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砥柱/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十秒的广告镜头,拍起来却是费事,基本上后面修剪好的也就是小情景相连的转折点而已。

夜里温馨安静的房间,突然出声哭闹的小宝贝,凑过去帮她换纸尿裤的父母……

广告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宣传产品,并不会去过多的渲染邵正泽和徐伊人。两人帮孩子换尿布的时候,剪辑好的广告成品会直接插入几秒钟的产品解说,之后再切换回来,换好尿不湿的小宝贝歪着头安睡。

最后一个镜头,邵正泽和徐伊人相视会心一笑,回头看小宝贝一眼,两人组合着念出两句广告词。

将房间里的闲杂人全部清了出去,为了营造出夜里温馨的气氛,房间里也就开了一盏床头灯。柔和的灯光淡淡的播洒着,小家伙歪着头安睡在两人中间,邵正泽和徐伊人靠在床头,睡前说话的温馨画面让广告导演都是有些不忍心开口打扰。

调整好角度暂时关了镜头,才是对两人笑道:“邵总和邵夫人先换上居家睡衣吧。好了以后咱们先直接拍了后面宝宝安睡,你们说广告语的镜头。完了再按顺序修剪就好,这样也省了些麻烦。”

毕竟一会换了尿不湿,这小家伙还会不会再睡还两说,广告导演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好。”徐伊人点头笑着应了,等换好衣服广告导演再进来,对着三人最后调整好镜头,看着画面,心里却是一阵说不出的唏嘘喟叹。

情不自禁的,他直起身子看了一眼穿着居家睡衣靠在床头的邵正泽。

平素在公众面前的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矜贵清冷,即便是偶尔温和的说话,英俊锐利的眉眼还是让人不自觉的想去臣服。板正严肃、进退有据,环亚这一位年轻的总裁似乎天生就适合做领导人和掌控者,谁能想到,换上居家睡衣的他,会有这样温润柔和的一面。

如果说平时的他锐利清冷如剑、沉稳端然如山,这一刻的他,却是温煦和顺的阳光、光华内敛的暖玉,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锐利锋芒,留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缱绻深情。

心思百转千回,广告导演光是看着两人都是无比开怀,这样的一家三口,光是静态的画面都是多少男女所期许的未来,公司今天就是请个小菜鸟来,拍出来的成果肯定都是出挑。

模特好就是实力,代言人就是最好的品牌形象嘛!

“请二位稍微往前一些,坐到小宝贝身侧的位置,”广告导演回过神来说了一句,对着镜头看了看,继续道:“对,现在这个位置就可以。一会我打个手势,你们二位就四目相对,会心一笑,邵夫人你转过头去,看宝宝一眼再对上邵总,念出第一句广告语,邵总看着镜头,紧跟着念出第二句广告语。”

徐伊人了然的点点头,邵正泽却是微微蹙眉,迟疑道:“我那句是什么来着?”

“最贴心的父母,给宝宝屁屁最温柔的呵护!”徐伊人含笑说了一句,邵正泽的表情顿时僵了一下,缓慢道:“给屁屁、最温柔的呵护?”

怎么听起来哪里怪怪的?

邵正泽英挺的剑眉蹙的更深了些。

“不是屁屁,是宝宝屁屁。”徐伊人忍住笑说了一句,看着他僵硬的神色,一时间更是觉得有趣。

对他来说,这句广告语似乎有些太温油了一些……

“好吧。”邵正泽无奈的点点头,自个又将一句话嘀咕了一遍,看着二人的导演对准了镜头,取了歪头睡觉小家伙的近景特写,又是将镜头拉远了一些,对着两人比出一个“OK”的手势。

温馨柔和的灯光下,盖着小被子睡着的小家伙翘着唇角歪着头,粉嘟嘟的一张脸软和白嫩,十分可爱,邵正泽穿着深蓝色的条纹睡衣,清俊朗润、温情脉脉,徐伊人则是粉色条纹的睡衣,柔软的头发随意慵懒的披散在肩头,妩媚甜美之外,同时有着小女人的娇羞,和初为人母的喜悦爱怜。

镜头里两个人对视而笑,缠绵缭绕的电波一时间都是让广告导演心肝一颤,徐伊人回头看过去的一眼,更是满满都是爱。

夫妻、母女、父女,甜蜜幸福的一家三口,跃然于画面之上。

抿着唇笑看了邵正泽一眼,徐伊人柔声开口道:“有你,有爱,”视线又自然而然的扫了孩子一眼,继续道:“有爱纸尿裤,满满都是爱。”

“最贴心的父母,给宝宝屁屁最温柔的呵护。”邵正泽看着她极为自然的念出了原本还觉得有些别扭的广告语,下意识的,两个人如平常那般,一起凑过去,在小家伙左右两边的脸蛋上各印了轻轻一个吻。

“艾玛!”看着镜头的导演深深吸了一口气,激动地一只手都是紧握起来。

两人不约而同的动作更是点睛之笔一般让爱意满的从镜头里溢出来,抬起头对视一笑,广告导演忍不住想回避。

被骗睡着的小家伙却是一时间挥舞着小拳头“嗷”的一声哭喊起来,神游回来的导演立马激情澎湃的准备着。

画面里,小家伙连蹬两下,利落的将小被子蹬到了一边,翻了一个身,露出裹着尿不湿挺翘的小屁屁,可爱的草莓秋衣被她熟睡间拱到了一处,一截白嫩软绵的小腰和藕节一般嫩白的小腿同时暴露在镜头之下,玉白的脚丫子胡乱蹬着,“嗷嗷”叫的声音又可怜又可爱。

“宝贝乖……”徐伊人小心的将她抱起在怀里,邵正泽一只手将她胡乱蹬着的两只脚一起握住,两人如往日配合的那般,开始帮她换尿不湿。

广告导演正是看得饶有趣味,邵正泽突然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停了动作来了句“就到这吧。”

哪怕只有三个月,他也不能让宝贝闺女在全国观众面前露屁屁……

总裁心里这点想法几乎在电石火花间透过眼神就传递给了导演,后者虎躯一震,连忙关了镜头起身道:“当然,这里也就可以了。怎么换的过程没必要展示那么细,中间这块会插入产品解说的。”

“嗯。”邵正泽简明扼要的一个字,这才放心的转身过去,帮着徐伊人,重新用小毯子将小家伙包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换好衣服,徐伊人衣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闪烁的“爷爷”两个字调皮的冲着邵正泽吐吐舌头,徐伊人接了电话,习惯性的将听筒稍稍离开的远了些。

“丫头。”电话那头的老爷子迫切的吼了一嗓子,不等她开口就是继续道:“不是说出去一会么?怎么还没有回来,我的小薏仁呢?有没有在外面哭闹?这么长时间了……”

“爷爷。”好笑又无奈的对着电话唤了一声,徐伊人柔声安抚道:“已经拍完了。我们马上就回来。宝贝很乖呢。”

“赶紧回来哦。不要在外面吃饭了,我让宋伯先做好了等着你们。”不放心的又是叮咛了两声,老爷子才慢吞吞挂了电话。

撞了手机和邵正泽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忍不住笑开,躺在床上的小家伙却是不知怎的握着自己的小脚丫就往嘴里送,徐伊人急忙凑过去将她整个人抱起在怀里,小家伙反倒是被打扰一般气恼,挥舞着小拳头在她的下巴上捶了一下。

“小坏蛋。”

“啊哦。”

一大一小睁着眼对峙的两个人让邵正泽忍俊不禁,系好了扣子拥着母女俩一起出门。

虽说邵正泽准备了新房,可有了孩子之后老爷子更是离不开孙子,也住惯了大宅,因而两个人多半时间也是在一起陪着。

用了餐之后,老爷子抱着小家伙逗趣,邵正泽去了书房处理公务。

时间也才是傍晚,闲来无事的徐伊人短暂的休息了一下,洗了些水果用小刀切成小块,给老爷子搁了一盘,剩下的用小碟子给邵正泽送过去。

房间里灯光很亮,他脊背挺直的坐在书桌前看电脑,立在门口笑了一下,徐伊人掩了门,步伐轻快的过去将果盘放在了桌面他左手边。

削了皮、去了核,切成小块的水果放在白瓷盘子里,每一个上面都是贴心的扎了一根牙签,邵正泽垂眸瞄了一眼,合了电脑往边上挪了过去,伸手将她拉坐到了怀里。

“打扰你办公了?”徐伊人猝不及防,在他怀里扭了一下坐稳,微微仰头小声发问了一句。

“孩子睡觉了?”伸手将她耳边掉落的一小撮头发往后面拢了拢,邵正泽温和的声线让她不自觉朝着他倚靠了一下,伏在他颈窝语调娇软的轻笑道:“没有呢,还是和爷爷在玩。”

一个胳膊揽着她,邵正泽一只手摩挲着她垂放在腿上的小手,埋头在她颈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调带了些独有的性感沙哑,低低道:“你真香。”

徐伊人还来不及说话,他揽着她的手臂放松了一些,让她身子整个往后面仰去,温热的唇逡巡流连在她光滑的颈项上,牙齿细细的啃噬而过,不过一会,徐伊人已经是软在他臂弯里轻轻的喘息着。

整天和孩子呆在一起,她原本身上淡淡的馨香更甚,夹杂着一些特别的奶香,娇美动人的身子越发绵软柔和,每每搂在怀里,整个人就好像没有骨头似的,似乎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将她揉捏成各种形状。

有了孩子以后很多事不方便,两个人有些日子不曾亲热,靠在他怀里,肌肤被他温热的唇一寸一寸的唤醒,徐伊人情难自禁的动了两下,白嫩纤细的手臂花藤一样的绕到他后颈,紧紧的勾上了他的脖子。

邵正泽埋首在她身前,搂着她也懒得动手,就像她以往的样子一般,用牙齿去咬开她睡衣的纽扣,更浓的馨香扑鼻而来,他一时间有些意乱情迷,将她娇软的腰肢搂的更紧了。

“阿泽……”勾着他的脖颈,徐伊人在他怀里摇摇欲坠,颤抖不已,脆弱的好像一朵正承受风雨的小花,轻声呜咽着唤他的名字,邵正泽稍微停了一下,抱着她起身,将她放到了书桌上。

面容沉默着看她,邵正泽微微抿着唇角,深黑明亮的眸子却是掠夺意味十足,双手抵着桌面,徐伊人在他的目光中脊背发凉,整个人都是忍不住轻颤起来。

邵正泽俯身将她拥抱,她发麻的两只手被他紧紧的按在掌心里,更强势的气息将她彻底淹没包围。

神思恍惚间,头顶明亮的灯光在她眼前炸开了花,邵正泽接连不断的哑声唤她的名字,她都是听不真切。

微凉的夜风从开了缝的纱窗中吹了进来,窗帘的边角被一次又一次的卷起,浓郁的花香和青草香似乎都飘进了窗户窜入鼻尖,一层一层的汗水打湿了她有些凌乱褶皱的衣襟。

摇摇欲坠,她身子悬浮在半空,一次一次的攀过去将他搂紧。

痛并快乐着。

……

人间四月芳菲尽,半山腰前些日子还红粉一片的风景慢慢褪去,被浓重的青绿所取代。

徐伊人的心情也正如生机勃勃的植物一般,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彻底的鲜活亮堂起来。

又是一届金凤凰颁奖典礼落幕,风生水起的娱乐圈出现了些许新面孔,出道快三年,她创造了同期艺人远远不及的成绩,却是依旧不敢有丝毫懈怠。

娱乐圈最红小花旦,这样的辉煌对她来说,远远不够。

如今的她,只是拥有了更多的经验,站在了下一个起点而已。

徐伊人看着车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发呆,前面坐着的月辉从后视镜里看到她恍惚出神的模样,只以为她因为得到的消息郁闷,扭过头开口宽慰道:“听说许卿导演就是这样古板的性子,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歌尽桃花》里面的女主演一人分饰两角,也算是个不小的挑战,圈子里与你年龄相仿的女星也不一定有人能拿下这个角色。”

云和的剧本改编以后,环亚将《歌尽桃花》的投资拍摄提上了议程,最终确定的导演正是以严谨专业著称的许卿。

圈子里几十年,许卿算得上电影导演之中的大师级别人物,最惯常拍摄的正是带着些厚重感的历史剧,从最开始的选角到最后的剪辑制作,基本上都是全程监工。

一旦接了剧本,他从来不会用投资方事先指定的演员,也不一定直接选用圈子里正当红的演员,所有的人选基本上都是他根据人物形象先删选一遍,再统一进行现场试镜了最后敲定。

这样的规矩,徐伊人自然是一清二楚……

抬眼对上月辉有些担忧劝慰的神色,她轻笑了一声,开口道:“许卿导演为人公正严谨,我自然是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心怀不满。只是刚才看见外面的风景,突然发觉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已经三年了。”

她遇上邵正泽三年时间,再次进入娱乐圈三年时间,和许卿导演再次携手合作,也是要历经整整三年时间了。

这个圈子里从前唯一赏识认可她的导演,拍戏中对她颇为费心的前辈,在她死后,第一个跳出来为她喊冤的有恩之人。

这样的恩情,他的为人,没有人再比她更明白。

《汉宫》开拍之初,有网友揣测她是靠着和导演潜规则进的剧组,这对素来看重脸面和操守的古板老头来说,原本就是一种打击和侮辱。

可是他决定的事情确实不因为任何的外因去改变,他是多少年都认定一个规矩的导演,心里眼里唯一存在的,只有好作品。

拍摄《汉宫》的时候因为一场暴雨老头子发过烧,可为了那场特别重要的戏份硬是带病坚持在片场,晕过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那个道具是怎么回事?位置不对!”

让人哭笑不得,却也是让人肃然起敬。

这个圈子里有余明那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可这个圈子里,更多的老一辈艺术家却是许卿老头子那样的,兢兢业业一生,他们所追求的,只有更好的作品,也正是他们,才撑起了华夏影坛一片天。

纵然有不少黑暗污垢,更多的依旧是光明和希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