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牵挂/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然有不少黑暗无垢,更多的依旧是光明和希望。

想起那常年严谨古板比之邵正泽更甚的倔老头,徐伊人忍不住轻轻勾唇微笑起来。

看到她依旧是往日一般带笑的眉眼,月辉轻轻松了一口气,重新转过头去,想到她说的一晃三年,也是难免有些喟叹。

三年前,他是邵家老大选到老爷子身边的警卫员,发自内心的喜欢性子豁达的老爷子,最大的梦想是有朝一日重回军中能博得一席之地,一台电脑,便可赛过千军万马,避免国家每一次战争可能出现的无端伤亡。

可自从被老爷子分派去护着徐伊人,却是让他产生了一种久违的被需要的感觉,就好像很小的时候,蹒跚学步的妹妹需要他在边上小心的护着,那样的感觉很久没有出现过,出现了却是让他觉得无比贪恋。

目光落到窗外一晃而过的葱郁绿树上,月辉轻轻地勾唇,也是露出一个带着些恍惚的微笑来。

车子一路驶到了公司楼下,《歌尽桃花》剧组女主角的初选正是在公司十七楼的一个练习室里,眼看着时间还早,两人先是到了唐心办公室。

“来了?”原本也正是看着时间等待他们,此刻从转椅上起身到了徐伊人面前,左右看了两眼,唐心又是有些失笑道:“也就你皮肤这么好挨得住整天素面朝天。刚才我去楼下瞄了一眼,来的二十个人一个赛一个的妆容精致!”

“也不是古装剧,哪里需要那么麻烦?”轻笑着说了一句,徐伊人语调顿了一下,顺便坐到了手边的沙发上,打开手提包继续道:“不过也需要稍微化个淡妆才好。”

许卿老头子很重视演员的素养,曾经也说过,一个优雅清淡让人觉得舒适的妆容,是演员对公众最起码的尊重。

在手心里打匀了乳液,想到他一贯的作风,徐伊人却是突然神色愣了一下。

和秦丰、余明不一样,许卿导演对品行不端的演员没什么好感,这一点从他以往的每一部作品上也都是能窥得一二。

可是,当时被他钦点为女主角的时候,自己在娱乐圈,却是众所周知的声名狼藉……

突然想到这里,徐伊人有些失神了。

“这个也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毒舌,比余明、秦丰好不了多少。”

“我觉得不至于吧,好歹已经是双料影后了,她看上的角色指定跑不掉。”

边上的唐心和月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回过神的徐伊人简单的上了妆,将手边的东西重新收进了小化妆包里,轻笑着开口道:“走吧,情况怎么样一会试镜完也就知道了。”

“说是进去了才指定场景试镜,老头子规矩真多!”唐心又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抱着手里的文件夹,穿着十公分左右的高跟鞋,还是吧嗒吧嗒走的飞快,一副精明干练的御姐派头,嘴里却是抱怨不休,走在她身侧的徐伊人无奈的弯唇笑了一下。

“嗨,这还不是为了着急嘛。这老头子太不知变通了些。”步子稍微缓了下来,唐心看着她不急不缓的悠闲神色,一时间更是郁闷了。

“知道了,女王殿下。”徐伊人朝她笑着鞠了一躬,唐心哼了一声,唇角带笑,踩着高跟鞋又是傲娇的快步走了起来。

拿到试镜机会的女演员总共有二十多个,剧组的演员导演发了号码牌,早到的所有人都是遵照安排暂时等候在十七楼的一个休息室里。

唐心踩着高跟鞋一进去,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徐伊人笑着接过自己的牌子看了一下,十六号。

一个并不占顺序优势的号码……

“伊人?”边上一道试探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一回头,走到近前的女人更是惊喜的开口道:“真的是你。恭喜呀,两年多不见,影后视后都摘到手了!”

“琳达老师?”徐伊人也是忍不住兴奋的开口唤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捂了一下嘴,朝着边上走了两步,继续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没有听说,也要恭喜你呀,又在国际上捧了大奖。”

“嗨。”琳达笑着挥挥手,“也就这几天刚到。这不是公司最近又进了一批新人,我刚好有空闲,带着训练训练。”

话音落地,又是朝着休息室瞟了几眼,若有所思道:“这是?新电影在公司试镜吗?”

“嗯。《歌尽桃花》女主角试镜。”徐伊人笑着解释了一句,眉眼弯弯的样子一如初见,想起练习室她干净漂亮的舞姿,琳达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弯唇道:“加油。你肯定没问题的。”

“嗯。”徐伊人同样是轻笑,对她这样的态度和话语更是打心眼里觉得舒坦,两个人在门口家常几句,她心里突然涌上的沉闷感消散了许多。

早在几人刚出现,休息室的一众人都是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原本还稍微松懈的气氛立马就紧张起来。

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势必会对每个原本还有些信心的人造成威胁。

二十四岁的双料影后,徐伊人比她们中许多人都是不知道走快了多少步,获得了观众和圈中专家的一致认可,演技和人气在新生代演员里都是根本没有人可以望其项背。

“真是的,早知道她也来面试女主角,我才不要来,明显是白跑一趟的节奏嘛。”

“原本就是环亚投资的,她的女主角根本就是板上钉钉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许卿导演在圈子里素来是有口皆碑,就算是输,也是我们技不如人。”

“其实要是我,才不走试镜这个流程呢?环亚的总裁夫人,演哪一部戏需要试镜呀!”

“哈哈,你就做梦吧!”

嘀嘀咕咕的议论声在休息室流传开来,徐伊人微笑着看过去一眼,接收到她视线的一些人慢慢的停止了声音。

徐伊人之后又是进来两个环亚艺人,过去了差不多十分钟,门口的演员导演环视一周,声音沉稳的开口道:“好了。现在每个人可以前后左右看一看,有觉得自己技不如人,自愿放弃这一次机会的可以先行离开。”

“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一句话如同石子投掷到平静的湖面一般,原本刚安静下来的一众女生倏然间又是叽叽喳喳起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歌尽桃花》的拍摄预计辗转大半年,届时每个人都要一直跟组,没有例外。觉得自己难以接受的,或者说是觉得自己今天来原本就是浪费时间,现在就可以直接离去。”副导演犀利的目光落到了正说话一个女生身上,声音沉着道:“九号。你可以先走了,你被淘汰了。”

“我!”猝不及防被点名,拿着九号号码牌的女生刚要起身质问,却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说的那一句“早知道我才不来呢”,一时语塞,在一众人神色各异的目光中,难堪的出了门。

“现在,还有觉得自己指定白跑一趟的吗?前后两扇门随时向你们敞开。丑话说在前头,许卿导演对演员要求一向严苛,跟着我们的剧组拍戏也是个苦差事,最后成果如何也是未知数。大半年的时间,也许你们可以接拍两三部电视连续剧,n个代言和广告,觉得不划算的也可以先走。”演员导演紧接着的一段话依旧是毫不容情,休息室里好些人面面相觑起来,就连徐伊人,也是突然觉得,许卿对剧组的要求似乎比以往更为严苛了起来。

难道,这是他的收官之作?

因为几十年混乱的作息,已经六十多岁的许卿导演身子骨其实比一般同年龄的老人还要差上许多,大雨里淋一会都是会让他重病住院好几日,《汉宫》拍完到现在他整整休养了三年,这在以前也是基本没有过的。

将拍电影视若生命的一个人,即便是身体状况不佳,他应该也不会退出影坛才对。

可眼下,看着原本一贯平和的演员导演都是这样郑重并且严厉的进行第一轮的删选,徐伊人恍惚产生一种错觉。

《歌尽桃花》,可能是许卿导演的最后一搏……

他要向观众交出最后一份答卷。

这样想着,她放在腿边的一只手都是忍不住的握紧成拳抵着桌面,休息室里又接二连三的出去了几个人。

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这个圈子尚算崭新的艺人,拍摄电视剧是最快出名并且打开市场的途径,而广告代言和商业活动也是收入中很大的一部分。

拍电影对演员的要求相对较高,纵然眼下已经磨练出一些演技来,她们有时候还是更愿意相对轻松并且拥有持续曝光率的一种生活。

许卿导演保密拍戏在圈子里基本上也是人尽皆知,这也就意味着当选女主角大半年没有曝光率,如果电影不能一鸣惊人,如果呕心沥血的电影并不被观众所买账,这半年的默默无闻已经是一场不小的打击。

她们有的人,并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

更何况,休息室里算上徐伊人,得过影后的都是坐了三个……

与其一会自取其辱,还不如直接走的干净。

稀稀拉拉又是走了几个人,休息室里剩下了十几个人也都是暗自思索了一会,赵小乔看了徐伊人一眼,起身笑着挥挥手离开了。

与此同时,这一届刚斩获金凤凰奖最佳女主角的赵琪慢慢站起了身子。

剩下的十几个人忍不住拿眼看她,徐伊人也是不例外。

虽然年龄已经有二十八岁,可环顾娱乐圈女星,赵琪算得上玲珑娇俏类型的,一张带着酒窝的娃娃脸,再加上瘦削的骨架,她看起来依旧是只有二十出头。

出道几年,她也算的上圈子里十分令人艳羡女星之一,大她十多岁的老公原本就是圈子里老牌影星,自己的工作室也是办的风生水起。

赵琪是他老公一手捧红,两年前刚刚结了婚,眼下也是有一个一岁多的男孩,婚后生活过的蜜里调油。

“赵姐,你怎么?”她边上坐着的助理跟着她急忙起身,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

“走吧。”赵琪轻笑着说了一句,眼看她依旧是有些不情愿,声音越发柔和的解释道:“要跟组大半年时间,我舍不得淘淘。”

淘淘是她孩子的小名,被她和老公的粉丝亲切的称呼为“小淘气包。”

轻轻地一句话,却是让坐在她后面的徐伊人差点落了泪,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依旧是有些无法回神。

如果不曾做母亲,她并不能体会到这样简单一句话的里蕴含的情意,可眼下已经有了小家伙,这样的心情,她却是感同身受。

情不自禁的,她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里,一个男孩讲到他的母亲,在他小时候有一次难得的升迁机会,却是需要调离岗位去外地工作一年时间,火车即将开走的时候,他妈妈依依不舍的挥手,爸爸怀里的他哇哇大哭,母亲流着泪跳了下来一家三口拥抱到一起。

因为当时并没有过父母,小说里一段动情的描述让她在半夜里忍不住流泪痛哭。当时是以一个孩子的角度,现在,她却是站到了那个母亲的角度。

宝宝是母亲的心头肉,这一句话,也在这一刻,突然的回荡在她脑海中。

抵在桌面的一只手忍不住张开,手心叩向桌沿,她不由自主的用力握紧,才能维持住表面的平静。

边上的唐心和月辉都是有注意到她这不同寻常的状态,对视一眼,却都是没办法给出一个主意。

工作性质已经决定了她的时间状态,要是就此歇住,或者对自己未来的要求降低一些,她完全可以轻松地每天见到小宝贝。

可相处久了,他们又怎么会不了解她。

演戏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粉丝也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德城电影节落败归来,她的眼泪,还有她哽咽却清晰的“会加油”都是在时刻的提醒着每一个人。

徐伊人,她会努力的走到更辉煌的国际舞台上去。

为了这样的目标,她注定要比一般人付出更多,唐心有些不忍心去看她,轻叹了一口气,转头到了另外一边。

与此同时,顶层里看着监视器画面的邵正泽也是心疼不已。

几度将手机拿到眼前翻出了她的号码,思索再三,最终却是没有拨出去。

他一直尊重她,也竭尽可能的给她最大的空间,如果她选择一直毫不松懈的往下走,他会站在背后不遗余力的支持她,如果她选择倦鸟归巢,他也会随时张开怀抱,欢迎安慰她。

从私心上来说,他从未赞同过她进入这个圈子。

无论是她的辛苦,还是看见她和别的男人搭戏是自己需要努力按压排遣的情绪,都在很多时间扰乱他素来平静的心湖。

看着画面,微垂着头的徐伊人一如初见,三年的光阴并未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她依旧是那个舞蹈室里让他驻足注视的女孩,也依旧是那个会在他的目光里羞红脸的女孩,相比于女人这样一个词汇,总归是女孩更适合来形容她……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她给人的感觉都是依旧不会变。

邵正泽轻轻地叹口气,离开了监视器,转身到了宽大的落地窗前,目光落在外面蔚蓝高远的天空里,明亮的天光隔着窗户仍旧可以灼烫人的目光。

就好像这世界上所有遥不可及的希望,就算并不容易,可那璀璨的光芒却是吸引着许多人前仆后继的去追寻。

休息室里最后又走了两个人,剩下的也就只有十二人,差不多刚开始的一半。

脑海里是小家伙粉嘟嘟的一张脸,耳边是小家伙咿咿呀呀兴奋地叫声,情绪有些不可抑制的纠结,她慢慢想到了邵正泽英俊清隽的一张脸。

鬼使神差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握紧的手掌重新放回到腿面,慢慢的平缓心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重新开始关注眼下的人员状况。

不算她的是一个人,最有实力的应该是光影的一姐,宋文玉。

上一届金凤凰颁奖典礼上,《迷香扇》最后并未获得奖项,却也是丝毫未曾动摇她在圈子里的人气,那之后拍摄的一部古装电视剧在寒假时候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宋文玉成功的和苏可儿撇清了绯闻,和她古装剧搭戏的男二号关系进展的如火如荼。

当然,这依旧是她给公众呈现出来的一众状态而已,圈子里有些经验的都是更愿意相信这是另一轮的炒作。

此外……

目光逡巡着,她被一头柔顺乌黑的齐腰长发吸引了注意力,视线定定的落到了脊背挺直,端坐在三个座位之外的柳青青身上。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蝶舞醉依然、由岛、jingchen,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卡着时间传文,咳咳,错别字一会回头修改,看得早的亲亲见谅啦,继续求月票么么哒,支持影后和阿锦,不要忘记把手中珍贵的票票投给阿锦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