考虑,看到她们落得那种下场一时心软,让你们为难了。”

徐伊人理解的笑了笑,她边上的邵正泽却是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语调清冽的慢慢道:“以后在公司里,称呼她邵夫人。”

柳青青原本柔和歉疚的笑容僵了一下,邵正泽却是继续开口道:“既然没走,就好好努力。过去的事情无需多提。”

“是。”在他清冷板正的声线中越发尴尬,柳青青咬着唇退到了边上,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神色越发羞窘起来。

他们的婚礼上,环亚艺人闹成那样也不见邵正泽动怒,她一度以为他也就是外表看上去清冷疏离,内里还是温润柔和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上一次将自己印象深刻的那一段话提出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可他两次的回答却都是像劈头一盆凉水浇下来,让她仅存的那一丝幻想和奢望也难以为继。

看着几人远远离去的背影,柳青青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忍不住握了起来。

……

小家伙眼下只有三个多月,刚会转头和翻身,尿不湿的主调定在了温馨有爱,拍摄地点则是确定在了卧室里。

几个人在公司也并未多做停留,直接到了“有爱”公司提供的拍摄地点,京郊的一栋私人别墅里。

虽然出道时间不长,徐伊人却是凭着双料影后、年度视后等诸多荣誉直接跻身一线明星行列,成了娱乐圈当之无愧的大牌。

好不容易签了合约,又请动了邵正泽和小千金这样一大一小两尊佛,有爱公司自然是不敢怠慢,拍摄组比约定时间早到了两个小时不说,就连他们董事长的独子都是亲自出马,在别墅门口恭迎圣驾。

此刻,眼看着徐伊人一行人远远走来,西装革履的男人笑容满面的快步走近,到了两个人跟前笑着打过招呼,目光落到了小家伙粉嘟嘟的一张脸上,一颗心登时都是柔软起来。

此刻的小家伙被收了玩具,无聊的啃着自己的小拳头,一双亮晶晶黑溜溜的眼珠儿好奇的瞅着他,眼见他笑,兴奋地将带着些口水的小拳头挥舞起来,“啊呀呀”的打招呼。

“哎呦。”西装革履的男人被她这软萌可爱的话语逗的越发开怀,笑着握了握她软嫩嫩的小手,一本正经的招呼道:“你好哇。”

“啊哦……”小家伙被他轻轻握了一下小拳头又放开,睁着滴溜溜的眼珠继续笑开,喜滋滋的样子和刚才在公司里对上柳青青的模样完全不一样,边上看着她的月辉有些无力吐槽。

一个多月的时候小家伙区分男女的功力都是出神入化,除了黏着自己的麻麻以外,其他的女人基本上都是不让怎么碰。

一开始不会咿咿呀呀说话的时候会用哇哇大哭来反抗,等这个月学会了新技能“吐口水”,更是乐此不疲的反复用了起来。

其他女人一靠近,她基本上都是挥舞着小拳头“噗噗噗”的吐口水,对待男人稍微好一些,除了自个粑粑以外,他和老爷子也还都是可以抱,对上笑脸相迎的男人,偶尔还会乐滋滋的傻笑着招呼两下。

此刻看着对面笑呵呵的男人,她“啊哦”、“啊哦”的叫了两声,转着小脑袋对上邵正泽略微有些醋意的一张脸,却是倏然间换了词汇,“唔”、“唔”的朝着他伸出小胳膊要抱抱。

邵正泽原本微微蹙着的眉头登时舒缓起来,微抿的薄唇都是轻轻勾起,伸手过去,将她小心翼翼的接到了怀里。

“啵、啵。”小家伙在邵正泽的话里转着脑袋蹭了蹭,吐着泡泡喊话,挥舞着小手就往他下巴挥去,边上的徐伊人眼疾手快的按了她胡乱挥动的小手,朝着边上乐呵呵的男人点点头,一众人这才是往屋子了走去。

独栋别墅是极为清新的地中海装修风格,进了门,天空、海水的蓝色都是让人视觉倏然间得到了舒适的享受。

“卧室在二楼,请。”前面带着路,有爱公司的少董目光不时的落在兴奋的咿咿呀呀喊话的小家伙身上,徐伊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开口道:“刚才在车上睡了好一会,小家伙这会精神的很。”

“小孩子嘛。三个多月正是长得飞快,活泼一点也是难免。”男人好笑的说了一句,又是由衷道:“不过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白嫩可爱的小家伙,脸蛋儿鼓的跟个小包子似的,哈哈。”

“唔。”小家伙似乎能听懂一般,看着邵正泽不满的吧唧嘴。

“乖。”安抚的在她裹着尿不湿的小屁屁上拍了两下,邵正泽也是忍不住低笑一声,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用眼神交流。

徐伊人的眼睛就极为漂亮,小家伙几乎完全遗传了她的神韵,眼睛能睁大以后,干干净净、清亮通透的一双眸子好似能洗涤人的心灵一般,每每对上她歪着头好奇盯人看的目光,邵正泽一颗心都是能被融化了。

“唔。”小家伙眼下只能发出简单的单音节,一般都是逮着一个字是一个字,偶尔能连着发出两个音都是过度兴奋的状态,邵正泽自然是再了解不过,看着她也是笑着哄了两声。

“艾玛,这样都可以,邵总裁貌似和小千金在说话耶,好有耐心啊!”

“能不能不要这么萌,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活泼软和的小包子呐,你瞧那白嫩嫩的样子,和徐伊人简直一模一样啊!”

“素啊素啊,我觉得她眉眼嘴唇像伊人,可挺直的鼻梁和总裁好像耶,长大肯定是个美人坯子啊!”

“所以说,父母的基因真滴真滴很重要哇!俊男靓女生出来的怎么会差!”

拍摄组的几个工作小妹凑在一起兴奋的议论着,边上的广告导演无奈的看了她们一眼,指挥着两个人将机器移到了要拍摄的房间里面去。

房间自然也是地中海风格的装修,四周的墙壁是极为清爽洁净的浅蓝色细纹壁纸,圆形的大床放置在房间正中间,两边勾垂下来蓝色玉兰花形状的床头灯,看着十分的精巧别致。

工作人员按了开关,房间正中央垂落下来的吊灯也是十分别致精美,一群海水蓝色的大小鱼儿错落排开,鱼身散发出明亮的光芒来,却是因为它本身的蓝色不显刺眼,反而是柔和动人,就好像阳光下一群排着队逡巡在海面的小鱼,因为它们轻微的动作,波光粼粼的涟漪一圈一圈的四散开来。

邵家的装修风格是传统中式与现代相结合,也很少出现这样花哨琐碎的吊灯,此刻的小家伙滴溜溜的小眼睛好奇的瞅着从房顶垂落的一群小鱼,小巧白嫩的拳头挥舞着,看看邵正泽,又转头看看徐伊人,“哦”、“哦”的兴奋叫了起来。

屋子里暖气依旧是很足,为了拍摄方便,徐伊人动作轻柔的帮她扯了裤子,得了释放的两条小白腿也是欢快的蹬了起来,着急的咿咿呀呀叫唤着,就好像在说:“咦咦,那是什么!粑粑麻麻,快看快看,那个东西动来动去!”

“长乐乖。”徐伊人好笑的去按住她胡乱蹬着的两条腿,软语低劝了两句,活泼好动的小家伙一时都让广告导演无奈苦笑起来。

要知道,拍摄工作里基本上也就是小孩和小动物最难搞定。

没办法进行交流,有时候为了拍摄出最生动精彩的瞬间,只能干等,等着他们情绪状态都对了,才能拿着机器进行快速抓拍,就这样也不一定能拍好。总归,是要占全了天时地利人和。

纸尿裤的广告拍摄脚本里,其实人物和产品解说各占了一部分,在徐伊人他们之后,会有一个几秒钟的产品特写镜头,针对“有爱纸尿裤”的强力吸水、柔软舒适、干爽不敏感等方面进行产品阐释。

算下来,徐伊人他们三个人的画面其实不到十秒钟。

按着脚本里,先是需要小家伙睡梦中“尿湿”,然后哼唧着大哭,一脚蹬开被子,等粑粑麻麻帮她换好纸尿裤之后,再弯着唇角香香甜甜的睡过去。

当真是生活中很常见的一幅画面,可想要直接搬到电视上,体现出完美有爱的效果,却当真是不容易。

尤其现在,小家伙兴高采烈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让她睡着苦恼明显是不可能……

这样想着,广告导演索性先是朝着徐伊人发问道:“小腿蹬的这样欢快,小宝贝现在蹬开被子不成问题吧。”

“嗯。这个没什么问题,可眼下她不睡觉好像有些麻烦。”事先看过广告脚本,徐伊人自然是知道需要拍摄小家伙先熟睡过去的画面,看着广告导演,也是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

刚才在车上短暂的睡了一觉,眼下正是兴奋,估摸着哄睡觉也是有些早,毕竟小家伙的睡眠时间也是一向有规律。

“啊哦……”床上小被子里的小家伙欢快的一脚将被子蹬到边上去,依旧是喊着话自娱自乐,一众人面面相觑,忍不住轻笑出来,笑完也是无奈。

“要不在屁股上拍一巴掌,拍她一巴掌准得哭起来。”边上一个小助手直愣愣来了一句,话音刚落,就被自己家少董狠狠瞪了一眼,直接开骂道:“什么馊主意,滚犊子。”

在小宝贝屁股上拍一巴掌?!

这样的主意也能提出来,当真是一点爱心也没有。

尤其是,在这小祖宗屁屁上拍巴掌,那你就是堆个金山过去人家也不一定乐意。

同时请出来这一家三口已经是不容易,小家伙绝对是圈子里,哦,不对,全华夏最贵的明星宝宝啊!

想起徐伊人身边那个说话霹雳巴拉的女经纪人,男人无力的扶了一下额,床边不远处站着的月辉却是突然开口道:“我来吧。试着看看能不能骗她睡着。”

“你?”徐伊人抬眼看了他一下,月辉已经笑眯眯的拿过她的玩具小鼓,揪下了带着细绳的小珠子,到了小家伙的正上方,开口解释道:“小孩的视线喜欢跟着动的东西跑,长乐尤其不例外。”

这段时间因为心里挂念着《歌尽桃花》前期的事情,徐伊人偶尔和邵正泽一起去公司,基本上都是将小家伙托给老爷子和月辉在家里照看着,一来二去,除了自个的粑粑麻麻之外,小家伙自然和老爷子、月辉最为亲厚。

笑着对视一眼,徐伊人和邵正泽同时点点头,月辉朝着门口看热闹的工作人员打了个响指,开口道:“麻烦关掉灯。”

明亮流光的鱼群倏然间暗了下去,小家伙愣了一下,定定的看了两眼,有些好奇的啃着自己的小拳头打量。

“长乐长乐?”月辉笑眯眯的将垂着线的珠子吊落在她目光之前,轻轻地晃动了起来。

小家伙啃着拳头看着他,原本也并不是很配合,蹬着脚和他说话。

月辉倒是耐心很多,晃着小珠子在她眼前来回转了一圈,轻声唤着她的名字,成功的将小家伙的注意力彻底的引到了珠子上。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高高挂在天空中,好像宝石放光明……”

月辉笑眯眯的轻轻哼唱起来,轻缓的语调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专心逗弄着她,小家伙滴溜溜的眼珠儿多看了他两眼,跟着他手中的串珠在空中转啊转啊,月辉晃动珠子的动作加快了一些,在她眼前转着圈。

一开始还跟着他的音调和速度晃着脑袋,不到几分钟,小家伙却是慢慢迷瞪了起来,看着珠子,张着嘴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睡觉去了。

“艾玛,这样也可以,又长知识了!”门口看着的一个工作小妹又是忍不住轻呼一声,她边上另一个已经是犯花痴的捧着心开口道:“要是有这么两个绝世美男纸这样哄我,下一刻死掉也甘愿啊!”

“你这是……”眼看着月辉顺手收了串珠,徐伊人有些忍不住轻笑出声,月辉无奈的摊手道:“刚开始想睡觉了就哭着找你,也是没办法,才和老爷子琢磨出这么个主意。”

徐伊人:……

邵正泽:……

抬眼看了过去,小家伙的小拳头还轻握着胡乱耷拉在被子上,邵正泽俯身过去将她的小手放进了被子里。

“哈。这就没问题了。现在邵总和夫人脱了鞋上床,就躺在小家伙边上,我们现在就开了机器等着,估摸着小宝贝也不可能睡多长时间,玩了这么久,一会肯定得憋得哭醒咯。我们就直接按着脚本走……”广告导演长长舒了一口气,低声和两人打着商量。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由岛、换你心为我心,冰萱影,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二更在下午六点哦,卖萌打滚继续求月票~\(≧▽≦)/~啦啦啦,话说,很多亲亲说到《歌尽桃花》的故事,咳咳,那个素阿锦三个月前做的一个梦,因为印象太深刻,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所以就顺带着写出来。梦中的桃花很美腻捏,但素那个中年妇女和人骨头更可怕,咳咳,阿锦是做梦做到女孩逃跑以后,转身看见几个男人那一块,被吓醒来的,太悲桑了…

有的亲亲觉得配角的故事有虐点,阿锦觉得这个难免的哦,不可能整本书都是各种人出来秀恩爱嘛,就和吃瓜子一样,偶尔碰到一个苦的,前面后面香甜完好的才会更好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